與你有關的是愛情啊
小說推薦與你有關的是愛情啊
啊,头好痛。这是哪里?不是我的房间。还有我身上的衣服,男式衬衫?难道是狗血剧情?我不会和路远那啥了吧?不会吧?!我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路远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们吃了意面,喝了酒,我好像醉了,但是我记得我回家了啊,怎么睡在这里?这是路远家?路远呢?我下床找路远,想不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路远?”我在客厅看到他,他在做饭。
“起来了?有没有很头痛?”他听到我的声音转过头来看我。他……他这是一夜没睡吗?怎么一副没精打采的疲惫模样?
“嗯,还好,不是很痛。我……我怎么在这儿?昨天……”我低头拽了拽身上皱巴巴的衬衫。
“昨天你喝醉了,衣服是你自己换的。”从他平静的眼里我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对劲。我想也是,路远那么一个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对我?看来是我多想了。
“嗨!我说呢,昨天不好意思了,害你一夜没睡吧?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我开始大大咧咧的开起玩笑。
傳說中的世界
“洗漱一下,换个衣服,出来吃饭吧,衣服洗好晾在阳台,现在应该干了。”他并不理会我的玩笑,自顾自准备早餐。
“噢”我摸了摸鼻子,也不再说话,准备去阳台收衣服。
换好衣服,走进路远家的洗手间,看到他准备好的牙膏牙刷,咧嘴笑了。他还真是个好男人呀,身上的衣服是他给洗的吧?现在连牙膏都给挤好。思及此,脸不禁微微爬上了红晕。
“路远,你家的窗户和马桶好奇怪啊?窗户是向内开的,马桶是镶嵌在里面的哎。”我边说边朝客厅走去,我想我需要找个话题来缓解一下我们之间的气氛了。
“嗯,在德国生活久了,自然有些习惯改不掉了。”他漫不经心的开口。
朕的皇後真任性 韓妍冰
哦,原来是德国人的做派。只是今天的路远怎么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清冷,为什么感觉他更冷了呢?笑也不笑一下。难不成因为我昨天睡了他的床?他有洁癖?
“路远,你是不是有洁癖啊?”我小心的看向他。
錦繡良緣之北地王妃 懶語
“陈沐沐,对你,我没有洁癖。”他看着我说。
看来,他真的不太高兴了,平时都不会带着姓叫我的。
“对于昨天,你什么都想不起吗?”
“昨天?昨天我不是喝醉了?还发生什么事了吗?”
史上第一邪寵:鬼王煞妃
“没事,没发生什么。”我分明看到他眸子有光暗淡。可是,他不说,我又记不得,即使我做了什么错事,我也没办法道歉啊。
最強保安
相对无言的吃完一顿早饭,我一瞅二瞅也不见路远有开口的意思。“那个,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一晚上,今早还给我做饭,谢谢你。马上要考试了,我先回去了。”正在洗碗的他看了我一眼,“好。”然后继续洗碗了。
我自讨没趣的站在自家门前死活想不起我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但是有 一点肯定的是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碰一滴酒了。我左掏右掏怎么也不见我钥匙,咦?钥匙呢?难不成落路远家了?我一个人站在门口自言自语。
于是,在经过几分钟的挣扎后我敲响了路远家的门。他好像要出去的样子,“有事?”
“那个,我钥匙好像落你们家了。”我指了指我家的房门。
“你自己进去找找,我等下有个会要开,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就行。”说完,他拿着公文包急匆匆走了。
星煉之路 星殞落
我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在想,是不是我醉酒起晚的原因耽误了他?我摇了摇头走进他家,再一次暗下决心,不能再喝酒误人误己了。
我熟门熟路的走进他的卧室,我想是不是我睡觉的时候把钥匙给弄掉了。他的卧室显然是整理过的,完全不像我刚离开时时那般乱糟糟的把枕头都丢在了地上。我在床头柜上找了一遍也不见,洗手间也没有。我坐在他的床上开始回想昨天我到底把钥匙放到哪了,昨天,他说要我去他家吃饭,我趿拉着拖鞋就跟着他出去了,顺便把门给带上了,可是,我没有拿钥匙出门?是了,我没拿钥匙。“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蹬掉鞋躺在床上大叫。
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这个样子让我好想吻你,可以吗?”
“路远可以。”
然后。。。。。。。。
昨天晚上?在这个床上?路远和我?好像。。。。。好像接。。。。接吻了?!他好像吻。。。吻。。。。吻我了?!路远吻我了?!
我猛地坐起来,昨天的片段开始浮现。是的,昨天我和路远接吻了。果然酒真不是个好东西!那他今早的反常会不会就是因为昨天?是觉得我像是个随便的女人所以不高兴了吗?想到这儿,我真想打死我自己呀。陈沐沐啊陈沐沐,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吗?在人家家喝醉酒不说还强吻?!完了,我的形象全完了!路远肯定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了。我轻轻抚平床上被我弄褶的地方,然后离开了路远家。
找到开锁公司帮忙开了门,大包小包的打包去了父母家。我想,在我备考这段时间我家是绝对不能回去的了。要是再看见路远,我得羞愧而死,所以为了考试,我只能暂居父母家了。我就是这个样子,遇到什么事情习惯逃避,习惯拖着,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真的改不掉,我终究还是那个胆小鬼。
对于我突然搬回家,我妈以为我是开了窍,觉得还是家里好,于是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我不敢告诉她我搬回来纯粹是因为我强吻了邻居不敢回家罢了,不过乐得她高兴,我也开心。
在家备考的日子很枯燥,但过得也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考试的日子。对于这场考试我是志在必得,因为我为此付出了太多。考试那天,我没有让爸妈送,也拒绝了兰兰和齐天浩的好意,选择独自坐公交去学校,就像我以前去上学那样。
意料之中的顺利,除了考场上大多都是年轻的学生让我有点觉得自己已经是老人了的挫败感之外,一切都很好。
出了考场,我漫步在校园中。八月份的A大,有些许北方的燥热,太阳也执着的不肯落下,有些微微刺眼。我看着校园里的学生,有的是三五好友成群,有的则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到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有多久?距离我那段青涩的大学时光已经过去了多久?也许久到我自己都记不清何时我失去了那宝贵的岁月了吧。
我看时间还早,准备去找此次我考研联系的导师,傅教授。这个傅教授在我们人文学院可是神一样的存在,上大学时有幸听过几次他的讲座,顿时对他产生了浓浓的敬佩之情。在得知我准备考研之后,傅教授对我也是赞赏有加,也表示如果我通过考试会带我进行继续学习。据我所知,傅教授收的研究生很少,最多的时候只收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院里硬塞的,对此,傅老很是郁闷。现在,我有这个机会我当然要多去说说好话讨讨老爷子欢心。
我穿过女生宿舍来到人文学院,却看到很多人都在往物理学院那边走。我们学校构造说来也奇怪的很,我们人文学院和物理学院紧挨着,一个是文史类,一个是理工类,八竿子打不着的就分在一起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人文学院女生居多,而物理学院男生多,这样倒是解决了不少男女问题,阴阳相调,彼此相处的倒是融洽。这不,肯定又是哪个长得好看的教授办讲座了,我们学院的小学妹一个跑的比一个快。
我拉住一个,“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
“去听讲座啊,物理学院的一个教授,长得又帅又年轻。”学妹做出花痴状。
“你们是人文学院的吧?去听物理讲座?能听懂什么?”我坏笑着问。
“哎呀,管他讲什么呢!只看人就好了,他长那么帅,一个月才办一次讲座,而且人特别多。去晚了就没座位了,你这个怪学姐拉着我干嘛呀?”说着挣开我的手跑掉了。
一个月一次还叫才?我们傅教授一年还办不了几次呢。还有,什么叫怪学姐?我长得很显老吗?小姑娘迷恋的那么严重,想来那年轻教授也就会迷惑小姑娘罢了。
我走进人文学院,刚进楼道,就看见傅教授走下来。“小陈啊,你来得正好,走,陪我去听个讲座。”不等我打招呼,傅教授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什么,什么讲座啊?”傅老,你这样热情可让我有些吃不消啊。
鬼夫在身後
“一个我很欣赏的晚辈的讲座。”
傅老欣赏的?那我可得好好去听一听。只是,这不是去物理学院的方向吗?
“教授,我们去哪儿?不会是要听物理学院的讲座吧?”
“对啊,就是物理学院的。怎么?你不想去?”
“没有,我对物理也可感兴趣了呢。”我说着心虚的看向别处。这傅教授怪癖真不少,好好的一个文学院的竟然对物理感兴趣?还拉着我来听物理学院的讲座。
“哎,对了,小陈,我听你妈说你还没男朋友的吧?”傅教授突然停住脚步问我。
“啊?对,对啊。”我扶额,我妈那个大嘴巴,又在傅教授家说我的事。
都市豬仙
“正好,这个后辈呢,是我比较欣赏的后辈,也是单身,我看干脆撮合你俩在一起得了。”
“啊?这,这不好吧?”我开始冒汗,怎么来拜个师,游个校最后还成了要相亲的了?
“怎么不好?对方年轻英俊又优秀还是海外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在我们学校当上了教授,你呢,好不容易考个研,终身大事不解决,你能安心踏实的跟着我学习吗?再说了,你们要是在一起,他带着你学习进步多好啊!”我以前怎么也没发现傅教授喜欢当媒人啊。
“噢”我低着头应下,没办法,我就是怂,就是软,别人一严肃我就败下阵来,更何况眼前的还是我敬佩大学教授。
“这就对了嘛,要是你俩成了,你妈也就不用天天为你操碎了心,我耳边也就清净了。”傅教授一副被我妈烦的颇为苦恼的模样。
哦,忘了说,我爸妈和傅教授是大学同学,而且是关系特别好的那种。但是我却一直不知道,也就是我要考研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层关系。我还抱怨我妈不早告诉我,那样我大学的时候选修傅教授的课的时候就能求他放点水了,也不至于一个选修课重修三次了。我妈则一脸不以为意的说“说了也没用,他就是个怪人,要不是你这次考研需要选个导师,我看他还不错,我才不会去找他呢。”这就是亲妈啊,最后才放大招。
就在我腹诽傅教授的强制相亲的无理时,他已经大步走进了阶梯教室,能容纳一千人的阶梯教室,乌压压的全是人,有的还站在了过道。这,也太夸张了吧!这让我对这个英俊的青年教授产生了浓浓的好奇感,我倒想看看是怎样的优秀的人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晚明 柯山夢
“这一群小丫头,我的讲座也不见这样积极。”傅老阴着脸走在前面。
有人发现了我们,顿时安静下来,纷纷拿书挡住脸,唯恐傅老认出来似的。我捂着嘴在后面偷笑,他真的是一个怪老头,明明是自己爱偷懒不想办讲座。记得大学时,听说过傅老在课上专门提问那些热衷参加别的院系的讲座活动的学生,吓得那一届学生谁的讲座也不敢去,就专门去听傅老的讲座。
“行了,别挡了!他的讲座挺好的,值得一听。”傅老大手一挥,示意我跟上。
富甲天下:大盛魁 梅鋒,王路沙
我走上前,跟在他的身后,路远说在A大教学,在这里不会碰到他吧?我四处张望着,没见他的身影我暗自舒了一口气。
“小陈,坐这儿吧。”傅教授指着前排中间的位置。
“嗯,好。”我在他身边坐下。
过了一会儿,突然安静下来,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上台,站定,抬眼看了看台下,似乎在我这里停留了一瞬,也仅仅是一瞬。而后向台下鞠了一躬,直起身:“各位好,我是物理学院的教授,路远。感谢你们来听我的讲座。”
路远,有接近一个月没有见到他。在我“落荒而逃”的时候他打过电话,也来我家找过我,我都躲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在我“强吻”了他之后。现在,他站在台上,我坐在台下。那个男人,安静的望着我,而我依旧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