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風鈴
小說推薦玻璃風鈴
夜,左珊珊再度失眠,左妈的真实身份确实为邪教组织K2的教主,K2源于二战时期的纳粹“造人计划”,外公受雇这个组织多年,不过战争结束后,邪恶的K2己不存在,余孽分布在欧亚各地以贩毒和制药为生,左妈的父亲得到了“古墓”财富创办了这间生物科技公司。
想告诉这个男孩儿,他并不是完整的“人类”,而是当年萨古王朝后裔复国的“改造人”。
实验室的论证,更加说明童乐身体结构奇特,复杂的雌雄同体,体内的寄生人还活着,而且有思维能力,两个人共同依赖一个心脏生存,他们之间存在行为沟通。
左妈考虑很久,她决定研发出“电子心脏”,她想她有了向全世界,向海牙岛人民赎罪的机会。
借为童乐整容的机会,采集出他的生理数据,专家和左妈的叔叔们异常兴奋,这是一个“活体”古代人,医学界的重大突破。
脸上修理好,童乐的伤也得到了系统治疗,养了几天,感觉左燕好久没来看他,大猫也不在身边。
护士的表情奇奇怪怪,观察一下四周,发现这里己不是先前的房间,洁白的墙壁后面有空间,他被观察了。
左妈友好的说明原因,亲自开车送他。
“不行,你是种子,你体内的寄生者控制者你的行为,她是个女孩儿”,左妈递来些水果,继续说:“又来了,你的体味能吸引女性的欲望”。
左妈摸摸自已的脖子,深吸口气,尴尬的说:“我都受不了,我,我冷静一下”。
她中年出头,也正是需要的时候,尤其多年没有男性在身边。
童乐嗅嗅自已的手,这味从小就有,晓丫说过是好闻的草药味,怎么成这样了?。
偷偷看一眼泡在浴缸中的左妈,关切的问:“阿姨,好点儿了吗?”。
左妈用力抓紧童乐的手,眼神充满痛苦的轻声说:“衣服给我”。
穿好睡衣,左妈深吸几口气,看看童乐道:“你和燕子没什么吧?”。
“嗯,没有,她没这样过,丫头也没有”。
“说明你心地善良,你们的感情纯洁”,左妈觉得很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轻轻的说:“给我点时间,我会有办法,你要离开燕子,她爱上了你,假如你们生了孩子,都是异常生物,是邪是善没有办法掌握”。
童乐轻轻抽出手指,盖好被子照顾左妈睡熟,自已到厨房弄些吃的,觉得别墅里只有左妈一个人,里外找几圈,除了院子中的几条大狼犬,没有其他人。
不死戰神 瀟瀟涼公子
左妈是孤独的。
几天之后,左燕打来电话,她和大猫在波兰读书,左妈没有告诉她实际情况,安慰小姑娘好好读书,公司的未来就靠她的努力,家族的前途寄托在一个23岁小姑娘的身上。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半年多,童乐的保镖公司渐渐进入正轨,他在K2里面的地位很高,凭借超凡的能力整合了多方面的力量,整体改变了公司的政治局面,这事儿左妈妈想不到,那些从事非法生意的叔叔和外公都投入到公司的麾下,警方的介入合理打开了K2在欧美市场的正面形象,连续几个产品说明会中她的生物制药公司名声大振。
可是,童乐确被推到了风雨浪尖上。
“乐乐,你要回避一下”,左妈妈考虑的很多,家里反对势力针对性的攻击,目标就是这个小伙子,左妈也准备放弃公司专心的搞研究。
“嗯,我去波兰看看小燕儿,接上大猫就回国去,听说我妹妹回到了中国”。
几天前,得到的确切消息,李晓丫曾经出现在缅甸的夜总会,童乐已经打定主意抢人回来,并且调动了南亚的保安公司,这次必须救出人来。
“小燕儿”
諸天萬界監獄長 煮酒論咖啡
童乐站在学校门口向里面挥手,抱着校服还没穿好的左燕疯狂的跑出来,大大熊抱就是狂亲,围观的同学起哄时才放开,说:“想死我了,怎么才来看我?,走,去我的住处”。
她成熟了很多,知道脸红了。
一边走一边说:“妈咪说你要过来,几天都没睡,你知道吗?,雪雪站到楼顶几天,估计听懂我的话了”。
“啊?,她好吗?,长胖没有?,呵呵,你到时有肉了,白净不少,有女人味了”。
“哈哈,坏蛋,见面就欺负我,哎呀,看你穿的啥呀?,先买衣服去”,左燕打量一下哥哥的西部牛仔,不喜欢。
她也不喜欢西装正统,选了半天都没有顺眼的,打电话呼叫闺蜜过来帮忙,一会儿,开过来一辆豪车,下来两个年轻女孩子。
“孟婷婷”
應天邪帝
掀起變革的魔法師 天空之冀
“张亚红”
“她们是台北人,我们合租的房子,我的国产闺蜜”,左燕小脸一翘,有点志豪的说:“看到了吧,我哥哥帅不帅,喜欢不?”。
孟婷婷懂时装,她的模特公司很有知名度,不过和男人没有干系,人家是经营女士内衣的。
姐妹仨商量一下,干脆把童乐的造型都换掉。
偷吻邪魅小魔女 天倉冥
再一看,小姑娘们夸张的擦擦口水,气的的童乐大声说:“哎,女士们,你们饿没?,看看时间?,半夜了?”。
貓貓迷迷計
“天呀?,问问美玲,做好饭没有?”,张亚红讲闽南语打电话。
家里还有一个美女。
空姐邵曼,国航的乘务长。
几个女人都会武功,而且是段位很高,尤其是空姐邵曼的身手应该不在童乐之下,瞒不过久经沙场的“雪狐”,她们都是左妈安排在女儿身边的保镖。
西餐,童乐不顺口,大猫也不客气,吃的满脸是肉渣。
童乐抱着“雪儿”问:“你们的师傅还好吗?”。
小獸反攻戰
“嗯,很好,经常说起你的狐速硬功,有幸见到本人”,空姐邵曼笑笑抬头说:“你还记得我?,师兄”。
“嗯,日本忍术大师松仁浩二的大弟子,伊能邵曼”,童乐伸手劈空道:“北海道空手道高手”。
姐妹仨放下刀叉,站起来向童乐行礼,孟婷婷是维和警察,张亚红联邦探员。
“哎呀,这么快就交代了,不好玩”,左燕也说:“我是海岸警卫队的队员的了,真没意思”。
“还说,阿姨你都骗,不是说学习商务管理的吗?,还假装去读书?”,童乐故作生气的拧拧妹妹的胳膊又问:“痛不?”。
“疼,哥,我哭”。
“哎,哥,我想加入雪狐,我有很多人,现在去看我的部队”,左燕摸摸哥哥的脸,说完就去拿装备。
孟婷婷说:“不用急呀?,不容易请假出来的,七天假不要浪费了”。
张亚红道:“我们还想去看大教父呢”。
左燕想想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