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有了郑晓海的口头答应,之后,远峰又盯紧了。
远峰拿着经郑晓海签字的借条,去到企管部。
部长陈劲不在。下面办事的人不敢接这个收条。
远峰提示,这张收条,有董事长郑晓海的签字。
办事员为难。因为陈劲已经打了下面人的招呼,凡是远峰的新公司来借设备什么的,要由他来经手。
远峰明白了,只能一笑。郑晓海这一手,玩得真溜。之前借的几台设备,没有多少周折。如果郑晓海没有什么指令,凭他这个签字,办事员应该可以办结的。
不能让办事员为难,远峰打了企管部部长陈劲的电话。
陈劲说他会抓紧时间回来。
远峰说他就在企管部,只要陈劲发话,这边可以让办事员接电话。
陈劲说:“远总。不在乎这十几分钟吧。我一会就回来。”
散財奴 綠光
远峰无奈,只好等着。
这一等,就从上午等到了下午。
下午上班后,远峰进了企管部办公室的门。
陈劲这才办了设备调令。
说起来,远程公司原来有一个设备部。郑晓海接任董事长后,把设备部撤消,并到了企管部。
不管怎么说吧,远峰总算拿到了企管部开具的设备调令,来到大修分厂。
宗海洋倒是好说话。他收了借条,立马安排人起吊这台铣床。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唐農 鬼屋夜遊
这是一台封存了有些日子的铣床。
大修分厂有三台铣床。两台常用。这一台,因为老旧了些,机修后保养,用塑料罩封存着。
還珠之不改璂樂
封存套拿掉后,远峰察看了这台设备,并把封存标签拿起看了。
这是一台4H炮塔铣床,净重1450kg。
“没问题的。这是台好设备。”宗海洋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远峰这就侧脸看了宗海洋。
就这台铣床封存日期上看,宗海洋那个时候,应该还在老干部办公室当主任。
这个时候,他却冒充很内行,推荐设备。
远峰笑笑,就差没堵宗海洋一句,“你懂设备吗?”
话没有这样说,审视的目光,却是有的。
郑晓海是怎么考虑的,把一个不懂设备的人调到大修分厂当厂长。
迟根本当这个厂的厂长,是有本钱的。他从一个机修工,成长为工段长,又成长为大修分厂的厂长。对于设备,迟根本可以说是半个专家。
不仅仅是实践经验方面,就理论上,远峰就看见过迟根本案头上有几本书在读。
《设备管理》
《设备管理大全》
《规范化的设备维修管理》
宗海洋完全就是一个门外汉。
要是问他什么叫设备管理,他可能回答不了。
现在,却冒充内行。
宗海洋说:“这台铣床,你们再用上三年五年,应该不成问题。”
远峰笑笑,没有搭理。
这时,远峰的手机上有电话进来。看了来电显示,陈家满的。他不好在现场接听,去到外面。
这个电话有些长。
陈家满告诉了,与江老板的合作愉快。他已经去过江老板的厂子。江老板的厂子,已经上了摩托车整车生产线,规模不小。
“好啊。家满。祝贺你啊。”
“远总。我要谢谢你啊。只是,我这边,急缺这方面的人才。你要是有合适的,帮我介绍几个过来。报酬,应该不是问题。”
皇上,請廢我:錯為帝王妻
“可以。我给你留意。”
……
这边,宗海洋指挥将这台铣床做起吊前的准备。
两个工人在拆卸铣床的基脚螺丝。
網遊之魔臨天下
起吊将使用行车。
大修分厂里有两台高空行车。
需要起吊的这台铣床,在2号行车工作范围内。
落跑千金:爵爺,要抱抱
两台行车,只有一个行车工。
不巧的是,行车工这几天患有眼疾。按说,不能上岗操作。
可她不上去,其它人没有操作证。
宗海洋说:“不就是眼睛有些不舒服,不影响什么吧。上。”
厂长下命令了,开行车的女工,只好硬着头皮上去。
宗海洋急着把这台铣床的事办了。他怕拖晚了,影响晚上去亲戚那边喝喜酒。
在场参与的起吊人员,可能受到了厂长的情绪影响,也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一切就绪,宗海洋向上面的女行车工发出可以起吊的指令。
开始起吊。
这台已经被拆卸了基脚螺丝的铣床,徐徐升起。
到了升高离地面有三四十公分距离时,开行车的女工,感觉眼睛有些模糊,立马打铃示意,暂停起吊。她需要稍许休息一会,让眼睛缓解疲劳。
“为什么要停车?”宗海洋向上面喊叫,口气生硬。
他是指挥,没有他的口令,怎么可以停车。
就在宗海洋的话音刚落,吊钩卡具突然脱落。
反应快的人,立马转身躲避。
喪屍狂潮 逍遙的二哥
铣床落地。
刚才垫在下面的一块短木头,被弹出来,飞样的,砸到一个工人。
这个工人,瞬间倒地。
见证了这一场景的人,秒呆。
过后,一片惊呼。
“出大事了。”
步步為婚:腹黑總裁偷心囚愛
近处的人,向这个工人身边围过来。
有人朝相反的方向跑去,跑进分厂办公室,用座机,给公司小医院打了电话,又呼叫了120急救中心。
宗海洋懵了。
他没有跑向这个工人,却在关联自己的曾经过往。他的人生,怎么这样的倒霉。
听人说,洗脚城好玩,刚刚进入状态,就让人逮了个正着。结果是被罚了2000元了事。出了这个事后,背了个处分,调到老干部办公室当主任。那是一个典型的清水部门。出去追债,他和冯宛平一分钱没要到,弄了个0蛋回来。当时,冯宛平还开玩笑,说沾了他的光。
给郑晓海送了礼后,好不容易弄了个分厂厂长的职务。蛮以为,可以捞些油水了。
这不,接任大修分厂才几大天,这个分厂有多少工人,还没有熟悉,就出了这样的事故。
听到车间里的惊呼声,在车间外和陈家满通电话的远峰跑进来。
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住。
第一反应,会不会出了人命。
这个工人,昏迷。头部还在流血。
有人伸手要动这个工人的身子。
远峰叫道:“不要动。等医生。”
他用手机,拨打小医院的电话,接着,呼叫了120急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