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翼天使之菊之戀歌
小說推薦斷翼天使之菊之戀歌
等我醒时,我已经躺在温暖的大床上,屋内的空调像哄干机似的,把整间屋子哄得又干又热。我脸上套着一个氧气罩,使得我的呼吸更为急促。我望着周围陌生的一切,眨了眨眼,不禁迷迷糊糊地以为自己又再做梦,一切都只是一场惊魂的恶梦。
我想翻转一下身子,但没想到此时翻个身都会如此吃力。我讨厌脸上套着的这个氧气罩,感觉这不是氧气罩而更像是法西斯用来致人于死地的毒气罩。就在我摘掉氧气罩的瞬间,我的眼前突然一黑,脑子里天旋地转起来。在身体麻木了片刻后,很快又有了知觉。
“你醒了。”
我一震,有人在跟我说话,而且说得那样真实,难道这不是梦吗?我吃力地将头微微向上抬,是唐泽秀,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难道……
“奇少爷,奇少爷。”我神志不清地惊叫起来。
“你放心,他死不了。”唐泽秀上前按住我说。
名利場 薩克雷
買一送一:嫁給億萬首席 涼塵
“不是的,你听我说,候……候广林他拿着枪要杀奇少爷,要杀奇少爷,你明白吗?”我拽着唐泽秀的衣袖,精神恍惚地语无伦次。“警察来了吗?警察来了吗?”
“你冷静一点,警察来了,候广林已经被抓到监狱里去了。”唐泽秀又把我按回到床上躺下,不准我乱动。
“奇少爷他……他现在在哪里,他在哪里,求你快点告诉我。”我又从床上爬起来,拽着唐泽秀,泪眼汪汪地巴望着他。
“他在你的隔壁,他现在很好,到是你病得比他伤得还重。”唐泽秀关切地摸了摸我的额头,说:“烧还没退,我去找医生过来为你看看。”
“不用了,求求你带我去见他,求求你。”我哭泣着哀求他。
“不行,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能乱动。”
“不……不行,我现在一定要见到他。”我甩开他的手,从床上滚到地上,爬起来后就朝门外冲,沿途中满脑子都是奇少爷受伤时的情景。
10米的距离对于我这个只剩半条命的人来说无疑就是一场马拉松。我一晃三掺地终于跑到了奇少爷的病房门口,我什么也没想就冲了进去。但进去后,很快又向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房门口,愣在那里。华太太她也在里面,这让我有些始料未及。奇少爷半裸着身子躺在床上,胸口缠着纱布。孙灿桑和姜承宇两个人像左右护法似的,一左一右地站在奇少爷的病床两侧。也许是我闯进去得太突然,他们见到我后,都表现得很惊讶。
“薇凝,你醒了。”姜承宇第一个开口和我说话。
我僵硬地扯着嘴角,勉强笑了一下,又很快低下了头。这时,唐泽秀也赶了过来,他看我站在门口,面显不解之色,问:“你不是来看那个怪胎吗?怎么不进去。”
“你这个扫把星,每次只要有你在场,准没好事。你是不是要把我的儿子害死你才甘心。”华太太恕目朝我吼。
“你这个死老太婆说话怎么这么刻薄。”唐泽秀在一旁为我打抱不平。
华太太听到唐泽秀骂自己是死老太婆,当场气得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灿桑和姜承宇两个人则在一旁暗自偷笑,对唐泽秀暗暗竖起大姆指,对他刚才骂华太太的话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想也就只有唐泽秀才会说出这种目无尊长的话来,因为这符合他那狂放不羁地性格。
“对……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被我弄成这样。”我低着头抽泣着对奇少爷说:“当时我真的……真的是想不顾一切地去救你,但没想到……没想到反而害了你,我……我……”我激动地差点断了气。“其实你真的没必要上前为我挡这一刀,真的没必要,不值得。”
“我只是不想欠你的,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奇少爷冷冷地说。
我一愣,恍惚地点点头,含糊地说:“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你这个傻瓜明白了什么?”灿桑忍不住岔嘴道。
“我……我明白了什么?”我脑子里乱糟糟的,语无论次。
“你是来看我儿子死了没有,是不是?”华太太说话仍旧刻薄。
“不,不是的。”我拼命地摇头,极力向她解释:“我在报纸上看到蓉山发生森林大火的报道,所以就立刻赶了过来。”我哽咽了一下,可怜巴巴地又说:“对不起,我知道我很烦,我也知道您不想见到我,但我就是忍不住,所以……所以请您原谅我的情不自禁。”
“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们都没事,我想你呆在这里看了这么久,也应该看够了吧,你现在是不是也该走了呢?”华太太冷酷地欲赶我离开。
虽然她对我下了逐客令,但我仍旧不死心,向她苦苦哀求道:“求您让我在这里多留几天好吗?让我可以在这里多照顾奇少爷几天,等他身上的伤痊愈后,我就立刻走,一分钟也不耽搁,这样我才能安心地离开这里,请您相信我。”
“不必了。”奇少爷这时突然插道,语气依旧冷:“我想这所医院里的护士都很专业。”
“你这个家伙,她千里迢迢地来找你,你不领情就算了,现在你还要赶她走,你还是不是人呀。”灿桑在一旁气得火冒三丈,捏起拳头,欲把他从床上拽起来教训一顿,但幸好被在一旁沉稳的姜承宇及时拦住。
“对呀!这里是医院,医院里的护士肯定都会比我要专业。”我裂开嘴强颜一笑,抹了抹眼角上的泪水,软弱地说:“对不起,打挠了,看到你平安,我也就放心了。”此时我又开始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那我现在走了……我走了……”我连说了几个“我走了”后,便真的转头离开了他的病房。
“喂,你去哪?你现在是不是回你的病房。”灿桑在我身后关切道:“我跟你说你现在可千万不要出院,医生说你病得很重,必需留院观察几天。”
我没有理会他,仍然向前走,没有回头,哀莫大于心死,此刻的我的心境大概就是这样。我刚出奇少爷的病房没走几步,突然我眼前一黑,整个身体一软,有种向下坠的感觉,接着心脏像鼓捶似的猛击我的胸口,顿时我觉得呼吸困难,天旋地转,之后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等我醒来时,我仍躺在那张温暖的床上。周围的空气仍旧干燥异常。
錦繡江山:美人謀 蕭殊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如果你再不醒过来,真不知那个怪胎会怎么样。”唐泽秀见我醒过来,欣喜万分。
“我怎么还在这里。”我使出浑身的劲掀开被子,欲起床离开。
“喂,你干什么?你现在刚死里逃生,不能乱动。”他紧张地把我按回到床上躺下。
“死里逃生,哪有那么夸张。”我不听劝地直意要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因为心脏病发作,差点连命都送掉了,医生就连病危通知单都发下来了。”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有心脏病。”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吗?”
“不知道。”我回答得特无所谓,根本没把这病当作一回事。从小到大我都会犯心慌的毛病,但每次我都没有去重视它,以为只是一些小毛病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但从来没想到自己竟会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你整整昏迷了三天,那个怪胎几乎天天守在你身边,寸步不离,不眠不休。”唐泽秀叹了一口气,扬眉说道:“真不巧,他刚刚被劝服出去换药,你就醒了。”
我捂着痛得快要炸开的头,迷糊地说:“你没必要说这些话来安慰我。”
“我没有安慰你呀。”唐泽秀难得认真地说:“你现在躺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叫他们赶快过来。”说完,他便冲出了我的病房。
“不行,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我的脑子里像是在地震,震得整个人都快散了架。我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鞋,简单地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这里。
我刚一开门,灿桑推着奇少爷站在我的门口,我们惊讶互视对方。
“怎么,你要走?”灿桑问。
我勉强地朝他微微一笑,目光闪烁地低下头,说:“我想……我想我现在已经没有别的理由再呆在这里了,也是时候该走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这么久。”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它要走的理由?”灿桑又问。
“其它理由?”我不解,走还需要理由吗?我把头侧到一边,尽量不要和他们的眼神直接交火。我扭捏地环顾病房内的布局陈设,不禁凄楚一笑,自嘲道:“再说这种地方哪是像我这种平头小老百姓住得起的地方。”
灿桑听我这样说,一副要吐血的样子。他抬起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脸痛苦的表情说:“我们几个大男人会要你出住院费吗?”
“但我不愿意欠任何人的情。”我忍不住,冲口而出。
“哦——原来如此。”灿桑似乎明白了什么,笑着直点头,说:“至于欠与不欠,一时半会也说不清,麻烦你把帐算清楚以后再走,免得日后留有遗憾。”他说完后,硬把奇少爷推进房,然后把唐泽秀和姜承宇两个人拽出了我的病房,让我和奇少爷单独相处。
我望着奇少爷,局促地像一只被关在玻璃瓶子里的蝴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转过身走到窗户前,望着窗外漫天雪花。“您身上的伤还痛吗?”我忍不住低声问。
“痛,很痛。”他的声音很低沉。
我猛地回过头,心痛地望着他。他的回答犹如一条鞭子,狠狠地鞭挞着我的身体和心灵。但我很快又转过头,不想让他看出我很难过。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真的希望挨那一刀的人是我……”
“你为什么要那样说?”
“你挨那一刀,痛的人不只你一个,会有很多人会为你心痛。但换成我挨那一刀就不同了……简简单单就痛我一个人。”
重生繼承人歸來 血陽
“你就那么肯定?”
我没有回答他,依旧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枯叶悬在枝头在寒风中无目的地摇摆。
“你……你已经决定现在要走了吗?”他又问。
我点点头,非常坚定。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冷笑一声,说:“你打算去哪?”
“从哪来回哪去。”
“回去以后,打算干什么?”
“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呀。”我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汽车,不禁凄楚一笑,说:“回去以后可以找一份不算太糟的工作,嫁一个不算太糟的男人,生一个不算太糟的孩子,过完自己不算太糟的一生。”
“你要嫁给谁?”他突然紧张起来:“是不是你的那个同学?”
我一愣,他居然还记得君豪。
“也……也许吧!“我结巴地回答,此刻我心里只想快些结束这次谈话,面对他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我们是朋友吗?”他声音颤抖地问。
“当然——”我低着头,眼泪又快要落了下来。
網遊之鷹爪王 木子心
“那好,既然我们是朋友就应该以诚相待,是吗?”从他字里行间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一股悲凉和无奈。
我又点点头,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对我说些什么。
“你可能不知道,在音乐方面我曾经输给过一个人。”他说话时的语气有些僵硬,我敢肯定在他心里其实是并不愿意向人提及这件事情的。
我望着他有些吃惊,一个这么自负的人竟会把自己过去的失败主动告知他人。尽管这件事情我早就听灿桑说过,但我还是耐心地继续聆听。
“打败过我的人其实你也认识。”他顿了一下,勉强微微一笑,好象很难以起齿:“他就是唐泽秀。”
我通过余光可以看到他此时正在看我,他似乎想看到我知道这件事情后的反应。但我仍旧没有吱声,继续保持着我那钢筋水泥般地沉默。
“还记得我们几个在出道以前,曾参加过一次原创音乐大赛,那个时候自命不凡的我,有着一腔热血,坚信凭着自己的音乐才华,在那次音乐大赛上一定会是所向披靡,力压群雄,拿到冠军。”说到这里,他突然又打住了,忍俊一笑,接着说:“但没想到,也就是在那一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比赛上我却意外输给了当时那个毫不起眼的唐泽秀。“他说着,轻哼了一声,似乎到现在对那件事仍旧耿耿于怀。
“那后来你们是怎样成为朋友的呢?”我小心翼翼地问,深怕自己的话碰触到雷区。
“可能是不了解,不了解他为什么会战胜我这个在音乐上从未输给过任何人的人。”
“那你现在找到答案了吗?”我忍不住又问。
他点点头,说:“找到了,但不是他告诉我的。”
“哦——”我有些困惑地应了一声。
“还记得就在那次比赛结束后,我还心高气傲地去问一位评委,问他我到底为什么会输。”
“那位评委是怎么说的?”我好奇地又问。
“那个评委对我的态度特别冷,他说如果他告诉我原因,那我将永远只能得第二,得不到第一。”他眼神深邃地望着我,说:“直到你昏迷的这三天里,我才真正明白那时我为什么会输。”
“我——”我指着自己,瞪大眼睛,很不解。
超品戰兵 月下孤獨
他望着我点点头说:“情感是音乐的灵魂,一个忽视情感,漠视情感的人,所创作出来的音乐也只能是一个没有灵魂地躯壳。光有华丽的外表没有灵魂的音乐又怎能打动听者的灵魂。”说到这,他又顿了一会,若有所思了一会,说:“还记得那时唐泽秀所参赛的曲目是‘橘子夏天’,我不知道他的那首歌是为谁而创作的,但那确实是一首具有真情实感的灵魂之作。”
“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低声问。
“有,当然有。”他坚定地说:“是你让我体会到牵挂一个人的滋味,是你让我明白这个世界上其实不只我一个人,是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需要我去关心的人。”
“是吗?那我太荣幸了。”我低着头强颜欢笑地说。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些什么吗?”
我抬眼望着他,茫然地摇了摇头。
“此刻我想让你明白我所牵挂的人是谁,需要我去关心的人又是谁?”
我低头不语。
“是你,薇凝。”他凄楚地说:“在你离开墨菊山庄的这些日子里,我每天都在想你是否过的好,你父亲是否又再逼你做一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对你无时无刻的牵挂占据了我整个心,我第一次感受到牵挂的滋味竟会是这样的痛苦。”说到这里,他不禁轻叹一声,软软地继续说道:“我原以为让你离开我,你会过得更好,但没想到当我在锦帝苑看到你时……特别是在你昏迷的这三天里,我每天都在后悔,为什么让你离开我,如果当初不让你离开我,你就不会病成这副样子。”
“你说这些话是在同情我吗?”我颤抖地问,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
“不——不是同情。”他望着我凄楚一笑,目光逐渐黯淡下来:“我知道无论你相信于否,我都留不住你。”
我摊软地转过身,用手支着身旁桌子的边角,无语凝噎。
“作为朋友,在你走之前,我们总应该以真面目相待,对吗?”他说着,把脸上戴着的黑面具缓缓地摘了下来。
我回过头,望着他的惊人之举,顿时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竟会有如此举动。天啊,他的脸比我想象中伤得还要重。如果有可能我宁可代替他承受这份灾难。我捂着嘴,软弱地向后退了几步。
“是不是我的样子吓到你了。”他很快低下了头,怕吓到我。
“不——,不是的。”此刻我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真实情感。我情不自禁地冲到他的面前,跪倒在他的面前,泪眼潸然地望着他向他解释:“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少爷,我……。”
“不要叫我少爷,叫我音奇。”他突然打住我的话,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激动且又深情地说:“薇凝,你曾经说过我很霸道,但这次,我求你再让我霸道一次好吗?……不要离开我,我真的……真的无法再一次面对你的离去,我受够了这种折磨,我不准你嫁给别人,包括你的那个同学,你只属于我。”
“不……不行。”我极力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身上有伤,不可以这样抱着我的。”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我身上的伤,你就不要乱动。”他说着,把我搂得更紧了。
高冷冥夫:和你生個娃
也就在他抱住我的这一瞬间,我彻底融化了,融化在他的怀里。他的怀里如同摇篮一样温暖、安全、幸福。而他此刻的温情如同一条棉被,覆盖在我早已冰冷地心上,给我热量。我抽泣着,温情的泪第一次从我的眼眶中涌出来,这泪水是那样的甜蜜,甜蜜得让我有种在做梦的感觉。如果此时我真的是在做梦,我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来。如果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
醉夜沈歡:一吻纏情 ____恪純
我倚在他的怀里深情地望着他,情不自禁地去抚摸他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心疼地无语言表。“你猜我刚才见到你的脸时,是怎样想的?”
他握着我的手,轻吻了一下,摇摇头。
“我在想如果这些伤在我身上该有多好。”
“你这个傻丫头,以后我不准你有这种想法。”他笑着说,轻抚着我的头发。
这时,大门突然开了,灿桑他们几个一个叠一个地重重摔倒在地。
我顿时吓得脸涨得通红,赶紧从奇少爷的怀里挣脱出来。
“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灿桑他们几个齐刷刷地用手挡住眼睛,风趣地对奇少爷说:“我知道你的那张脸只会给你的内人看,像我们这些外人是不够格去看的,你赶快把你的那张面具戴上吧,免得被我们这些外人看到。”
奇少爷尴尬地戴上了面具,浑身上下都表现出一股不自然。
这时,灿桑从身后拿出来一把吉它,说:“这把吉它还是我上次结婚时,你派你的粉丝……不对,因该改口叫未来大嫂才对。”灿桑说着,朝我做了一个鬼脸,笑着又说道:“这把吉它还是我上次结婚时,你派未来大嫂送来的,但这把吉它太贵重了,我怕自己受之有愧,特来相还。”说着,他把吉它递到奇少爷的面前,奇少爷想了一会,欣然收回了他这把充满音乐理想的吉它。
“我没有带什么过来。”姜承宇从身后拿出一瓶香槟酒,说:“今天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们是不是应该痛饮一杯呢?”
“没想到你这个怪胎到现在还记得那件事情呀。”唐泽秀捂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一旁的灿桑听他提到奇少爷当年败北的事情,怕他破坏气氛,于是用胳膊肘狠狠地朝他的胸口顶了一下,喝斥他说:“你这个人妖什么都不送,还在这里煞风景。”
“我哪有煞风景呀,到是那个怪胎刚才跟他的粉丝说的那些肉麻的话……”唐泽秀说到一半,故意装作打了一个寒战,好象冷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还说,我叫你还说。”灿桑用手腕勾住唐泽秀的脖子,和他打闹成一团。
奇少爷虽然被唐泽秀刚才那样一说,顿时尴尬不已,但随着这一刻欢快的气氛,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一个完美的人是否能永远得到真正的爱情,但在奇少爷的微笑里,我深深的感受到真正的爱情不只属于完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