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憶
小說推薦風之憶
雨哥哥,一个漂亮的女生甜甜的叫到。
时雨杰客气嗯了一声。
雨杰啊!昨天说好的几个长辈们六点到家,本来还想着能回国了,都高兴这啦!这回儿,又把你折腾到美国,这边公司突然出了点事,你那几个叔侄是没法了,我也老了,现在也只能靠你了。时奶奶缓缓的说到。
时雨杰依旧那一副冷冷的表情。说到,雨馨带着你奶奶回去,我直接去公司就好。
时雨馨看着这个冷冰冰的表哥,依依不舍的掺着时奶奶离开。
时奶奶看着时雨杰也是没有再说什么,她也不知道她还要跟他说什么,本来想着他来,都想了一大堆话要说,可时雨杰一个你奶奶,是将她生生的隔开了个口子。
腹黑總裁,情難自控
韩梦看着这些在食堂的人,他们是不认识吗?为啥都不说话,食堂不应该是吵吵闹闹的吗?就像她以前打工的厂子里的食堂,人们都聊着说不完的话,小到鸡毛蒜皮大到国家大事,可这里真的只能听到碗筷的声音和吃饭的声音,这气氛压抑的啊!
絕寵醫妃:皇叔,請自重
韩梦看着这个盛饭的人,她看上去四十左右的样子,容貌倒也好看,她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她也没啥表情,重复着动作,可能是干的很久了,动作很是娴熟。她没有看韩梦只是将盛好的饭放在了橱窗上,应该说她谁也不看。韩梦端着热热的馄饨,凑过去闻了闻,好香啊!韩梦看了看周围,不管有没有座位,这里面她是呆不住的,她端着热气腾腾的馄饨索性就到了外面。
一辆豪车经过食堂开到固定区域的停车位,一个化着浓妆,穿着暴露的妖艳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食堂处,轻蔑的笑了笑然后走了过去。
哎呦呦,这不是时少夫人,林萧吗?这是出院了啊!怎么看上去这么落魄。都站着吃上了。
韩梦依旧吃着,没理她,一看就不是什么善主。
这个妖媚的女子全身上下打量着韩梦,头发凌乱,穿着病服,渐渐的神情夸张说到,时少夫人,你这里是被车撞坏了吧!说着指了指韩梦的脑袋。
韩梦依旧懒的搭理。
我就说吗,你林萧还是早点滚开时家,你就不配给雨杰哥作妻子,你连他的千分之一都配不上。
你配得上,你为什么不是时少夫人,还有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怕这里有病的我会对你做点什么,韩梦诡异的笑指了指头。
呵呵,你能对我作什么,女子一副轻慢的神情。
韩梦一手拿着碗筷,一手紧紧的抠住女子的下巴,满脸的痞笑表情,还故意舔了舔嘴唇。凑近这张妖媚的脸,一字一句的说到,你,说,啦!
女子被韩梦眼神,话语吓了一跳,说到,你,你这个疯女人,疯子。然后跑开了。
哎!谁让你招惹我来着。韩梦无辜的说到。我就是疯子,谁要是和我萧儿姐作对,我就是疯子,我就跟她疯到底。
张妈,我说你也真是的,让一个疯女人在宅子外面乱疯,你不怕败坏时家的门风吗?你也算是时家的管家,一点也不知道管管。
妍诗小姐,再怎么说她也是少夫人,我也不能太过了不是,再说她这次回来像是变了个人,不好**。
你不是说时董去美国了吗!那至少是有一段时间还是可以好好的****,不然还真的忘了天高地厚了。女子诡异的笑了笑。
也对,她还填了我一肚子气,正好散散。
異世農場主
让我出去,我说我要出去,听到没有。少夫人张妈说没有她的吩咐不许你出门。两三个青年依旧豪无表情的说到。
呵呵,我是女主人,还是她是。
没人回答。
我要出去。让开,韩梦用尽全部的力气撕着档在门前的青年。可毕竟人家是男的,再说这身体也不允许她有过大的力气。
韩梦快要急疯了,让我出去,啊!韩梦对着青年是拳打脚踢,可在这些青年来说她无非是在给他们挠痒痒。
韩梦折腾累了,坐在地板上,我就不相信,你们还能一天不出门?
可等了好久,看着形式,估计真的是没打算出门啊!他们真的是恨下心了要她呆在宅子里啊!既然硬的不行,那我想想办法。
对了这肯定是那个臭女人干的好事,我要想办法威胁他们,让他们开门。他们最怕我什么?什么啊!对,你们怕我死,我要是死了,他们不就没法跟他们少爷交代了吗?对。韩梦看了看。
开不开,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她走向一个瓷器,然后把它抱了过来,说到,你们开还是不开。
?
一声清脆的声音,韩梦摔了这个瓷器。
那个妇人,也就是张妈,闻声而来,林萧我今儿就跟你说清楚了,你在时家没有一丁点位置,你只不过是少爷摆脱不了的一个垃圾罢了,这个家轮不到你摔东西。
你说谁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林萧姐我告诉你,我是一垃圾,你是什么,你也只不过是一条狗。韩梦走上前骂的,即便这个人比她年长,但她丝毫没有理让的意思,这样的人不配作大人。
韩梦被这个粗鲁女一把推开,韩梦被推倒在地,碎瓷片划破了胳膊上的皮,鲜血淋漓。
这个妇人眼神一紧。
地主家的美嬌娘 鬼鬼
賢妻有毒 leidewen
韩梦拿起一个碎瓷片,按到手腕处,说到,给我开门,不然我死给你们看。
这个妇人明显恐慌,有点妥协。
让她死,一个比早上那个女子更加妖媚的女子处楼梯处走了下来说到。
何小姐,这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这么跟少爷交代。
没事,是她自己自杀的,我们伪装一下场合不就好了。妖媚的女子傲慢的看着韩梦。
都市黑科技供應商 諸羊黃昏
韩梦只觉得这女子声音好熟悉,她应该就是何欣。韩梦敌对的看着她,扔掉了瓷片,这要是真死了,不便宜了一大堆人。她也不想死,她还有事没做完呢!
哼!韩梦瞪了她们一眼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她听到他们一阵阵的嘲笑。眨了眨眼,你们别高兴的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