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歸來兮
小說推薦待君歸來兮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白昊宇忽然说:“他最近被鬼缠上了。”
程小安顿了顿,不确定的看了看白昊宇。白昊宇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撞得应该是念鬼,就是以自己的执念为引,加上和自己生辰八字相同的魂魄,且恰好残缺的灵体,时间长了,就成了念鬼。不过这种鬼没有什么伤害,只是依附于他而已。”
“我怎么没看到?”程小安疑惑的问道。
“因为魂魄不全,所以并没有完整的灵体出来给你看。”白昊宇侧过身子看了看程小安,微微抿起的薄唇上面依稀可见一层细细的胡茬,程小安心中不禁暗想这家伙不靠脸吃饭真真是可惜了。
就这样想着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急匆匆的人不小心撞到了程小安,怀里的东西全掉到地上去了。俩人都赶紧蹲下来,对面的人一边道歉一边帮着捡东西。
一旁的白昊宇却看到了那日王老先生送给程小安的手串,眼睛里浮现出几丝玩味的神色…
某大厦内,李哲看着手中的钥匙,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小安,几年前你为了那个人离开了我,现在,他不在了,我来好好照顾你吧。’就这么想着的时候,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李哲抬起手看了看表,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下雨了欸,好不容易那么早下班,我不要那么晚回去啦!”程小安踮起脚忧愁的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看这趋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
“跟你玩个游戏。”一旁的白昊宇飘在半空中看着程小安坏笑着说道。
半信半疑的程小安此时非常好奇面前这个闷骚男口中的游戏,于是索性翻了个白眼一口应下。
“你闭上眼睛。”
闭眼?嗯~~真是孺子可教也,还知道偷亲我了。于是程小安在脑中脑补了一大堆羞羞的事情。
嫡女絕色:攝政王的小嬌妃
“你嘿嘿笑什么呢?”耳边突然传来白昊宇无情的声音。
“啊?啊,那个,我,我,没什么,今天天气,嗯…不太好。”程小安还没做完白日梦就这么忽然被打断了,心中止不住的尴尬与可惜。
海賊之我能刷怪 魔三不出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身旁开来一辆车。随着车窗一点点的下降,李哲的脸也逐渐露出来。
當LOLI遇見大叔(畢業了,嫁人吧) 瞬間傾城
巨星年代
“嗨!小安。”李哲好听的嗓音透过一层层的雨幕传进程小安有点潮的耳朵里。
“你怎么在这里啊?”李哲上班的地方没听说在这附近啊。
李哲脱下西装披着就往程小安这里走来,雨下的很大,脚踏在上面溅起一层水花,程小安还来笔不及反应,就看着李哲这么走到了自己的身边,李哲正要将衣服给程小安披上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空气中再也没有除了雨滴打在身上的声音了,李哲这辈子从来没这么讨厌过一个人,更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再看到这个人。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雨声大的可怕,烦人!
白昊宇,你死了怎么又回来了!
脑海里,全是那个自己从小守护大的人儿被眼前这个人抢走!全是小安全身是血的躺在医院里的画面!
为什么!为什么!
“你他妈的!”李哲一拳将实体的白昊宇打倒在地!雨水浇灌着暴露在雨中的两人,李哲手臂上的青筋一条条暴起。他非常非常生气!他甚至已经规划好了两人的未来!就这么,就这么,他又回来了!这次,我绝对不会放弃小安,绝对不会!
突然的转变让程小安有点措手不及,她不知道为什么李哲能看到白昊宇,不知道两人为什么突然就打起来。一向温柔好相处的李哲此时像一头盛怒的狮子,急红了眼,一拳比一拳打的狠。不管程小安怎样呼喊,俩人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天空中轰隆隆的打着雷,映照着白昊宇逐渐发红的眼。
“别打啦!”程小安过去拉着白昊宇的胳膊,忽然白昊宇出手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旁的程小安带倒了,雨伞被甩在一旁,程小安‘啊’的一声跌坐在地。
俩人终于发现一旁坐在地上的程小安,急忙的跑来程小安的身边。
“小安,有没有伤到哪里?”白昊宇率先出声,一旁的李哲不等程小安出声便把人一把抱起,大步走向自己的车,在坐进车的那么一刹那,程小安好像看到白昊宇的一丝苦笑…
“你们认识的对吧。”程小安此时无比笃定的说。
车内一阵静默之后,白昊宇干涩道:“对。”
“我们之前也认识的对吧?”
“对”
“什么关系?”程小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前面的李哲突然颤了一下。车内静默了几秒钟的时间。
“恋人。”简短的两个字从白昊宇的嘴里说出来,此时车内死一般的寂静,不知为什么,程小安却感觉不到惊讶,似乎这样的答案早已在自己心底,只等有一天浮上水面。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底里那么多问题想要问,但却就是说不出口。
脑子里乱糟糟的,心底里忽然那么悲伤,不知不觉,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程小安吓了一跳,有点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
车子很快就进入小区内,程小安,打开车门就走了进去,完全没有理会身后身后两人的意思。到了家里,她用被子将自己包起来,她不敢问,不敢听所有关于她和他的事,她承认她是喜欢白昊宇,但是她只想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喜欢着他,其余,她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
细细的啜泣声从卧室里传来,白昊宇动了动想要打开门的手,然后又从半空中放下。
这一夜,注定有些事情要暴露于阳光之下,白昊宇穿过卧室的门,把手放在鼓起的那一片被子上。
“小安,有些事,该让你知道了。”
迷迷糊糊的程小安再次回到了那个梦里,梦里,有她,也有他,她也曾为了追他老是跟着他,他被她烦到开始试着接受她,他们也曾在校园里秀恩爱。直到后来,白家女主人仗着自家的权势一次次的逼她离开,他们鼓励着对方坚持下来。可是,程小安流产了,崩溃的她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分手了。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和闺蜜出去散心的她遇见了被父母逼着和相亲对象出来的他。许久不见的俩人就这么遇见了,憔悴的他拉着她出来谈谈,她赌气不去,他眼睛里满是泪花,哑着声音求她,让她原谅他,她抽抽搭搭的不坑声。
“我们一起去死吧,这样就不用受折磨了。
“好”
她说‘死吧’这样就不用痛苦了。
他应允。
天很蓝,阳光也足,海水很美。
一起殉情的两个人态度是坚决的,但脸上是微笑的。
水很深,一步比一步深,水很凉,即使外面还是暖洋洋的。下面,水是蓝色的,对面的人朦朦胧胧的,本以为就会这样死去。
可是,她还是害怕了,她不停地挣扎,不停地想要冲出水面,强烈的求生欲望刺激了她。他还是不忍,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她救起。
而他,最终还是为爱殉了情。
眼角,一滴泪水无声滑过。
天亮了,阳光有些刺眼。程小安揉了揉太阳穴,忽然闻到一阵香气,走进客厅发现桌上已经备好了早餐。
沉默,沉默。
知道了来龙去脉的程小安有一点伤心,有一点愧疚,有一点庆幸。
还好,你还能回来。
“额,那个,为什么李哲也能看见你了啊?”程小安打破沉默向屋角的白昊宇说道。
“你手腕上的孑能让我实体化。”
“它不是只有辟邪的功能么?”
殺人大師 龍小白
“它是用千年的灵木做的,既能辟邪,也能给予灵体能量,就看你怎么用了。”
“哦,我戴着也不妨碍你吗?”
“不会,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你的一部分。”
全能控球前鋒 狂奔的二哈
“唔…”
两人之间涌动着一丝丝的尴尬,为了赶走这种尴尬,程小安火急火燎的把饭吃完,然后快速拎起包就去上班了。
刚走到楼下,就听见一声喇叭声。程小安定睛一看,原来是李哲。程小安走上前去疑惑的问道:
“你怎么在这啊?”
李哲本以为经过昨天的事情,程小安还在上火呢。但是看着此时程小安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异样,想着应该是没什么事了,还以为要解释一下的。
“我就住这啊!不在这在哪?”
程小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李哲像是看出了程小安的疑惑,笑着说道:
“前天装修完,昨天才搬得。就住你楼下,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哦!”脸上止不住的笑意,然后又补充说道:“别傻站着了啊!赶紧上来,我顺路。”
“哦哦哦,好。”程小安赶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就在车子驶出小区的时候,程小安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走进了小区,程小安总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在哪呢?
就在程小安在想的时候,前面忽然伸过来一只手,是一盒巧克力。
“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送给你的。”
精美的包装盒子里躺着一颗颗散发着香味的巧克力,程小安捏了捏肚子上的肉,边流泪边接下了这些诱人的小妖精。李哲从后视镜里看到如此的程小安,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程小安沉声问道。
“没没没。”李哲由明目张胆的笑变成了此时的低笑。
但是脑子里却在想着刚刚插肩而过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