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虐情兵荒馬亂青春
小說推薦豪門虐情兵荒馬亂青春
吃完饭回到寝室,正好琦恵和晨曦也刚刚回来,江璃霜拉着晨曦琦恵就说:“晨曦琦恵,你们两个下午有课吗?”
晨曦着急要去厕所,捂着肚子甩开江璃霜的手,拿起卫生纸,哒哒的就跑了。
網遊之精靈道士
江璃霜看着晨曦的动作就想笑,没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
琦恵疑惑的问:“没有啊,怎么了?有事吗?”
江璃霜笑嘻嘻的说:“正好啊,下午我们出去玩吧,一起逛街,整天待在宿舍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琦恵坐到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就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可以啊,我也觉得待在宿舍挺没意思的。”
晨曦大摇大摆的走进寝室,舒服的坐下:“霜霜,你刚才找我什么事。”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江璃霜答非所问的说:“憋得舒服吗?”
晨曦瞪了她一眼:“江璃霜,你又欠揍是不是。”
“岂敢岂敢,下午一起出去玩吧。正好你们三个都是S市本地的,带我出去逛逛。”江璃霜讨好的说
晨曦坏坏的说:“出去玩可以,但就不打算带着你。而且就算带着你,我也绝对把你让在半路上,让你找不到回来的路。”
虽说她们在一起时间不算太长,但是江璃霜路痴的毛病他们可是都知道。
记得有一次,全学院组织去体育馆开新生招待会,她们三个都要去帮忙布置会场,就都先走了,当时江璃霜在班里有事还没回来,她们就让江璃霜自己忙完过去,结果整整等了好半天也没见江璃霜,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迷路了。
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没办法她们只能出去接她了,从那以后,毫不夸张的说几乎她们整个系都知道她是个路痴了。
“琦恵,你看她欺负我。”江璃霜委屈的瞅着琦恵说
“好了,她一定在骗你,肯定舍不得丢下你不管的。”琦恵无奈的说,这样的场景每天都要上演一次的。
文静看着她们静静的笑着。
江璃霜美滋滋的说:“我就知道,你们最爱我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收拾好了,就一起出门先去了商场逛逛。
黑心秘書耍無情 林曉筠
尉迟赫正在公司处理工作,手机响了,尉迟赫一看备注,摇了摇头,根本没打算接电话,肯定又是周风云女士的催婚电话,大概响了五分钟,本以为这样就不会在打来了。
显然,尉迟赫低估了周女士的毅力,没到一分钟,电话又打来了。
尉迟赫懒散的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喂,奶奶,您想我了吗?我现在很忙,下周一定回去看你和爷爷。”
谁知周女士根本不买他的帐:“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肯定是怕我唠叨你,刚才才没有接电话,是不是?”
總裁夜夜歡:老公別過來
“哎呦,奶奶,我哪里敢啊,我只真的很忙。”尉迟赫继续撒着谎
“哼,你不敢才怪呢。刚才我给你林叔叔打了电话,人家逸然今天晚上正好有空,你去接上她,下午你们逛逛,晚上一起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
“奶奶,我说了,这件事我会自己看着办的。”尉迟赫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自己看着办,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是不是等到我和你爷爷都没了。”周女士生气的说
怪味聊齋 陶陶貓
尉迟赫连忙的劝说道:“奶奶,你别瞎说,我去还不行吗。”
周女士这才作罢:“这才是奶奶的乖孙子,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尉迟赫有些无语,周女士这变脸速度还真够快的,看看时间,拿起车钥匙去接林氏千金。
江璃霜她们正在一家店里面试裙子,准确来讲,是晨曦她们三个在试衣服,而江璃霜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吃着当地的小吃,这嘴是一会儿也没闲着,一边吃还一边说;“这条裙子好看,那个也还不错,哎呀,那个不行啦。”
简直没个淑女的样子,反正江璃霜一直跟淑女也不太沾边儿,只是不熟悉的人不太知道而已。晨曦她们三个好想说不认识她,真的太丢人了。
尉迟赫本来就不太喜欢商场这种地方,他的衣服一般都是Alan帮他解决,他是从来都不来这种地方的,可是林逸然又偏偏选择这种地方,奶奶那里又步步紧逼,一会儿一个电话,就怕他临阵脱逃。
一转身就看见那个气死他的女人,在那里吃的形象全无,一点也没有个女人的样子。
这时,林逸然走了过来:“赫,你在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
“没看什么,我们走吧。”尉迟赫说
林逸然朝着尉迟赫的视线看过去,看见四个女生正在那里试衣服,仔细端详了下,跟上了尉迟赫的脚步:“赫,我们去那家看看吧。”
唐朝公務
尉迟赫带着深意的眼神瞅了瞅林逸然:“我们过去吧。”
到了那家店的门口,江璃霜正要走出来扔垃圾。迎面就看见了尉迟赫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走了过来,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见他:“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尉迟赫冷冰冰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倒是女孩微笑了一下,转头问尉迟赫:“赫,你们认识?”
尉迟赫面无表情的开口:“不算认识。”
江璃霜被他这四个字气死了:“我才不会认识这种没品的人。”
林逸然一看就明白了,走到江璃霜面前,伸出手微笑着说:“你好,我是赫的女朋友,他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一会儿我们请客一起吃个饭吧。”
江璃霜微笑着说:“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难得和室友一起出来,一会儿和室友去吃,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天降異女:妖孽公子太囂張
这时,晨曦她们三个也走了出来,走到江璃霜身边,在她耳边偷偷的说:“哎,霜霜,这男的谁啊,长得好帅啊。”
江璃霜瞪了尉迟赫一眼,语气臭臭的说:“我才不会认识他这种烂人,我们走。”拉着晨曦她们三个就走了。
尉迟赫转头对林逸然说:“表演完了?可以走了吗?”
林逸然假装疑惑的说:“赫,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尉迟赫懒得和她多费口舌,如果不是奶奶逼她,今天他根本就不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