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單車
小說推薦月亮單車
5. 只是一个点
那么,微信上的月亮单车又是谁呢?坐在办工作前午休的古兰打开和月亮单车的微信对话,又听了一遍对方说的那句“你好。”还是无法确定这个声音是否是自己熟悉的人。但是她相信月亮单车的话,这个微信账号不是月亮单车。接着,她又想起了自己的那幅画,打开自己拍的照片看着。
也许,这只是巧合?想起小时候大家画的车无外乎就是公共汽车、大卡车、自行车,无数的孩子画了无数的车,而自己在17年前画的车恰好和现在的共享单车完全一样,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那么时间呢?自己在17年前的2月20日画了一辆车,17年后的2月20日竟然遇到了自己画的车的真实版,而且还和自己有了一种奇妙的联系,这个,也是巧合吗?古兰真是想的有点头疼了。
对,问问月亮单车。问了他那么多问题,怎么忘记问这件事呢。古兰轻轻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随即,她站起身,走到了走廊休息区。
古兰戴上耳机,向不远处几位聊天的同事挥了下手算是回应了对方的招呼,然后转过身,对着耳机线上的麦克风轻声说:“呼唤月亮单车”。说完,不觉得有些好笑,怎么自己像地下工作者呢。
“中午好。”耳机里传来了古兰期待的声音。
“我想问一下,你有看见我微信朋友圈上发的照片吗?就是那张单车的画?”
“看见过。”月亮单车平静的说。你当然可以看到。古兰心里说了句。“那么,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那是我17年前画的,那时我小学三年级。”古兰说。
“是的,是17年前见到的。”月亮单车说。
古兰觉得背上一阵冷风吹过,顿时冻住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什么。过了半晌,她抖着声音问了一句她自己都觉得很愚蠢的话:“那,你是从17年前穿越来的吗?”
“不是。17年前只是一个点,今天是另外一个点。”月亮单车平静地说
“一个点?”古兰有点懵。
“你画一个三维的坐标系,维度分别是年、月、日,17年前的一天是一个点,今天是另外一个点,两个点在不同的位置,但意义是不变的,都只是时间。”月亮单车似乎很耐心地解释道。
古兰完全乱了。
三维坐标系,她懂。她不能接受的是,17年前的那一天和今天,竟然只是一个点。一个在月亮单车看了可以平静对待甚至无视的一个点。早上妈妈给煎的蛋卷、中午和任轩的聊天,特别是,今天晚上,古兰要和想念的师哥见面,一起吃晚饭,那些期盼、那些美好和甜蜜都只是一个点?就是一个点吗?但是,如果放到那个坐标系中,的确,只是一个点,一个可能会被看不见的一个点。古兰不觉地有些沮丧,一种无法抗拒的空虚感袭上心头。
这一切,真是太可怕了。古兰突然胆怯起来,觉得自己和月亮单车相识、相交也许是个错误。不知不觉中,自己被月亮单车带到了一个未知的、无光的世界。这个世界中,月亮单车知晓一切,透视一切,而古兰所珍视的、自己的世界不过是一个可以被忽略的点。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她要出逃,她要远离月亮单车,远离月亮单车的世界。
但愿这只是一场梦。古兰想起了月亮单车说过的话,“……除非你的手机不在你身边,或者你关上手机。”她从兜里掏出手机,毅然决然地关了机。
这是古兰第三次用这种方式与月亮单车断了联系。第一次是她把手机忘在了办公室,第二次和这一次都是她主动关了机。
回到办公室,古兰给师哥用固定电话打了个电话,说手机出了问题,问清了晚饭的时间地点,约好饭店见,就挂了。
师哥约吃饭的川菜馆是他和古兰初中校园的对面,楼下就是两人上学时常去的麦当劳餐厅。
在麦当劳门前下了车,古兰看到一群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嬉笑打闹着出出进进,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当年的师哥。现在的校服好像合体多了,漂亮多了。当年,每个学校的校服只是不同颜色的运动服而已,而且,永远是大两号。瘦瘦的古兰就好像是被藏到了宽大的校服里,而师哥的校服裤子永远是短一截,露出细细的脚腕。自从香山回来之后,古兰和师哥就常被同学们起哄,一些同学一看到他们两个就高喊一对!一对!每当这时,古兰就会红着脸低下头,师哥就会追逐着叫喊的同学,跑没了影。想到这里,古兰的脸又热了。想着师哥把晚餐定到这里的心意,古兰心里温暖极了,甚至,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从麦当劳正门走到一侧,上二楼,短短的几十步,每一步,古兰到体会到了浓浓的甜蜜和幸福。这是天下最美好的感觉,是她最珍视的感觉。决不能让任何其他的因素来破坏这些美好。古兰做了个决定,好好和师哥吃饭,忘掉所有的烦恼、忧虑,把月亮单车扔的远远的。
看到古兰走了过来,师哥关上电脑从桌边站起,迎接着古兰,顺手接过古兰解下的围巾,笑着问:“嘿,想吃什么?”
古兰的世界洒满了明亮的阳光,变成了暖暖的橙红色。
如果月亮单车注意到了,他会看到,2017年3月22日晚上6点20分,这个点,正发射着橙色的光芒。
6. 古兰的梦
3月23日,周四,小雨加雪,气温骤降。刚刚尝到春天味道的北京忽然间又回到了冬天。灰蒙蒙的天空下,刚刚泛绿的树枝似乎在冰冷中瑟瑟发抖,开了一半的玉兰花也好像停止了开放。春天,似乎被冻住了。古兰也被“冻住”了。不知是因为昨晚太美好,还是昨天白天的经历太劳人,古兰昨晚上一晚上也没怎么睡着,天快亮时才入睡,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睁开眼睛看到妈妈坐在床边关切地看着自己,古兰马上要起身,结果,头一沉又躺了回去。
听妈妈说自己在发烧,古兰立刻觉得浑身酸软,毫无力气。想起应该向经理请个假,就习惯性地把手伸向枕边,这才想起手机在包里关着机。古兰想用妈妈的手机,可脑子里能记全的电话号码只有师哥、任轩的,无奈中只好让妈妈把包拿过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喝了妈妈熬的粥,吃了药,古兰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手机握在古兰手上,却没有开机。
古兰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巨大的棋盘上,不,不是棋盘,而是一个正方形网格的节点上。放眼望去,这个由无数正方形组成的网巨大无比,望不到边。周围没有光,只有这无边无际的网在发着微微的白光。她很害怕,下意识地向前走,来到了前面的节点,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变化,她的终点等于她的起点。突然,她的视角离开了她的脚下升上了空中,看到了站在一个巨大的网格图上的自己。渐渐地,她看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点,与脚下的节点融合在一起。突然,她发现这个网格不是一个平面,她视觉的上下左右都是同样的网。节点间连线的光芒在渐渐隐去,最后,只剩下发着微弱白光的节点。这些节点像失重一样慢慢地漂浮起来,突然,向远处的黑暗迅速驶去。古兰想喊,但喊不出声,想抓住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只有令人绝望的黑暗。
“古兰,古兰!”,“兰兰,兰兰!”古兰听到了妈妈和师哥的声音由远而近,努力一睁眼,醒了。大汗淋淋的古兰刚刚睁开眼睛,就被师哥一把拉坐起来,紧紧拥在怀里。古兰的额头触到了师哥短发,听到了师哥砰砰的心跳,她把头埋在师哥的肩上,哭出了声。
俠少
妈妈和师哥都下了一大跳。师哥一下子松了手,妈妈赶紧把古兰扶回枕边,一边给古兰擦汗、擦泪,一边急切地问:“兰兰,你怎么了啊?”
师哥弯下腰来,攥住了古兰的手。渐渐地,古兰平静了下来。
早上开会,古兰没出现,也没打电话请假。经理打不通古兰的电话,觉得不太对劲,给师哥打了电话。师哥也拨不通古兰电话,一急,就找上门来。尽管古兰和师哥家很多年前就先后搬离了原来的小区,但古兰妈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当年的邻居、每天和女儿一起上下学的小伙伴。师哥进了门还没等坐下,就听见古兰在房间里大叫了一声,一时也没多想,直接冲进了房间。
古兰完全回到了现实世界。看到师哥这么近距离地出现在面前,妈妈还在身边,古兰有些难为情。她轻声地对妈妈说,没事,刚做了个梦。妈妈看古兰退了烧,也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就是让女儿这两周无比快乐的源泉,微笑着看了古兰一眼,放心地退了出去。
师哥把桌前的椅子拉到床边,对着古兰,坐了下来。
爆笑冤家:霸寵小蠻妃
“告诉我,梦什么了?”
看着师哥关切的目光和因为刚才那个拥抱而从师哥脖子上垂落下来一半的Burberry围巾,古兰慢慢地坐起,靠在枕头上,没有讲刚才的梦,而是讲起了月亮单车,从2月20日讲起。
师哥坐在椅子上,微微弯着腰,两肘搁在膝盖上,两手握在一起,一言不发看着古兰,听她讲。
终于,古兰讲完了。师哥脸上没有半点惊奇的表情。他若有所思地站起身,给古兰倒了一杯水,看了看画板上两幅单车的画,点了点头对古兰笑了下说:“画的好。”
古兰看着师哥,眼神里有千言万语。师哥摸了下古兰的额头说:“好像退烧了。”也许是因为退烧,也许是因为终于把一切都告诉了师哥,古兰就好像卸下了一个一直想卸下的无比沉重的负担,一下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了,有一种漂浮感。
“你感冒了,下午要好好休息。我会给你经理打电话替你请假。”说着,师哥坐回到椅子上,看着古兰说:“别急,明天,我领你去看个地方,到了你可能就明白些了。”
看到古兰张大眼睛望着自己,师哥笑着站了起来,就像上中学时一样,拍了下自己的胸口,说:“放心。有我呢。”是的,有师哥在呢。古兰感到了那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的、只有师哥能够带来的安全感又回来了。终于,古兰微笑了一下。
师哥看着古兰的眼睛认真地说:“古兰,你确信你不再想联系月亮单车了?”
古兰坚定地点了下头。
师哥从兜里掏出一个和古兰手机同款的新手机,递给了古兰。“昨天你说手机有问题,我就带在身上了,忘给你了。”师哥说。“我帮你把手机内容导到新手机?”
古兰说:“嗯。”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开了机。
手机“叮叮咚咚”响了一阵。十几个未接电话,上百条未读微信,二十几个邮件,还有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消息。古兰过了20个小时不要手机的生活,手机却一秒也没放弃她,所有的联系都给她保留着,所有联系出现的频次、样态都让她一目了然,让她能充分体会到找她的人的焦急,和因为找不到她而给事物带来的变化。
古兰下决心不去看手机的内容,直接把手机递给了师哥。刚递过去,又要了回来,把手机壳摘了下来。师哥打趣道:“每天都是这个天蝎帮着你看着手机啊?”古兰苍白的脸上微微泛了红,连忙把手机套塞在枕头下。
师哥很快把手机弄好,告诉她手机新的应用软件截止在2月19日,那以后的软件都没有下载。
师哥把古兰原来的手机关了机,在手里颠了一下,说:“这个,放哪?”,古兰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说:“放到你那里好不好?”她真的想远离她刚刚放下的一切。师哥说了声“ok”,就把手机塞进自己兜里。
妈妈留师哥一起吃午饭,师哥说还有事,又嘱咐古兰好好休息,说明天上午10点再过来接她,就走了。
妈妈给古兰做好了的面条,上面还有一只荷包蛋,闻着扑鼻的香味儿,古兰突然觉得好饿。看到古兰好多了,又吃了一大碗面条,妈妈很高兴,问了问师哥在哪里工作啊等简单情况,古兰也就简单回了话,妈妈也没再多说什么。
吃完午饭,古兰从枕头下摸出那个师哥星座的手机壳,细心地套在新手机上。“你要的东西都在”,古兰仿佛又听到了月亮单车的话。她楞了一下,摇了摇头,像是要驱赶什么,然后,把手机放在枕边,躺了下来。
古兰换了新手机,那个不断地冒出声音来、带给她安慰、惊奇还有困扰和恐惧的手机已经交给师哥了。师哥说了,有我呢。有师哥在,什么都好。古兰的世界又恢复了平静和美好。她的眉头不再紧蹙,在暖暖的被子里,均匀、轻轻地呼吸着,睡着了,睡得很踏实,很安稳。
古兰的新手机安安静静地守在古兰的枕边,时不时地闪亮了一下,表示有新消息到来。突然,一道光从手机屏幕射向了上方,就像手电筒一样,持续了几秒,又暗了下去。如果古兰这会儿在看着手机,她就会看到手机屏幕上正是自己香甜入睡的画面。
7. 老朋友
第二天早上,古兰醒来,洗了澡,吃了早饭,觉得自己的感冒已经好了。周五了,天气没有好转的迹象,天气预报是雨夹雪,气温2℃~0℃。 想到师哥一会儿会过来,古兰就抑制不住心跳。她打开双肩包,把手机放了进去,准备好了围巾,妈妈拿出了已经收起来的羽绒服让古兰出门穿,古兰听话地接了过来。
师哥到来时,古兰已精神满满收拾停当。师哥也没带包,接过古兰的双肩包,和妈妈道了别,两人就出发了。
天空虽然很阴沉,但空气良好。持续几天的雾霾终于被东风刮走,街道和树木就像是被PS了一下,清晰度很好。师哥开着车,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用右手握着古兰的手。古兰也就乖乖地坐着,静静地听着收音机里两位音乐主持人聊着音乐。
“……下面让我们来听李志的‘关于郑州的记忆’”。主持人略带磁性的声音之后, 一首深情的民谣回荡在车里。
超級進化
重生成了小三
“……多少次在火车上路过这城市,一个人悄悄地想起她。她说她喜欢郑州冬天的阳光,巷子里飘满煤炉的味道,雾气穿过她年轻的脖子,直到今天都没有散去……,关于郑州我爱的全是你, 想来生活无非是痛苦和美丽……时间改变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有, 让我再次拥抱你 郑州”。低沉、略带粗犷的声音,温暖的、淡淡的伤感。慢慢地,泪水盈在古兰的眼眶。古兰怕师哥看见,趁车右拐弯,把头扭向一边。
汽车在近郊的一幢大楼前停了下来。师哥出示证件带着古兰进了一楼大堂来到了接待台。大堂很宽敞明亮,除去门口的两个保安和接待台的一位接待员之外,并无他人。周围静静的,让古兰觉得自己的脚步声太响了。古兰站在接待台边上,看着师哥在帮自己填写一个表格,填写好递给了接待员,那人看了一眼,又拿了一沓纸,一起递给了古兰。
田園藥香之夫君請種田 莫晟艾
首先映入古兰眼帘的是来访者与被访者关系一栏,上边清晰地写着三个字“未婚妻”,古兰的心立刻狂跳起来,让她不得不用手捂住胸口,不然她会觉得整个大堂都会听见她的心跳。看到古兰拿着表格发愣,师哥把表格翻到最后一页,又把另外一沓纸的最后一页翻开,用手轻轻点了一下两张纸的签字处,古兰如梦初醒,赶紧签了名,慌忙中似乎看到一个签字处的前面写着“承诺人”三个字。接待员递给她一张卡,古兰接过来,跟在师哥后面刷卡进了门禁,上了电梯。
电梯停在22楼,就在下电梯的瞬间,师哥低声说了句:“你刚才已经签了保密协议,从现在起看到的一切都不能说。”古兰紧张地点了点头。
走廊很宽敞,也很安静,让古兰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一幅建筑物的画里,缺少真实感。
师哥刷卡打开了一道门,带着古兰走了进去。展现在古兰面前的是一间既像餐厅又像咖啡馆的休息室,漂亮的圆桌、高脚椅,舒适的沙发,空气中混着咖啡、烤饼干的味道,不知从什么地方还传来隐约的音乐。这一切刺激着古兰紧绷的神经,她有点不适应这门内门外的巨大的落差,站到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古兰,你好。欢迎你。”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古兰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古兰,喝点什么?”师哥似乎也放松下来,回过头问。还没等古兰回答,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金山摩卡咖啡在咖啡柜上第一排柜子左1”。
金山摩卡,上周古兰刚刚从网上买过。师哥打开咖啡柜,从最下一排最左边的柜子拿出一包咖啡粉,熟练地泡起咖啡来。古兰想问什么,想想也没开口。此时,门又打开了,一位老者走了进来。老先生瘦瘦的,头发已接近全白,无边框眼镜,暗红色的围巾。那个声音又响起:“老师,您回来了?”
“回来了。”老先生儒雅地微笑着应着。“这位就是古兰吧?”说着,向古兰伸出了手。
古兰与老先生握了下手,心想这一定是师哥的导师了。师哥一介绍,果然是。
导师温和地对古兰说:“你现在看的产品还是在实验室阶段,但是已经有小量的实验性投放。一会儿让你的师哥好好地给你介绍一下。”说完,转身向里面走,接着又会转过身来,微笑着对古兰挥挥手说:“哦,欢迎你加入。”
古兰自从进了这栋大楼就还没说过一句话。此刻,她惊奇地睁大眼睛问师哥:“加入?”师哥连忙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表情,然后,才拉着古兰说:“走吧,我们进去。”
古兰看看四下无人,还是想问个什么,这时,那个声音突然又冒了出来:“咖啡要凉了。”吓了古兰一跳。她明白了,这房间里的人不止是她和师哥,只是她看不见而已。古兰决定不再问什么。想着自己可能被看不见的目光所注视,她有点不自在。
跟着师哥进了一个大房间,房间里有四五个超大的工作台,每个工作台上放着三四个屏幕、键盘,几个人在电脑边忙活着,见古兰他们进来,简单招呼一下,又都忙自己的去了。古兰和师哥来到一个工作台边,师哥自己带上一副耳机,并递给了古兰一个。古兰戴上耳机,坐在一把很舒服的椅子上。看到古兰坐定,师哥向空中打了个响指,顿时,一个声音响在耳边。
“嘿,你回来了。”这个声音说。
“回来了。你们认识一下?”师哥说。
“哦,古兰你好。我是老朋友。”
會計十年
“老朋友?”虽然觉得这个说话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是由于看不见人,古兰只好对着空中问。
“哦,我的名字叫‘老朋友’”。
“你可以随便和他聊聊”。师哥说。
“老朋友,你认识我?”古兰好奇地问。
“是的,我认识你。你是古兰,生日是10月11日。你家的地址……,你上班的公司……, 到今天3月24日为止,你2017年购物的次数……”。古兰坐在那里,听着“老朋友”在翻自己的家底,越发不自在。慢慢地,她摘下了耳机。
古兰看着师哥,目光有些凝重。“这就是你的新产品吗?”她问。
没想到师哥丝毫不在意古兰的反应,只是示意她戴上耳机,并手指了下眼前的屏幕。屏幕上出现的是两幅照片,一个像是个小圆柱音响,另一个是一部手机。接着,师哥开始讲解起来。
“古兰,这两附照片分别是亚马逊Alexa和苹果的Siri。你可能对Alexa不熟,但你还是在用Siri的吧。它们被称为智能管家,你可以问它们问题,它们也可以提醒你日程、叫你起床,帮你播放音乐、打电话、读信息、报告邮件。这是两款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智能助手,国内也叫聊天机器人。它们回应你的内容来自于云端数据库、搜素引擎和你自己的网络痕迹,就是网络上的记录。通过一套算法,它们能自我学习,在你不断的应用中熟悉你、积累关于你的知识,更好地服务于你。”
师哥换了张图片。“Mattersight, 这是一个公司的名字。它是最早做智能客服的公司。当客户打电话寻求服务时,它设计的软件能够根据来电的内容、情绪、用词儿来判断找哪个服务人员接听电话客户能更满意。国内的智能客服发展很快,自动应答已经是老皇历了,先进的客服系统能判断来话声音、情绪和内容,然后与客户对话,做出和人工话务员同样的解答。”
“我的团队是要把上述两种智能工具结合起来,创造一个智能的物流客服。它就是‘老朋友’。”师哥说着,有在空中打了个响指,老朋友的声音又冒了出来:“讲这么多,累不累?你喝水吗?”
古兰不由得笑了。师哥也笑了。
“那你们也要做个音响放在顾客家里吗?”古兰听入了迷,问了句。
“你问到关键了。”师哥向谷兰竖了下大拇指。“我们不做硬件的客户端。我们直接派老朋友到你身边去。”
“嗯?”古兰张大了双眼。
“成为你的微信朋友啊。”师哥说着又打了个响指。老朋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被你拆穿了……”
古兰这次没有笑。她不由得在内心赞叹这是个超级好的主意,但同时,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师哥接着说:“老朋友可以在微信中申请作为客户的朋友,帮助客户解决物流中的问题,出主意。最重要的是,他不是只按题库回答问题的机器,而是一个比Alexa和Siri更智能的客户助理,能像老朋友那样陪客户聊天、给客户点赞、发评论,帮助客户做出物流方案的选择,然后下一步是做出购物的选择,以及更多的选择。潜力无限,空间无限,但首先是要做客户的微信朋友。”师哥越说越兴奋,正午的光线透过窗子照在他身上,他整个人都好像在发着光。
古兰突然想到一件事。问:“导师说产品已在试验中了,说的是老朋友吗?”
“是啊。”师哥说。“这周二我们在南方的基地做了一次试验。老朋友在订阅了我们物流公众号的客户中随机选取微信号,申请加入作为微信朋友。没想到加入朋友的成功率竟然达到了53%。”师哥兴奋地说。
古兰的心砰地跳了一下,问:“是随机吗?”
“是的”。师哥说:“老朋友以试验时点客户发的朋友圈为话题,申请加入朋友,成功率很高。”
师哥说完,看着古兰若有所思的表情,问:“嗯?”
古兰掏出手机,打开了和“有力气的自行车”的对话,问:“他是老朋友吧?”
师哥接过来,惊奇地翻看了一下,听了下语音,说:“没错,这个是他”。
“可是,他不叫老朋友啊。”古兰想到了任轩,心里很希望这个微信号不是师哥的试验品。
“哦,微信号的名称是老朋友自己取的。这么巧啊。赶紧告诉我你的体验是什么。”看见古兰不说话,师哥赶紧问:“有什么不愉快吗?”
古兰不知该说什么。说任轩也加了这个号,还对这个号有更多的期待?想起任轩说不能和别人提起这事时的感觉,古兰觉得有些难过。她决定不说什么。
师哥还在向古兰介绍他们的产品改进计划,讲的很用心,也很耐心。古兰看似认真地听着,脑子却在不断地走神。
古兰想着这个自己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老朋友”,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真正的老朋友“月亮单车”。难道,他也是共享单车的智能客服的吗?也是和老朋友一样,以不可防备的方式悄然来到身边、成为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存在吗?
“古兰,你觉得这个产品怎么样?”古兰的思绪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师哥的导师出现在面前。古兰赶紧站起身,摘下耳机。导师微笑着示意古兰戴上耳机,古兰这才发现导师的耳边挂着个小巧的无线耳机。
导师坐了下来,手指了下师哥说:“他和我说了你和月亮单车的事。”古兰迅速看了师哥一眼,有些吃惊,她并未想到过要把这件事告诉给他人,她希望就像他和师哥的其他小秘密一样,这件事应该只有师哥才可以知道。师哥目光躲闪了一下,但马上看着古兰的眼睛,点了点头。
“月亮单车的智能系统超越了我们的目前的研究。从你的体验看,目前还不能准确地界定这个系统的应用范畴。有一点是确定的,这个智能系统绝不局限于作为交通工具的定位、计费、地图、大数据等几个功能,它非常先进。仅从聊天机器人这个范畴来说,月亮单车的智能水平也远超于目前业界已经推出的产品,包括我们的老朋友。”
惑亂君心 耷拉的憂傷
“这个不见得吧。”老朋突然冒了出来。导师向师哥示意了一下,师哥在空中连打了两个响指,可能是把老朋友关机了。
“我们想持续地跟踪研究下去。”导师扶了下眼镜,微笑着看着古兰继续说。“你愿意加入我们的研究,大家都很高兴,希望你对月亮单车的体验能够加速我们的研究,加速老朋友的开发进程。”
师哥清了下嗓子,说:“老师,有些细节我还没来得及和古兰说。刚说到产品试验。”
“哦,好。那你们接着聊,我先去机场,以后咱们再细聊。”导师说着站了起来。古兰记得好像和导师握了手,道了别,然后就坐了下来。这一坐,就起不来了。
8. 选择
古兰完全被震到了。
墙上大表的指针指向正午,是午饭时间了。古兰在想自己是不是被饿坏了,觉得头有些昏昏的,胃也很不舒服。房间里摆了太多的机器,低低的不间断的嗡嗡声让古兰觉得周身的温度在升高、升高,有些难耐。最不舒服的是眼睛。导师坐在师哥的左侧,本来和师哥并肩而坐的古兰为了礼貌,把椅子转到了面对导师的角度,正好面对窗外射进来的光线。此刻,她觉得眼睛有些酸痛,师哥的面孔有些模糊,面部表情已无法分辨。古兰闭上了眼睛。
浓郁的咖啡香气让古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站在眼前端着一杯热咖啡师哥。
“古兰,是不是有些累啊?去休息室沙发休息下吗?”师哥问。
古兰摇了摇头。
“要不,先去吃午饭吧?”
古兰又摇了摇头。
“导师说的太快。我还没讲完。”师哥说。
古兰依旧闭着眼睛。
“今天不该过来,你感冒还没好,跑这么远,累着了。”师哥说着,把自己的外套盖在古兰身上。
师哥的外套有一种古兰熟悉的味道,就是12年前古兰坐在师哥自行车后座上抓住师哥校服时闻到的味道。这个味道唤醒了古兰,她的头脑也渐渐清晰起来。
“我不会加入你们。”古兰说。
“嗯?”师哥递过咖啡的手停了一下。
“我不会加入你们。” 古兰低声但清晰地说。“我不会离开自己的工作,加入你们,我也不会参与你们的工作”。
师哥把咖啡递给古兰,把椅子拉到古兰对面,坐了下来。
“古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在怕什么。”师哥望着古兰的眼睛,声音温和,像老师教导学生一样,耐心地说。“我其实也想到你会拒绝。如果不是老师急着要走,提前说了我要和你说的话,也许你会理解的更多些”。
“你担心和惧怕的事情,不会因为你回避,就可以躲开。就像月亮单车,这一切,由人工智能带来的一切,已经在你身边了,就在你的生活里了。” 师哥说着从兜里掏出古兰原来的手机,递给了古兰。古兰迟疑了一下,接了过来。
“我们相信人工智能能够与人类共生,并且成为帮助和改善人们生活的伙伴。要成为这样,就需要去做很多的努力,去了解和学习,而不是躲开。我们在做的,就是按‘共生’这个目标,设计和正确地应用人工智能。”师哥说。
“可是,我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古兰说。
“严格地说,我们都不是这个专业的啊。”师哥笑着说。“专业不是决定因素。这个领域现在看是个特殊专业,再过些时候,它就是所有专业的通用专业。人工智能会渗透到所有的应用中,就好像电力,你已经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因为你每时每刻都在用它。”
“嗯,我需要想想。再说,我也,不想和月亮单车说谎。”古兰终于说出了心底的话。
“哈哈。”师哥笑了。然后又严肃了起来。“嗯,这就是单车智能系统的超前之处。它的思考和表达已经接近人类,甚至可以与人类建立某种情感联系了。”
单车智能系统。师哥对月亮单车的称呼让古兰觉得不很舒服,但又清醒地知道,师哥的说法是正确和准确的。
“古兰,这是你可以选择的。至少在目前。但是你已经无法选择回避人工智能对生活渗透了。”师哥看着古兰紧握在手中的手机。“手机现在已经是与你平行的生活伴侣了,人工智能也将是如此。现在,你还可以选择对待它的态度,再过一阵子,你会像手机一样的依赖它,甚至比对手机的依赖还要严重,到那时候,人工智能就是你的生活伴侣,是你的一部分。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对你来说,已经到来了。”
师哥站了起来,用手摸了下古兰的头。“我找到了一个善良、纯真的好伴侣,其实每个人都想这样,都希望身边的人、身边事,单纯而美好。真希望人工智能最终能成为每个人的善良、纯真的助手、伙伴,而不是其他。”
听了这话,古兰的心头渐渐有些发热。
师哥打了个响指,说:“嘿,今天午饭怎么样?”
“现在只剩三明治了,火腿三明治。你还可以吃一个香蕉补充能量。”老朋友说。
“去吃午饭吧?午饭后我送你回去。”师哥伸出一只手。古兰的手被师哥温暖的手紧紧攥着,一股巨大的能量穿透了古兰的全身。古兰站了起来,头重脚轻的感觉消失了,双腿也有了力气。
就在此时,天空的阴云散开了,一道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窗洒了进来。一对年轻人的剪影落在了地上,牵着手的身影修长而优美。影子慢慢变短,消失。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等你们回来。”老朋友的声音竟然有些恋恋不舍。
后记
黑暗守望者 青幕山
2017年3月25日,星期六。被雾霾笼罩了一周的北京终于迎来了一个明亮的天空。温暖的阳光下,被倒春寒打蔫了的玉兰化重新展开了优雅的花瓣,北京最美的春季正式来到了。
这一天,共享单车进入了红包大战。几家公司都推出了红包奖励活动,红包单车持续骑行既定时间,即可获得双倍奖励,两小时内免费骑,还有可提现的现金红包。本来只是代步工具的单车,变成了游戏工具。一群群年轻人和学生趁着周末,骑着单车撒着欢儿地按GPS定位去找红包车。
古兰睡了个周末懒觉,醒来已是九点。睁开眼睛,她习惯地向枕边摸去,拿过来手机,打开微信。突然,她坐了起来,把手机按在胸前,又拿到眼前,仔细地看着,笑意渐渐现在嘴角。
任轩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是几位年轻人的合影,背景是办公室,标题是“老朋友”。照片上的男男女女都很开心、很随意,但古兰注意到,站在任轩边上的,竟然就是那位郊区分公司的“长臂猿”。长臂猿笑得十分快乐,任轩呢,倒是难得地露出一些羞涩。
古兰跳下床,站在地上,在任轩的照片下写了句评论:“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后面是一串调皮表情包。
古兰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她站在地上开心地伸了个大懒腰,一回头,看到了画板上时隔17年近乎一模一样的两张画,画上两辆单车的四只眼睛仿佛在看着自己。
古兰在床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两幅画。过了好久,古兰站起身,走到桌旁,拉开抽屉,拿出了那部原来用的手机。然后,慢慢地开了机。
“叮咚咚”,随着声音,手机的屏幕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信息。古兰没有理会。她把手机握在手里,插上了手机耳机,慢慢地戴在耳边,清了下嗓子,望着窗外清澈的天空,对着手机麦克,轻声说道:“呼叫月亮单车”。
此时,如果她能去看自己的手机屏幕,就会看到自己的面部特写。紧紧抿住的嘴唇,一双凝神望着远方的眼睛。
作者留言
无论你是否愿意,人工智能已经到来你的身边。当你还能够选择的时候,请做出最好的选择。
Mirai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02:03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