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白兮
小說推薦空城白兮
艾维一是国内知名的龙头企业。在国内是唯一一家拥有自己独立设计部的综合公司,设计部虽说在多个部门内名不见经传,但是在设计业也算是小有名气,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体系,设计部有四个分部,而白兮所在的正是设计三部,今天又是部门的每月例会,也是白兮感觉最头疼,最难熬的会议。永远避免不了的攀比时风在设计部这个不算太小的圈子里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衣着,首饰,品牌,似乎人的全身上下一切组件都是明码标价的货物。这种压抑风俗的气氛有时会让白兮喘不过气来,白兮有时会想是不是自己太不会去适应这个社会。
“各部门九点准时开会,通知说是上面会有人下来。”通知这的是部门刚进的实习生,小姑娘干净明朗,平时笑呵呵的,挺讨喜。白兮到是挺喜欢这孩子的。话一出,整个设计部就开始忙碌了。
去会议室的路上正好碰上薛茜,薛茜是设计四部的,按理说不同分部的人都会不自觉的相互厌恶,可是她们却出乎意料的脾气相投,关系也在这工作的两年中越来越好,当初白兮刚来上班的时候也受到她的不少帮助,也因为白兮一直受容苏照顾,有一次容苏接白兮下班,这两人偶然相遇,互生好感,也算是成就了一份好姻缘。两人相继落座,薛茜突然道“半个月前和你相亲的那男的,你们还有联系没?”“早没了,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我刚才正好看见部经理助手去接上面来的人,他竟然、、、”
此时,会议准时开始,个个在下面议论的人,也都纷纷安静,等待所谓“上面的人”,上好的西装包裹着挺健的身材,深灰的色调完美映衬着他威严而又不是温和的气场,全身上下都是贵气,却又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俊朗的五官依旧清爽。白兮不禁睁大了双目,这人,他绝对见过,是谁来着?此时薛茜咬耳道“我就说是他吧”白兮不禁恍然,难怪她觉得眼熟。
此时温朗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大家好,我叫季杨,是新派来的经理。你们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接下来我就要宣布一件事,今天开始的一周内我们设计部将四个分部合为一个部门。”
下面不禁议论纷纷。此时白兮的分部部长sariel不禁嗤笑道“新任的季总是吧,设计部自打建立起就是这个模式,您这是什么意思?准备换血啊”sariel是设计部的元老,坚定果决的性格,从来不服软,对白兮等也一向严格,便获得了母老虎的称号。
“是啊,季总,您这是有什么打算呢?”是设计一部的部长柔墨,人如其名,就是我们俗称的“假婆娘”,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阴柔的魅,怎么看都不是个男人。
超電磁炮的救贖 曉塵君與喵醬
“哟,季总这可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标致的五官,四部部长阳杨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花花公子,来此也不过是混日子,不过他的设计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和他的人一点也不相符。
“好了,听季总把话讲完吧”是男人沧桑的嗓音,他年近五十,为了女儿,一直未婚,是白兮尊敬的长辈。
穿越之嫡女逆襲
男人好耐性的声音透露着威严响起“明说吧,就是裁员,设计部之所以一直停滞不前就是部门内养的人太多。前任部经理不是休假,而是已经离职,既然是我带,那也必须用我的方式,太多的枝节只会让我们停止成长,要有所发展就必须改革,抽枝断叶,接下来大家就等通知吧,散会”“哦,对了,半小时后,三部的白兮来我办公室一趟。”
白兮正在休息区颓废时,薛茜挤了过来,“喂喂,我就说他对你有意思吧。”
“就是这样才惨啊,这下死定了。”
“为什么。”
萬劫帝皇
“那之后,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都拒听了。”
“喂喂,不是吧,竟敢挂断未来顶头上司的电话,你好自为之吧。”
“我怎么知道。。。现在小命都在他手里了”。。。
半小时后,经理办公室。白兮站在办公桌前,脊背僵硬的不知所措。温朗的声音传来“坐吧。”
“哦。”白兮随之坐下,
“竟然真的是你。小兮”
“啊,真巧”
“不用紧张,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是不会追究你故意不接我电话之罪的。”温润的笑声从喉间溢出,白兮不自觉得这个男人当真是不简单,要真是不追究何必还提起。
“言归正传。今天叫你来是想让你帮帮我。”
“季总,严重了,有什么是您尽管吩咐。”
步步登神 隱為者
“嗯,裁员这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我对部门的人事能力还不是很了解。”
“我们的设计部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四部的部长都有很强的实力,各部门内也有实力很强劲的设计师比如四部的薛茜等,我们部的然然。。。。”
“嗯,你提议的我都大体了解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不推荐你自己呢?对你我可是抱有很大希望的,准备在裁员后,任你为首席设计师。”
“我恐怕。。。”白兮犹豫道
“这是我经过慎重考虑的,我看过你的设计稿,很有思想,这次在申远的竞标成功,也是多亏了你的设计,这是申远发来的邮件,指明要你去他们公司,这次合作对我们部门非常重要,我希望你能胜任。”白兮咬了咬牙坚定道“好的。我会尽我所能。”
“嗯,加油,我相信你。”
霸婚老公賴上門
————————————————-我是分割线———————————————————————————————-
高尔夫球场“这次贤侄一定要大驾光临啊。”
“季老的邀约怎敢不去,更何况还是季公子的接风宴。”话落,球进。不带一丝犹豫,犹如他空城这个人
“城啊,其实你们也该彼此解开心结了。。。。”是历尽沧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