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末戀
小說推薦一世末戀
楔子
我叫骆云川,过了而立之年的我,是一家设计公司的经理,虽然工作压力很大,但每天回到家看着温柔的妻子和那可爱的古灵精怪的女儿,想着在天堂中一切安好的妈妈和后爸,一天下来所有的不快与烦闷也就都烟消云散了。
关于爱情,只要是成年人都会有所体悟,或苦或甜或悲或喜或平静或轰烈等等的爱情,不管它以怎样的形式出现或终结,它的动人都以攫入了每个人的心灵,它象水一样无形,滋润着红尘万丈中的所有人。从古至今爱情的故事不胜枚举,但我只想讲一个妈妈生命之末时经历的一段爱情,是它揍响了妈妈的生命挽歌,没有恢弘,没有荡气回肠,只是众多爱情中的冰山一角,原来爱情也可以变成一种信仰,老年人的爱情之花,也可以尽情的怒放。再加上心底有个声音无时不在催促着,让我把它分享给世人。它让我切身感悟到的就是,如果今生心里还有一些没放下的东西,在我们离开这个世间之前,只要想完成,我们是可以做到的,不管是情也好,还是其它的事也好,只要相信自己,竭尽全力我们一定可以创造奇迹,这样才不会给我们这短暂的一生留下任何遗憾。
我要讲述的内容一部分来自于一位敢爱懂爱的老人的日记,也许我更应该称他一声父亲。一部分来自于我的所见。请原谅我将用两个男人的角度将它整理与复述出来。
第一章 找寻
2014年9月19日周五,今天妻子带着女儿回娘家吃晚饭,老妈一定又会专门为我准备我最爱的红烧鱼、虎皮豆腐和拌凉菜吧,想想口水都流出来了,从小到大,最吃不够的就是妈妈为我做的每一道菜,虽然比不上外面大厨的手艺,但妈妈的味道永远是独一无二的,是任何手艺再高超的厨师也无法比拟的。
终于到家了,我放下包,脱掉外衣把一天的疲累都扔给了沙发,缓的差不多了,喝了一杯水,走出家门,锁好门,来到对门的母亲家。母亲还在厨房忙着,屋子里回响着电视机的嗡嗡声,也许妈妈真的老了,耳朵真的不灵了,电视机每天的声音都是那么的震撼,我拿起摇控器调小了几格声音,满头花发的妈妈笑脸盈盈的从厨房走出来:“你回来了,累了吧?先歇会儿,再等一会儿菜就好了。”妈妈拿起摇控器换成了我最爱看的新闻频道。
“七点十五都市频道不是有您爱看的《再恋夕阳》节目吗?我不用看电视了,网上也能看新闻。”我把电视调回了都市频道。
“我做菜呢,也看不着,也就听个动静,你看就行了。”母亲又调了回去。
“妈,我能帮您干点啥?”
“不用,你都在班儿上干了一天了,也怪累的,好好歇会。”
“妈,您看您天天都盯着那个节目,是不是觉得寂寞了?您告诉我您看好哪一期的老头了,我这就给电视台打电话,帮您问问?”我不无调侃的说。
超神煉化系統
“你妈我要是想找早就找了,还用等到变成‘老帮菜’的时候吗?”母亲打趣的说。
“妈,您不老,在儿子眼中您永远都是最年轻最美的妈,谁要是看上您,那是他修来的福分。”
“你个臭小子,净捡好听的哄我。”
“妈,儿子错了,都是我连累您了,您要不是为了我,也许早就再嫁了,儿子对不起您啊。”我跟着母亲走到厨房,抱住了母亲的腰。
“净跟妈说这些没用的,妈愿意!”母亲高兴的敲了一下我的头。
“你说我爸也真是的,怎么就把这么好的老婆给扔了呢?找了那么个东西,过得还挺有滋味儿。”
“生你之前,不光是你爸的错,也有我的错,我是怨太多,总觉得他不关心我,生完你之后就变成了恨,再慢慢的我就对他没感觉了,我对他是真的死了心,这样两个没有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只有彼此无休止的折磨,不如趁早各走各的路好,能让彼此的心没那么累。所以啊,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能放手时就该放手,不能太执著了。”
閑散王爺麽麽噠 白蓮米
“妈,您看得可真透啊,我觉得您越来越像个哲学家了。”
“就我这没文化的遭老太太还哲学家呢?太看得起你妈了。我呀,这是没事儿看了几本闲书,总结出来的生活经验。”母亲开心的笑着。
“把碗筷放好,咱娘俩要开饭了。”
电视里传出著名中年主持人张如萍的声音,“大家晚上好,我是主持人如萍,再恋夕阳,执手相伴!今天我们这一场是女选男,我的这十位辣姐辣妹能花落何处呢?能不能找到那个心仪的他呢?答案嘛,我相信看完这期节目答案就揭晓了。”
前夫來襲,總裁追妻成癮
“首先,请我们的第一位大帅哥出场,卖个相。”场内哄笑。
“这位帅哥看着挺精神,头发上盖满了白雪,难道刚从北极归来?请帅哥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叫苍明海,今年63岁,看着像83吧?我长得太着急了,有点对不起大家。我首先给大家鞠个躬,对不住各位大妹子了。我来这儿是想通过这个节目找个人,不会跟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牵手了。我也是刚搬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一个多月,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她,每天看到这个节目,觉得挺好的,就报名来试试,没想到还挺顺利的。对不住各位了!”苍明海又鞠了一个躬表示歉意。
主持人错愕的看着眼前只比自己大十几岁白发苍苍的老哥哥,还没来得及接话。
苍明海接着说:“一眨眼,几十年就这样从指间划过了,我们就这样错过了几十年的光阴,当我做完肿瘤切除术,我意识到,没做的事不能再等了,趁着残躯健在,我一定要找到你。我也已经真的老了,老天给的时日真的不多了,如果今生再错过,那我也就太对不起老天给我的余下时间了。”
“玻璃珠,你还记得我下乡时到你们村的日子吗?那时虽然又苦又累,但我们还是趁着夜色偷偷的去河边,爬到那座矮山上,你总是偷偷的从家里拿一块粗粮饼或是一个窝头,我知道你怕我吃不饱,都是从你自己的口中省下来的,每当我吃着这些东西,心里都会非常的感激,感激老天爷让我认识了善良的你。为了感谢你,每天我都教你识字,你像一个懵懂的孩子一样如饥似渴的学着,认会了就拿着树枝在地上一笔一画认真的写着,写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明月初升,当月亮发着光倒映在水中向我们微笑,星星也陪着窃笑时,你都会感慨的说:‘真羡慕你们这些知识青年,认得那么多字,读过那么多的书。可我却从没上过一天学,等我把字都认全了,我也要读几本有用的书。’……
更有一次我借来一辆自行车,胆大包天的骑着它带着你在杨树林里穿梭,我没注意到前面的石头,我们都摔了出去,你当时顾不得疼,跑过来问我摔坏了没有,我假装摔晕了过去,你着急的哭着叫我快快醒来,你说:‘你可别摔死啊,我会难过一辈子的。你就是摔傻了都行,我照顾你一辈子。’……”
“返城前,咱俩坐在小山坡上,你问我:‘你现在最想去什么地方?’我说:‘我想去北极。’你说:‘那好,你在北极等我,有一天我会去找你,我们俩一起跟北极熊做邻居。’你还记得我们的诺言吗?我们这一别就是几十年,这期间我结过一次婚,五年前我把她‘送走’了,她走时对我说,‘别总是为了别人,你也要想想自己。’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睛。可以说婚姻并没有带给我想要的幸福,我对她更多的是责任。
那么苦的岁月里是纯洁的你给了我无穷的力量,让我有勇气面对一切的困难。更是你把我那时已经变得昏暗的心,擦拭的光洁。可当我工作后,回去找你时,村里的人却说你带着年迈的父亲,也走出了那个村庄。我只能把深深的爱与遗憾掩埋在心里,每过一天便增加一分。……”
“时间有限。”主持人提醒道。
“多少年来,对你的寻找已经变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皇天不付有心人,前两年我终于打听到了你的下落,知道你来了夏川,离了之后就一直单身,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等我,也不知道你对我还有没有了那份情,我却义无反顾的来了,我来兑现我的承诺了,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我有一种感觉,你现在就在电视机前看着我,我相信我们能一起走完这最后一程。”
包括主持人看完苍明海的这段表白,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动的眼睛潮润,主持人走到苍明海的身边说:“我主持了这么长时间《再恋夕阳》节目,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大哥不是为了场上场下的这些姐姐妹妹而来,而是为心中那颗永远发光发亮的‘玻璃珠’,真的好感动!我们为他祝福好不好?”全场鼓起掌来。
“大哥,我相信她在夏川一定可以看到这个节目的,您的地址与电话我们要现在公布还是等她跟我们节目组联系。”
“我的电话前面是139后面加你的生日我的生日,我等你!”说完苍明海转身离去,背景音乐响起。
“一份情心心念念,一份爱亘古未变,我们愿大哥早日找到他心爱的玻璃珠。”主持人看着苍明海的背影说道。
網遊之無敵劍聖
一位打扮的花里胡哨的老太太扎着两条大辫子跑过来拉着苍明海的手塞过去一张小纸条,“兄弟,我比你大两岁,会疼人,你看看我,如果她死了,你再也找不着她了,你一定要跟我联系,就冲你的这份痴情,我会跟你到死的。”
苍明海笑着摇了摇头把纸条推了回去,“不用了,谢谢您!”
“太伤人了,想当年我也是花一朵,只不过现在老了,有点蔫了,但也不至于枯萎。”花哨老太悻悻地说。
主持人笑着不无调侃道:“我们的花痴辣姐,每一场都是那么的着急要把自己嫁出去。”全场哂笑。
劍噬長空
母亲听到“玻璃珠”三个字后手哆嗦了一下,碗里面的饭洒得桌上到处都是。匆忙的跑到电视前看到电视机里的苍明海,微微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两行热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心里一定在感慨:原来,你还活着,原来你的心里还有我,你的玻璃珠一直都在等着你,都已经等得老了,头发也白了。
“妈,您跟我说的那个初恋就是他?我大学同学苍念珠他爸。这还真巧了,早知道他找您,我应该把他介绍给您,您们还能早点见面,早点再续前缘。”
“你们认识?”
“是啊,我上大一的暑假,我们宿舍的几个兄弟还有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去苍念珠她们家,也就是秦皇岛,在海边边玩边卖饮料,您忘了?那大伯可热情了,多亏了他的招待。缘呐,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转来转去又转回来了,我的老妈呀,您可要抓住这次机会啊,可不能再错过了。”
“妈,我觉得大伯挺勇敢的,为了您从大河北跑到大西北来了,真是不错!冲他对您念念不忘的心,还有为了能找到您跑电视台寻人的这份情,我也觉得他当我后爸挺合适的。”
“去你的,赶紧吃饭。”母亲笑着说。
“嗯,吃完我刷碗,您快点打电话,免得夜长梦多。再让别的花痴老太太给‘切’去可就对不起电视台,对不起人民,对不起我后爸,更对不起缘分了。”
“就你小子贪嘴,吃也堵不住你的嘴。”母亲把一块鱼肉夹到了我碗里故做嗔怪的说。
母亲拿起手机没拨电话,打开微信-添加朋友,输入了手机号码,把苍海明珠填加了进来。
珠光映川发到:“你还好吗?”
苍明海的直觉告诉他,是她!一定是那个我朝思暮想,冰清玉洁的她,为了谨慎,回到:“你是?”
珠光映川:“老朋友。”
苍海明珠:“还好,你呢?”
珠光映川:“我挺好的,儿子孝顺媳妇贤惠还有一个懂事又古灵精怪的小孙女。”
苍海明珠:“真为你高兴!”
苍海明珠:“不得不感慨,时间这东西过的可真快,一转眼我都变成白头翁了。”
珠光映川:“是啊,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我也变成白发婆了。”
我刷完碗坐到母亲的身旁,“我这时髦老妈,都不用打电话了,直接用微信聊了,要不您把我后爸约出来,找个安静的地方,见面好好聊。”
“臭小子,满嘴胡说什么后爸不后爸的叫的还挺亲,回你家忙你的去。”
“是!谨遵娘命,孩儿退下了,您们老两口好好聊。我去接我的娘子与孩儿回来。”
“路上小心点。早点回来。”
苍海明珠:“白头翁与白发婆这次不会再错过,对吗?”
珠光映川:“一颗冰封冻结的心,已经没有了痴心与妄念。”
苍海明珠:“白头翁会努力把冰也好,霜也罢通通都融化,把它们变成一腔温热的水让那颗冻结的心不再寒不再冷。”
珠光映川:“别白费力气了。我们已经不再年少,也不再年轻,不知哪天老天爷就收回了我们的一切,何必还要执着呢?”
苍海明珠:“就是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才要利用好这所剩无几的点点光阴,让我们这一对白发翁婆在流尽生命之河前相守相伴,也能对得起我们这两颗孤苦漂泊了一世的心啊。”
苍海明珠:“我们明天见一面吧?”
珠光映川:“我的心有点乱,等我缕顺了我再约你。”
苍海明珠:“我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在康馨苑小区租了一个房子,我会一直等你。你在哪?”
珠光映川:“我在文怡小区。”
苍海明珠:“我下了,有点事要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