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在小店里要能够看到袁州做菜,吧台的位置绝对是C位担当,当然就这都有能看全和不能看全的地方,至于其他的位置要是能够注意的话还能看到一鳞半爪的,但是要是不注意的话,那是丁点都看不到的。
田園嬌寵:撿個相公來種田 南國暖生
就说褚老就绝对没有注意到的。
他正在想象明天交流会的时候会出来什么样的酒,那酒的滋味到底会有多好。
今天的五种酒不止是没有见过,即使听过名字也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对褚老来说,简直是双重享受。
前所未见,或者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植物加上美妙的酒,可不就是双重嘛。
当褚老徜徉在想象的海洋中的时候,被一股浓郁的鲜香味唤醒了饥肠辘辘的胃。
才喝了不少的酒加上一些点心,但褚老毕竟年纪不小,动作也没有长期浸淫在小店的万总酿他们利落,自然吃到的就少了,连五种酒都只喝了刚刚半斤就可以想见战况的激烈程度了。
这奇香四溢的味道一被鼻子注意到,褚老就直接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到了闻香味上。
“不知道是谁点的菜,叫什么名字,我都想再点一份了。”褚老心里暗自嘀咕。
实在是没有忍住,就是管理口水不留出嘴巴已经是费了牛鼻子劲了完全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想其他的。
冷王盛寵,一品馭獸妃
等到菜摆到面前了,褚老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自己点的菜,水晶虾仁。
这时候褚老是真的有些惊讶了,水晶虾仁作为沪市第一菜绝对是有牌面的,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一道菜。
抗戰我在前線
几乎就跟粤省,闽省的清炒虾仁一样的有知名度,而且水晶虾仁就是脱胎于清炒虾仁,自然也就更为家喻户晓了。
但是褚老可以拍胸脯保证,他吃过的水晶虾仁没有这样奇香的味道,香是香,但是就是纯正的虾仁的鲜香气息,夹杂了一些鸡蛋的香味,但是现在的这股难以言喻的奇香味道,实在是让他被吸引的同时确实觉得非常疑惑。
“晶莹剔透,赛如明珠ꓹ 真是极品。”褚老觉得他今天一直处于惊叹的状态。
下午的时候惊叹酒,惊叹点心ꓹ 到了晚上惊叹于一盘虾仁,感觉,几十年白活了ꓹ 绝对没有今天一天这么刺激。
以前要是有人跟褚老说虾子有多好看多漂亮,他绝对会嗤之以鼻的ꓹ 不就是虾嘛,河虾ꓹ 海虾ꓹ 湖虾也就是那样了,除了个头颜色这些,能有多好看不成,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漂亮的略带浅红的透明质感,头尾相连,恰到好处的弯曲弧度,十分自然ꓹ 似乎生来就是这样的弧线,没有一丝的勉强ꓹ 纯天然的。
粉嘟嘟的ꓹ 水汪汪的一颗颗的确实就像是明珠一样吸引人的眼球ꓹ 除了微微冒着热气昭示着它确实是一道菜而不是一件艺术品以外ꓹ 绝对够格放到博物馆展览了。
小心地拿起筷子夹了最边上的一颗就怕动作稍微粗鲁一些就会破坏它整体的美感了。
筷子触到虾仁表面的时候感觉并不软塌,相反还略带弹性ꓹ 放进嘴里ꓹ 清甜的味道立刻包裹了整个口腔ꓹ 牙齿一咬,并不会让人觉得有韧劲ꓹ 相反十分的脆口鲜美。
不辜负其表面看到的那样水润吃起来味道相当好,有别于其他虾仁的软中带脆的口感让人欲罢不能,‘咔擦,咔擦’一口接着一口吃起来就跟吃糖豆一样,嘎嘣脆。
而褚老也是跟着了魔似的,筷子都舞出了千军万马的架势,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吃个东西跟打仗一样,很快就一滴不剩了。
“以前吃了那么久的水晶虾仁确实名不副实,人间白头不见水晶虾仁,颜值高,味道好,空口都能吃上三盘。”褚老很是满意虾仁的味道。
他虽然不是厨师,但是对于虾仁的美味还是可以分辨的,毕竟差距很明显。
虾仁吃完,接下来上来的就是蛋炒饭了,本来以为虾仁已经是极致了,但是没有想到如今一碗蛋炒饭也能让人惊艳到如斯地步。
褚老觉得他是不是刚刚村通网来着,不然怎么就这么没见识,以前是觉得一碗蛋炒饭嘛,能够炒制得粒粒分明,就已经很好了,但是没有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就是简单的蛋炒饭他也可以媲美顶级大餐。
至于接下来的腌笃鲜自然也是让人恨不得再来上两碗,吃到饱才是,于是褚老也是逃不过小店特有的再来一盘的定律的,又再点了一个菜才算是走了。
極品黃金眼 醉臥秦淮
没办法胃里是一点都塞不下了,不能继续塞了,至于王老他们早就已经吃完了,就在门外等着褚老呢。
吃完饭了,没有东西可以抢了,他们今天也没有抽到喝酒的名额,可以重续跟褚老之间的友情了,毕竟是可以交流一下关于酒的看法的一个人物不是,塑料友情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标准的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箭芒
头一天的交流会十分顺利且让大家都觉得收获满满,不虚此行,所以对于第二天的交流会大家期待极了。
除了一个人那就是迪亚斯,这厮说是运气好,也是好,是毛熊公司的,可以跟着沾些光的,比如这次能够参加酒类交流会,喝到许多好喝的华夏酒绝对赚了,有钱也想不到的好事。
但他倒霉那也是真的倒霉,明明已经是跟到桃溪路了,找到厨神小店对面毛熊他们的住所了,但是就是因为他不认识中文,没有了下文。
就乌海和毛熊出来排队的速度,眼睛不是五点零的都看不清楚是人是鬼,更何况是毫无防备的迪亚斯。
于是等到排队开始,队伍肉眼可见的变长再变长以后,迪亚斯都没有找到毛熊和乌海,没有吃上饭的,只能在一边感慨队伍排得很有水平,最主要的是就在号码领完的时候,他终于凭借自己过人的眼力在队伍里找到了一个极其有特色的熟人。
跟他一桌品酒的二百斤的钱海,跟名字一样身材也是海了去,在迪亚斯华夏人都长得差不多的视觉里都是不一样的崽。
迪亚斯能够坐上一个大酒厂的负责人的位置自然靠的是实力而不是脸了,于是慢慢寻摸着就看到了疾步走进小店的乌海和毛熊。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所以迪亚斯直到第二天的交流会开始的时候才算是完全打起了精神。
主要是第二天的酒比起第一天的也是不遑多让,一款款的让人十分心动,但是时间也是真得短,稍纵即逝,很快就到了最后一种酒上来的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