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啪!
一巴掌。
冰冥在桌上陀螺一般转了起来。
洪水大巫有点恼羞成怒,道:“算错了,怎地?不行吗?你们就一个出来说还不够,居然好几个人都算了一遍!啥意思?”
雷道人与游星辰都是瞠目结舌。
啥意思?
你算错了还不让说?不让纠正?
这也就是在这里,在学校里这种题你都算错的话,妥妥的讲台罚站好吧?
雷道人也不理他:“每家上限一万人,但是空间不稳,为了稳妥起见,每家以八千人为上限;其中,婴变三千,化云三千,御神一千二,归玄八百。”
洪水大巫口中嘟嘟囔囔,相差怎么这么多……老子这次丢人有点大……
桌上,冰冥大巫实在是忍不住了,纵使已经被老大搓成了一团,纵然还在陀螺一般转圈,但他这种幸灾乐祸的情绪一上来,顿时说什么都遏制不住。
他感觉自己现在若是不说话,肯定会憋死。
好不容易停止转圈,脑袋还有些晕,就已经迫不及待,晃着脑袋站在桌上阴阳怪气道:“啧啧啧,这算数水平,果然也是天下第一,哈哈哈,倒数。”
洪水大巫阴森森道:“原来你小子是这么的有口才,端的又开了一次眼界!”
一把抓住冰冥,使劲一攥。
冰冥大巫“吱”的一声,只感觉自己的本源力几乎被攥了出来,大声哀嚎:“老大饶命啊,小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及至洪水松手的时候,冰冥大巫的腰已经变成了小手指头粗细,小肚子差点拖到了足踝,脖子比脑袋还粗了四五倍。
在桌上躺着,奄奄一息,喘息着,说道:“我刚才要是被攥出屎来……估计能喷老大嘴里……幸亏我忍住了……老大欠我个人情……”
啪的一声,被洪水直接糊在了烈火脸上,洪水大巫怒不可遏:“烈火,下次再让你小舅子出现在我面前ꓹ 我会把你们家上上下下一起锤死,有一个算一个!”
王爺,為妻要休書 寂筆言
烈火大巫魂不附体:“老大息怒。”
赶紧将小舅子被攥的一团奇形怪状的身体放进了自己口袋ꓹ 只听口袋里传出声音,气若游丝,居然还是阴阳怪气:“啧啧啧……逮不住兔子扒狗吃……老大你也就这点本事……”
至尊傲世 川gg、
烈火的脸都青了。
从口袋里抓出来ꓹ 直接将自己袍子撕下来几块,死死地缠了几圈ꓹ 在冰冥小小的嘴里面塞了个麻核,想想还觉得不稳妥ꓹ 干脆连眼睛耳朵都蒙住ꓹ 这才重新装进口袋。
不过几下动作,已经是满头大汗。
洪水大巫森冷的眼神,不断地在烈火大巫脸上转来转去,恶意满满。
很明显,你小舅子我已经受够了,烈火你炸个刺我看看!
烈火大巫青白着脸,缩着身子坐在椅子里ꓹ 深深低下头,极力的减少存在感……
他口袋里有呜呜呜呜的挣扎声音。
很明显ꓹ 冰冥大巫还有话要说ꓹ 但是ꓹ 现在这种情况……说不出来了。
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怪异ꓹ 想笑不敢笑,一个个憋得很辛苦。
“婴变三千ꓹ 化云三千ꓹ 御神一千二ꓹ 归玄八百……”
左长路轻轻念着这个数字,忍不住轻轻呼了口气。
婴变境界ꓹ 军中可以少出,另选各大高武的天才少年进入历练,而化云以上那三个境界的修者,就得要军中多出了。
毕竟,军中修者的生存能力更强,对于未来,更有价值!
“这个数字,定下来了?”左长路问道。
“定下来了。”
異形轉生
雷道人道:“现在,洪水大巫和丹空大巫需要在七天后再检查一下太子学宫的状况;确认稳定下来的话,就可以进入了,我估计问题不大,所以,现在就可以开始选人了。”
他顿了顿,道:“我们道盟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后续了。而巫盟和星魂这边,还没开始。”
穿越當管家
左长路点点头,道:“既如此,小虎。”
左路天王云中虎立即上前:“师父。”
“这次晚会结束后,将四方大帅留下,还有各部部长,内阁行走,更议此事,尽速定下来,此事攸关许多后续,不得延误,那些个政治手段,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左长路道。
“是,弟子明白。”
左路天王犹豫了一下,道:“南正乾,南部长那边……”
“怎么?”
“南部长一直想要回南军;财政部那边,他早已经找好了接手之人,不过此事你没点头,还有南家老爷子也是大力反对……”左路天王咳嗽一声。
左长路不禁沉吟起来。
獸血沸騰Ⅱ殺破狼
吴雨婷在一边问道:“南老爷子的身体始终不见大好,也不知道这些年内伤好些了没有?”
左路天王低沉道:“南家老爷子只怕是没几年了……就在前几天刚给我打过电话,说要上前线……”
左长路等人齐齐沉默下来,对面的巫盟几位大巫也是神色一凛,空前庄肃。
没几年好活的老爷子再上前线,目的都不用说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找一位巫盟高层陪葬。
或者找巫盟的精锐部队陪葬。
而这些老爷子,纵使寿元枯竭,生命力去到了尽头,但一身战力仍旧不容小觑。
在最后关头,放开所有内伤的压制,极限爆发,拉一个巫盟高手垫背的回去已经是最保守的估量。
好一好就是带着一群“故旧”一起共赴九泉。
这一手,对于星魂人族,尤其是军旅众人而言,早已经是屡见不鲜。
正因为于此,巫盟对这种事情,在深恶痛绝的同时,亦是大表钦服,叹为观止!
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英雄!
左长路长长叹口气,道:“拜托老爷子再忍几年,回天丹拨一颗过去。”
“回天丹南老爷子已经服用过一颗,他拒绝再服用,说是浪费。”
左路天王道:“现在回天丹的药力,能够给南老爷子提供的寿元,已经不足两年。”
左长路断然道:“就说是我的命令,必须服用。最多四年,我会让他,走得风风光光,便是标名青史,也不在话下!”
“是。”
左路天王答应下来。
左长路嗟叹一声,缓缓道:“这些曾经间关百战,生死闯荡的老东西,许多人纵使是离开了军旅,但临死的时候,仍旧不甘心将自己一身的修为就那么毫无作为的带入黄土。”
“他们是不甘心死在病榻上的。”
“绝大多数,基本都选择了再临前线,将自己的一生,用一声绚烂的爆炸,画上句点。”
“这也是他们为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世界,所做的最后的贡献。当然,也是他们为自己的家族,增加的最后一抹荣光,荫泽后人。”
“于公于私,皆是兼顾。不能因为公心,就忽略了他们的私心;却也不能因为私心,而无视了他们的牺牲与大义。”
“该有的人情,必须要有的。”
左长路轻轻叹息一声:“小鱼,你怎么说?”
右路天王乃是主战,四方大帅,几乎都要受右路天王节制。
女帝這條路
游东天明白左长路这一问问的是什么,低声道:“小侄窃以为,南正乾回返南军,乃是势在必行之事。”
“妖盟归来在即,只怕一归来就是生死大战;南军现在并无主心骨,纵然有南部长遥控指挥,仍旧是四方中最弱的一环。若是到了大战将起才让南正乾回去,没有时间缓冲,战斗力势必难以达到最高,极有可能造成战线缺憾,一溃千里。”
“而且,巫盟即将大举进军,生死历练血肉磨盘。”
游东天道:“如果南正乾不在,恐怕巫盟那边,真的能将南军吞下去的。”
那边。
丹空大巫道:“不错;南军无帅,我们早已经觊觎已久。若不是老大对未来局势始终有些顾忌,恐怕早已出手拔掉你们的南军。”
“未来局势始终有些顾忌?”
左长路看着洪水大巫:“你一直对未来局势有顾忌?从什么时候?”
洪水大巫深沉道:“从巫盟……刚刚归来的时候。”
“!!!”
众人有些吃惊。
就连左长路等,也万万没有想到,洪水大巫的盘算,居然是如此的长远。
洪水大巫道:“既然道盟能归来,巫盟能归来,那么,妖盟等也一定会归来。所以,我们巫盟最开始的战略目标,从来都不是你们。而是妖族!”
洪水大巫脸上是一片自信,淡淡道:“否则,在我巫盟大陆归来的最开始的那几年,就凭道盟和当时已经被道盟打废了的星魂人族,怎么可能挡得住我巫盟大军?”
“我只需要带着十一个兄弟坐镇前线,完全压制道盟高手,在那个时候,早就可以统一大陆!”
“但是那时候统一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统一之后,巫盟这边的管理能力不行,只能搞的天怒人怨,甚至连巫盟自己也会腐蚀掉。”
娶悅
“我们之所以想尽了办法,也要从星空归来,就是因为……这么多年,纵然在外漂流,但是压力不大,巫盟新生代出现严重断层,几乎没有任何天才出现。”
“没有生死危机,何来突破?”
“甚至这个断层,一直到了现在,还没有补起来。新生代之中,根本没有产生能够媲美我们十二个人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