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城青蔓喬木以南
小說推薦故城青蔓喬木以南
B大女生宿舍的门口,封乔一脸木然的挂上电话。狐疑和猜忌的种子像已经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在心中疯狂的攻池略地。深锁双眉,封乔按了按胸口,不断地示意自己不要多想。这只是个巧合,只是个巧合罢了。
“封乔,你没事吧?”许昊一脸担忧的看着神色大变的封乔。要说许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要追溯到封乔。在封乔小小的世界观里,佟青那样的女孩是不可能如此晚归的,能做出如此反常的事,除非是因为她恋爱了。如果是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这一切就都说的通了。因此,秉持八卦精神,怀有朴素的探索奸情心思的封乔一脸坏笑的在打不通佟青电话的情况下,锲而不舍的给许昊打了个电话。这不打不要紧,一打才知道原来佟青是真的失踪了。
许昊原本就轻皱的秀眉因为封乔突变的脸色而更加深锁起来,“不会是佟青真的出了什么事吧?”封乔回神,急忙回道:“没有,刚才的电话就是佟佟打的,但是电话里说不清楚,佟佟说等她回来后再告诉我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许昊松了一口气:“还好,佟青没事就好。”
封乔咬唇看向许昊:“我想到学校大门口去接一下佟佟。”
前夫請放手 Miss 魚
狼性總裁強索歡
太妃有喜
無尾鳶 冰藍水晶
“我陪你去。”许昊脱口而出道。封乔睁大了雪亮的大眼睛,有些茫然的看向许昊,许昊脸颊微微发烫:“我是说,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出去也不安全。”
“哦”封乔不疑有它的回应道,想来许昊肯定也是放心不下佟青,才要和自己一起去校门外接她。
静谧的林荫道上,法国梧桐的大叶子泛着青涩的红晕随风悄悄地滚落在青石路上。间或有两片飘落在行人的肩膀上。佟青和许昊并肩走在铺了厚重的一层梧桐叶子上。脚底“嘎吱嘎吱”的脆响伴着秋蝉不时地旋鸣衬托的今夜分外宁静。
许昊把手插在宽大的风衣口袋里,额前的碎发因风的轻抚而浮动着,不时地滑过温和的眉眼。
“封乔。”许昊突然开口道,清澈的声音纯净的好像此时此刻天边洒落的淡淡月华。
王牌大間 過街
“嗯”封乔下意识的应道。
窩在山村 窩在山村
“你一直都姓封吗?”
原本满腹心事的封乔听得此话,神色一凛。眼角因为过度的紧张而微微的抽搐起来。许昊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怎么会?自己是封家养女的这件事除了封爸爸那些战友外鲜有人知。他怎么可能会知道?难不成他是封爸爸战友的孩子,不不不,这绝不可能。封爸爸的战友都是封家的世交,一直都和封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如果他真的是封爸爸战友家的孩子自己不可能全然不知。
“为什么这么问我?”封乔不答反问道。神色里明显的带了点疏离怀疑的情绪。
许昊温和的笑着,神态里却仿佛有了些伤感“只是觉得你很像我一个已经过世了的老朋友,她不姓封,但是也单名一个乔字,所以一时糊涂把你当成她了,才会这么问。”
封乔暗暗地长出一口气,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不过话说回来,许昊这家伙干嘛在自己面前抽了风的悲春感秋怀念故人啊,害自己的小心肝差点受不了负荷,暴毙而死。
许昊看着心事全在脸上的封乔,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了宠溺的微笑,真是一个小傻瓜。还和以前一模一样。
走过了法国梧桐的茂密林荫道,封乔和许昊终于来到了学校大门口,可不幸的是,学校大门上已经是赫然挂着亮晶晶的一把大银锁。封乔在心里掂量了一下时辰,这个时候可不是到了门禁的点儿了嘛。心下一横,封乔当机打算采取老办法——爬墙。
许昊貌似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封乔立即把中指比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压低了声音,封乔悄声道:“千万别出声,吵醒了看门的老大爷我们就出不去了。”
癡心尋夫路 士英
许昊暗暗失笑,同样压低了声音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出去?”
“笨呐”封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过还珠格格没有,皇宫那么高的墙小燕子都能爬出去,所以说,事在人为,这么个小case根本就不在话下。”
许昊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封乔圆眼一瞪。“一看你就是个没逃过课,爬过墙的好学生,走,今个姐姐好好带着你见识一番。”
封乔弓着背,猫着腰,示意许昊也和她保持同一个姿势悄悄地从墙根底下转移到安全地带。
许昊拉了拉封乔的衣摆,又拉了拉封乔的衣摆,封乔不耐烦的甩了甩手。“干嘛?我在侦探敌情呢,不要打扰我。”
许昊忍着笑,俯在封乔耳边悄声道:“其实我和看门大爷很熟,完全能够借到钥匙。”
封乔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果断的风中凌乱了。果然走后门什么的最讨人厌了。
看着许昊言笑晏晏的从看门大爷那拿到钥匙,封乔心里不平衡了,想自己那天和佟青从夜寒素的宴会上回来,为了进学校的大门,不仅是翻墙跨栏,为了甩掉拿着电筒在后面穷追不舍的看门老大爷,简直就拿出了马拉松运动员的精神。那惨烈程度,简直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逃亡血泪史啊!!!果真,这个学校的宿管制度需要改革,走后门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发生呢?这让我们那些靠自己实力打拼进校门的晚归生情何以堪啊。
“哎呀,这个女娃娃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呐!”老大爷扶正了老花镜,眯着眼睛仔细的瞅了瞅。封乔赶忙用袖子挡住半面脸,能不眼熟吗?那天他可是足足追了自己和佟青二里地呢。
“呵呵呵,大爷,那个谢谢你了啦,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啦”封乔遮着脸,捏着嗓子说,尾音未落,便扯着站在一旁憋笑的许昊一阵旋风似的消失在门卫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