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王妃傾城
小說推薦美人謀:王妃傾城
“她怎么样?”华鹿看着宗政策问。
宗政策收回手有点疑惑道:“王妃的脉象很奇怪。她既没有中毒也不像伤到头部,按道理不会昏迷。”
从那日到今天,尉迟倾城已经整整昏睡了半个月。朝廷里的事情也也结束了,太子意图刺杀皇上被废储,皇帝也因为这件事大病了一场,现在由华鹿监国。
储位之争到此结束了。
华鹿握着倾城的手问:“那她为什么不醒?”
宗政策一时间也觉得束手无策。他只好开了些维持体力的药让倾城暂时维持这个状态。
情陷 小魚人
次日中午,倾城的房门被打开个缝,华晟睿探进头来看了一眼然后拉着一只小手进来。
他走到床边看着倾城对身边的华晟琰道:“琰儿你看,这就是母妃。”
华晟琰怯生生的伸出小手摸摸倾城的脸,然后他又想摸倾城的头发。
“你在干什么?”忽然有人怒喝道。
黑烏鴉白烏鴉 耳雅
火爆秘書壞總裁 紅小妖
华晟琰被吓了一跳,手一下重重拍在倾城的头发处。
“嗯——”半个月没有反应的倾城忽然发出一声嘤咛,她的眉头紧皱起来,看起来很难受。
閃耀的羅曼史
华鹿大骇,他几步走过来看着倾城焦急的朝着外面喊:“快去请宗政先生。”
宗政策来得时候就看见华鹿脸色难看的坐在床边,华晟琰的小身子缩在华晟睿怀里小声的哽咽着。
“宗政先生,你快看看倾城这是怎么了?”华鹿急道。
宗政策给倾城把脉惊奇道:“咦?怎么会这样?”
华鹿焦急的问:“她怎么样了?”
宗政策道:“脉象很奇怪,是给王妃吃了什么东西了么?”
华鹿暴怒的看着华晟琰道:“他碰了倾城。”
宗政策对着华晟琰招招手:“小世子。”
华晟琰眼泪婆娑的看着哥哥,不敢动。
华晟睿眼看着华鹿越来越黑的脸急忙哄到:‘琰儿乖,去宗政先生那里。“
华晟琰很听哥哥的话,他虽然很害怕还是离开华晟睿的怀抱到宗政策的身边。
宗政策和颜悦色的问道:“小王爷,你碰到了王妃哪里?”
华晟琰愣了愣道:“脸。”
宗政策想了想又问:“还有别的地方么?”
华晟睿这时出声道:“还碰到母妃的头发。”
宗政策转头看倾城的头发默念道:“头发。”忽然他灵机一动伸手剥开倾城的头发。果然,哪里刺着一根银针。
华鹿看着银针:“这?”
宗政策道:“这才是王妃昏迷和失忆的源头。他先拿出银针封住那根银针周围的几个穴道然后拔掉那根银针。
超級仙農 魚北北
倾城轻轻动了动。
宗政策拔掉其他的银针道:“不出一个时辰,王妃一定会醒过来。”
果然,半个钟头后倾城缓缓睁开眼睛。
“倾城?”
华鹿扶着她靠在自己怀里。
倾城看着华鹿慢慢道:“王爷?”
华鹿将头埋进倾城颈项中不让她看见自己发红的眼角。
倾城又转头看着屋子里两个小孩子。一个生了一双和她一模一样的眼睛,一个泪眼婆娑哭的可怜。
“那是,睿儿?”
华晟睿拉着弟弟的手走到倾城身边,他伸出手抓住倾城的手腕:“母妃。”
倾城眼里渗出泪水来:“睿儿。”
华晟睿将华晟琰往前拉了拉:“母妃,这是琰儿。”
倾城转头看华鹿,华鹿低声解释:“是安如意的。”
倾城了然。
她将两个孩子揽到身前抱在怀里。
华晟琰第一次被这么温暖的怀抱抱着,有些好奇又有些贪恋。
屋子里的其他人看着床边温馨的一家默契的退了出去。
华鹿抱着倾城,心里喟叹一声。
倾城,五年了,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一次,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
——完——
第十章:尘埃落定(完结章)
“她怎么样?”华鹿看着宗政策问。
宗政策收回手有点疑惑道:“王妃的脉象很奇怪。她既没有中毒也不像伤到头部,按道理不会昏迷。”
从那日到今天,尉迟倾城已经整整昏睡了半个月。朝廷里的事情也也结束了,太子意图刺杀皇上被废储,皇帝也因为这件事大病了一场,现在由华鹿监国。
储位之争到此结束了。
华鹿握着倾城的手问:“那她为什么不醒?”
宗政策一时间也觉得束手无策。他只好开了些维持体力的药让倾城暂时维持这个状态。
次日中午,倾城的房门被打开个缝,华晟睿探进头来看了一眼然后拉着一只小手进来。
他走到床边看着倾城对身边的华晟琰道:“琰儿你看,这就是母妃。”
华晟琰怯生生的伸出小手摸摸倾城的脸,然后他又想摸倾城的头发。
“你在干什么?”忽然有人怒喝道。
华晟琰被吓了一跳,手一下重重拍在倾城的头发处。
“嗯——”半个月没有反应的倾城忽然发出一声嘤咛,她的眉头紧皱起来,看起来很难受。
华鹿大骇,他几步走过来看着倾城焦急的朝着外面喊:“快去请宗政先生。”
宗政策来得时候就看见华鹿脸色难看的坐在床边,华晟琰的小身子缩在华晟睿怀里小声的哽咽着。
“宗政先生,你快看看倾城这是怎么了?”华鹿急道。
宗政策给倾城把脉惊奇道:“咦?怎么会这样?”
华鹿焦急的问:“她怎么样了?”
宗政策道:“脉象很奇怪,是给王妃吃了什么东西了么?”
华鹿暴怒的看着华晟琰道:“他碰了倾城。”
宗政策对着华晟琰招招手:“小世子。”
华晟琰眼泪婆娑的看着哥哥,不敢动。
华晟睿眼看着华鹿越来越黑的脸急忙哄到:‘琰儿乖,去宗政先生那里。“
华晟琰很听哥哥的话,他虽然很害怕还是离开华晟睿的怀抱到宗政策的身边。
宗政策和颜悦色的问道:“小王爷,你碰到了王妃哪里?”
华晟琰愣了愣道:“脸。”
宗政策想了想又问:“还有别的地方么?”
华晟睿这时出声道:“还碰到母妃的头发。”
宗政策转头看倾城的头发默念道:“头发。”忽然他灵机一动伸手剥开倾城的头发。果然,哪里刺着一根银针。
华鹿看着银针:“这?”
宗政策道:“这才是王妃昏迷和失忆的源头。他先拿出银针封住那根银针周围的几个穴道然后拔掉那根银针。
倾城轻轻动了动。
宗政策拔掉其他的银针道:“不出一个时辰,王妃一定会醒过来。”
果然,半个钟头后倾城缓缓睁开眼睛。
“倾城?”
华鹿扶着她靠在自己怀里。
倾城看着华鹿慢慢道:“王爷?”
华鹿将头埋进倾城颈项中不让她看见自己发红的眼角。
倾城又转头看着屋子里两个小孩子。一个生了一双和她一模一样的眼睛,一个泪眼婆娑哭的可怜。
“那是,睿儿?”
华晟睿拉着弟弟的手走到倾城身边,他伸出手抓住倾城的手腕:“母妃。”
倾城眼里渗出泪水来:“睿儿。”
华晟睿将华晟琰往前拉了拉:“母妃,这是琰儿。”
倾城转头看华鹿,华鹿低声解释:“是安如意的。”
倾城了然。
她将两个孩子揽到身前抱在怀里。
华晟琰第一次被这么温暖的怀抱抱着,有些好奇又有些贪恋。
屋子里的其他人看着床边温馨的一家默契的退了出去。
华鹿抱着倾城,心里喟叹一声。
倾城,五年了,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一次,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