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紛紛深宮吟
小說推薦梨花紛紛深宮吟
皇城。城门口。
夜风清凉。
天色朦胧。
城门口一开,顾清影便背着包袱向皇城外走去。顾清影的再次离开,是不告而别,原来,她同佟允希说是三日后走,可是,她怕到时候会舍不得。总之,佟允希交代给她的事情,是都已经完成了,乾怡五年第二届选秀还是很成功的。
佟允希很满意,申屠景穆也很满意,她便知足了。
现在她要前去京城城郊的桃花村,因为石磊和白灵带着申屠景涵住在那儿!她要去接申屠景涵,然后带他去四处走走,看看四国的风光,因为,那是……宝笙的心愿,更是她自己的心愿。
走出皇城门时,顾清影再次回望了一眼皇城,这里,是她住了八年的地方,但是终究不是她的归宿。离开京城之后,她决定再也不回来了,手,顿时停在收拾好的包袱上,再次开始迷茫,天大地大,去哪儿好呢!
天才狂女 艾依一
顾清影一路心绪难平。想着,一会儿见到白灵和石磊要怎么说呢?他们会让她带着申屠霸唯一的骨肉离开吗?
顾清影继续向前……
軍部蜂後計劃 蝦米炒粉絲
權帝霸寵,鳳主江山
当她走到京城门的时候,刚好打开,来来往往等待进城的人很多,等待出城的人亦很多。顾清影跟随着出城的人群慢慢地走出了京城……
东晟国,京城,皇城,我走了,再见,不,没有再见……
不知走了多久,天空已被破晓而出的红光点亮,城门外清新的风扑面而来,空气自由自在。
顾清影笑着,真好,外头的空气仿佛都比皇城中的清新。
突然,顾清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骑马声,这声音像是奔她而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挡住顾清影的去路,马儿急扬长蹄一声嘶叫。
袖手天下
顾清影的心跳在一瞬间骤然加快,有种熟悉而强烈的预感扩散……难道……是他!
顾清影蓦然回首。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奇迹出现吗?还是说太过思念一个人,看谁都是那个样子呢!
重生成神靈
此刻,在顾清影的眼中看到了熟悉,愧疚,欣喜,震惊,难以置信……总之,好多情感夹杂在一起!
两人视线在空气中——纠结。
申屠霸心中更是波涛汹涌。
良久,顾清影扬起嘴角,口中淡淡道:“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錯上蛇王:傲驕蛇寶寶腹黑媽咪 漂亮的海妖
申屠霸的笑容如融化春风,道:“是的,清影,我回来了!”
半妖之途
泪,缓缓地从顾清影的脸颊滑下,她在此开口,道:“那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你知道等待的滋味吗?”
申屠霸眉头拧起,极力冷静,道:“对不起,清影,那一场宁城战乱,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一句话,两句话,跟你说不清楚。当时,我被射伤跳下悬崖,是一家农户救了我。然而,我醒了之后,失去了记忆。是今年年初,我才才慢慢地一点一点把我的记忆都找了回来。只是……清影,我可能再也不是你之前认识的阿毅了。因为,跳下悬崖,所以,如今,我已武功尽失。这样的我,你,还要,吗?”说完,申屠霸慢慢地伸出手来……
武功尽失又如何?只要他还活着,她就会一直同他在一起,不分开的。
綜攻陷之神 愛吃肉的羊崽
顾清影伸出手,轻轻地搭在申屠霸的手上。申屠霸紧紧一拉,便将顾清影拉上了马。
顾清影僵直地坐在马背上,申屠霸右手温柔地环住了顾清影的腰,他的呼吸就在顾清影的耳边,顾清影能清楚地感受得到,这是,一种真实的触感,他的手掌与顾清影的掌心纠缠,一丝一丝的温暖从他手中蔓延到顾清影的心里。
“驾——”申屠霸轻轻地驾起了马。顾清影柔声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申屠霸温柔地声音在顾清影耳边响起:“当然是去接涵儿了,然后,我们一家三口,从此浪迹天涯,过你曾经最想过的生活。”
顾清影笑了,申屠霸也笑了。
申屠霸的笑容令顾清影温暖,他的声音令她心安,只要有他在,她便不用逃避,不用犹豫,不用担心皇城中的明争暗斗,更不用害怕有一天他们会在此分开。
顾清影的心中,满满的,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前方,也不再迷茫,不再困扰,不再害怕,更不在孤单。因为她知道,他会一直守在她的身边,为她遮风挡雨。
“阿毅,我爱你!”顾清影低语道。
申屠霸笑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阿毅,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你……”
声音一阵阵在风中扩散,申屠霸快马扬鞭,皇城越来越远,未来,越来越近……
从清晨到黄昏,从日出到日落……
在爱的道路上,总会有人受伤,累了,困了,倦了,疼了。但是,只要相信心中爱的那个人一直也爱着,就算两个人的距离再远,中间有任何风景在阻隔,最终,相爱的两个人还是能够在一起的。
空旷无人原野上,马儿飞奔……
申屠霸俯首柔声道:“清影,好久没听到你唱歌了,想听了。”
顾清影笑了:“想听什么?”
申屠霸也笑了:“只要是你唱的,什么都行。”
顾清影想了想,扬起嘴角: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執卡者 突然光和熱
至尊冷少:盛愛絕版未 艾其果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契阔关乎生死,执子便要白首,从此春风秋雨不孤单,踏歌而行有人伴……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