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醫妃不嫁人
小說推薦傾城醫妃不嫁人
季子璃从来不知道墨宇惊尘竟然可怕嗜血到如此地步。
他的眼神没有焦距,一片猩红满满的都是戾气,眼中能看到的只有杀意,被他的眼神扫过绝对终身难忘。
看着他继续的杀伐,那残忍的手段让季子璃心里很不是滋味。
“尘,不要!”看见他居然要攻击御林军,季子璃管不了什么开口阻拦,她不能让他在这样继续下去了,这些御林军都是守卫凤宇的国之栋梁,被他这样对待会心寒的,她更不想他清醒后后悔。
听到她的声音,墨宇惊尘掐住一个侍卫的手没有动,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他。
寒风寒霜一脸担忧,生怕他会连季子璃也不认识,要是伤了她,主子醒了后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黑帝99次寵婚:寶貝,別害羞
青衣和寒雨寒雪也是满脸紧张,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主子一定要清醒啊!
墨宇惊尘看着她还是没有动作,被他捏在手上的御林军吓得浑身颤抖。
“尘,放手,我们回家!”季子璃走近看着他的眼睛继续开口,希望他能清醒过来。
墨宇惊尘一直盯着她看,眸色变了变,她的话就像有种魔力能够安抚他躁动的灵魂,手上的力道放松了不少。
“尘,我们回家,忆儿还在王府等着我们呢。”季子璃看见他眸光动了动,上前握住他的手。
墨宇惊尘看着她似乎在想些什么,嘴里不停地小声叫着璃儿、璃儿……
“尘,我是璃儿,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你了。乖,放手,我们回家。”季子璃感觉到他似乎逐渐转向清明继续开口,看到他身上满是血迹的伤痕忍不住哭出来。
“璃儿,璃儿,璃儿……”墨宇惊尘看着她一直呢喃着她的名字,季子璃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不知道原来即便他不认识任何人了却还是记得她的名字,心里酸涩疼痛。
她终于能够理解青衣说他这三年夜不成寐,每天都活在痛苦思念中,心里疼痛到了极点,而自己呢?却是该死的忘了他,这一刻她忽然有些痛恨自己。
“尘,你清醒过来好不好,我们回去,忆儿还等着你。”季子璃带着哭腔,想也不想直接抱住他,闻着他身上的血腥味心里纠成一团。
听见她的哭声墨宇惊尘一愣,心里突然有些疼痛,终于放开了手上的人,伸手探向怀里的人。
寒雨寒雪、寒风寒霜和青衣却是一阵心惊肉跳,他们以为墨宇惊尘要对季子璃出手了,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
只是下一秒墨宇惊尘却是颤抖着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璃儿,不要哭。”
“尘……”等不及季子璃心中的惊喜,墨宇惊尘就直接闭上眼睛向后倒去,就像一片残枯的落叶,在风中飘零打转最后沉沉落在地上。
季子璃惊慌着想要接住他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跟着他一起倒了下去。
“尘,你怎么样,不要吓我。”季子璃脑中不能思考,扑到他身边轻拍着他有些苍白的脸焦急的唤着他。
手探上他的手腕,季子璃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愣着反应不过来,怎么会这样?全身经脉尽断,血气逆流,脉搏微弱几乎探不到。
他这是怎么了?不,她不能让他有事,她才记起他,他不能就这样离开她的。
“尘,你醒醒!你没有事的,对不对?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你在怪我没有想起你是不是?你快点醒来!”季子璃像疯了一般抓着他的手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悲痛的自言自语。
感觉出她的异样寒风他们四人对视一眼,青衣一个刀手将季子璃打晕了。
不能带主子回皇宫,否则会引起朝野惊慌,更有甚者动摇民心,寒风他们带着墨宇惊尘和季子璃匆忙赶回王府,顺便让人将郑御医带了过来。
麒麟阁,郑御医一脸凝重的替墨宇惊尘把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请恕老臣无能为力!”郑御医深深叹了一口气。
“皇上三年前就有内伤,一个月前更是经脉俱损,老夫一再强调不能动用内力,如今经脉尽断,只能听天由命了。”
郑御医眼底带着浓浓的惋惜,虽然这个墨宇惊尘手段狠厉,雷厉风行但是这三年却将凤宇治理的人人称赞,在位这几年国力日渐强盛,百姓安居乐业一片歌舞升平,实乃治国良才,只可惜为情所困,天意如此啊!
“听天由命是什么意思?”寒风一听他这么说忍不住拽着他的领子大怒。
“现在就算是大罗神仙恐怕也救不了皇上,就算有奇迹恐怕也会成为活死人。”郑御医将情况如实告诉他们。
“滚!”寒风怒极,他这是在诅咒主子,他没有杀了他就好了。
“寒风,你不要这样!”寒霜扶住郑御医。
“郑御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寒霜开口。
“也许找到毒医圣手独孤苍然或许还有一线希望。”郑御医摇了摇头离开。
“不,我绝不相信主子会那样。”寒风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墨宇惊尘不在了,那么就等于他们没了精神支持。
“寒风,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寒霜还是比较理智。
寒雨他们四人一夜都守在墨宇惊尘身边,派出了很多人去找毒医圣手,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有结果,那么主子……几人脸上都挂着凝重严肃的表情,整个王府沉浸在紧张肃穆的氛围中。
第二天季子璃一醒来想到昨天那一幕,整颗心都是痛的。
“青衣,尘呢?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季子璃冷厉的看向青衣,直觉这件事他们几人都知道。
“女主子,主子他因为替小主子运功疗伤经脉俱损,在一年内不能使用内力,昨天他走火入魔,如今命在旦夕。”青衣被她看得心里一颤,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这么凌厉逼人的眼神,知道这件事瞒不过她,只好跟她实说。
“运功疗伤?你是说北冥无极?”季子璃此时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这个傻瓜他为什么不告诉她,那个人其实是他,他为什么要瞒着她?
獄中天子
“主子是不想让你担心自责才隐瞒这件事的!”青衣知道她想问什么。
“不然我担心,不让我自责?他这样难道就是所说的不让我担心自责?他这是让我心痛,撕裂的痛!”季子璃有些激动,他不知道看到他这样比让她死还痛苦吗?
“带我去见他!”季子璃冷声,墨宇惊尘你这个该死的,你要是敢有什么事她就是追到黄泉也不会放过他。
“女主子,主子现在情况不妙。”寒雪他们开口。
“闪开!”季子璃顾不得理他们,她要见墨宇惊尘迫切要见到他,她不要他出任何事情。
季子璃小声推开门,墨宇惊尘安静的躺在床上,就像毫无防备的孩子,脸上一片苍白几乎成透明色,红唇没有半分血色,妖孽的容颜消瘦了许多。
感受着他时隐时现的脉搏,季子璃心里一痛。
怎么办?她学医几年,枉别人都称她为医手无双,现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却是无能为力,真比死还痛苦!
拿出一颗药丸放入他口中,这是忆儿没服用完的最后一粒雪莲药丸,如今只能为他先延续一个月的时间,无论如何她都要他没事。
从那天后季子璃就直接搬到麒麟阁,守在墨宇惊尘身边寸步不离,每天给他喂药喂饭,替他清理全身。
忆儿也跟着过来了,不过忆儿特别懂事,每天起床第一眼就是看墨宇惊尘有没有动静,小家伙有时候会坐在床边,大大的眼睛盯着他一看就是几小时,顺带不停的跟他讲话,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每次看到这个画面季子璃心里就更是酸涩难受,她多么希望他能回应一声,可是都半个月了,一点情况都没有。
几天前她就已经发出消息联系老头子,只是现在还没有结果,随着时间的迫近,心里越来越焦急。
“忆儿乖,出去吃点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和爹爹说话。”季子璃忍着声不让自己哭出来。
“恩恩,爹爹,忆儿吃完饭在过来看你哦,你要醒过来哦。”小家伙伸手摸了摸墨宇惊尘的脸庞,然后不舍的转身出去。
季子璃终于忍不住眼泪顺着眼眶流了下来,一滴两滴,滴在墨宇惊尘的手上。
“尘,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忆儿天天都盼着你醒来,我也希望你早点醒来。”季子璃低头将汤水渡入他口中,他一直昏迷者,只能吃些流食,看到他日渐消瘦的脸庞她心里泛疼。
在他的唇上亲吻用力的撬开他的唇舌,一点一点的将汤喂给他。
尘,你不是最喜欢吻我吗?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季子璃眼角的泪无声的落入他的唇边,看着他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她的心沉甸甸的好像随时就能摔倒地上。
探龍 玉柒
依旧是毫无反应,半个月了,他的胡茬又长了出来,季子璃小心翼翼的帮他修理掉,她的尘那么爱干净,妖孽漂亮,是不会这么邋遢的。
帮他清理完胡茬,季子璃又检查他身上的伤口,那天她看到他的身上满是血迹,全身一共有十几处刀伤,回来的当天晚上郑御医已经替他包扎好了,半个月过去了,身上的伤口已经几乎痊愈。
胸前有三处伤口,有一刀靠近心脏季子璃能想象当时是多么的危险,其余的都在后背、腿上和手臂上。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伤疤,季子璃眼里满是心疼,这些伤绝大多数都是三年前和这一次留下的,所有的都是因为她。
用手一一轻抚他那些伤痕,都是为了她,眼泪止不住直直往下流,心里满满的酸胀感动。
“尘,你快点醒好不好?”季子璃低声趴在他身上抽泣。
“咚咚!”敲门声,“女主子,谦王和蓝将军来看望主子。”寒雨站在门口。
“让他们进来。”季子璃连忙擦了擦泪痕,她不可以哭,尘一定会没事的。
“五嫂,你不要着急,我已经在全国各地贴上告示寻找毒医圣手,五哥一定会没事的。”进门墨宇惊枫就安慰季子璃,五哥这样,最痛苦的莫过于她。
“是呀,尘一定会醒过来的,你不要太担忧了。”蓝正轩也开口。
“我相信尘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他。”季子璃脸上带着坚定。
“我先去看看忆儿,你们在这里陪他。”点了点头季子璃出去了,这几天她的心思全都在墨宇惊尘身上,没有顾及到忆儿,他还这么小就那么懂事,想到忆儿心里一阵柔软。
蓝正轩和墨宇惊枫在房间里呆了一个时辰就离开了,他们两人也都是忙,皇宫里的事墨宇惊枫要全部处理,朝廷外部的事也不轻松。
“爹爹,你快点起来好不好?你要是再不起来忆儿就不喜欢你了。”季子璃睁开眼就看见忆儿两眼巴巴的看着墨宇惊尘眼中带着期盼。
又是半个月,只剩下最后三天了,独孤苍然还是没有消息,所有的人几乎都快绝望了,只剩下明天后天两天的时间了,王府里的氛围沉重的压得人喘不过来气,所有的人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一声。
“忆儿乖,爹爹一定会醒过来的。”季子璃怜爱的吻了吻他的额头,接着又低头在墨宇惊尘唇上留下一吻。
然后就开始替墨宇惊尘做全身按摩,他这样躺着对血液循环十分不利,每天晚上睡觉时早上起床后季子璃都会替墨宇惊尘按摩全身,不至于血液循环不畅身体僵硬。
橫掃荒宇 孤單地飛
問仙說 菁吟
吃完早饭后青衣把忆儿带出去了,季子璃依旧用唇喂食给墨宇惊尘,想念他的味道,想念他的一切。
“尘,我一定会找到师傅的,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季子璃每天都会对着他说这句话。
她相信师父,她更相信他不会也舍不得丢下他们母子。
中午的时候寒雪来报说门口有个老头要见她,季子璃一听立刻就出去了。
王府大厅,看着正在桌子上吃的正欢的某个无良老头季子璃真的想哭,这老头一来就说给我做好吃的,什么叫花鸡,红烧蹄子……只要是她拿手的全都要做给他吃,否则救人没得谈。
于是一下午寒风寒霜他们就看着季子璃不停地在厨房忙进忙出,比厨娘还要忙。
寒风有些气愤,主子还昏迷不醒,她却在这里有心情好吃好喝给人做饭。寒霜对于这一点也是有些不满,她这是什么意思?
嫡女重生之腹黑醫妃
寒雨寒雪面无表情,青衣倒是十分相信她,毕竟跟在她身边那么久,她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看什么看?怎么想来跟老头我抢饭吃?”独孤苍然翘着长胡子等着寒风寒霜,看来墨宇惊尘做的还不够好,不然他的这两个属下居然如此不信任他的徒儿?不过另外三个倒是还不错,起码脸上恭恭敬敬没有意见。
碍于季子璃的情面寒风寒霜倒是没有做什么表示。
“师父,你就别跟他们俩一般见识了,你这样任谁都会误会呀!”季子璃自然知道老头的意思,不停地替寒风寒霜解释。
“你是毒医圣手?”寒风寒霜眼底带着恭敬用眼神询问季子璃。
“忘了跟大家介绍了,这位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毒医圣手,也就是我的师父。”季子璃开口。
“前辈在上,晚辈无知冒犯了独孤先生,还请先生恕罪。”寒风寒霜立马抱手赔礼。
独孤苍然胡子直翘冷哼一声不理他们,寒风寒霜这下着急了,居然得罪了这位老先生,真是该死。
正在想着办法怎样才能赔罪,“娘亲,好香啊,居然有这么多好吃的?”稚**气的声音传过来。
独孤苍然眼睛一亮,徒孙好可爱啊,他有好玩的了!
“咦,老爷爷的胡子好长啊!”小家伙突然对独孤苍然的胡子感兴趣了。
“忆儿,快叫太师父。”季子璃拉着忆儿来到独孤苍然身边。
“嘻嘻,太师傅好!我是忆儿,忆儿好喜欢太师傅的长胡子呢!”小家伙盯着独孤苍然的长胡子左瞧右看。
寒风寒霜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小主子帮了他们的大忙。
“不准叫太师傅,叫太爷爷。”独孤苍然瞪了一眼季子璃。
“师父,叫什么都一样,只要你喜欢就好。”季子璃立马开口。
“忆儿,来叫太爷爷。”独孤苍然笑呵呵的看着小家伙,好你个墨宇惊尘,连婚礼都没有就让老夫的徒儿给你生了个这么可爱漂亮的乖孙子,等这件事完了一定要让你好看,他徒弟也不是别人随便欺负的!
“师父,这菜都凉了,咱们还是赶快吃吧!”季子璃看着老头子一直盯着自家宝贝儿子看,搞不好又在想什么歪主意。
“吃呀吃呀!璃丫头,我可是几年都没有吃到你做的菜了,你要是不让我吃好,我就不管墨宇惊尘了。”独孤苍然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听得寒雨寒雪、寒风寒霜脸上一阵黑线直掉。
“师父,这么多你确定吃得完?不如大家一起吃,也热闹一点。”季子璃看着独孤苍然。
冥婚驚情:鬼君,心尖寵!
“太爷爷,我们一起吃吧!”忆儿一手晃着他的胳膊撒娇,一双大眼睛水蒙蒙的盯着他,独孤苍然觉得要是拒绝了他绝对是等于干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
“哼,好吧!”某老头傲娇冷哼一声。
晚饭后季子璃带着独孤苍然去看了墨宇惊尘,看见他直摇头季子璃心里一阵紧张。
“经脉尽断,内伤过重,我只能尽力而为,剩下的就看他的造化了。”独孤苍然低叹一声,这小子伤得太重了,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谢谢师傅。”季子璃对他深鞠一躬,不管如何总归是要谢谢他。
“好啦丫头,出去吧,我要给他疗伤治疗了!”独孤苍然将她推出去。
季子璃和寒风寒霜、寒雨寒雪等在外面,青衣在房间照看忆儿。
“女主子,今天的事对不起。”寒风寒霜对着季子璃低头,他们应该相信她的。
“恩,这次不怪你们,但是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季子璃没有再说什么,他们也是太担心尘了,不过再有下一次就不能原谅。
“一定不会有下次。”寒风寒霜低头。
房间内独孤苍然正在运功给墨宇惊尘疗伤,要想彻底治好他需要耗尽他将近五十年,一半的功力,帮他从新打通任督二脉,贯穿身体内的所有经脉,然后在服用他特制的回生丸,方可保住性命。
季子璃和寒雨他们在外面守了一夜,他们让她离开,她坚持要留下来,这个时刻是他至关重要的时刻,她要陪着他一起度过。
第二天独孤苍然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看起来一瞬间老了不少,脸上带着倦意。
“半个月内他若是没有醒过来,那么你们要做好准备,他很有可能会成为活死人。”独孤苍然揉了揉眉心疲惫开口。
“师父大恩,璃儿无以为报!您先去歇息一下吧。”季子璃知道他这样说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量。
禽有獨鐘:司少的心尖獨寵 叫絕世的劍
“璃丫头,多去跟他说说话,他需要刺激。”独孤苍然提醒她。
“谢谢师傅,璃儿知道了。”季子璃点头。
一品妖嬈妃
等他们都离开后,季子璃走到床边坐在墨宇惊尘身旁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脸庞。
“尘,你快点醒过来,我和忆儿都需要你,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告诉你呢!”握着他的手,季子璃摩挲着他的手掌,薄薄的有层薄茧。
“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知道吗,我在另一个世界叫季子璃,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突然不是自己了,我的灵魂落到了萧若璃的身上。”
呵呵,说到此季子璃笑了一声,“你一定知道了我就是萧若璃了吧,你曾经的王妃,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是她,我只是季子璃,一个从遥远未来过来的平凡女子。如果你要是不醒来的话我就会带着忆儿回到我原来的世界,让你永远也找不到我!”
感受到墨宇惊尘的手一紧,季子璃心里一阵狂喜,用力的握着他的手,想要看他是否清醒过来,可是什么反应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