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郡主有情郎
小說推薦無情郡主有情郎
风轻轻穿梭在树叶的缝隙中,带动着风声索索地响着
夕阳落下,树荫下黑漆漆的一片,那茫然看不清一切的地方就像是藏着所有的秘密一般
她就这么坐在石桌旁,眼神放空,眸里尽是空洞,眨了眨眼睛却又深邃到探不清虚实
今日的她不同于往日
穿着一袭长裙,放下了那千万青丝
用姑子话讲,褪去那身素衣再着华服者乃心思不纯
她有问过姑子,何以见得当真无定力,不过一件衣裳
姑子笑而不语
今日她方知,何以自己会穿上一身长裙
似乎穿上这身衣服,她离过去那段生活,离从前的自己会更近一点
离情爱也没那么远了
那日
她踏入那个园区
就在那花间看到了那个许久未曾见过了的人了
似乎
眼窝更深了,身材更为消瘦了,脸颊也有了凹陷,唇色也很是黯淡
站在光亮处,和那些娇艳的花朵杵在一起
却,也只是站在那里
要说任何变化,便也只是样貌似乎有了些不同,她的身份有了些不同
诧异的是
作为曾经的相识,她已不再是郡主,而他还是王侯将相之子
她竟然只是微微笑了下,欠身作揖,便是静静地后退了出去
自始自终
只是淡淡地相望
那,一眼
便看清了彼此的近况
王道 遙啟天
似乎不好,却也还好
走出了庭外的她,下意识地抚向胸口,一语不发
任由微风拂面,淡淡的春意混合着青草嫩芽的味道
一如现在
“吱呀—”碧柔听到门扉轻轻打开,那藏在阴影下的侧门该是打开了
她立刻站了起来,朝向声源,眸里顿时有了生气
“郡主?”那是汉言的声音
黃金農場
她呆在光亮处,自是曝在来人的眼底
目光深锁黑幕中的来人,她知,是他回来了
汉言三步并做一步走上前来,跨过了那道阴影
“您今日怎么在这?您是知道我和军师今日要回来的吗?”
她没有搭话,只是牢牢地看着那黑暗中隐约的人影
我的超神空
他踌躇了两步,还是退了回去,缩在了阴影里
“不知郡主深夜造访..”听到他沙哑的声音,碧柔知道他在看着自己,可似乎又不是那么确定
“谢谢你帮我向将军求情”不知道为何,也许是吹了冷风,她听到自己声音有些微颤
安陽的深秋
“郡主客气了,都是将军的功劳,我并没有…”
重生之傳媒大亨
“他们成亲,我去了”还未等他寒暄完,碧柔迫不及待想告诉他,她去了
黑暗中的那个人明显一愣,不知道如何接话
左情右愛 芊名靜語
汉言奇怪地看着两人,没有敢再插话
过了许久,碧柔才接话“你是知我未何被罚的”
这话的口气不像是问话,他轻声恩了一句
“我那日便瞧见他了”
黑暗中的他抬头看向她的眼眸,认真又严肃,虽知她瞧不见自己,可是那样的目光却让他心虚不已
那日瞧见延炎,不知她心情是否重创?
他本以为他回来,便再也瞧不见她了
如此想来?
她仍未认出他来?
幻城浮屠
冥女 天幕
他苦笑,这是喜?亦或是忧?
碧柔上前一步,紧张地捏着衣侧,“我一直未觉做的是一件傻事,虽害了人,但,我未后悔过”
他轻捏拳头,看向她的眸,微闪的泪光,多想帮她抹去
“也以为,若将心托付一人,便深锁,不会再予于第二人”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不过将两句话,却不知道胸口那时害怕还是惭愧,眼泪不听使唤地掉
她扬起了嘴角露出笑容,此刻她该是开心的,眼底尽是温柔
“可是,我那日瞧见了他,心里想的却是别人”
他一愣,骤然放大了眸子
那个她曾以为至死都会在意的人
再次出现在生命里的时候
她突然发现
那可是她藏于心里十多年的人,却也仅仅是藏于心里十多年的人
他不是那个在自己痛苦时伴于她身侧的人,也不是在她慌乱失措时帮她收拾一切的人
他只是带着她喜欢的模样,中意的性情,那便占据了她所有的欢喜忧伤,和那颗自以为不会再给任何人的心
再瞧见,她的心只是连同她一起只是诧异了一下,就像是窥探了过去的时光一下,仅此而已
就在那一时,她知晓了自己何时已经走出了那段时光了
也知道,是何人带她远离了阴霾
她朝前走去,停在了那一条阴影前,只要一步,或是她一步,或是他一步
他们便能触到彼此
“我至今不知你姓甚名谁”她将手心贴在胸口
不敢大喘气地又接着问了第二句“但是我现在只想问,你是否有家室?”
“嗯?”他一愣,全然没有明白她方才一袭话的意思
“皇上判我终生与青灯佛龛相伴,可我,就现在这一刻,不想和俗世断那么快,我只想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又错了”
见他迟迟未曾给反应,她急地眼泪更是婆娑了,“你?”
“我尚未娶妻生子”
“哈—”碧柔笑出了声,一颗心沉了底,脚步不稳地踉跄两下
抚着胸口,似是喃喃自语道“那就好,那就好!”
虽,她此生不会再配于人家
至少此番,她当真是爱上了一个人,而不是去伤害一个人
“若中意一人,便不会再爱上后者”他紧紧地看着她的唇畔一张一合,见她笑地很是灿烂,不敢相信听到的话语“但,我荣幸,此生能再遇你”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不知该接何话
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却又好像不能明白她为何意,心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却压抑地又吐不出一个字
眼睛里掉落下来的眼泪落到嘴角,她清楚地尝到那味道依旧是苦涩的
但是,此番有他,便也不所谓了吧
“吧嗒—”她向前跨了一步,像是心告诉了她一般,准确地投进了他的怀里
就这么搂住了他,没有一刻的犹豫,昏暗的黑夜袭上了两个人的身子,包裹着融为了一体
湿热的体温,就这么清晰渗进了她的心,这几日的离开就在这一个拥抱里化为乌有
“啊?”汉言一愣,猛地捂住了自己嘴没让尾音发出
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就离开几日,郡主像是生离死别一样?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古劍絕仙 嘯天貪狼
延皓仰着头,抬着双手,错愣地看着她奔进了自己的怀里
超級心臟
那盼了数年的拥抱来地这番措手不及,就好像一下子敲击在了胸口,回声阵阵,久久让他瞧不得真切,看不清虚实
“你?”
他想问些什么,却好似什么都已经说尽了,可是却又什么都还没说过呢
许久许久,他弯下了胳膊,终究搭在了她的腰际
听到了她低头满足地一声嗤笑
无论她说什么,此番,这一个拥抱足以
数年后
听人言,相国大人过世,享年五十有三
皇上亲临,痛哭不已
相国大人膝下唯一的千金,因年幼无知之际犯了欺君之罪,所以被罚长伴枯灯,为国祈福日日抄写圣经
皇上也是在多年之后在那日方才见到她
本也不是什么大罪,念在相国大人尽忠孝国,皇上便免了她的罪
虽说是免了罪,花信年华都已经过了,加上曾经是待罪之身,相国大人也过世,家里更是门厅罗去雀了,皇亲国戚就更是没有一个公子哥愿意上门提亲了
所以郡主像是定下了心,将相国府邸奏明皇上重新还给了朝廷,只身一人上山确再没有下山,似是表明了心智当真终身不再嫁娶
这件事情在茶余饭后众人谈说之后便也过去了
奇怪的是,同一年跟随马宇将军胜战而归的祝军师辞官归故里
众人纷纷传言,军师辞官后也上山入了佛成了俗家弟子
之后也就没再听过军师的事迹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时间的推移里变成了听说
谁也不知道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