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風雲之少年不識愁滋味
小說推薦玩命風雲之少年不識愁滋味
慕容飞星十四岁那年的一个早上,像往常一样,他提着剑到山庄西南的林子里练功。一套剑法未完,忽然听到一声惊叫,抬头,一个白影砸下,那是一个人,电光火石间,他丢剑,接人,砰的一声,两个人滚落地面,两张脸相距不到两寸,四目相对,彼此一见如故,世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在往后的很多年,慕容飞星依然记得这次相遇的点点滴滴,那天微风和煦,鸟语花香,总之,一切都很美好;只是那天他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同龄人更多的是好奇,完全没想到那个仿佛浑身带着阳光,洒脱飞扬的少年会成为他第一个真正的朋友,最好的兄弟,并且改变他一身的际遇!后来有人问起慕容飞星他和郑明杰的初识,他总是轻笑:“天上掉下个郑少爷。”
起身,两人互通姓名,然后坐在树下聊天。慕容飞星好奇:“你怎么会从上面掉下来?”郑明杰道:“我在睡觉,不小心。”慕容飞星更好奇了:“睡觉?”郑明杰点头:“我追一只漂亮小鸟,不知不觉就到了这儿,和它玩累了就在树上睡觉嘛。看到软软,去逗它,结果掉下来了,原来是做梦!”他撇嘴。慕容飞星不禁轻笑,真有意思,又问:“软软?”
重生之小資生活
腹黑寵妻
郑明杰解释:“我养的小狗。”小狗?慕容飞星有点伤感,他也想养,可是爹爹不许,他羡慕道:“你的日子一定很自由安逸。”郑明杰轻笑点头,道:“你在练剑?要劳逸结合,我们出去玩吧。”“玩?”慕容飞星一愣,他有很多功课,要学很多东西,可是没有“玩”这一项。“对。外面好热闹,好玩得很!”郑明杰眉飞色舞,慕容飞星心痒痒的。郑明杰见他不反对,拉起他就翻了出去。
杭州繁华,慕容飞星难得有机会出来闲逛,有一个会吃会玩的向导,很快就把威严的爹爹,严厉的家法抛之脑后。“给,糖葫芦。”郑明杰一手递给慕容飞星,一手往自己嘴里喂。慕容飞星接过,红红的挺好看,看新朋友吃得很香的样子,试着尝了一颗,笑:“好吃。”郑明杰像看天外来客般看了他一眼,拉着他,一路上,眼不停,嘴不歇。“飞星,这是葱包烩。”“给,糯米藕,很新鲜的。”“臭豆腐!别看它不好闻,很好吃的。”……
中午,两人坐在了路边小摊,“老板,一笼蟹黄小汤包,两碗栗子粥。”老板答应着,很快端上来,看清他们模样,不禁呆了呆,小摊上何时来过这样衣着考究的小少爷,还这般俊逸!摊上其他人也盯着这边看,慕容飞星很不自在,这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拉了拉郑明杰的衣袖。
郑明杰看他:“不用理他们,快吃吧。”低头喝粥。慕容飞星夹起小汤包,“嘶——”,好烫!他直吹气。郑明杰差点把粥喷出来,忍笑道:“慕容公子,你是杭州人也,难道不知其中奥妙?”老板已经忙忙的端着凉水过来,憨厚道:“少爷小心!少爷第一次来,不知道也不奇怪。”慕容飞星喝水,好在没烫伤,郑明杰笑道:“老板,谢谢了,你忙去吧。”
終極護花高手
美人江山醉
下午,郑明杰和慕容飞星到了一个地方——鸿运赌场。慕容飞星打量一下,不肯进去,郑明杰拉起他进去:“凡事都有第一次嘛,我也第一次来啊。”两个小少年这儿看看,这儿瞅瞅,然后还是决定去买大小,一个时辰后,带着银子出来了。然后去戏院,看杂耍,游西湖等等,不亦乐乎。天色暗下来,慕容飞星终于想起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该回家了!私自离家,疯玩了一天,父亲不知道是如何生气!
想到后果,慕容飞星彻底慌了,带着哭腔问:“明杰,怎么办?怎么办?爹爹会打死我的!”郑明杰安抚的拍拍他:“没事,没事,回去再说,免得家里找。”却不想,要找早就找来了……慕容飞星摇头,不敢回去。郑明杰继续安抚:“真的没事。我去跟伯父解释,是我拉你出来的,不关你的事。”慕容飞星终于点头,两人并肩往慕容山庄走,临近家门,慕容飞星走两步退三步,郑明杰站住,看着他:“你再不走,我就不管你了,你自己回去!”慕容飞星忙忙拉住他:“你不可以走!”郑明杰顺手拉着他大步往山庄走,真是的,不知道有什么严重的,玩一下有什么嘛,偶尔溜去玩,爹爹也只是斥责几句而已啊!
金鬥傳奇 紫月姐姐
山庄内,慕容啸面沉如水,慕容夫人欲言又止,飞星这孩子,怎么会溜出去,还一玩一整天,老爷不准去找,看来是要严惩的,不知道会罚得如何重,实在担心!大门外,看见少庄主,管家慕容怀朝急道:“我的小祖宗,可回来了,庄主正生气呢!快点进去。”
到了此时,慕容飞星反而镇定下来了,道:“怀叔叔,禀告爹爹,忘忧少君郑明杰拜访。”郑明杰?慕容怀朝惊异的看少爷身边的少年,他知道少爷一整天都和一个少年在一起,也看到少爷不是一个人回来,倒不想理这个害少爷被罚的祸害,也就没怎么注意,现在打量,果然不简单呢!华山论剑,郑明杰一战成名,游历江湖,三个月,前去挑战的年轻高手全部落败,一时风光无限!
听完慕容怀朝的禀告,慕容啸意外,郑明杰?脑中顿时现出华山上神采飞扬的少年身影,来了杭州竟然不知道!想想也的确有近一个月不闻他消息了。这自然是厌烦了各种切磋为名的挑战的郑小少爷故意为之。慕容啸道:“请。”很快,就看见儿子和郑明杰进来。
修真逍遙行 鶴仙人
乖乖前任你別逃 冉禍水
两人拜礼后,郑明杰腼腆笑道:“夜间拜访,慕容庄主别见怪。”慕容啸笑道:“何来见怪,请坐。”郑明杰道:“明杰不敢,明杰是来赔罪的。本来明杰初到杭州,就该来拜访的,一时顽皮,不小心闯进了山庄,遇见飞星,非常投缘,就拉着他出去游玩,耽误飞星功课,让庄主担心,实在不该,请庄主恕罪。”慕容啸笑道:“郑少侠言重了。到了杭州,飞星理应尽地主之谊。”郑明杰笑道:“谢庄主大量。您叫我明杰就好。明杰和飞星为友,就冒昧称您慕容伯伯吧。”慕容啸轻笑点头:“明杰快坐吧。天色已晚,不如就住在山庄?”郑明杰浅笑道:“是,谢谢慕容伯伯。”
諸天太易圖
见父亲和郑明杰相谈甚欢,慕容飞星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看来爹爹不会追究了。而慕容啸生气,是以为儿子不务正业,和街上的小混混出去疯玩,如今这“小混混”竟然是武林新秀,和他一起自然有收获,耽搁一天功课也没什么,结交一个益友,私自出庄也不必追究了。
晚上,洗了澡,郑明杰躺在慕容飞星的床上,奇怪:“慕容伯伯很和蔼嘛,你在怕什么?”慕容飞星笑笑,你只看到和蔼的一面,爹爹生气了你就知道了。他道:“今天有惊无险,真要谢谢你。”郑明杰笑:“我们是朋友嘛,谢什么。况且,我才是罪魁。”他调皮的吐吐舌头,慕容飞星轻笑出声,上床,两人又聊了半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慕容飞星就起床,问:“明杰,你要和我去做早课吗?”郑明杰迷迷糊糊的,道:“不去,我要睡觉。”慕容飞星无奈,又好奇:“你在家都没有早课的吗?”郑明杰迷糊道:“有,等于没有。”“恩?”慕容飞星不解,郑明杰已经翻个身,继续和周公约会了,没有解释的想法。
好奇的慕容飞星轻摇他:“明杰——”郑明杰挥手,“别吵,告诉爹爹,我不去练功了。”慕容飞星调皮心起,去年,他见过郑宇扬,模仿着记忆中郑宇扬的声音沉声道:“明杰,还不起来?”他以为郑明杰会跳起来,至少也要清醒点,打量,却听到一句意想不到的话——“爹爹,不起来,不练功,杰儿要睡觉……”语声模糊,明显意识不清,慕容飞星愣住,这样也行?
大綱別囂張 翟南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雷米
郑明杰在慕容山庄流连半月,每天和慕容飞星形影不离(当然,早课除外),而郑少爷自然不会乖乖的陪着慕容公子学文习武,他的原则一向是劳逸结合,一天倒有一半时间拉着飞星出去玩,慕容啸很高兴的看着儿子武功大有进步,连笑容也多了,也不过问。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两个好朋友依依不舍,都以为会很快再见,不想自此郑明杰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年余时间;再见已是在华山郭千秋掌门的寿宴上,那时,一个波澜壮阔的未来正在对他们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