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靈之
小說推薦小靈之
“找!再找!”林平之疯狂喊道。
岳灵珊失踪了。是谁掳走了她?还是她自己走的?林平之不知道。保镖的人只回来了陈七他们四个。他们说回程时,在一家客栈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就不见她了。哪儿都找过,他们还分两路,一路回头去找,一路往前去找。可是到处问遍了,也是没有找到。
一个大活人,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林平之的表情在听到消息的时候瞬间狰狞了。他发狂的样子骇到陈七四人。他们听得他命令,又出去寻了一趟,林平之自己也沿途去找。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都没有。
林平之不相信,修炼辟邪剑法时的癫狂感受一波一波冲击他的脑间。他日夜不睡,就是在找岳灵珊。他写信给令狐冲过,可是他们回信道自年后一别就未见过岳灵珊。他们答应林平之也去寻找岳灵珊。
絕色獸寵:夫人野性難馴
可是谁都没有找到,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因为他曾经欺骗过她,还是因为他曾经伤了她一剑,她生气出走了?林平之走在树林小路上摇摇晃晃,迷迷糊糊的想。是不是因为他冷漠她太久,她不喜爱他了?她喜欢上别人?对了,是不是自己没有男人的样子,整日擦着那些个香料,她不喜欢?是因为什么,她要离开他?难道她一直都在欺骗他,她岳灵珊根本是在玩弄他,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她只是玩弄他!
“啊!!!”他大吼一声,一剑劈向身旁的树干。他不知道喊了多久,不知道劈了几棵树,不知道劈了几剑。直到他累得往地上一躺,看到天蒙蒙光刺得他的眼睛有些生疼。一滴滴水渍渗出他的眼眶。他手臂往眼上一档,竟是无法遏止。他咬牙忍住也是不行。林平之从未试过这样的感受。仿佛身心都无法控制了,比那辟邪剑法更阴险的占据他心灵。担心岳灵珊的心情绞痛他。害怕岳灵珊离开他的想法让他浑身发颤。岳灵珊的一颦一笑在脑中不断徘徊。
“岳灵珊……你到底在哪儿……”
令狐冲看到林平之狼狈颓废的样子大吃一惊。林平之向来最注重仪容,练武入魔了也是穿得鲜艳干净。可现在这个样子他从未见过。
令狐冲小心安慰他道,“别担心,小师妹可能临时有急事,又来不及说,她一定会回来的!”
林平之喃喃道,“她还会回来……”
“她当然会回来!难道你还怀疑她的心意吗?她只怕没把心挖出来给你,以她对你的痴情,除非死,不然绝不会离开你!”令狐冲信誓旦旦道。
“除非死……”林平之重复着这句话。是啊,岳灵珊这些年来对他的真情他怎么能再怀疑,她怎么舍得下他!除非死了!除非死了!
令狐冲见他说的话反而令林平之更加疯狂,觉得自己真是嘴笨,真想给自己几巴掌。任盈盈说道,“我知道珊妹妹的武功是极高的,一般人想掳去她就已经很难了,要悄悄的被人杀去那是更不可能。我看珊妹妹一定是有急事出门去了!”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对!对!盈盈说得对!”令狐冲忙道。
林平之心想这番话极有理,她定不会这样死去。可是她去哪儿了呢?
任盈盈再道,“珊妹妹如今最在乎的是什么事情呢?我们好好想一想,有什么事情让她着急得连留下口信都没有就匆匆离去?”
林平之和令狐冲闻言都认真想想。林平之忽而道,“是我的病。她现在最关心我能否重得生育能力!”
“好,那我猜当时一定是珊妹妹遇到哪个高人能治得你病,但是他对珊妹妹提出要求让她跟他走,珊妹妹答应了却没有时间留下只言片语来告知下落,也可能是那高人让她不能告诉任何人,也很有可能,珊妹妹留下了,但是当时陈七几人心慌不已就没有认真查看她的房间。”
奧術世紀 風之天
林平之这才感到任盈盈确实聪明绝顶,几句话就把如何寻找岳灵珊的线索道出。林平之平静道,“我这就让陈七带我回到他们住过的客栈再仔细查问一遍。”
“好,那冲哥和我去打听这世上有哪个高人能治你这病。”任盈盈道。
林平之他们一到那个小客栈,老板见着陈七等人就赶紧走过来道,“客官,上次你们退房匆忙,竟然没有留意那姑娘的房里其实是留了纸条的,只是风从窗外吹进来把纸条吹到了茶桌底下,你们没有仔细看到,看,这就是那个失踪的姑娘留下的。”原来陈七几人寻找岳灵珊的动作实在太大,小镇上人人都知道客栈里有个姑娘奇异失踪了,一时间人声沸沸,客栈也声名大噪。后来小二打扫时扫出了这个纸条,老板就一直等着陈七几人再出现在店里。
柯南之命運法則 二四十
老板才把纸条拿出就被林平之抢去,那纸条上的确是岳灵珊的笔迹。她写道,“我遇见了日月神教的平一指平大夫,随他去取些东西,陈七几位兄弟麻烦帮我告知平之勿担忧,我很快就回到福威镖局。”
林平之的心终于恢复平静。看罢,他慢慢道,“我们回去吧,她说很快回来,很快就回来的。”
现在,就耐心等她回来。
莫不是知她性情,还真仍要去四处找了。
岳灵珊回到福威镖局是半月之后的事情。院子里的树木正翠得亮人,月光洒在叶上晕晕如梦。她进门刚喊了一声平之,林平之速度极快的就从内屋飞到岳灵珊面前。她还未回神,林平之就狠狠抱住了她,似乎想把她的骨血融入他的体内,她有些喘不过气。
毒妃很狂很囂張
“平……平之,你怎么了?”哇,世纪大赠送啊!
林平之抱着她,不肯松手,嗅着她身上的气味,要自己狠狠的感受她的存在,良久他才轻轻道,“等你。”
那一夜,林平之和岳灵珊在他屋里聊了一夜,两人和衣同睡在一个床上。
他用力一捏岳灵珊的脸颊,恶狠狠的道,“老实说,你这一个月去做什么事?”
岳灵珊咿呀一声,委屈道,“陈七没跟你说么,我跟着平一指去拿东西了。”
林平之不想告诉她,她失踪那段时间的事情,只是道,“说清楚,你怎么遇见他的,又是为什么要跟他走,你喜欢他?”
看他吃的什么飞醋?岳灵珊嘻嘻笑道,“胡说什么。那是平一指也在小镇上,他是来采买草药的,被我碰见,我就问了他你的情况该如何。我知道他救一人杀一人的原则,我本不想由他来治,只是看他有什么方法,我再自己去寻来。可他说他愿意教我,只是要我陪他一同去天山采千年人参。他看得出我武功不赖,想这一路上和到了天山我能保护他。我同意了就留信在桌子上跟着他去。好不容易陪他去一趟天山完,他就跟我说,你这病没事,以后生多少孩子都可以。”
“他怎么知道?”林平之不相信道。
“是啊,我也说他怎么知道,他都没见过你。”岳灵珊道,“他说他其实见过你,前阵子他到过福州,远远的看到你过。他见我不相信他的话,就生气道,你要不相信就走开,到处去找名医灵药去罢。我想他毕竟是神医,能远观就知他人身体状况如何也不奇怪。我就急急赶回来找你。路上正好遇到方证大师,吓我一跳!”
林平之半信半疑,却也升起好大的希望。“遇到方证大师你吓什么?”林平之又不解道。方证大师长得一脸慈眉善目,只差在自己的额头上刻上两个字:好人。或者是六个字:我真的是好人。
小子,姐是你的爺 墨小亞
岳灵珊忽然闷闷不语,一会儿才道,“我怕他的袈裟。”
怕他的袈裟?这是什么怪癖?他脑中想起那日她无论如何也不肯进寺庙休息,原来是害怕看到袈裟。林平之的纳闷很快就想通了。辟邪剑谱就记在袈裟上。原来她的心里藏了这样多的事。心突突有些疼,他紧皱眉头,大手一捞,密密抱住她,在她耳边认真道,“日后不用再怕了,那个袈裟我早就毁去。以后有我陪在你身边,谁也伤害不了你,我也不能。”
岳灵珊点点头。她见着了袈裟总是不自觉的颤抖,眼前昏暗一片。等她回过神来,已是大汗淋漓,脸色惨白。这个毛病一时半会要好,太难。只凭他一句话就好,更难。
黑帝專寵:早安,第8號新娘
好半响,林平之为了缓和气氛,他又看向她,问出心底里藏了好久的问题,“你为何不再叫我小林子了?”
鳳霸天下:冷皇的特種帝後 悅悅君卿
有追求的清穿
岳灵珊掩嘴笑道,“你比我大,我又将你视作夫君,我叫你小林子像什么话。以前不懂事就想有个小师弟,后来啊……”她看他一眼,迅速在他脸颊处亲上一吻,才道,“我只想有个大相公。”
林平之心里乐滋滋的,笑容才展开就马上收住了。他佯装不悦道,“女儿家这样主动,羞是不羞?”
林平之接着道,“你知我为何喜爱桃花香料么?”
種田之肥水不流外人田 夜雨穿林箭
岳灵珊摇摇头。在天香袖他第一次开口跟她要桃花香料时,她奢望过他是为了她。可是又马上否定,毕竟在他心里她是微不足道的。如今听他这样问…….
林平之轻轻答道,“我第一次吻你时桃花盛开,我们周围都是这个香气。知道答案你可骄傲了?”
岳灵珊闻言,一颗心渐渐安稳下来,往日里的不安与害怕就因他这一句话不再那样躁动。她呵呵笑着不答。他温柔看她一会,岳灵珊突然知道要发生什么,她慢慢闭上眼睛,微嘟起唇。
林平之心里暗笑,将唇靠近她额头,啵的一声。
……有木有搞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