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殤
小說推薦涅槃殤
不愿再见
特種戰士 四關
盛寵庶妃
我用尽自己所剩的全部余额,把自己账户上的数字清零,给自己一个好兆头重新开始。我为自己从里到外,从头到脚从新购置更新了装备,给了一个全新闪亮的自己,让外在美衬托内在美,自己要如一颗闪闪发光的流星,轻轻划过那些人的夜空,让他们知道他们错过了今生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原谅我在古时走了一圈还学不会对伤害自己的人宽宏大量,做到不记前仇,笑着对别人说原谅。我就这点出息,一个始终放不下恩怨情仇的小女子,有恩必还,有仇也必报,不管世事如何沧桑,我这点俗气是丢不掉了,此生也修不成事事时时为好的君子了。
别人都说对前任最好的碾压,是给他展示未曾见过的自己,让他看到焕然一新的自己后顿时觉得眼瞎,捶胸顿足后悔失去。我真是不明白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在梦中做过皇后的人,为什么眼界和格局还是这么小,非要给前任纠缠于最后一击,想要幼稚地给予他无情碾压。唯一的解释是我是女人,女人本身就是没什么逻辑道理可讲,开心就好,我这样做也是对自己的过去有个交代,画上个句号,才能开启新的篇章。
我一袭靓丽优雅地出现在他们的婚礼现场,惊艳了所有人的眼睛,风华绝对盖过了新娘,报复来得轻而易举,最好的伤害就是你站在那里都不用开口说话,伤害已经形成。我递过去一个红包,善良地微笑着。“这是你们的礼金,里面是我手写的支票,具体数字你们自己填,实额就从你们欠我的钱里扣吧,至于剩下的钱不用着急还,你可以让你的铭扬慢慢找我还,我有的是时间。”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江園
“不用了,欠你的钱我会马上还给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铭扬面前。”姚芊芊看到陷在铭扬眼里的我,觉察到潜在的危险,忙出来斩有的可能。
絕世劍神
“谢谢你,祝你们白头偕老,恩爱永和。”我只是说话多了点技能而已,姚芊芊就把我的钱还了,看来我此趟没白来,那些血本也没白下。
“我有的是钱,还你点钱不用对我感恩戴德。”还是那副骄傲自得,喜欢轻视侮辱别人的嘴脸。
“不,我是谢你让铭扬对我有了不娶之恩,我才知道自己是谁,人生才有了无数种新的可能。”
不停地有婚宴上的单身男士过来和我搭讪,铭扬的眼睛都没离开过我,这后悔表现得也太过明目张胆。姚芊芊气得眼睛都冒光,硬拉着铭扬往没有我的角落里钻,铭扬还是能适时找到缝隙,穿过人群精准的把目光射向我这里。我偷偷地离开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不能太过邪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就该适时离开,鳄鱼的眼泪也要假慈悲一场。
三年后,时间快速的流过我的生活,我用姚芊芊他们还来的钱,开了一个新公司创业打拼。如今我也是个小有成就的成功人士,衣食无忧,财产充裕,只是感情中谁也没再能走近过,虚幻世界里经历了那么多,可能我再也闻不到爱情的味道了,这一世注定只能与自己拥抱了。皇甫陵这个名字就像装在我心上的隐形拉链,不停地拉开合上,合上拉开,反反复复锯齿着我的心,虽然知道那只是一个梦境,可是意识和情感却陷在梦魇里叫不回。
一个周末,我躺在宽大的房间里翻杂志,电视偶然间调到了考古节目的现场,里面挖出了许多现代人用的物品。考古专家以为遇到了乌龙,仔细用眼睛和仪器辨认,确认是古人所留,只是造型和构造太过新颖奇特,像是穿越了时空所留。我放下杂志抬眼看去,那木制的跳棋,那琉璃制的小足球、那金制的器皿,那玉器的图案和标志·············一件件都那么熟悉,是我和皇甫陵先前让人所做。当时为了更好地享有原有生活,我们对很多生活生产物品进行了现代改造,其中不乏我和皇甫陵娱乐用的运动器材、厨房用品、佩戴首饰,还有百姓的生产工具。我用现代工艺和古时技艺结合,对很多事物都一一进行过改造创新,可是这些梦中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
据考古专家所说这本该是一座男性墓,不知为何里面却装满了大量的女性生活用品。扫描解读出来的文字说,这个国家的人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喜欢为死去的人种上一棵树,皇后离去的那一年,天下百姓每个人都在自家院中栽上了一棵树。皇上每日除了上朝处理政务就是不休不止的种树,皇宫里没有了花和草,楼台和亭宇,只剩下一棵连一棵会开花的树。不知什么时候,皇上他无端消失了,皇城内外再没有他的踪影,后人为了纪念他,为他立下了这个规模巨大的衣冠冢,里面放着的都是皇上生前最喜欢和最珍视的物品。
枕上男神,溫柔寵
我的眼泪突然像断开的珠子撒落了一地,原来那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我的梦境,我真的穿越过那个朝代,而皇甫陵真真实实地出现过我的生命里,我们有过交叉有过过往也有过曾经。可是那时他到底去了哪里,又为何消失,我走之后他到底都走过什么样的路,无数的问题在我脑中缠绕,没有人能够给我答案。
心中烦闷,开车去市中闲逛,路过一家店,里面的饰物让我停了下来。那些玉簪,那些金饰····都是我在考古节目中见过的,也是我在那个朝代用过的东西,怎么会一模一样地出现在这里?哎,现代人的仿制技术也太高了吧,这节目才刚播出,仿制品就这么一窝蜂的全出来了,还真是不怕版权官司。我走到一个橱柜前停了下来,里面展示的是皇后凤袍,一件和我陪皇甫陵登基时所穿一样的凤袍。颜色图案花形全部一样,袖口处还绣着我独有的文字标识‘柳’,那是我为自己独特设计的标识,全天下不会有巧合和重合,如今这都是怎么了?活见鬼了吗?难道时间真的有裂缝可钻?
全能籃板癡漢 龍骨粥
“姑娘,这是喜欢这套衣服吗?可以取出来为您一试。”店员模样的人穿着婢女装走过来,热情地招呼我。
誅神
“这套衣服是谁所制?可以请出来见见吗?”
“是我们店长亲自设计制作完成,是我们的镇店之宝,也是我们店长最钟爱的物件,所有进店客人只要真心喜欢便可免费试穿,但此件衣物仅限试穿不参与买卖。”店员边说边麻利地为我换上凤袍,看着镜中的自己,我一时分不清楚眼下的自己到底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命运太奇妙,几千年的历史在这一刻融合重叠。
總裁的逆襲情人 千葉草
變身透視女神 萬世榮光
龍珠之超級賽亞人計劃 墨輕狂_20191013012542
“店长,您来了。”循着店员的声音看去,一张绝世而熟悉的容颜映入眼中。我转身拔腿就跑,身后传来那人的‘皇后’叫声,还有一群人的追赶声‘皇后,别跑,我们的衣服。’不管了,先跑了再说,能跑多远跑多远,不跑的是傻子。心底有一个声音,皇后,快跑,别再被那拐弯的命运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