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思
小說推薦與君思
当然,最终千柔是没投出去的,有我在,没意外。那云悦公主我自是不惧的,可关键是人家有后台啊,后台还硬得很。
紫薇大帝身为一方大帝我虽贵为神君,但见着了人家还是得行礼的,官高一级压死神呐。
况且早前便听闻紫薇大帝曾有意为云悦公主向天帝求亲,赐给玉宸殿下,虽说天帝一直没回复,但也没反对的。
然后那云悦公主就默默的把自己定为了太子妃,端足了架子,眼睛都挂在头顶上了,其骄傲任性蛮不讲理的态度把一干小仙吓的战战兢兢。
真可谓是恶名远扬啊,小仙们都深怕哪天出门没看时辰,撞上了这尊大神,那真是倒大霉了。是以,我万分佩服她,这姑娘真能混,混到了众仙听到其声就远逃八千里的地步,这点,我自愧不如。
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这姑娘生活的环境太优渥,长歪了,若是哪天得罪个魔族,那时人家可不管她是什么公主,一把就把她给干掉了。
都市爭鋒
千伶和千柔在接到司禄星君打来的通讯匆匆向我告辞了。云团降落,我抱着小浅跳了下来,望着这高大的宫殿,真是太过分了。
琉璃瓦白玉墙随便往墙上敲下一块都能换不少钱,可在我这个身负巨债的穷神面前竟然拿来装饰宫殿,如此土豪暴发户的行径就这么上演了,炫富哇。
诚然天帝家的宫殿更过分的,但是,但是东华帝君你这么有钱竟然还向我递请柬,摆明了要礼物的行为,你不该体谅一下,在请柬上写免礼两个字要死吗?
“主人,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小浅探着脑袋,恨不得赶紧进去瞅瞅,着急的问道。
“我在思考一件关于道德的事,我终于想明白了”。果然,富人都一个德行,都是抠出来的。
我叹了一声,周围陆陆续续有神仙腾云往这边飞来,宴会估摸着也快开始了吧。
我四处望了下,这东华帝君的宫殿实在是大,一眼望去就是一片一片的,金碧辉煌,我正愁着宫殿太大我不认识路该往哪走,就有一个仙婢迎了上来。
小仙婢长得清秀,一脸的单纯样,一身粉衣尽显可爱。她与我隔着一段距离就先对我扬起了甜美的笑容。
我对她点头,小浅缩着脑袋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在寻着什么。小仙婢缓缓的十分讲究的来到我跟前,身子微蹲,对我行了一礼。
这一看东华山的仙婢,礼仪装扮和态度这些的都做的那么的到位,让人有一种亲切感。再瞧我家的仙婢,没大没小的不说,还老爱与我这个主子贫嘴。
網遊之帝恨傳說
小仙婢张口很有礼貌的说道:“奴婢青菏见过神君,劳请神君随奴婢走一步,诸位仙君皆在偏殿吃茶”。
嗯?说着让我随她走怎么却干站在那里不动了?我疑惑的看着她,小仙婢还是脸带无比亲切的微笑对我说道:“神君那请柬麻烦交给奴婢”。
我赶紧从兜里掏出了那大红的请柬递了过去。小仙婢看了一番,脚步不动,还是站在了那里就这样静静的与我对视。
我瞬间领悟了她的意思,亲切两个字我收回,面带可恶的微笑。我心不甘情不愿掏了半天才掏出我那盒子。
然后,小仙婢两只手拿着那盒子从我手里往外抽,可我抓的太紧她压根就抽不动,最终我转过头去不忍心看,小仙婢借此一拔就拔走了。我心里空了一空,好似从我心上撕了一块肉般,一阵一阵的痛。
东华帝君本来在我心里是没什么好感也没什么不好的,现在我给他从零分打为了负分,负分!
變態法師 小樣
小仙婢打开一看满意的点了点头,把盒子放进了据说能容纳进一座山的乾坤袋里消失不见。她能不满意吗?那盒子里装的可是早年从龙王三太子手里坑来的,哦不,是拿来的。
聖騎士趙大 夜色訪
天使來的很小心 童茜茜
因为早年之时我还不是现在这副德行,那时我还是一朵清纯的小白花,那时我也还是一小仙,龙三太子偶然间对我惊鸿一瞥,就对我一见钟情深深被我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折服了。
極品聖帝 醉青辰
自此是对我手段百出,每天用他的芒果掌机给我的诺亚基打通讯,早晚的问候,你丫就不知道电话费很贵吗?害得我那几百年里被掌机生生耗去了不少的话费,我咬牙。
逆寵毒妃無雙
直到有一日他不来问候了,也不给我寄那些东海的吃食了,我奇怪就去找他,他没有像之前那样见着我就凑近来,就站在那里,于是我很委婉很隐蔽问了下。
然而他对我说了诸如日久见人心,感情是要长时间的深入了解的,经过长时间的了解我不是他理想中的类型,所以好聚好散之类的话。
我当即把他暴打了一顿,果然,一见钟情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我从他怀里拿走了这我无意中得知本是要送给我的东西,鲛人一族族长上供的天上天下最大的鲛人珠。
丫的他不知那时候我情窦初开,第一次被人追求,他为我所做我面上不表现出来,可内心着实是感动了一把,正当我思忖着向他表达我对他也有一丢丢的喜欢时他却来这么一出。
自此我对爱情心灰意冷,专注于和白择一起捣乱,修行,就这样守身如玉了个几万年,把自己从“圣女”熬成了“剩女”。
我跟着小仙婢步入了长廊里,七拐八绕的才走到,小仙婢对我施礼退下。
离宴会开始还有一会,众仙在这里已然热闹了起来,三五成群凑在一块谈笑风生,桌上摆着糕点和酒水,一些仙君坐在一旁品着酒水,洒脱的笑着。
“主人,好热闹呀,那个老头不是历来桀骜不驯对任何人也不待见的嘛,今天他也来了”。小浅按捺不住在我怀里动来动去。
我看去“原来是张果老啊,张果老素来嗜酒,喝多了就不免说起胡话来,是以才会传出那等名声”。
小浅继续动着,自从来了这东华山小狐狸就没个安分,特别是入了这里,那眼睛更是睁的老大,专往女仙所聚的地方瞅。
若不是这狐狸是我养的深知其是只母狐狸,我都要怀疑小浅的意图了。
我感觉到小狐狸的目光突然一滞,眼睛亮得光芒四射,狐狸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两只小爪子捂住嘴像是忍住要尖叫一样。
總裁的小妻
“主人,逸止哥哥果然也来了,我就知道”。小浅打了鸡血似的激动的不能自已。
霹靂天下之逆命皇龍 樂尋遠
我寻目看去,可不是那逸止元君嘛,难怪小浅往女仙的方向瞅,这逸止君可是比白择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存在。他所在的地方四处开满桃花,众仙子都被他的一腔情话说的飘飘然忘了自己是谁了。
说来小浅和这花花公子的认识貌似是拜本座所赐,却说那一日本座去人间晃荡了会,到回长宁山的时候蓦地发现小浅被我荡没了!!
我大惊失色,那时好死不死小浅还因为渡劫失了法力,与凡间的平常狐狸差不多,我着急的到处寻找。
寻着小浅在我身上留下的一根狐狸毛才发现在逸止君府上。小浅在逸止君府里大快朵颐,吃的好不痛快。
我怒了,我苦寻她无果,她却在这里吃的那么好。谁想,逸止君风度翩翩的出来为小浅解释,小浅那个感动的,就此逸止君就在她那狐狸心里留下了高大的背影。
原来,小浅被当做变异的狐狸关进笼子里拍卖了,这引起了下凡的逸止元君的注意,一看才知是本座的神兽九尾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