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心謀:妃以爲貴
小說推薦宮心謀:妃以爲貴
“眉儿,快,再喝一口。”
楚霖握着手中的白瓷碗,里面是稠稠的莲子粥。他舀起一口放在秦如眉面前,却被她的手指推开拒绝。
“皇上,嫔妾喝不下了。”
她一脸愁容,原本就苍白无血色的皮肤再这么一皱眉,显得越发的楚楚可怜。楚霖连忙放下瓷碗,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
“不想喝便不喝了吧。”他说,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明日,我再让御膳房的人准备些滋补的汤过来。”
看着他温柔里带着的着急模样,秦如眉的嘴角只是象征似的勾起微笑,眼眸里已经没有丝毫的爱慕。她拒绝道:“皇上不用了,嫔妾的身子,已经好了大半,无需劳烦。”
“你的身子本来就虚,还是要多补补才是。”
“多谢皇上。”
她笑着回答道,温柔的靠在他的怀里。看着窗外的风景,已是另一番景象。
那日,晕倒再醒来,已是三日之后。
秦如眉从痛苦的梦境里挣扎出来,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帘一般,眼泪洒满枕头。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疏雨。
“娘娘,你终于醒啦。”
她的耳畔响起疏雨激动的声音,她朦胧通红的眼眸出现疏雨娇小的身体,她紧紧的抱着她。
“我是在做梦吗?疏雨,疏雨……”她不停的抚摸着疏雨熟悉的脸庞,手指颤抖。
“娘娘是我,是我。”疏雨回应着,看着她激动的模样,眼眶不住的泛红。
“你怎么会在……你还好吗?”
秦如眉询问道,自从刑场回来,她就没有看见疏雨。她以为皇后已经将她杀害,不曾想,还能再见。
“我很好,娘娘放心。”疏雨安慰着她,将发生的事一一说出口。“本来皇后娘娘想要杀我,却不想正好被皇上派来的侍卫救下。”
听到疏雨的话,秦如眉一愣,含泪眼眸里终于闪出笑意。
“看来,皇上是知道了。”她说,一想到皇后落败的模样,她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这一次,她终于栽在了自己手里。”
“娘娘,你不知道,就在你昏迷的时候,皇上已经调查出全部的事,当初陷害秦家的罪状都是景家一手所为,真正勾结敌国、前朝想要密谋篡位的是景家,皇后也只不过成了景家跳板,只不过皇后被皇后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不仅坏了景家的事,把自己也害进去了。如今,皇后无权无势,剥夺凤印,只能困死在景仁宫中,空留后位了。”
听到疏雨的话,秦如眉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不就是她想要得到的吗?”
她冷冷一笑,耳边传来黄鹂鸟清脆的鸣叫声。她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那副夹竹桃旁的黄鹂鸟正在鸟笼里欢快的跳来跳去。
她翻身下床,走到画前,伸手去触碰鸟笼却够不到。“她送的这鸟,我倒是养的极好,也该到了还给她的时候。”
一言通天
她想,她一定要看看她落魄的模样,高高在上的皇后会变得多么狼狈。“疏雨,替我梳妆。”
疏雨连忙上前两步,问道:“娘娘,你大病初愈,不易久动。”
“无碍。”她摇了摇头,心都死了的人怎么还会惦记着身体的疼痛呢。“我就是去一趟景仁宫而已,不会太久。让人来给我梳妆吧。”
“是。”疏雨深知拗不过她,便招来宫女替她更衣梳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妆容还是打扮通通大变。
她奇怪的问道:“疏雨,怎么如此给我打扮?”
疏雨莞尔一笑。“娘娘不知,在您昏迷的时候,皇上已经下了圣旨,册封你为秦贵妃娘娘,代理宫中事宜。如今,这宫里,没有谁比娘娘更尊贵。”
听到这话,她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的笑容。所有的位分都不过是他口中的一句话罢了。纵使位分尊贵,如皇后一般,没有他的用情以待,到底也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
網遊之魔教教主
疏雨看着她略带失落的表情问道:“娘娘,你不开心吗?”
她连忙回过神来。“自然开心,只是一时有些愣住罢了。”她说,此时依旧穿上锦衣华服。
“疏雨,将鸟儿带上。”
轎娘 風小夕
她坐在步辇上,享受着宫人们一一谦卑的行礼,向着远处的景仁宫而去。此时的景仁宫,早已没有一丝一毫的繁华,简直是比冷宫还要死寂的存在。
“贵妃娘娘驾到。”
门外响起太监传话的声音,屋里的女人,一双眼眸盯着面前的棋盘,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道:“这宫里哪有什么贵妃。”
她满不在乎的样子,听到脚步声踏踏传来,惊得她的耳朵生疼,抬起头来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女人。
秦如眉立在她面前谦卑行礼道:“嫔妾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她一笑。“这个礼我受不起,别给我行礼。”
秦如眉直起身子来,将手中的黄鹂鸟放在桌上。“皇后娘娘,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行礼。日后,这后宫都由我秦如眉来掌管,你不过是一个废后罢了。”
楚巫 捂臉大笑
听到这话,皇后激动的站起来,一把将棋盘上的棋子全部扫落在地。“皇上说我是皇后,我就永远都是皇后,这后宫是我的。”
“你的?”秦如眉冷冷一笑。“你可知道本宫现在是什么位分?本宫是贵妃啊,皇后娘娘,你害怕吗?”
皇后的眼眸里迸射出两缕寒光死死的盯着秦如眉。“我有何害怕,你们这些贱人都不得好死。”
“景琴,本宫不是来和你斗嘴的。本宫只是来为了告诉你,你的景家已经败落,永远也救不了你。”
“不,不会的。”皇后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的站起来,狠狠的瞪着秦如眉。“你的秦家才是真的败落,你的父亲和哥哥都不得好死。”她说完,放肆的笑起来,笑容里满满的都是嘲讽的味道。
听着皇后那狂妄的笑声,秦如眉一把握住她的脖子,狠狠的一用力,就看着皇后痛苦的跪在她脚边,眼眸里充满着惊恐,嘴巴里在说着什么。
“你以为,如今本宫还会怕你吗?”她冷冷的说道:“就算本宫杀了你,皇上都不会责罚本宫。”她说着,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不过,如今你不过是废后,也轮不到本宫出手。”她说完一甩,将皇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皇后的眼眸里明显的带着几分惊恐,不敢在说话,此刻的秦如眉早已不是当年的柔弱。
“这鸟就送你了。”秦如眉一笑。“你最后还是逃不出这深宫。”
她踏出门去,裙摆粘着白色的雪花。耳后传来一声凄厉的鸟鸣声还有女人那声嘶力竭的呐喊。
首席邀愛笨媽咪
“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你会和我一样困死在这里。”
疏雨听的身子不住的一抖,眼眸忧伤的看向秦如眉。“娘娘。”
“不过是她的悲伤罢了。”她嘴角惨淡一笑。
纵使如此,她也无怨无悔。再无眷念之人,在何处不是一样呢。
她回想的如迷,嘴角勾起单薄的一笑,却被一双温柔的手捧起脸颊。
“眉儿,你在想什么呢?想的如此入迷。”
契約鬼夫
楚霖的话语声将她重新拉回来,她摇摇头。“没有,没有想什么。”
“你还在怪朕吗?”楚霖的眼眸突然暗淡下来,心里是满满的悔恨。
她明白楚霖的下一句话会说什么,故作安慰的模样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嫔妾深知是皇上身不由己,心系江山社稷,嫔妾不会怪皇上。”
無限狼神 冰斬霜華
听到她知心的话语,楚霖又紧紧的抱着她,是一种拥抱的窒息感,她无法挣脱开。
迷糊廚娘 馥梅
“眉儿,你能明白就好。”
她感受到脖颈有一丝冰凉滑落。
“皇上,您吩咐的事已经全部备妥,现在就可以过去了。”
这时,只见华润匆匆忙忙赶来说道。楚霖一挥衣袖,牵起秦如眉的手。
“眉儿,随我去一个地方可好。”
秦如眉疑惑的点点头,被楚霖牵着手来到城楼之上。她曾经来过一次,还是送红瑶离开的时候。如今,她又要送谁离开呢?
她正想着,只见一辆白色的马车从城门里缓缓的驶出来,一个淡蓝色衣裙的女人站在马车后面吹箫,她清晰的看见那是白兰。
她惊喜的喊道:“兰姐姐。”
马车上的人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吹着萧,一双眼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远远的离去。
“朕想,朕最后还是做了一件没有伤害你的事。”楚霖看向她说道,将手中的一封信交给她。“这是白兰让我交给你的。”
秦如眉接过信,只觉得掌心传来的温暖如融化坚冰的阳光一样,温暖的她想要落泪。
麻辣貪財妃:妖孽,死遠點
她问:“皇上,兰姐姐要去哪儿?”
“她说,她不想再留在宫中,她想回到落云寺照顾太后。”
“如此甚好。”
她抬起手将眼角的一滴泪珠抹去。她低头看信,却没有打开。她想,里面定然是白兰的离别赠言,也许远离宫围,才是真正的保护。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楚霖。“皇上,选秀的日子快要到了吧?”
楚霖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眉儿,如今不过二月,还是大雪纷飞时。要到七月,才选秀呢。”
“是吗?”她反问,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可是皇上,眉儿觉得很快很快就要来了呢。”
她的眼前是当年选秀时的场景,选秀之日,繁花似锦,人比花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