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系列:秦時明月今生緣
小說推薦天道系列:秦時明月今生緣
韩史给他一个方心的眼神,白浩也就带着头走了进去。其实,白浩心里想的,既然来了,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老三,让自己放心。我就不怕他们敢怎么样,再说,老大他们现在可是段家雇佣的寻宝人啊!
几人来到段家大厅,白浩看到熟人了。没错!他看到了当日自己与段水魂拼斗时,来帮助她的那个老头,也就是段家的管家。
老头一身白色服装,简简单单的,加上一头银色白发,站在大厅中央。顿时儿,给了白浩一丝压力。这种压力不是那种高贵什么的,而是由内而外的释放,至于是什么,那就不清楚了。其二还有那个老头释放内力向白浩一人威压。
“对,就是这样,就这样,吓哭这个混小子。哼……”躲在暗中的段水魂,诅咒的道;“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你这个大坏蛋。”
还别说,此时段水魂的样子很是可爱。如果白浩看到了,一定会笑死的。
看着段家管家故意的样子,白浩也不甘示弱的运起内力向他反攻。而一边林悟几人,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当他们看到白浩与管家的对持后。
几人想上去帮助,被一个很是意外的人给拦了下来。没错,拦下的就是老三韩史。因为他非常的清楚段家背后的实力,如果此时帮助白浩,不仅会害了他,也许那个联盟……就不好说了。
另一边,白浩感受到管家的威压与功力越来越深,白浩了一眼儿林悟等人“你们几个快出去。”
管家看到白浩还有心情说话,他也不怒的,看着一边的下人,面带笑容的说道:“你们全都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来。”
本来林悟、赵闷、胡仁,三人不想出去,可惜还是让韩史与石战给封了穴道,带了出去。
当人走完的时候,管家正视的看着白浩“小子,没想到你还可以啊!不知道接下来,你能不能顶得住?”
天下男修皆浮雲
最完美暗戀:我的女孩,請嫁我
哼,白浩赤、裸、裸的无视他,注视着老者的威严与功力的压迫。同时儿,内心深处有种水火一起翻滚的云涌,像是向外出来似得。
白浩一边控制外边的威压,一边不让内心深处的那股力量出现,可是那两股力量像是不听使唤似得,想要冲出去,把外面的那股力量给吞并。
本来没什么事情的白浩,可是由于管家的刁难,无意间把本以为消失的力量给重新激发了出来。一阴一阳,外加白浩体内流动的柔软的力量,在火与水之间来回修复着中间的结界,不让双方冲到一起。
而外边,管家原本用上了八成功力,此时又加上威压的哪种俯视苍生的气息,又再一次增加了几倍的力量。
而段家大厅两侧,木柱,桌子,地面,纷纷的开始了裂开。
另一边,躲在暗处的段水魂,这周围晃荡的时候,早已迅速的跑去后院深处,找自己的父亲段烈。如果他再不来了,估计段家的整座大厅都会成为废墟。
早已退出大厅外边的林悟等人,看着眼前的房子晃荡,早已给眼前的一切给镇住了。一边的韩史内心感慨道:老四还真不愧是老四,这么牛?没想到短短几年没见,这家伙的力量居然达到了这种程度,如果再面对那些家伙我想不会再有什么困难了吧?
转眼间,一个身穿橘红色衣服的男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看到周围的情况,顿时自言自语道:“我曹,这是要逆天啊?老大也真是的。”
说完,不顾众人的眼神与惊讶,迅速的冲进段家大厅。顿时儿,惊人的一幕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只见白浩晕着功力把管家硬生生的给逼得半跪在哪里。
那位身穿橘红色衣服的中年人,眼看情况不对,连忙从中把俩人分开。看眼前这样子,不分开管家得死,白浩也会虚耗而亡。
官夢仕途
事实上,这个中年人与外边的人还不知道,因为刚刚没进来前,哪两股力量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像是亲兄弟似得,不在翻滚,反而合在一起,向外冲破。
可是白浩那会给体内股力量结合,然后只见白浩把老者向自己释放过来的功力,冒着险,慢慢地转入自己的体内,再结合自己现在这股柔和的力量。心想:这样应该能够逼迫管家受伤,还能压在体内的这股力量吧?
偽白蓮奮鬥日常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股力量仿佛有意识的知道白浩想要做什么。可是呢!白浩不知道两股力量把自己给骗了的,只见运功力吸收管家的功力进入自己的体内时……对就是这时,那两股合二为一的力量,顿时儿向贪婪的吸手,吸取着外界的力量,仿佛再吃很好吃的食物一样。
不过幸好这位中年人来得即时,要不然估计管家被吸干功力而死。白浩也会跟着爆体而亡。
那位身穿橘红色衣服的中年人进去后,不到一会儿,众人听得一声“嘭”的声音。
蒼穹九逆 天天吃窩頭
林悟、韩史几人冲了进去,顿时儿看到白浩在一边运功疗伤,另一边中年人在给段府管家疗伤。
而跟着进来的段家人,看着中年人,所有人跪拜道:“家主。”
除了韩史外,林悟四人看着这个身穿橘红色衣服的男的样子,在想想自己心中的那个家主。尼玛,敢不敢再扯点?这样也能是家主?
而一边的韩史没有和他们那样,反而是很生气的说道:“段家主,难道这就是你们段家的待客之道吗?”
被称为段家的中年人没有说话,反而继续给管家运功疗伤。过了好一会儿,段家家主段烈才从地上起来,随手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你们都下去吧?”说完,看着那些段家下人全部下去后。撇过头看向韩史几人,抱拳客气的说道:“不知几位是哪里人士,为何人生段某?不知今日各位来贵府有何贵干?”
哈哈,有何贵干?这句话刚说出来,韩史心里就想笑。莫非这家伙不认识我了?这才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