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初戀
小說推薦回憶初戀
就在眉来眼去的快乐日子里渡过了几天。
在这些天中,我们早就打听清楚她们的姓名了。原来我喜欢的那个短短头发的女孩子叫徐星,田海喜欢的叫张甜,和徐星张甜玩的好的那个女孩子叫赵丹丹。
星期三的下午,我去田海的出租房里面。
看见他正拿了一本书在看着,我说道:“靠!还真专心啊。”
再見不鐘情
碎空間旅社
他回答道:“呵呵,王山你来了呀,真是早啊。看来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中午不睡个午觉就来了。等等,我把碗洗了,我们就去学校里吧。”
我心急火燎地道:“快点啊。”
等了没几分钟时间,我们就一起从他那里出发,走向学校里了。
在路上,看见一个小贩在卖柑子,田海对我说道:“饭后补充个水果对身体有好处呢,我们去买个柑子吃吃?”
“恩,好的,去问问多少钱一斤。”
我们走到小贩那里,看了看柑子,就听见小贩说道:“我的柑子很新鲜咯,包甜,不甜不要钱。”
田海看了看说道:“能不能先试试味道,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就买几个吃。”
小贩二话不说,就从柑子堆里面选了个比较小的出来,剥去皮,叫我们试试。
我拿了一瓣柑子就开始品尝起来,果然不酸,看来小贩还是没说谎话。
農門喜事:夫君,來耕田 四葉蓮
于是我问道:“多少钱一斤咯。”
“便宜,一块钱一斤,现在柑子刚刚上市。买几个?”小贩道。
流年已盡,愛未涼 喬西
田海道:“我们两个人能吃多少哟,买个一斤得了。”
说完,我和田海就在柑子堆里选起来了,选了几个,就听见小贩道:“好了,一斤多点。算你们一斤好了,一块钱。”
我们看了看秤,我就拿了块钱给小贩,柑子不多,只有五个。我拿了两个,对田海道:“我归两个,你拿三个啊。不要讲客气撒。”
于是我们就边吃柑子,边走路。不一会就到了学校。
来到高一(1)班,走了进去,发现只有我和田海两个人,看看表,才一点过几分,是来早了点了。
那时的高中学校管理比较松散,下午要;两点半才上课,而且只上两节课。从没有早读和晚自习,周六和周日也不补课,很自由的。
无聊之下,把后门打开,从教室里面拿了两个板凳,放在外面,整个人就躺在上面了。
看找天上的蓝天和白云,发现很舒服,教室外面有坐山,山上有很多参天大树,凉风习习,就觉得就这样混时间也是挺不错的。一时什么都不想做了,就这样静静地躺着。
感觉没过多少时间,田海忽然对我说道:“她们来了。呵呵,她们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早早的来到学校,就是为了能够早点看见我们?”
我连忙坐了起来,果然是她们来了,只见徐星,张甜和赵丹丹三个一起说说笑笑地到了三楼。
老婆愛上我
当看见我们两个人已经比她们早到,于是发出一阵悦耳的笑声,笑的我心里莫名其妙地。
当时我们胆子很小,要是在现在,明白对方这样的表情,那肯定是相互喜欢了撒,就会主动去交往的,方式方法也不会错。但奈何当时太过年轻,还是菜鸟一个,那里又知道什么技巧呢?
我看了看她们几个,发现徐星和张甜手里各自拿着一张画卷,估计是当时流行的明星画。
张甜她们看见了我们后,就走到了四楼,我们在三楼的。过不了多久,我和田海就听见张甜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徐星你看王山和田海都在下面哦,我们的礼物怎么送给他们哦。总不可能让我们主动撒。”
東方龍嘯一 北方嘯
听到这里,我和田海对视了一眼,从他的眼睛中,看见一种喜悦的神情。当我们抬头的时候,发现上面“啊”的一声,只见三个脑壳慌忙缩了进去。看来还是比较害羞啊。
我心神恍惚地对田海说道:“你去向张甜表白心迹撒,嘿嘿!只要你成功了,我也差不多了撒。”
我满以为田海不会拒绝的,但是谁知道他也有点心虚,说道:“你去表白啊,我只是你的配牌啊,是你先喜欢徐星的了。我为了给你壮胆,才去追张甜的咯。呵呵,你不去表白谁去呢?”
異界重生之亡靈女王 桐子醬的光劍
我和系統是基友
我心里也着急啊,从小到大从没有和女生单独相处过呢。要我去表白,真是很困难。
我看了看田海,他小子好像蛮坚决的样子,看来只好我去说了。
重活記
我道:“好吧,我现在就去表白,成不成就看这一说,要是不成你可不能怪我哦。”
他道:“那是当然。去吧,我在这里为你鼓劲。”
没办法,只好头皮发麻地向四楼走去,心中很慌乱,腿都在打哆嗦,心跳的也很剧烈。
刚到四楼口口,就看见徐星她们在四楼口边的走廊上,靠在围栏边看风景,大概是发现我来了,本来是张甜离我最近,张甜走到了旁边,把徐星空了出来,也就是徐星离我最近了。
徐星回头看见了我,脸顿时红了,神情好像也有点不自然了,同时也好像在期待什么。
我硬着头皮走到徐星的身边,近距离看了看徐星的脸,发现她的额头上有少许的青春痘,脸色红红。
而我却是心中有个巨鼓在擂,狂跳不止,头脑中也有点昏,终于又快又急地说出了一个话:“徐星,周六晚上能不能请你去看电影?!”
而在我说完之后,心中顿时轻松了下来,我已经把心意传达,下面就看她的反应了。
满以为她会立刻答应的。谁知她却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很是干脆利落又坚定的回了我一句:“不去!”]
我心里顿时感觉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那个张甜却在怂恿徐星道:“答应他呀,怎么不答应呢?”
我机械的转身就下了四楼,眼角不争气的滑下了几滴泪珠,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在转角处连忙用手搽了搽。才走到三楼,看见田海,不尤先叹了叹气,道:“她们拒绝了。”
田海也是不相信的样子,“不可能吧?你是怎么说的啊?”
我道:“我就对徐星说了句叫她们周六晚上和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啊。”
“哎,你应该先说和你们交个朋友啊,你这样说有点突然啊。不如你再去说说了!”
我想起徐星说“不去”时候坚决的样子,心中很痛,不尤拒绝道:“我不会再去了,要去,你去!”
“那我也不去了。咱哥们有苦同当。”田海也叹了叹气。
接下来的很多天,每当我从徐星的班级走过时,都能听见她们发出的笑声。但是,却不再有甜蜜的感觉,只有一阵心酸的感觉,而且还有很快的心跳。
虽然对着徐星还有那种心跳的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趋于平淡,甜蜜的初恋也离我远去,那种心跳加速,甜蜜的感情也永远不再拥有。剩下的是对着初恋女孩的祝福之愿,虽然不能携手长伴,但是有了这份感情的历程,也许算不上吧,以后就有了经历,能够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
我不尤想起了一句话,幸福的爱情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爱情都是各个不同的。
英雄聯盟之從零開始
在最后感谢各位书友能够看完本书,祝福大家事业有成,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