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歲年年
小說推薦辭歲年年
尹涵每天都会在门口等贺靖年回家,楚末坐在沙发上磨着指甲,抬眼扫过门厅下站着的尹涵冷笑,“不知所谓。”贺辞撑着脑袋等着管家把饭菜摆在桌上,尹涵回头看了看时间有些疑惑男人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贺辞对楚末招招手,让他坐过来吃晚饭了。
管家这时候走过去对尹涵道:“尹少爷,先生他出差了,最近几天都不在家,您不用再等了。”
尹涵惊讶的看着退在一边的管家,“怎么靖年没有告诉我?”
管家不语,楚末嗤笑道:“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爸爸出不出差还需要向你汇报不成。”
極品美女的貼身兵王 柒月流火
贺辞在旁边看着尹涵变来变去的脸色,“你也快来吃晚饭吧。”
“不了,你们吃吧,我不饿。”尹涵失落的往楼上走,楚末挑了挑眉毛,“连规矩都不懂,以为进了贺家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现在还耍起脾气来了。”
尹涵背脊一僵,停顿了一下后又接着往上走。
楚末把碗筷甩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下贱的东西,爸爸怎么会看上这样不要脸的玩意,就算大街上随便找个人,身家都比他好上百倍。”
贺辞随意的笑笑,“我去书房看会书,你要是累了就早点休息。”楚末撇撇嘴,起身拍拍屁股就走了。
安静的书房里,贺辞爬上梯子在书架上找着先前没看完的那本。
尹涵不是没听到楚末说的那些话,愤懑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的出身不好,很反感别人谈论他曾经的事情,一再的忍让似乎只会让对方更加得寸进尺,尹涵绞着手指。楚末楚末楚末!你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楚末回房后有些口渴,又折出来,端着水杯上楼的时候碰上也出门的尹涵。
尹涵没有理会楚末,从他身旁走过。
“等等。”楚末喊住了他,尹涵脚下一顿,吐出一口浊气,“怎么?”
楚末讥笑的踱步走到尹涵面前,看着低眉顺眼的尹涵,“就该这么听话乖顺才好,可是叫你滚怎么就不会呢?”表情十分费解。
尹涵眼皮子一颤,“你会?”掀起眼皮子扫了他一眼,尹涵反问。
楚末气急了,尹涵躲都没躲,仍由楚末把水泼了他一脸,发丝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有些冷意。
天變道 王靈心
“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末少爷?”尹涵讽刺的说,把衣服上的水珠拍掉了些,将黏在脸上的头发抚到耳后。
楚末见他不像以往受辱后的隐忍,不由多看了他两眼,“呵,贱骨头就是厉害,这么快就学会反击了,倒是我小看你了。”
尹涵听闻脸色马上冷了下来。
超神學院之破空 銀河飛魚
“砰”的一声闷响,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贺辞惊诧的放下手里的书,拉开书房的门,赫然看到楚末张皇失措的脸。
地上躺着的尹涵一动不动,贺辞震惊的看着走廊上的两人,“尹涵他……”
楚末浑身发抖,惶恐的后退了两步,“不是的,我……”手里的杯子滚落在地上,一骨碌滚到了贺辞的脚边。
贺辞看到杯子上艳红的血迹大惊失色,“你怎么把他打了?”
拉起跌坐在地上的楚末,看到他身上溅到的血迹,那下打的颇重,白皙的手腕上也有好多抓痕,看来在他出来前,两人就撕扯了一番。
“怎么办?他是不是死了?”楚末捏着贺辞的手腕焦急道,贺辞探下身摸了摸尹涵的鼻息,松了口气。
“还好,我去叫管家上来,你等等。”贺辞说着就往楼下走。
带着管家上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楚末狰狞的脸,整个人骑在尹涵身上,双手掐着尹涵的脖子。
管家马上喊人拉开楚末,等把尹涵从楚末身下救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贺辞双脚无力的靠在墙上,楚末被压制着,红着眼盯着地上的尹涵,疯狂的撕咬着靠近他的人。
管家马上派人联系吴医生,自己也跑下楼去打电话,神色仓促焦急。
贺辞在下人的搀扶下回了房间,吴医生赶到的时候,楚末被制住了捆绑在床上,他看到神情恍惚的贺辞靠在床上。
“小少爷,你哪里不舒服?”吴医生走上前问,拉过他的手,掀开衣袖,手臂上也有好些的伤痕,神色肃穆,连忙翻开药箱。
贺辞看着他,忽然笑了,漆黑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死了呢,怎么死了呢?”吴医生惶恐的看着不太正常的人,连忙站起身,喊来外面的管家。
“通知贺先生了么?让他赶紧回来,小少爷的病好像又重了。”吴医生催促着管家,管家探头看向里面,也是头皮发麻。
“我已经通知了,先生已经在路上了。”管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贺靖年回来的时候,别墅里灯火通明。
吴医生听到外面的汽笛声瞬间松了口气,贺靖年出现在房门口的时候,吴医生把药跟水杯交给了他。
“先生。”吴医生想起来贺辞现在的状况,有些担忧的拦下了男人开门的手,“我认为您该做好最坏的打算,小少爷早先只出现精神分裂的症状,现在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臆想症,我一直建议大家配合小少爷的思维模式生活,并使他脑子里构建出的虚拟的世界在现实中重现,为此我先前曾对他进行催眠。但是最近小少爷脑活跃度越来越高,长此以往,小少爷可能会因为脑活跃度过高而崩溃,这让我十分棘手。”
贺靖年蹙眉看着他,“然后?”
全能高手系統 天鳴
吴医生吞了吞口水,“我建议在加大药量的情况下进行深度催眠,让小少爷的意识停留在某个阶段上,给他暗示,让他回到起点。”
“你看着办吧。”贺靖年捏着药的手发颤,指尖发白,“不能让他有事,其他的,你看着办。”
吴医生这才让他进去,管家在后面叹了口气,“这都多少年了,先生就这么熬过来了,怎么小少爷得了这样的病,还把自己当成了先生的孩子,明明他们都已经结婚了。”
吴医生也是一阵叹息,“处理好后再找两个人过来,我会给他们催眠,不管是楚末还是尹涵,我们还要重复多少遍,小少爷才会清醒过来,或许,永远,我们都要生活在这种虚假的故事里。”
寧為妃子不為後
贺靖年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脆弱的好像轻轻一碰就要碎了。
“父亲?”少年睁着眼睛迷糊的看着他,贺靖年温和的坐在床头,把他半圈在怀里,“乖,把药吃了。”
少年迷糊的张了张嘴巴,然后昏沉沉的躺下去。
贺靖年安静的坐着,看着他睡过去,才倾下身在少年的唇上印上浅淡的一吻,“亲爱的,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