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瑞雯答得轻易,动作也简单,就那么挨着罗南坐下,看着他打开了投影界面,里面就是那一个主题贴。
这个时候,帖子的阅览量和回复人数,已经彻底爆了,跳出去再看版面,也已经有了十多个与之相关的帖子,几有屠版之势。
竹竿还给他陆续发来天街社区之外,各个社交媒体上有关话题链接,以及热度分析。
从天街社区的主题贴开始,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相关话题已经进入了多个社交媒体的热搜榜,每一分钟都有大量的讨论和跟帖,说一句“如火如荼”,极是恰当。
但很荒唐的是,罗南为了让瑞雯了解来龙去脉,准备从头说起,等再想打开那个“俅爷”所发视频的时候,竟然已经无效了。
罗南几乎以为竹竿那边提先发动。
與女鬼同居 慢半拍
不过很快就看到,俅爷本人也修改了发言,做了声明:“是我没注意场合,视频内容吓坏了小朋友,也不符合版规,目前需要做一下后期剪辑再发出来。
“之前搬运的童鞋,转链接的应该都已经无效化了,至于那些改头换面冒充原创再发的,小心SCA找你们喝茶。
“爷言尽于此,好运。”
瑞雯扭头看罗南,后者略有些尴尬。
话又说回来,眼球爆掉、血肉横飞之类的场面确实有点儿……
可若非如此,热度也不可能攀升得那么快。
劍的旋律 藍晶
瑞雯看上去并不在意,只带着毫不掩饰的好奇心,主动伸手去翻阅帖子的回复。
鳳樓薄情郎何處 至尊
她很认真地在看,就算几百条回复之后,大量“求资源”,“求无剪辑版”之类的重复发言就充斥其中,把有内容的版聊、争辩内容淹没掉,她也一条一条地翻下去。
挤掉水分,里面也是杂七杂八,各种立场、各种喜恶、各种冲突乃至煽风点火……在网上的发言可不比平常交流,直来直去算是轻的,添油加醋、各走极端才是常态。
罗南在旁边就看到大量的“无人性”、“变态人妖”、“杀人犯胚子”之类的谩骂,还有一些“无法接受”、“脱粉了”之类的哀嚎。
这还只是刺激之下,第一波的反应,后续只会更甚。
罗南曾想阻止瑞雯来着,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从瑞雯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投影界面的反光,以及惯有的专注,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波动。
那些充溢着混浊情绪的信息流,貌似没有在瑞雯的心中激起哪怕一丝的回响。
问题是,那份好奇和关注,又是什么样的动力驱使的呢?
罗南沉吟片刻,又打电话给竹竿。
那边接通的时候,还在唠叨不停:“这个真的爆了,爆出了圈儿,各大平台用过度血腥的理由撤了几十上百个,可还是有经过处理的截图满天飞……”
“给我发个能看的链接。”
“哎,你不是看过了吗?”
叩關三界
“瑞雯想看。”
“这……过了吧?这算是刺激性疗法吗老板?”
罗南还没有回答,就又有人打电话进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姑父莫海航。
罗南心里头一突,匆匆对竹竿道:“先挂了,链接别忘发过来。”
无缝接通和姑父的通讯,果然那边劈头就问:“网上和瑞雯有关的那个血腥视频,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謀殺現場 ms007
姑父早就知道瑞雯在地下格斗场的经历,当初罗南为了说动家里收养瑞雯,还请何阅音提供一些经过了挑拣、剪辑的视频资料。
知道内情,就好交流。
罗南也就实话实说:“我们已经在关注了,暂时还没弄清楚是意外还是阴谋设计……”
“你们是怎么考虑的?准备删除或限流?瑞雯知道这个事吗?”
醫品宗師 步行天下
“嗯,知道……她正在看,应对措施什么的还没有想好,仍在观察。”
这个“观察”当然是有多重含义,观察对象既针对网上舆论走势,也包括瑞雯这边。
罗南下意识又往旁边瑞雯的脸上扫了一眼。
瑞雯对他的注视很敏感,而且也听到自己的名字,视线便暂时离开投影区,偏过脸来,与他目光交错,依旧沉静。
罗南对瑞雯笑了笑。
不管瑞雯的反应究竟如何,在她面前,无论如何都要把底气撑起来,才算是尽了哥哥的职责。
所以,再与姑父交谈,罗南谈吐中就多了些笃定的味道:
“现在还好吧,只要我们不在乎,外界如何,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当然,我们也不可能让人随随便便折腾,肯定还要采取措施。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姑父姑妈你们可能要辛苦一些,外面还是会有很多干扰……”
冥媒正娶:撲倒閻王麽麽噠
“这个你放心,我们怕什么?都有经验了,当年你爷爷那场风波都顶过来了,现在这种性质更不必提。”
“您大气!”
才又说了几句话的功夫,手环又是连续震动,莫雅、莫鹏、章莹莹、章鱼、薛雷、谢俊平、田思……一窝蜂的往这里打电话。
期间还有几个陌生号码,虽然转瞬就因为权限不够被屏蔽,但毫无疑问,这是真出圈儿了。
北亞熙熙——我來自外星球 落一
罗南暂时不准备和几个朋友交谈,也草草结束了和姑父的通话,扭头再看看瑞雯。
此时,瑞雯已经主动跳出来那个主题贴,很熟练的在天街社区,还有其他的一些社交媒体上,寻找和自己有关的话题。
風舞
她关注的面儿越广,摄取的信息也就越多,虽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心理防线破溃的征兆,罗南也不得不防。
他花了几秒钟筹措言辞,但面对瑞雯似是清澈透明,又似看不到底的心境,最终还是拿出了最直白的一个问题:
“瑞雯啊,你看这些,不生气吗?”
瑞雯又一次转脸看他,继而摇头。
不負情深不負婚
“那,是有什么想法吗?”
“有的。”
罗南就盯着她看。
瑞雯微垂眼睑:“我想看一看,我究竟是什么样子。”
“呃?”
瑞雯抬眼,与罗南对视,两秒钟后,她很认真地开口:
“这样的事情,能不能一直保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