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实际上之前有一些生灵被他打碎躯体,斩成数段实际上却并不能宣告死亡。
刚刚那女修士被他打的还剩一个头颅,仍然活蹦乱跳,由此,他才想通了这件事情。
而如果湮灭了其神魂,那么这个生灵就真正的死亡了。
那些看似已经死亡了的修士,实际上如果付出大代价是可以把他们救回来的。
不过一般而言,那样的代价太过巨大。
“到底为什么…”沈睿皱眉,能在这里搞事情的,大约只有一个家伙,那就是起源古树。
得到的线索太少,无法进行更深层次的推测,
海賊之惡魔之名 我心飛翔啊
他探查了一下被打裂的黑色大伞,皱起了眉头,没有任何的价值。
打造其的材料很粗糙,只是通过邪道手段硬生生累积上去的。
他甩出阴阳镇元鼎,随手一击将其震齑粉。
天字醫號
继续朝中央深入,这里大部分陆地也都笼罩着白色雾气,隔绝了他往极远处的窥探。
越往更深处,雾气就更浓郁,所以倒可以分辨的清楚哪里是往深处的道路。
特殊間諜
一片残缺的青铜石柱挡在前方,每一根都有数千丈高,很古朴而且都折断了,显得很奇异。
沈睿眺望,这片石柱的范围非常广,还有一部分隐藏在了白色雾气中,看不太透。
石柱一座接着一座,连成一片,上面雕刻着花纹,生具异象。
“轰!”恐怖的气息扑面,龙威浩荡,从青铜石柱中冲来,腾起漫天神光,一只青色的蛟龙盘在一根青铜石柱上,青色眸子摄人心魄。
就是这头蛟龙,属于真龙后裔,是一头强大的天王,堪比巅峰天王,又一声龙吟,颤动了古地,摧裂了苍穹。
不远处一根更高大的青铜石柱上,另一只蛟龙怀着敌意凝视,气息稍弱,在那最高大的青铜石柱上,隐约有微弱生命的气机。
“龙蛋吗?”沈睿猜测ꓹ 而后下一刻,躯体一颤ꓹ 一股寒气自尾椎骨升起。
他抬头,只见两条蛟龙都盯住了他,兽瞳森然ꓹ 似乎下一刻就会扑杀而来。
这是两条顶级蛟龙,血脉浓郁无比ꓹ 再一步就可以蜕变成真龙,强大无比。
一条就难以对付ꓹ 更别说两条了。
沈睿缓步后退ꓹ 同时发出道音:“我没有恶意…”
不过,那两条蛟龙显然没有理会,庞大的躯体从石柱上腾起,爪子轻易的撕裂了虚空。
沈睿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阴阳镇天鼎,同时张开嘴,发出一声龙吟ꓹ 金色的波纹如同实质,化为四条真龙盘旋。
顿时ꓹ 那两条蛟龙停住了ꓹ 盘旋在虚空中ꓹ 紧盯着沈睿ꓹ 似乎在犹豫不定。
沈睿脸色平淡,实际上却非常紧张。
终究ꓹ 那两条蛟龙没有出手ꓹ 又返回盘在了青铜石柱上。
沈睿舒了口气ꓹ 虽然这种真龙后裔,成就道主之后ꓹ 可以化为真龙之躯。
不过比起真正的纯血真龙还是有不少差距的,因此真龙一族并不会承认这种由蛟龙之属蜕变而来的真龙。
所以真龙吟还是有些威慑力的,加上沈睿的阴阳镇元鼎,摆明自己并不是没有反抗的资本,才让那两只蛟龙放下了进攻的心思。
不过,很明显他们也没想着留沈睿做客,其中一条蛟龙发出一声震吼,示意沈睿赶紧离开。
沈睿缓步后退,在即将离开石柱范围之时,心神一动,随手丢出了一枚符文,藏在了地下。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已经有巅峰蛟龙这种级别的生灵,还有必要惦记天王之躯吗?”
见到这头蛟龙之后,沈睿的心中疑问越发的浓郁了。
召开这片青铜食住前进了没多久,沈睿就发现了战斗的痕迹,这片地域都被打裂了,山体碎块到处都是。
“有种熟悉的波动,时间太久,感觉不出来了。”沈睿眸光璀璨,巡着虚空的裂缝,找到了几缕遗留下来的气息。
不过,过去的时间太久,无法准确的分别,只能猜测是明尊,战魔他们六个家伙中的一个。
公子千秋
这里波及很广,当初的战斗定然非常惊人,沈睿环视一圈,眸光璀璨,瞳骨之上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出现。
他想得到更多的消息,以辨别这条道路上的巅峰天王到底是谁。
然而,当他穿透虚空之时,脸色有了微微的变化,在前方,有一条条粗大的纹路隐匿在虚空中。
阵法…这是个陷阱!
他心中一惊,并不没有露出什么声音,仔细观察四周,同时亦步亦趋的前行。
果然,他在一处虚空中看到了模糊的光团,遮掩住了一群生灵的气息。
为我而来?沈睿并不能确定什么,只能缓慢的前行,暂时不引起对方的怀疑。
就在他即将踏入阵法范围的前一刻,眸子蓦然一凝,陡然掷出阴阳镇元鼎,发出恐怖的呼啸之音,震荡了虚空,往模糊的光团而去。
轰隆隆!
大片的虚空破碎,沈睿已经算是全力丢出阴阳镇元鼎了。
“敢算计我,就要付出代价!”他脸色很冷,这里真成一片地狱了,他才行走了多长时间就接二连三的遇到战斗。
咚!
神卡 資產暴增
一声宛若钟鸣一般的声音响起,恐怖的波动逸散而去,那模糊的光团瞬间破裂。
我來當明星 上善若無水
沈睿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因为他从碰撞中感知到了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波动。
果然,光辉璀璨得波动逸散后,一尊再熟悉不过物品出现,比阴阳镇元鼎大了一圈,更加的古朴与威严。
正是阴阳镇天鼎,随后,明尊的身影浮现,身材修长强健,发丝飘散,称得上是英伟。
佛醫古墓 飛天
眸子开阖间有金光流转,一缕缕道芒溢出,非常的不凡,举手投足与天地妙理相合。
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震慑人心。
“又见面了。”明尊语气平淡,看着不远处的沈睿,他开口,有种万事在握的淡然。
他身后,一尊尊天王的身影浮现,短短的时间里,明尊又拥有了一批追随者。
其中,有一人用极为怨恨的目光看着他,正是前段时间逃走的那尊极境天王,立身在明尊之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