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
小說推薦梧桐
一、囚徒
玄月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面对着被黑色金属条分割了的天空。那被无情地分割了的天空呈现出诡异的橘红色,朵朵黑云在天空中缓缓地飘动着。偶尔有几只奇怪的大鸟掠过天空,发出让人耳膜刺痛的噪音。
大气污染!玄月的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这四个字。神志稍微清醒一点之后,玄月终于发现了不对。
印象中刚刚自己好像正在房间里背英语单词,然后,那些单词忽然像停在白纸上的蚊子一样飞了起来,然后,那些单词像排着队的蚊子一样绕着自己的脑袋飞了几圈,再然后,自己就在这里了……
玄月的神经受到了来自大脑中枢的强烈刺激,在没有充分考虑那黑色金属条是什么的情况下勇敢地一跃而起。
“啊——”
头部受到一次剧烈的撞击,奇怪的是疼痛不仅仅产生在头部,而且还产生于身体的其它地方。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玄月不但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上布满了一道一道的伤口,而且更没天理的是现在自己竟然被关在一个小笼子里。那些伤口大部分已经结荚了,刚刚的大幅度动作撕裂了几道严重的伤口,血从伤口处渗出来,使本就污浊不堪的衣服更加恶心。除了恶心,玄月实在是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了。最令人气愤的是笼内的空间非常狭小,连给人舒展一下四肢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了?”一个相当温柔的男声传来。
玄月条件反射地朝声音的方向望去,眼前的景象着实让玄月吃了一惊。如果不是因为被关在笼子里,自己一定会狠狠地摔一跤。
“啊啊——”
比刚刚明显大很多分贝的叫声回荡在橘红色的天空,震得某只不知名的大鸟刚好落在笼子顶上。
因为玄月发现刚刚那个温柔到令人窒息的男声的主人刚刚转过头用面对着自己。本来应该是头的地方却是一个黑洞洞的骷髅,那没有眼珠的注视让玄月不寒而栗。他身体其他裸露的地方也都是惨白惨白的白骨。而且,他的跨下赫然是一匹身上连半片肉都没有的骨马。
难道说背自己单词的时候不小心启动了什么空间咒语,然后穿越了时空?如果真是那样,自己的命还真是苦啊。不但是作为最没前途的囚犯身份,而且押解者还是个骷髅战士。综合天空,云朵等因素,越看越像传说中的魔界。前方到底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自己呢?
“喀喀!”
刚刚掉在笼子上的不知名大鸟扇动着骨架,扑腾着飞上天空。余光可以瞥见拉笼子的马也是同样的身材。玄月沉醉于思考没有羽毛的骨鸟到底是如何飞上天空的这个问题,竟然连尖叫都忘了。
“莱丝莉小姐,再忍耐一段时间就到了。”又是那个温柔的男声。如果不是考虑到声音的主人长得实在是太对不起观众,这个声音还是相当容易让人迷失的。
玄月愣了一下,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关于自己现在的处境的N个问题。
“我是谁?”急于想搞清状况的玄月冒冒失失劈头就问。
骷髅战士回过头来,望着玄月看了足有五分钟。那个温柔的声音变得有非常诧异:“忘了吗?怎么可能……”
玄月被骷髅战士的反应吓到了,知道自己刚刚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然而,还是死性不改。
“大哥,你叫什么名字?”玄月满脸堆笑。虽然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努力忍住想吐的冲动。毕竟,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的家伙是自己了解魔界唯一的途径。
骷髅战士又回过头来,用空洞的眼眶望了玄月好久,终于缓缓道:“我叫萨穆。”
“我们这是去哪里?”玄月朝那个叫萨穆的骷髅战士微微一笑,向对方抛出一个比较容易回答的问题。
萨穆头也不回:“魔都。”
“我犯了什么罪?”玄月死死地盯着永远的后脑(盔甲)。
萨穆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你是圣光天使莱丝莉——魔界的天敌。”
玄月感觉脑子嗡的一声就大了。这里是魔界,我是魔界天敌。死定,死定……
橘红色的天空下,两匹骨马一步一步踩在同样橘红色的大地上朝魔都的方向走去。
警匪共寢:老婆無惡不作 妖妖逃之
“萨穆大哥,累了吧。下马休息一下吧。”玄月用尽量甜腻的声音说道。
“不累。”淡淡的语气。
“那马总该累了吧?”玄月不死心。
萨穆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道:“看来你真的是失忆了。连骨族是永远不会累的这样的事都忘了。”
玄月只能傻笑。
虽然玄月抱着多活一天是一天的想法,想尽了办法来拖延时间。可是,鉴于押解者的特殊体质,没有一个办法是奏效的。终于,在与三个骨族同行了N天之后,玄月被押送到了魔都。
玄月本来以为魔都像是《指环王》里面的那个魔都那样可怕,精神作好了十二万分的抗击打准备。结果,出乎意料的是所谓的魔都根本无法让人把它和魔联系到一起。
道路两旁清一色是红砖白石的建筑,这些建筑连成一片,精致而不失大气,优雅而不失庄重。视线的尽头,一座纯白色的哥特式建筑高高耸起在魔都上空。彰显出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和至高无上的王者气息。看到这些玄月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魔都,而是天堂。
一进魔都大门,玄月竟然情不自禁地尖叫起来,引得各位魔界居民怒目而视。那些魔界居民本来以为来者不过是普通的旅行者,然而等到他们看清楚来人的样貌,所有人(魔)都沸腾了,纷纷现出可怕的原形。同时以玄月为中心,弥漫起一股浓浓的杀气。玄月立刻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袭来,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了。四周到处是渐渐围拢过来的杀气腾腾的魔界居民,本来和正常人一样的魔界居民个个变得不是头上长角,就是鬼面獠牙,可怕至极。玄月终于对于自己魔界天敌的身份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闭上眼睛等待着被暴走的众魔撕成碎片。
“诸位,圣光天使莱丝莉是魔帝的要犯,她所犯下的罪行魔帝自会给予她相应的惩罚。请诸位不要妨碍公务。”玄月闭着眼睛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她杀了我五个哥哥!我今天一定要在这里手刃这个恶魔!”这是一个粗哑的男声。
“还我父母命来!”这回竟然是小孩子的声音。
“杀了她!”
……
整条大街一时间乱成一团。玄月暗暗地睁开眼睛,立刻打了个冷战。有一只魔爪离玄月的喉咙只有大概十公分。玄月愣愣地盯着那只魔爪浑身冰凉。因为自己从来就没有做过的事被群殴而死,不甘心啊,不甘心……
忽然,一道银光飞快地从玄月的眼前闪过。那只魔爪啪的一声掉到了玄月的腿上,玄月已经完全愣住了。
“如果有谁再敢妨碍公务,犹如此爪!”萨穆的声音响彻在街道上空,充满了强大的威慑力。
“啊啊啊——”
愣着的玄月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腿上还趴着一只奇怪的东西,立刻抖落魔爪,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随着她的尖叫,刚刚包围在四周的浓浓杀气立刻消散于无形。众魔脸上的表情清一色转化成了极度的惊恐。不到一秒钟时间,街上就只剩下两匹骨马,一个骷髅战士,还有一个神智已经不是原装的天使。
“萨穆大哥,你好厉害啊!”玄月看了看刚刚的战果,朝骷髅战士露出一个赞赏的微笑。
身體裏有個女鬼差 一窮三白
英雄無敵之血尊 太平洋的一只蟲
名叫萨穆的骷髅战士从骨头里发出一阵轻笑,说道:“真正厉害的是圣光天使莱丝莉。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是你刚刚的尖叫吓跑了他们。”
见玄月没有反应,萨穆饶有趣味地说道:“圣光天使战斗之前的战嚎,令无数魔界战士闻风丧胆。估计他们是把你的尖叫当成了战嚎。”
萨穆望了一眼远处的巨大白色哥特建筑,轻轻地拍了一下骨马的屁股。
“圣光天使莱丝莉,魔界所有人心中的恐怖恶魔。拥有仅次于上帝的右手的强大战斗力。自从你从昏迷中醒来,你已经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尖叫了三次了。你,真的是圣光天使莱丝莉吗?”
玄月愣了一下,微笑着说道:“不瞒你说。我真的不是什么圣光天使。所以,大哥你就放了我吧。”
“哦。不过,你得小心些,魔界的居民是不介意杀一两个假冒的圣光天使的。”淡淡的语气。
“还,还是算了……”玄月脸上的表情在刹那间冻结。
二、魔宫
不一会,玄月和萨穆就已经站在了那座巨大的白色哥特式建筑的面前。玄月这才发现眼前的这座白色建筑竟然悬浮在十米高的半空中,与此同时,不断有若隐若现的黑色雾气沿着白色建筑游移着。玄月无论怎样努力地仰起头,也无法看清它的全貌。
“哈哈哈,萨米尔,你果然准时。人已经带到了,你回去休息吧。”哥特式建筑的上空回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自称为萨穆的骷髅战士朝声音的方向行了个礼,迅速转身离去。
“圣光天使莱丝莉,你终于落到我手上了。哈哈哈哈……”
头顶的声音笑得让人毛骨悚然,玄月不由自主地蜷缩起身体。
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光,白光过后,玄月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巨大的大厅里了。高高的穹顶仿佛直达天空。四壁是一片纯白,没有一件多余的装饰,脚下是一个巨大的五芒星魔法阵,上面奇怪的文字发出一道到金光,像水一样流动着。玄月发现关着自己的笼子已经消失了,然而自己却依然连一动都动不了。
“圣光天使莱丝莉,还记得那些死在你手里的魔界战士吗?作为魔界的魔帝,我会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依然上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当最后一个死字被说出口的时候,玄月忽然发现脚下的奇怪文字流动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自己的身体刹那间被笼罩在一层黑色的雾气之中。那层黑色的雾气慢慢地消失在玄月的身体表面。玄月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仿佛被放入了无数只虫子,不断地啃咬着。钻心的疼痛一阵阵袭来,一股一股的寒气接二连三地涌上来,冷汗顺着玄月的额头不断地滑落。虽然这个身体的主人很强大,但是玄月的精神却无法承受如此强裂的疼痛感,不一会就晕了过去。
“扫兴!圣光天使莱丝莉不过如此!”
随着声音的消失,地上那巨大的五芒星阵立刻失去了刚刚的光芒,变成了一些无用的线条。
無限契約,老公只婚不愛 漠子涵
數據修煉系 獨翼客
玄月晕过去之后又过了好久,迷迷糊糊地听见自己的脑海中有一个女子的声音。
“玄月,我是圣光天使莱丝莉。非常抱歉,我在战斗的时候发动了一个禁忌法术,法术的副作用是你和我互换了灵魂。人界的资料很有限,不过我会尽量努力想办法把我们两个换回来的。所以,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我的最强武器——啸月剑,就在我的身体里。我已经把使用的方法印在了你的脑海里。遇到危险它自然会出来救你。对了,翅膀张开的方法……”
玄月忽然感觉到身体正在经历着极其强烈的摇晃,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模糊的六感立刻清晰起来,而莱丝莉的声音却戛然而止。翅膀的张开方法?玄月郁闷地发现自己刚好错过了最重要的部分。
“莱丝莉!莱丝莉!”一位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子抱着莱丝莉的身体使劲地摇晃着。
玄月愤怒地睁开眼睛,瞪着打断自己和莱丝莉交流的罪魁祸首。眼前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长长的睫毛,轮廓鲜明的脸部线条外加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玄月的视线之中,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正用充满了担忧的眼神望着自己。
一定是某位天使来救我了。这是玄月的第一感觉。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那位美丽的天使一把把曾经属于莱丝莉但现在属于玄月的身体抱在怀里,玄月立刻感觉自己呼吸困难起来。
“能不能松一下,我,我要窒息了。”
直到听到玄月的抗议那位天使才恋恋不舍地松了手。玄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你是来救我的吗?”玄月朝眼前美丽的天使淡淡一笑。难得的救命稻草,绝对不能浪费了。
那位美丽的天使点了点头,玄月发现他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那么,快点带我离开。”玄月脸上的笑容纯净无邪。
“抱住我的腰。”美丽的天使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连说出来的话也具有了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力。
玄月犹豫了一下,闭上眼睛,紧紧地抱住了那位美丽的天使的腰。出乎玄月的意料,天使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单薄。相反,身体相当的结实。玄月的耳边响起一些自己无法听懂的单词,立刻有风盘旋着从脚底往上吹去。刚刚出的一身冷汗在风中迅速蒸发,带走了身体的热量,玄月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断有东西呼啸着从耳边飞过。
风终于停了下来,玄月满怀希望地睁开眼睛。然而眼前的景象马上把她从天堂摔到了谷底。根本还是在原来的地方,根本连一动都没动。
“可恶!你怎么又设了新的结界?”美丽的天使愤怒地朝穹顶喊道。
“果然没错,又是你这小子。就知道添乱,什么时候才能安分一点啊。你暂时就先给我留在这里好了。”不知道为什么,玄月觉得那个魔帝的声音似乎没有刚开始那么可怕了。
“对不起。不能救你出去了。”
玄月抬起头,望着一脸歉意的天使。忽然意识到这个姿势好像有些不对劲。这,这不是少女漫画里经典的男女主角深情凝视对方的姿势吗?玄月慌忙把依然环在天使腰上的手抽了回来,立刻满脸通红。
“是我连累你了。”玄月为了掩饰脸红低下了头。
“没,没事。这种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没过多久天使那温柔的语气立刻变得义愤填膺:“可恶!我就不信我冲不出魔宫!”
然后,美丽的天使做了一个让玄月绝倒的动作。美丽的天使忽然伸手一抓,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枕头,然后枕着枕头躺在五芒星阵的中心睡起觉来。
玄月不知所措,只是愣愣地望着天使那安静的睡脸。只见美丽的天使嘴角微微含着笑,长长的睫毛像刷子一样筛下来,略显苍白的皮肤仿佛温润的玉石。每个天使都是这么美的吗?玄月有点看呆了。连天使已经睁开眼睛都没有发现。
“我脸上有什么吗?”睁开眼睛的天使惊讶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没有!”玄月大窘,连忙摆手。
美丽的天使也没有深究,迅速地露出一副开心的笑容:“我发现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
玄月一脸狐疑,难道说连睡觉都能发现秘密通道吗?
“好好看着。”天使说完,张嘴念动一些奇怪的单词。
空气中忽然出现一团黑雾,玄月总觉得那团黑雾有些眼熟。那团黑雾绕着五芒星阵飞了几圈。五芒星阵内的文字忽然金光大作,那团黑雾朝着五芒星的一个角猛冲过去。那个角上空的空间立刻扭曲起来,仿佛被拉开的拉链般,迅速地裂开一道缝。那道缝在金光的作用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变成一扇古老的橡木大门。
“走吧。”天使拉起玄月的手就往那扇橡木大门走去。
“……(省略处为咒语)以魔帝之名,带我们离开。”天使的声音在玄月的耳边响起。
玄月愣了一下,如果是天使的话至少应该说以上帝之名才对啊。以魔帝之名?……玄月的怀疑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那扇橡木大门渐渐变得通明,前方出现了一条黝黑的走廊。玄月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某只手拉进了走廊。
玄月回过头去,门已经消失了。
三、回忆
“唰!”走廊里立刻漂浮起一个个冰蓝色的火球。一不小心就会碰到。
美丽的天使紧紧抓住玄月的手。玄月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手心缓缓地注入自己的身体。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一层冰蓝色的雾气之中。有几个冰蓝色的火球撞到两人的身上,立刻像被推了一下的气球一样飞远了。
將軍的結巴妻 莎含
“只要让他们误以为你也是魔族就没事了。”
是天使的声音。玄月一愣。“你也是魔族”?言下之意……
“你,你是魔族?”玄月结结巴巴地问道。
“天使”愣了一下,表情相当惊讶:“我当然是魔族。莱丝莉你怎么了?”
“你是魔族?”
玄月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天使”,猛地把手从他的手心抽出来。围绕着她的那层冰蓝色的雾气立刻消散了,一个火球刚好从玄月的肩膀擦过。一股彻骨的寒气从被擦到的地方不断地往身体里钻,玄月转头一看,半个肩膀已经被冻成了冰块。
“笨蛋!”“天使”一把把玄月扑倒在地上,另一个冰蓝色的火球直接打在了“天使”身上,立刻被弹到了远处。
“你不要命了!”
玄月发现面前的男人脸上是货真价实的担忧,玄月的身体立刻被一股霸道的能量包围,低下头只见自己的身体再一次笼罩在刚刚的冰蓝色雾气之中。那雾气像一条条小蛇,绕着玄月不停地游走,玄月只觉得自己体仿佛被火焰点燃一样沸腾起来。一身冷汗过后,玄月身上被冰封的地方已经恢复如初。
“竟然只是冰封。我还以为像你这样强的使用光系魔法的家伙碰到阴暗的魔焰会遭受重创呢。”
玄月不安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对方的额头正沁出涔涔的汗水。
“你真是莱丝莉的朋友吗?”玄月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而且这个判断可能已经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你还是无法把我当成朋友吗?我做了这么多,甚至不惜与我最敬爱的人为敌。你还是无法相信我吗?”那个美丽的魔族湛蓝的眼中忽然潮湿起来,眼泪叭嗒叭嗒地流下来。
与此同时,四周弥漫起一股巨大的哀伤。玄月忽然发现连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心像被什么东西切割着,疼痛一阵一阵袭来。
“兰斯,兰斯……”玄月的脑海中又响起了莱丝莉的声音,饱含着无奈与不舍,“傻孩子,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相信!”
随着莱丝莉那哀哀戚戚的声音,玄月忽然感觉无数血腥的、黑暗的、温暖的画面像潮水一样涌入大脑。无法呼吸,无法动弹。感觉整个身体不再属于自己,自己只是一个无力的旁观者,什么也做不了。
莱丝莉的记忆吗?玄月咬紧牙关,默默忍受着那些沉重的记忆,意识渐渐陷入深深的混沌之中。
玄月(莱丝莉)发现自己成了一缕漂浮于空中的光,没有形体,没有感觉,只是懵懂地注视着四周。身旁是柔软洁白的云朵,脚下是一片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建筑。然后,她身边空气忽然扰动起来,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子出现在空气之中。
“从今天起,你就是光天使莱丝莉。最纯净的元素天使。”
四周的光线慢慢变暗,玄月(莱丝莉)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站在了龟裂的大地之上。脚下是一片血海无数残臂断肢堆积如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浓浓血腥味。玄月(莱丝莉)忽然觉得右手有些沉,低头一看自己的手中赫然是一把沾满了鲜血的十字剑,剑尖的血液一滴一滴落到地上,绽开一朵朵鲜红的梅花……
又是一阵眩晕,玄月(莱丝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正是那个美丽的魔族。湛蓝的眼睛,金色的头发。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却明显比现在要小许多。顶多只能勉强用少年来形容。少年狼狈地倒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把染血的短剑。此刻正用充满了仇恨的目光望着自己。
玄月(莱丝莉)华丽地转身,空气中的血腥味随风而逝。玄月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远处是那座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建筑。
“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明显属于莱丝莉的充满了压迫力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你不是嗜杀成性的圣光天使吗?”
仙佛妖魔錄 白色的風
“我从来不杀小孩子。”依然是那个充满了压迫力的冷冷的声音。
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少年的声音带着狠狠的杀意响起:“你会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
玄月(莱丝莉)毫不理会,消失在空气中。
黑暗的洞穴中,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沉闷压抑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玄月(莱丝莉)发现自己正和那名已经长大了许多的少年对峙着。
“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被困死在这个结界里,或者联手。”空气中响起莱丝莉冷冷的声音。
少年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玄月(莱丝莉)一声轻笑,拔出啸月剑,白色的光芒从剑身上弥漫开来,渐渐充溢到四周。整个空间因为强大的压力发出呜呜的哀鸣,原来强大无比的结界刹那间失去了原有的气势。玄月(莱丝莉)挥动手中的剑,朝空气用力地一劈,一阵大风吹得莱丝莉衣袂飞扬,原本虚无的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乳白色的球体,那球体的表面慢慢出现一条小小的裂缝,那裂缝逐渐增大增大。砰!一声巨响,球体炸裂。空气瞬间失去了刚才那巨大的压迫感。
“说什么联手,明明你一个人就能冲破结界!”身后响起少年忿忿的抗议。
“你乖乖地站在一边。这就是我要的联手。好了,你可以走了。”依然是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可恶!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放我一个人离开?”
玄月(莱丝莉)又一次无言地消失在空中。
……
回忆忽然被打断,那些关于记忆的信息忽然聚成一团,消失在意识的深处。无论玄月如何努力都无法再抓到一丝一毫。
“莱丝莉,你醒醒啊!”
莱丝莉试图向我传达些什么。玄月摸着疼痛欲裂的脑袋,望着眼前这位美丽的魔族。他和莱丝莉之间似乎存在着一些相当复杂的纠葛。是敌人?还是朋友?从那些零碎的片段里实在是无法弄清楚他们间的关系。
眼前美丽的魔族露出的那个真挚的表情绝对不像是装的。可是,真的可以信任他吗?
“莱丝莉……”
四、脱困
玄月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去抓住了那只有着修长五指的白皙的手。
“走吧。离开魔宫之后我们去哪里?”玄月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与其去关心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不如把注意力放到更加现实的未来。在正牌莱丝莉找到使两人恢复的办法之前,要活下来只能靠玄月自己。更何况这里是魔界,危机四伏的魔界。
那只被玄月握住的手明显地一颤,美丽的魔族微微一笑,说道:“先去沙法大魔帅那里住一段时间,魔帝曾经在盛怒之下发誓永远不会踏足沙法大魔帅的府邸。就算被魔帝知道我们在那里,他也无可奈何。可惜黑龙最近不在,不然可以直接让他送你回天界。”
随着两人的脚步,漂浮于空中的那些冰蓝色的火球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最后终于完全消失了。前方出现了一扇和刚开始时一样的橡木大门。
“终于走出来了。我还担心刚刚的意外会触发什么可怕的禁制呢。”美丽的魔族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将右手缓缓地伸向大门。
那只修长的右手接触到门的一刹那,浓浓的蓝色雾气像一张巨大的网把两人罩在里里面。玄月的眼前的景象瞬间变为乳白色,然而只一刹那就恢复正常。
此时,两人已经站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玄月愣了一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穿过了那扇大门。依然是和刚入魔都时一样的景象。红砖白石的建筑,熙熙攘攘的人流,魔宫已经被甩在了遥远的身后。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玄月还发现了一些古怪甚至可以说令人恶心的东西。不远处商店的货架上陈列着一只只不知道属于什么生物的四肢,那些四肢看起来黑乎乎的,仿佛已经被风干了很久,只有上面尖利的指甲依然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阵阵杀气。只一眼,就彻底打消了玄月东张西望的兴致。
周围的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有两个人突然间出现在自己身旁,若无其事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玄月想起自己第一次出现在魔都时的景象,不由一愣。蓦地发现自己和那个美丽的魔族身上依然笼罩着那层蓝色雾气,只是明显比刚刚淡了很多,所以才会被忽略了。这个东西难道有隐形的作用?
体内不安分的血液立刻占了上风,玄月伸出手去在一个路过的魔族眼前晃了晃。
那个魔族好奇地东张西望了一会,然后挺起鼻子使劲地嗅了嗅。脸上忽然出现相当警惕的表情。
“我闻到了天使的味道!”那个魔族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利的大叫,原本灰色的眼珠刹那间变得一片血红,双手的食指立刻变成了两把尖尖的透明大刀。
周围的魔族纷纷朝玄月二人的方向吸起了鼻子。
“莱……莱丝莉……”美丽的魔族脸上露出深受打击的表情,定定地望着玄月看了好久。
杀气,浓浓的杀气迎面袭来。玄月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被惊扰的魔族挥动着那闪着森森寒光的手刀朝玄月二人的方向重重地劈来,手刀破空发出令人心悸的响声。
玄月惊出了一身冷汗,身体却根本无法动弹。死定死定……玄月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玄月感觉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空中带去,风吹过身体传来丝丝的凉意,整个身体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难道说这就是鬼魂升空时的感觉,我死了,不会吧……玄月好半天才鼓起勇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飘扬的金色长发轻轻地拂过玄月的脸颊,洁白到让人窒息的翅膀在空中轻轻地扇动着……然而,那张带着冷峻表情的侧脸分明是那个美丽的魔族……如果天空不是那样血腥的红色,这应该是一幕相当圣洁的景象。飞翔于天空中的天使,虽然他的身上还吊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
果然是骗人的,魔族怎么可能长成这样呢?估计眼前这个自称魔族的家伙是莱丝莉在天界的损友,不过这种玩笑也开得太离谱了一点吧。既然他觉得这样做有趣,那么我也懒得拆穿他。玄月在心里暗暗发笑,为自己英明的推理而感到自豪。
玄月正想着,忽然感觉脚下一重,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被刷成了粉红色的平台,向下望去那些街道上的建筑小得仿佛孩子手中的玩具一般。平台上到处是争奇斗艳的花朵,有很多都是玄月从来没有见过的。平台的中心甚至还放着一架维多利亚风格的秋千。这个的平台的主人一定是一位相当有情趣的女子。玄月的脑海中立刻幻化出一个绝色美女在花丛之中荡秋千的景象。
“莱丝莉!莱丝莉!”
玄月好不容易才从华丽丽的幻想中回过神来,愣愣地望了望那个美丽的魔族,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笑。跟着对方向一扇同样华丽丽的大门走去。
好香啊……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摇篮里一般,没有丝毫的压力……整个身体都在贪婪地呼吸着……好想沉醉在这样迷人的香味里面永远不醒来……
玄月的眼皮忽然耷拉下来,身体一滞,双腿不由自主地向左一转,朝一棵巨大的鲜红色花朵走去。那朵花鲜红欲滴,仿佛能挤出血来,两片巨大的花瓣远远望去让人想起正在缓缓张开的血盆大口。玄月一步步向那朵大花走去,眼中流露出迷醉的神色。
那朵大花忽然伸出两条粗大的藤鞭,朝玄月的胸口袭来。
“嚓嚓!”
一道银光闪过,两条藤鞭应声而断。
“啊——”凄厉的尖叫响彻诡异的橘红色天空,一只停在平台上的骨鸟被吓得疾飞而去。
两条藤鞭的断口出流出汹涌的鲜血,那朵大花的两片花瓣立刻紧紧闭合,平台上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玄月猛地惊醒,愣愣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个漂亮的魔族用看怪物的眼神定定地望着玄月。
“小红——”
空气中忽然出现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男人,这个男人不顾一切地朝那朵紧闭了花瓣的大花冲去,紧紧地抱住了那朵大花小腿粗的花茎。眼前的男人过了好久才注意到定定地站在一旁的两位不速之客。
“是你们!是你们伤害了我的小红!”那个***起来,脸色铁青,用充满了杀气的眼神望着玄月二人。手中忽然凭空出现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
“抱歉。刚刚情况危急,我不得以……造成的损失我会补偿的。”那个漂亮的魔族低下头,露出万分抱歉的神情,“我们是来见沙法大魔帅的。”
“补偿?天界的奸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穿青色长袍的男人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恐怖,越来越恐怖,长剑划过一道耀眼的银光朝玄月二人的方向飞来。
五、褐雾
“铛!”
一声金石相击的脆响,那个脸色阴沉的青衣男人被震地后退几步,脚底摩擦地面带起一阵橘红色的灰尘。青衣男人望向美丽的魔族的眼神也明显变得不同了。
“我不是天界的奸细。我的身份现在还不便说,让沙法大魔帅出来。他会跟你解释的。噬血魔草,虽然是魔界的珍惜植物,但我一定能为你找到一模一样的作为赔偿。”美丽的魔族用相当谦卑的语气对那个青衣男人说道。
青衣男人脸上惊异的表情立刻恢复到熊熊燃烧的愤怒:“该死的天界奸细,我魔将褐雾绝对不容许你这样侮辱魔族的荣誉。”
自称褐雾的男人说完,迅速地向空中一跃,那把银色的长剑变为一道疾风,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玄月二人的方向劈来。玄月忽然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迫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美丽的魔族皱了皱眉,飞速地变换了几个手印。他的手中立刻升起一个冰蓝色的光球,那个冰蓝色的光球朝剑气袭来的方向猛烈地飞去。那道疾风在接触到光球的瞬间被瓦解。只剩下无数褐色的叶片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下来,仿佛无数飞舞的枯叶蝶。
“冰蓝净化!明明是天界的法术,竟然还说自己不是天界奸细!”自称褐雾的男人从空中缓缓落下,眼中闪过凌厉的光芒。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好像犯了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呵呵……”
“闪吧!”美丽的魔族苦笑一声,伸手环住玄月的腰,飞快地朝平台上的那扇门闪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一声怒喝。空气中忽然响起古怪的沙沙声,玄月朝褐雾的方向望去。只见那些飘落到地上的枯叶以褐雾为中心旋转着飞向空中,犹如狂暴的龙卷风。那些枯叶仿佛正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揉捏着在沙沙声中不断碎裂,最后化为褐色的尘埃,宛如一张褐色的大网,将褐雾罩在中间。褐雾凌厉的表情在弥漫的尘埃中若隐若现,说不出的诡异与可怕。
玄月愣愣地望着那些褐色的尘埃化为两条巨龙朝自己的方向飞来,美丽的魔族此刻正背对着攻击袭来的方向。可是玄月现在却连呼喊的力量都已经丧失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条褐色的巨龙飞向他的后心。凉气从玄月的脚底迅速地升起,玄月感觉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的衣服。
两条褐色的巨龙悄无声息,然而却以让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朝美丽的魔族飞来……
玄月惊讶地发现那两条褐色的巨龙在接触到美丽的魔族身体的一瞬间迅速地缩小,缩小,最后化为两缕轻烟消散在空气之中。
美丽的魔族缓缓地转过身来,面对着褐雾,眼神冰冷。玄月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腿一刹那软了下来,有一种想要跪伏在他面前的冲动。如果不是腰部正被眼前的人抱住,玄月一定已经跪下去了。
“啪!”
玄月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褐雾跪在地上,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膝盖,仿佛无法相信自己已经跪了下来。
“臣服之力!你……你到底是谁?……”褐雾的声音竟有一丝颤抖。
“现在相信我不是天界奸细了吧。”美丽的魔族淡淡一笑,那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瞬间消失,“冒犯了你我很抱歉。可是我没有时间跟你耗下去。至于噬血魔草我一定会想办法赔给你的。”
如果不是那个叫褐雾的魔将还愣愣地跪在地上,玄月绝对无法把眼前这个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的家伙和刚刚那浑身散发出的可怕霸气联系到一起。
“……(省略处为咒语),以魔帝之名……”
美丽的魔族念动咒语,那扇华丽丽的大门渐渐变得透明起来。玄月还处于刚刚的震惊之中,无意识地跟随着美丽的魔族跨入门内。
眼前浮起一层薄薄的白色雾气,雾气散尽。二人已经置身于一个同样维多利亚风格的华丽大厅之内。
地上铺着精致的地毯,每一件家具都极尽完美,华丽丽的光环让人无法正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无法言说的迷人香味。此刻,壁炉里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木材在火焰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是兰斯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鳳凰鬥:攜子重生
玄月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扶手椅中抬起头来。老者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小巧的金丝眼镜,虽然满脸皱纹却眼神清澈,他的膝盖上赫然是一本厚厚的大书。
“我进来的时候打坏了一棵噬血魔草。那个叫褐雾的魔将好像相当紧张,你帮我赔一棵新的给他吧。”美丽的魔族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褐,褐雾……”老者一愣,“你真的打伤了红叶?”
“红叶?那棵噬血魔草吗?那时候它向莱丝莉发动了攻击,我没有办法。有什么问题吗?”美丽的魔族一脸疑惑。
老者沉吟一声,冷冷地望了玄月一眼,而后缓缓道:“那不是一棵普通的噬血魔草。它是我曾经的部下红叶副魔将死后化生而成的。褐雾是红叶的哥哥,在他的心目中那棵噬血魔草是独一无二的,是任何别的噬血魔草所无法替代的。”
“难怪他这么激动。”美丽的魔族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情。
“唉,没办法……”老者叹了口气,把厚厚的大书放到一边,站起来,“你又做了什么惹魔帝生气的事情?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每次来总没有什么好事。”
“你带魔帝的犯人来我这里干什么?”老者的声音一沉,目光移向玄月,目光中的冰冷令玄月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沙法爷爷,我们只在这里留几天,等到魔界和天界间的通道打开之后我就送她离开。”那个美丽的魔族朝老者傻笑着说道。
老者的脸色立刻大变,厉声道:“不行!”
“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沙法爷爷,你就帮帮忙吧。”美丽的魔族脸上的表情变成了哀求。
“说不行就是不行。我这里不欢迎天界的刽子手!她的手上沾满了魔族的鲜血。如果我让她留下,怎么对得起在那场大战中死去的同胞?”老者脸上的表情显示这件事丝毫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沙法爷爷……”
“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你和她之间的事情,所以我不会对她出手。但是让她留下来这样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你们还是走吧!”老者果决地拂袖而去。
“沙法爷爷……”
六、小魔
“沙法爷爷……”美丽的魔族一把抓住老者的衣袖,脸上露出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死也不放手的表情。
老者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接着将视线移向玄月。玄月被他的目光震了一下,缓缓地低下了头。
老者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也罢,也罢。你带她去那个房间,没有我的允许千万不要出来。”
老者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美丽的魔族朝玄月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接着做了个跟上的手势就大踏步向前走去。
玄月想也没想,快步跟上。
沿着似乎永无休止的长长走廊一直向前,玄月忍不住开始东张西望。走廊两旁挂满了一幅幅一人多高的油画,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在画框中优雅地微笑着。玄月的目光扫过一幅幅画,并不多做停留。忽然,玄月的眼睛仿佛遇到磁石般被牢牢吸住了。
那是一幅女子的半身像。那个有着长长的金色卷发的女子嘴角和善地向上弯起,蓝宝石般的眼睛微眯着,只穿着一套朴素的长裙,然而却说不出的优雅与高贵。
玄月静静地站在画前,双脚再也挪不开脚步。
“你还没走?”这个声音绝对不怀好意。
玄月缓缓地转过头来,只见那位名叫褐雾的魔将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冷冷地望着自己,心里没来由地一寒。
“很漂亮吧。画里的人就是我妹妹红叶。她就是死在了天使的手中。”
褐雾的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玄月,玄月霎时感觉毛骨悚然。转身寻找那个美丽的魔族,却发现走廊中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她和褐雾两人。
“我知道你是沙法大魔帅的客人,不会把你怎样。不过小魔们可不管这些。”褐雾的脸上掠过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玄月刹那间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入,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失去了意识。
玄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堆满了玩具的房间里。见到她醒来,一群五六岁大模样的孩子蜂拥着围了上来。虽然孩子们的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但玄月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祥的预感。
“天使醒了。”
“哇,没想到天使就长这样。”
“褐雾叔叔说这是送给我们的玩具。”
“就像上次的狼狮兽吗?”
“这次可得省着点玩,上次的狼狮兽才三天就死了。还说是什么魔界生命力第三的魔兽呢。”
“嗯,知道了。”
“让我们先看看天使的血是什么颜色的吧。”
其中一个孩子手臂变幻成手刃的形状狞笑着向玄月走来。玄月刚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连抬一下手臂的力量都没有。
那孩子用手刃轻轻地在玄月的手臂上一划,玄月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疼,殷红的鲜血立刻如决堤的洪水一样顺着玄月的手臂不住地流下来。
“原来天使的血不是黑色的啊?”
几个孩子掩饰不住一脸的失望。玄月冷汗涔涔,忽然感觉自己在一瞬间成了解剖台上的兔子,大睁着眼睛一脸的惊恐却无人理会。前所未有的无助感渐渐将玄月整个淹没在里面。
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变成一个倒霉的天使啊?难道我的生命就将结束在这些小家伙的手中吗?上帝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哇,天使在哭啊。”
“咦,天使也会哭啊?”
“别管这个。她的头发是我的,我要用她的头发编一张网。”
“指甲是我的,我要用它做一串项链。我敢保证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项链。”
“等一下,你们要的东西等她死了才能给你们,现在她是我的。来帮我给她套上这件衣服。”
呜……我成了巴比娃娃吗……
不!我不能哭!他们只是些孩子,孩子无论怎么可怕都只是孩子。
“喂,如果我教你们一些新的游戏,你们能不能放了我。”玄月鼓起勇气。
“什么游戏?”像任何孩子一样,一听到有新的游戏,那些孩子们立刻两眼放光,兴奋地盯着玄月。
“你们玩过足球吗?”玄月心中的恐惧稍稍减轻了一些,咽了咽口水开口道。
“足球?”
“那是什么?好玩吗?”
“如果真的好玩的话我们就放了你。”其中一个孩子沉吟一声,仿佛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
玄月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可是人界几亿人为之疯狂的运动啊,不好玩就怪了。
“你们先用皮革做一个空心的球,里面充满空气。”
“皮革啊?用剑齿龙的皮行吗?”
望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目光,玄月皱了皱眉,缓缓地点了点头。剑齿龙?那是什么生物?
在玄月的指导下那些孩子们终于用法术做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足球。等玄月解释完游戏规则,那些孩子们立刻一哄而散,玩了起来。满以为已经暂时脱离苦海的玄月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成了球门。孩子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对玄月许下的承诺,以用足球打中玄月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作为得分的条件。
虽然是空心球,气也充得不是很足。但由于小魔们天生神力,没过多久玄月就被足球打得鼻青脸肿。面对这样的情况除了哀叹自己自掘坟墓外,玄月无话可说了。
“你们在玩什么?这么开心。”随着门的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玄月激动地抬起头来,是那个美丽的魔族!
“兰斯哥哥,我们在踢足球。可好玩了。你也一起吧。”
“我要射门了!”
玄月浑身的肌肉都崩紧了,紧闭着双眼迎接着下一次重击。
“够了。这个家伙我带走了。你们拿什么当球门都没关系。但是这家伙是我的朋友。明白?”
“哦!”
“算了。我们去找褐雾叔叔当球门吧。他个子大,容易打中。”
“好主意!”
孩子们一哄而散。
玄月苦笑,看来自掘坟墓的人不只是我一个人啊。
“笨蛋,怎么不跟紧我。你知不知道,沙法家的孩子们在传说中可是魔界除了魔帝外最可怕的存在。”美丽的魔族抚摸这玄月的头发,眉头微皱着。
玄月忽然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夺眶而出。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秦舞
“呜……我要回家……我好想妈妈啊……”玄月紧紧地抓住了眼前这个人的衣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妈妈?”美丽的魔族愣了一会。
“带我回人界!求求你了带我回人界!”
“我根本就不是天使莱丝莉……真正的莱丝莉在人界……我不要再用她的身体了……我要回家……”
玄月颠三倒四地叙述着,终于把莱丝莉和自己呼唤身体的事情说明白了。
美丽的魔族愣愣地盯着玄月好久,好不容易终于缓缓开口道:“我早该猜到的,莱丝莉怎么可能会被一群小魔欺负成这样。好吧,我带你回人界。”
七、回家
“你的运气不错,今天刚好是魔界和人界间通道打开的时间。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从魔界到人界,再从人界到天界不是比直接从魔界到天界容易许多吗?早知道直接去人界就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美丽的魔族一边带着玄月往人界的入口处飞去,一边自言自语般念叨着,眼神中颇为自己的失误感到懊悔。
一路畅通无阻,正当玄月激动地以为自己就要成功地回到家中的时候,一队骷髅战士忽然将已经站在通道口的两人团团围住。为首的似乎就是那位押送玄月的萨穆。其实骷髅战士每个都长得一样,玄月是从铠甲上判断出萨穆的身份的。
“圣光天使不能走。”萨穆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像钢铁一般冰冷。
“你以为你们能拦住我吗?”美丽的魔族冷冷地扫一眼四周的骷髅兵,眼神中的寒气让玄月也感到心中一颤。
有几个骷髅兵竟然受不了压力丢下武器就跑。玄月对骷髅战时的畏惧度大减。
“你不能这样。魔帝陛下会生气的。如果让你们逃了,魔帝陛下说不定会把我拿去喂骨龙。”萨穆却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依然稳稳地挡在两人的前面。
“萨穆,算了。反正留在魔界也没什么前途,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去吧。人界啊,那可是个好地方。”美丽的魔族满脸堆笑。
“人界……”
萨穆愣了一会,眼中露出些许的迷茫,似乎在认真思考着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走吧!”
美丽的魔族没有给萨穆考虑的时间,直接一把拉过萨穆,在一干骷髅战士的注视下旁若无人地跨入了通道。
“他……他们绑架了萨穆大人……”
魔界通道处只剩下几个小骷髅战士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几秒钟的时间,玄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人来人往的广场之上。玄月兴奋地认出这恰好就是自己家附近的那个广场。如果自己的记忆还没有出现问题。那么只要一直往前走,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再望前走一百米,就能看到自己家的阳台了。
國民男神住隔壁
“啊——”
玄月兴奋地大喊一声,行人纷纷侧目。
“哇,你们看,那边有人在COS天使,他身旁的是不是魔族啊。那个魔族身上的伤痕好逼真啊……”
“哇,快看,那个骷髅兵做得才叫逼真呢……”
“COS天使的那位哥哥好帅啊……”
“能不能让我们跟你们和个影?”刚刚在一旁兴奋地叽叽喳喳的女孩忽然二话没说抱住美丽的魔族的手臂朝同伴相机的镜头比了个V字形手势。
“我也要,我也要!”
“看到现在为止这一组是最棒的!”
“跟我们合个影吧?”
玄月惊恐地发现原来广场上正在进行一场COSPLAY大赛,而自己一行人非常不巧地被当成了参赛的选手。似乎听到了刚刚的议论,玄月更加惊恐地发现一大群人正蜂拥着向自己所在的方向涌来。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着,玄月发现美丽的魔族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难看。他的手心紧紧抓着的似乎是一个冰蓝色的能量球。
“抱歉!”
玄月管不了那么多,抓起那个魔族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跑。萨穆已经完全被热情的人群弄懵了,看到玄月离开,只一跃,轻松地跃出了人群,紧紧跟在玄月的身后。
人群爆发出一阵倒吸一口冷气的惊呼。白痴也看得出来,刚刚的跳跃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完成的。
“人类好可怕!”萨穆一边整理着被弄乱的盔甲,一边感叹道。
玄月苦笑。
刚刚跑起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回家。可是一旦真的到了家门口,玄月又失去了进去的勇气。毕竟,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玄月了。不知道老妈看到一个跟自己女儿一点也不像的人叫自己妈妈会是什么反应。
正在烦恼中,玄月震惊地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不正是自己每天照镜子时看到的脸吗?
“莱丝莉!”玄月激动地大叫。
眼前的女孩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兴奋,相反脸上却挂着浓浓的无奈和歉意。
“进屋吧,站在门外说话不方便。”
“家里没人吗?”
“是的,妈妈在上班,爸爸出差了。”玄月发现眼前的女孩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玄月的心颤了一下。他们明明是我的爸爸妈妈……
“快点,想办法把我们两个换回来。我已经受不了了。”玄月紧紧抓住眼前这个女孩的手,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抱歉。我查了好多资料,发现这个法术是不可逆的。”
玄月眼中的光芒刹那间黯淡下来,瞪大眼睛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女孩:“你……你刚刚说什么……”
“真的很抱歉。不过上帝可能会有办法也说不一定。”眼前的女孩静静地望着玄月的眼睛,“我会尽快教会你天使所有的法术,你回天界去,以后能不能变回来就看你的了。”
“你开玩笑……你一定在开玩笑对不对……”
“抱歉,这是事实。”
玄月瘫倒在地上,感觉浑身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眼泪顺着脸颊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莱丝莉,你在开玩笑对不对?”美丽的魔族怔怔地望这一脸平静的莱丝莉。
“抱歉,我也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不过可惜,这的确是事实。”
【冒牌天使】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