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穿越女主有點慘
小說推薦這個穿越女主有點慘
江源猛然睁开眼,通亮的光线一下子钻进眼里,叫她有些不适应。
“源源,你终于醒了啊。”江妈妈眼含泪花,激动得紧紧抱住她。
綜穿越那些被遺忘的
门外的江爸听到动静也加快脚步跑了进来,见到女儿醒来,站在床边偷偷抹了好几回眼泪,才想起来同她们分享另一个好消息:
“刚沈院长说他们医院有了匹配的肾源。”
“太好了。”江妈妈喜极而泣,“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晚上得买些炮仗回去放一放。”
江爸一脸不愿意,小声反抗:“要去你去,我要留下来照顾女儿。”
江妈妈斜了他一眼,“哼,你就是懒得动。”
“妈妈,爸爸……”江源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连声说着:“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不该轻易放弃你们给予是生命。
对不起,不该质疑你们对我的爱。
对不起,不该过了那么久才想起你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江妈妈轻轻擦拭着江源脸上的眼泪,吸了吸鼻子,道:“只要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就对得起我们。”
江源点头:“我会好好活下去。”
休养半个月后,江源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沈院长亲自主刀,手术非常成功,一个月后江源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
江爸江妈为了凑齐手术费用,卖掉了市区的房子,一家人搬回了乡下老家。说是乡下,其实也不是很偏远的地方,开车去市区不到半个小时。
乡下的老宅有个大院子,江妈妈怕江源在家无聊,早早问村里有猫有狗的人家预定了下一窝的小猫小狗。
春暖花开的时候,江源终于也是有猫有狗的人了。
看着满院子玩耍打闹的狗子与猫,江源偶尔会想起一些书中世界的生活,出现次数最多的片段居然是在流景幻境里的那些日子。
至于那本未完结的小说,江源一直没有勇气打开它。不是害怕触景伤情,她心里真正害怕的是,或许根本没有那本书的存在,书中世界的一切经历也是自己为逃避现实,而臆想出来的。
一年后,江源的身体彻底恢复了,这一年的时间里她也没闲着,在家看了许多本专业的书本,准备考研,重新回到校园充实自己。
樱花盛开的四月,好友老吴的婚期临近,邀请江源提前去Z城小住一段时间。
老吴坚决不妥协的归宿是一位文质彬彬的大学讲师,周艺东。
周老师斯文礼貌,厨艺惊人,老吴喜欢的样子他都有。看着这对璧人在厨房嬉闹的身影,江源心里默默祝愿他们能够相知相守,白头偕老。
晚上,三人正在吃饭,电视里的新闻主播一脸严肃的播报着新闻:
“今天下午十八点二十分左右,我市地铁一号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踩踏事件,目前为止已有三人抢救无效死亡,其余受伤人员十一人……”
老吴吃饭也手机不离手,低头刷着实时新闻,惋惜道:“死者里面居然还有个女博士,真是飞来横祸,天妒英才。”她抱着痛惜女同胞的心情往下翻了翻,女博士的照片,基本情报居然这么快就被人曝光了。
“吴毓,S大建筑系博士,32岁未婚。天啊,跟我们同岁啊,太惨了。”
“啪嗒——”江源手里的筷子掉落在地上。
凡路仙途 雲在天涯
“我给你换一双去。”周老师弯腰下去捡起筷子就往厨房走。
“不用了。”江源站起来说道:“我突然有点急事,现在要出去一下。”说罢便急急忙忙拿了外套,跑了出去。
周老师好奇地问老吴:“她这么急急忙忙去哪里啊?”
老吴咬了咬筷子,道:“我看她印堂发黑,可能是要去见男人。”
周老师皱皱眉:“印堂发黑不是这么用的吧,把我们男人说得跟瘟神似的。”
弒漢
“老公,你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老吴大声夸赞,蒙混过去。
江源跑下楼,打车去了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医院,车在离医院不远的地方堵住了。好几分钟都没动一步,江源只得下车一路小跑过去。
邪妃鬥魔王
微博上吴毓的那张照片,明明是完全陌生的脸蛋,江源却一眼认出来,绝对就是书中世界的那个皇后爱好者吴毓。
虽然吴毓到最后还是一肚子坏水,但对于那个世界,她的存在意义与影响远远要高于女主。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按照因果循环理论,虚妄僧的存在不就代表世界并没有灭亡,而自己又安然回到了现实世界。那是不是意味着,南殊的两全之策,真的实现了……
——在未来等我。
江源抬头看了看人行道两侧的樱花,花繁叶丽,满树烂漫,比往年开得都要美一些。
总算跑到医院大门口,江源停下脚步激烈喘息,才刚刚缓过一口气,身边突然围上来四个年轻人,二十出头的模样,看手里拿着的设备,像是实习记者。
他们见江源一脸焦急的赶过来,十有八九是这次踩踏事件受害者的亲属或好友。这次事件的起因众说纷纭,官方也还未做调查结果通报,但近期势必会成为社会热点,他们不愿意错过任何可能制造舆论的机会。
“小姐,请问您知道一号线踩踏事件吗?”
江源点点头。
“那您这个点来医院,是来探望此次事件的受害者嘛?”
“您是受害者家属吗?”
“我……”江源犹豫了一下,“我是吴毓的朋友。”
一听是网上舆论焦点的S大女博士,年轻的实习记者们立即来了精神,举话筒,拍视频,记笔录,一连串的问题听得江源头昏脑涨,连连后退。
“不好意思,医院门口请不要大声喧哗。”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肩上倏然一沉,一双修长纤细的手亲昵地搭在她肩膀两边,微微温热从他的掌心传递过来,江源怔怔地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
高挑白净,五官舒展,眉眼清淡不单薄,挺直的鼻梁上挂着一副金丝眼镜,标准的禁欲系男二脸。
人生革命情緣 東方之曙光
男人扶了扶眼镜,仗着身高优势,睨着几个年轻人,冷冷道:“这是我的患者,现在我要带她回去,麻烦让一下。”
男人的白衣大褂上赫然写着:精神二科,沈灏 。
小记者们一阵唏嘘,看向江源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有质疑,有惊讶,还有些许同情。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沈灏拉着他神情恍惚的女病患,并肩走进医院。
电梯间门口,江源低头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忽然问道:“沈医生,你有孩子吗?”
“没有。”
“那你结婚了吗?”
“没有。”
“那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沈灏放开她的手,回道:“我觉得你,提问的顺序有问题。”
江源哦了一声,不厌其烦的重新开始:“沈医生,你觉得我怎么样?”
沈灏目光淡淡扫了她一眼,语气如常:“像我前世的妻子。”
江源仰头看他,眉眼含笑,“一般会说像未来的妻子吧。”
當帝王穿成流氓 石頭與水
“未来,嗯,也不错。”沈灏认真想了想,问她:“那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江源踮起脚尖,俯在他耳边,低低说道:“我比较喜欢你。”
“……”沈灏偏过脸,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白净的面上有红晕徐徐染开。
“哈哈哈……”江源忍不住笑出声来,会害羞的男人真是可爱。
“ 叮咚——”电梯门打开了。
沈灏透过电梯里的镜子,望着身边笑容可掬的女孩,嘴角微微扬起。
醫鳴驚仙 湛藍冰川
獨步清風
终于,终于,来到了有你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