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皇后
小說推薦殺手皇后
身后,傅千遥听到了轻轻的哭声,但是理智告诉他叫他不要转身,于是,傅千遥强忍着悲伤向门外走去。
傅千遥走出门外,觉得深冬的寒意直直侵入口鼻,寒气让他的双眼之中蒙上泪水,看着前方不远处,容潋站在逆光的角落里,阳光在他的身后将他剪出一个清晰的影子。
容潋也看到了傅千遥走出来,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许久,之后,傅千遥稳了稳情绪,走了过去,行了一个礼,却没有称呼。
而容潋,也没只是看着傅千遥,缓缓说道:“你真的决定了?”
“是的。”
傅千遥听到眼前的人发出一声叹息,便抬起了头,语气之中努力地表达着一种欢快的心情:“恭喜皇上,今日得偿所愿,归程遥远,请赎属下,不能陪伴圣驾了,一路上有皇家护卫,望皇上一路平安。”
“你……”容潋开了口,却欲言又止,片刻之后,方才继续说道:“你在蘅雪阁长大,若是真的不回去了,你要去哪里呢?”
傅千遥的语气之中,有着一丝轻松和向往:“属下……”
“别这么叫了。”容潋打断了他,“你我即刻起,便不再是君臣的关系了。”
傅千遥怔住了,但是很快,他便继续说道:“我虽不知该何去何从,但是这万里江山,山长水阔,我自是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什么去不了的地方。”
容潋抬起头,看了看天边的云朵,今日是个晴朗的天气,天空之中透露着湛蓝的明亮,昨夜的大雪积压在屋檐之上,看着那积雪,容潋说到:“你我相识一场,你若有畅游山水之心,那我便不在阻拦你。”
随即,从腰间拿出一方玉佩递给傅千遥,说到:“临别之日,我也没什么送给你的,这玉佩你留着,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出示此玉佩……”
“万万不可!”傅千遥当即拒绝了容潋的赠与,“这玉佩价值连城,我一介粗人,带着它多有不便,况且我今后游走江湖,便再也用不上此物了。”
容潋点了点头,缓慢地将玉佩收了回来,轻轻咳嗽了一声便继续说道:“那么,你走吧,这庙堂之中并不适合与你,就去那江湖里走一遭吧。”
傅千遥最后行了一个君臣之礼:“属下,谢皇上圣恩。”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外,只留下雪地之中的一串清晰的脚印。
回到宫中,容潋即刻命王极传召了司礼监,司礼监总管匆匆赶来面圣之后,容潋便对他颁发了回宫之后的第一道命令:策划并主持他与傅千泷的婚礼。
看着容潋忍不住流露出来的喜悦,司礼监总管和王极都感到十分惊讶,随即,识趣的王极便率先跪了下来,口中高声呼喊着:“恭喜皇上!”
很快,殿中众人便也纷纷下跪,口中不断地说着:“恭喜皇上!恭喜皇上!”
廢後歸來:絕寵後宮
容潋看着殿下的各位,笑了笑说到:“都平身吧,司礼监,务必要挑选一个良辰吉日,朕此番,是将大婚和立后合并办理,你,可要谨慎一些。”
司礼监总管领命说到:“臣一定尽心竭力,定不让皇上失望。”
容潋笑着挥了挥手:“下去准备吧,明日,将你的结果上书给朕。”
司礼监总归领旨离去之后,容潋看了看宫中的众人,也说到:“等司礼监的结果出来之后,你们有的忙了。”
王极站起身来,笑得脸上都出了皱纹:“皇上您这说的可是哪里的话,这是咱们容周的大事情,当奴才的,恨不得天天都忙呢!”
容潋伸手拿过茶杯,斜着眼睛看了看王极,说了句:“就你会说话。”
后宫之中,傅千泷的周围围上了四五个婢女,傅千泷从小独来独往惯了,一时之间让傅千泷好不适应,又不好直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接受着婢女们的伺候。
司礼监很快便择了一个好日子,呈报容潋之后,容潋看着也是很满意。
大婚之日定在了次月的十六,正逢元宵之夜的第二天,所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阖家团圆的时候,更适合普天同庆。
新年过后,眼见婚期临近了,皇宫上下便呈现了一副前所未有的喜庆模样,大红灯笼高高挂在每一座宫殿的门前,容潋心中甚是愉快,便加赏了每个宫中的例银。
正月十六这天终于来了,还未等东方既白之际,宫中的人便开始忙碌了起来,张灯结彩的将整个皇宫打扮得分外喜庆,宫中的门上都贴上了大大的红色喜字,宫人们勤奋地清扫着覆盖在灯笼之上的积雪。
日出东方,容潋慢慢走出了自己的寝宫,看着宫里的人忙前忙后,容潋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宫殿,心里想着,那里面的人,现在是否如同他一般紧张。
士子風流 上山打老虎額
不出容潋所料,傅千泷自幼以孤女的身份长大,想来独立自主,没有经历过这般娇生惯养,宫女们忙前忙后为她更衣上装,这便让傅千泷感到深深的不自在。
“傅姑娘,哦不对,瞧我这张嘴,过了今日啊,咱们就该改口称皇后娘娘了。”
傅千泷听着宫女们的打趣,脸上一红,便低下了头痴痴地笑着。
梳头的宫女见状赶忙岔开话题,一边梳头一边夸着傅千泷:“娘娘,您今天的妆真美,今天啊,可是最美的新娘啊。”
傅千泷抬起头,看着面前铜镜中的自己,精致完美的妆容,唇色殷红,恍惚之间,傅千泷都不认得这镜中之人到底是不是自己了。
随着宫里人的忙碌,不断有小宫女跑进来汇报最新的情况,容潋很快着好了喜服,伺候的宫女说到:“皇上,将这顶帽子带上吧,娘娘那边,差不多也快准备好了。”
容潋点点头,让宫女将帽子给自己带好,转过头问司礼监:“可曾准备好了?”
“回皇上的话,都准备好,稍后,良辰一到,咱们就出去去接亲。”
sd耽美同人後來之三井壽
傅千泷的身边,一个小宫女跑进来,说到:“皇上那边准备出发了。”
正在为傅千泷穿上最后一层凤冠霞帔的宫女很快说到:“好了好了,这边也好了。”
消息传到容潋那边,容潋对着司礼监点点头,王极向前一步,对着宫殿门前的众人说道:“起……驾……”
容潋纵身跨上高头大马,迎亲的队伍慢慢的离开了容潋的宫殿,径直向傅千泷的宫中前进,热闹的唢呐声在前方开路,一路的张灯结彩,很快,迎亲的队伍吵吵嚷嚷地走进了傅千泷的宫殿。
容潋勒住骏马,傅千泷宫中的小太监站在门口高声喊道:“良辰吉时已到,新娘上轿。”
容潋面带激动地看着宫里,缓缓地,一左一右两个宫女扶着一个衣着凤冠霞帔的人走了出来,那人头戴一方鲜红的盖头,款款走向自己。
抬轿子的人压低了轿子,宫女伸手撩开了轿子的门帘,傅千泷低下头,慢慢地迈开步子,一脚踏进了轿子之内。喜婆在一旁,兴高采烈地讲着吉利话,容潋开心得很,顺手赏了喜婆好些银两。
红色的喜轿摇晃了一下,傅千泷便觉得自己被抬了起来,一路的鼓乐笙歌相伴,很快便走到了婚礼的宫殿前,一条红绸被递进了轿子内,傅千泷一手接过来,浑浑噩噩地被牵出了花轿,迈过了火盆。
哀家哀到家 姬二旦
容潋牵过红绸的另一端,与傅千泷一道走向了礼堂之内,站定之后主婚人高呼三拜之后,容潋转过身来牵着傅千泷走上高台,面对着大家,大太监王极上前一步,拿出圣旨宣读着:
韓娛vi胸大有腦 阿卷卷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咨尔景仁宫傅氏,秀毓钟灵,柔嘉表度,赋姿淑慧,六行悉备,朕遥感六宫无主,然傅氏贤良,允合母仪于天下,以册宝册,立尔为中宫皇后,普天同庆,因上天有好生之德,今特大赦天下,汝等归家,宜洗心革面,不可再犯。钦此。”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秧千千
紅顏謀:啞女楓華 榛弗剪
众臣跪拜于地,高呼:“恭贺皇上,恭贺皇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容潋挥了挥手,主婚人继续喊出:“新人礼成,送入洞房!”容潋牵着傅千泷慢慢走下高台,身后的京城早已是一片火红至极的热闹场面。
经过了一番繁琐冗长的步骤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傅千泷一个人坐在洞房里的婚床之上,喜帕遮在眼前,不知过了多久,傅千泷听到门口有人走动,随后,门被推开,沉重的脚步声逐渐走向自己。
容潋抽出先前藏在桌案中的,用红纸裹着的一根筷子,再度走回了傅千泷的身边,容潋的手微微地抖着,他俯着身子看向眼前的人,心中似乎有点胆怯,但是更多的是激动,容潋伸出筷子,将新娘头上那张喜帕向上一挑,喜帕顺势而落,搭在了床檐上。
傅千泷的面色红润,唇色殷红,一直以来都以素颜冷漠示人的傅千泷,此刻在容潋面前分外的风情万种,一阵香粉的味道往容潋的鼻端扑来。
红烛帐暖,容潋一把将傅千泷拥在怀里,看着怀中的人,忍不住低下头在她耳边,对她说着:
後宮生存守則
“阿泷,除了你我谁都不会碰。”
感到怀中的人也伸出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间,容潋继续说着:“我无法否认,我一直爱着你,即使是在我不信爱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