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偵探
小說推薦私人偵探
不,我不会那么做,他贪污的钱是他的钱,我既不会要他的钱,也不会以此要挟他离婚。我有自己的主意。要有主见,这正是你教我的,现在我终于能做到了。
但不是用来对付我啊。小林投急了。
皇帝好多啊
你不要再说了。
两人不欢而散。
华林御景对面的网吧。
深夜,出現在枕旁的頭顱 塵流漣
小林投阴沉着脸打开电脑,他一边找自己的邮箱一边心不在焉地想:自做多情。是的,就是自做多情。历朱红只是把他当一个雇佣兵看待。她根本就不需要他为她分忧。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平等过,他拿她的钱,为她办她需要的事,仅此而已。想想她的话多伤人:我委托你调查他财产了吗?
是的,没有。你这么做纯粹是狗拿耗子,小林投恨恨地骂自己。
皇家黑道學院 飛藍
还有要有主见,他教她的。他教她?他配教她?他以为自己是谁了?他还真把自己当成精神领袖,心理医生了,小林投嘴边卷起一丝苦笑。他现在要马上把那份举报信扔到回收站里,再清空回收站。但是,那份信在哪儿呢?他怎么也找不着那份信。他点击了一下备份,看看自己那天是怎么操作的。看到备份他出了一身冷汗——信当时就发出了,他设定一周以后的时间但是他没有按确认。他这只自做多情的狗拿住耗子了,尽管他现在已经不想拿了。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历朱红?
舒高下个月就要去上海了。她在星空卫视谋得一个称心的位子。她的房子正好让历朱红住。反正房租已经交到下个季度了。她对要拿钱给她的历朱红说。她不问历朱红为什么不回家住。历朱红想和她说,她制止了她:那是你的隐私,你不需要对我解释。
如果我想和你倾诉呢?
舒高愣住了,她走到历朱红身边坐下来,轻轻地说:对不起,你知道我这个人有时候是没心没肺的。说吧,我把我的耳朵和心都留给你。
历朱红摇摇头:现在我已经不想说了。你不要误会,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在想其他一些东西,哎,我也说不清楚,我也不是怕你和别人说,反正你都要走了,我——
好了好了,别说了,睡吧。我对那些也不敢兴趣,我又不是袁晶。舒高打断了她。她和历朱红不是同类人,她才不为那些说不明白的东西伤神呢?一个多好的时代,有钱就能享受一切,香水、工作的挑战、成就带来的荣誉、改变带来的刺激、出名的好处,她有意让自己思想简单一些,不要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她丢下历朱红去睡了。10点开始是美容觉,对皮肤保养大有好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孤独与无靠象大海一样淹来,历朱红在海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从前,李纵横对她不好,她用麻木来抵御。小林投对她好,她用改变自己来回应。再后来,她得罪了小林投。最后她到了舒高这里,舒高在本质上与她是多么格格不入呀。她在这里怎么呆得长呢?不要说下个季度也在这里,就连这个晚上她都呆不下去了。可是,呆不下去了她去哪里呢?她竟然到了无处落脚的地步了。她在恐慌中给自己鼓劲,明天就去找房子,租一所合适的房子。经历了那么多事,她毕竟不是以前的历朱红了。然而历朱红没有想到,她在舒高这里一呆就会呆上好久,久的超过她的想象。变故马上就要来了。
雄霸神荒 刀落
李纵横外逃了。
斷腸鏢
和他一起外逃的,不是他那个司机出身的财务,也不是他包养在华林御景的二奶,而是他的钱。有专门的词概括这事:资本外逃。这是连小林投也没有预料到的。他更没有预料到的,是天元花园的房子也被查封了。知道这个消息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历朱红。她怎么办呢?
邪魅總裁追嬌妻
他应该为历朱红的处境负责。是那封信起的作用。现在,他知道那封信的杀伤力了。台里没有了袁晶,流言传播的速度并没有随之减弱。就象台风里的台风眼,没有台风眼,台风本身也会制造出一个台风眼来。历朱红在台里的日子空前的难过。她以前说错话,和袁晶吵架,都没有给她带来如此高的关注率。她走到哪里人们都用大有深意的眼光看她,然后,等她一走开,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就在她背后响起了。她的一举一动也象受了监视一样。
糊塗女新婚夜上錯床:貼身小女傭
有一回她在例会前接了一电话。手机一响大家都看着她。等她接完电话,旁边的人就半笑不笑地问:美国长途?以后手机再响历朱红就躲到开水间一个角落去接,背后是人们狐疑的目光和议论,她知道,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样的日子简直叫人发疯。她很想保持自己的勇气,可是,她发现原来她的勇气不是她的,是小林投的。没有和小林投来往,她的勇气就象气球里的氢气,慢慢漏光了,气球也随之降下来了,就和她的生活一样。她没有给小林投挂电话,现在再说什么已经晚了,她没有事情要委托小林投的,实在有什么要委托的,就是她自己的生活,但是也不好意思委托他了。当初,为了防备袁晶,小林投给她手机设的鸟叫铃声,再也没有响过。想想也很可笑啊,历朱红辛酸地想,她讨厌的人,李纵横走了,袁晶走了,可是她的生活还是和原先一样,死气沉沉,麻木不仁,好象还比原来更糟。
奇怪的是台里居然没有叫她停播。她还是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说着自己不喜欢的话。偶尔,在直播的时候,她会想,小林投会不会在电视前看着她呢?那她要播的好一点。但是她又反驳自己,小林投没有看她的理由,象他那样一个人,肯定不会看新闻节目。无聊透顶,连她自己都觉得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