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若年華故人笑
小說推薦浮若年華故人笑
慕花花最喜欢的地方便是仙鹿山。可她不知道的是着仙鹿山却是月若翎为她一手打造的。仙鹿山的一草一木,鸟语花香,茂密森林,小溪流水,瀑布,精灵……都是月若翎用法力维持着的。
怦然婚動
如今的月若翎因修为损耗过度陷入了昏迷,没有月若翎维持着的仙鹿山已然变成另一番模样。没有了当初的灵气,万物恢复原样,花草凋谢,草木枯萎,俨然是一座废弃的山丘。
慕汐含着泪将月若翎带回了仙鹿山,他想师父想要回的终究还是这吧。木屋还在,花花师妹已经不在了。
月若翎这一生从没打算过收任何徒弟,人尽皆知,他为人清冷不喜热闹。直到那年传闻中月若翎破例养了一个小花妖。小花妖活泼的很,整日与他嘻嘻哈哈,但常常因为不善言辞,月若翎接不上话茬而结束聊天。于是有了慕汐,若是有人陪伴,她也不会那么孤单了吧。
水滸後傳 陳忱
月若翎仿佛陷入了梦魇之中,重复着所有,从第一次遇到咿咿呀呀还不会说话时候的苏涟漪,再到在自己面前魂飞魄散的慕花花。他在梦境之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导致他根本无法醒来。
大預言 子非魚
这一次,他将走路还踉踉跄跄的苏涟漪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众神皆是一片见了鬼的模样。对谁都没有好脸色的月若翎,此时正在对自己坏中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子笑,是那样宠溺的笑。
小女孩高兴极了,吧唧在月若翎的脸上亲了一。
“啵——”声音十分响亮。
众神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
王爺非禮誤碰
月若翎却笑了起来,纤长的食指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再见已经是很多年后。准确来说是苏涟漪再见月若翎已经是很多年后。她早已经忘了,或者说她从来不记得他是谁。
月若翎总爱盯着月亮出神,仿佛这月亮里面有什么宝贝似得。
那日南离带着她,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人第一次见面,而于月若翎却不是。
他给她沏了一杯极苦的茶,他想告诉她,她真心对待的人只是把她当做棋子,未来将是无尽的疾苦。
她若是能听得他的话,她也就不叫苏涟漪了。
九十九道天雷,那一道道天雷犹如劈在了他的心上 ,心痛至极,可他能为她做的只是少让她受几道而已。
这一切,她都不会知道。
他从未想到要拥有她,他不能。直到看到她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他耗了自己半条命才将她救下,这次他不会再放手。
但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他可以改变的。
又回到那年中秋,他盯着她扑腾扑腾眨着的眼睛出了神,看着她满怀欣喜的奔向了孤亦颜的怀抱。
他没有后悔过,就算再重复个一万次。
如果不能站在她的身边,那就站在她的身后。
月若翎早就想好了,他不会让花花死。他选择用自己一命去抵她的命,这会是最好的结局。
而这次慕花花终于看到了他,阻止了她。
一切又重新开始。
月若翎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所有,他不愿醒来,因为这世间再无他在乎的,醒着又有什么意义。
他愿承受所有的伤痛,将最好的都给慕花花。
这世间的美好,都该属于她。
————
日出日落,从白天到昼夜。人们总是能在魔鲛山顶看到一个影子,那影子看起来瘦弱纤长,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魔鲛山顶有一座小屋,这里没有人会打扰到他。
龍威
他总是会习惯在小屋内点上一盏灯。昏黄的灯光将小屋照的透亮,也将黑夜变得不是那么幽暗。他害怕某一天她找不到回来的路。
他从不缺席每一个日落。
都市神手 大夢山人
他在等她,等某一个黑夜她会不会突然从月亮之中飞出,来到他的身边。
一年又一年……
不知道多少年,多到连世人都忘了魔鲛山顶还有一个人在傻傻的等着他心爱的人。
直到有一日,魔鲛山顶再也没有亮起那昏黄的灯光,山顶陷入了漆黑的一片。
或许是那个少年,等到了她心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