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瑾心語
小說推薦御瑾心語
传.苏梓沫
纷纷扬扬的小雪堆叠在地上,我轻轻地推了门走进去,冷,很冷啊,连屋子里面都没有一丁点的温度。
“沫儿,你……”阿娘在身后喊我,我微微转过头,勉强扯出来一个微笑问道,“阿娘,怎么了?”
“今天是你阿爹的头七,你…”阿娘欲言又止,“愿不愿和我一起去上香?”
我的身形一个不稳,接着瞪大了双眸,道:“阿娘,你不会思念成疾,疯了吧?你知不知外面有多少人对我们的那本书虎视眈眈?”
“可是,今天是你…沫儿,沫儿?哎,这孩子真是的。”看着我重重地把门关上,阿娘叹了口气,“算了,沫儿,阿娘自己去了。”
我这一世,做的最后悔的两件事情,一件事是下了情思蛊和他人,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当初,我没有拦着我阿娘去给我阿爹上香。
我不知道阿娘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也不想去知道,我生怕自己承受不住,握着她冰凉的手,我在雪中停了很久,真的很久,久到我身上都被雪覆盖了。
只有脸上的泪是热的。
我一个人带着那本书,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走了多久,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只要一个能容身的深山老林就好了。
不滅王訣 何三釘
一到冬日,我就不愿出门,也不愿点炉子,再冷,也没有当初盖在我身上的雪那么冷。
或者,那个改变,是叶笙染踏入那条竹林之后开始的。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那样的笑容了,是只有那种真的不谙世事的天真小姑娘才有的笑容,我似乎已经听到心中冰块融化的声音。
是时候了,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后来,我一个人,又去了很多很多地方,从草长莺飞,一直走到鹅毛大雪。
这三百年,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如何过去的,当我睁开眼睛,周围竟然不是阴森森的地府,还是在人间。
真是,到最后都没有个留我的地方。
【传.苏梓沫.尽】
传.叶笙染or叶馨珺
我也总算知道,为什么多甜的味道,我的姐姐叶笙瑶终归还是忘不掉那个男子的。
我们是在灯花会上相见的。
休掉皇上妃出宮
就如同说书先生讲的话本那样,荷灯蜿蜒伸向远方,他看着荷灯,我看着他。
连续两世都死死的挂念着一个人,也就我一个了吧。
我站在三生石旁边,看着来来往往的鬼魂,演绎着人生百态,或哭或笑,或生气或迷茫,但是终归跟我没有一点关联。
看着孟婆汤一碗碗的送出去,甜味在鼻间萦绕着,我不知道多少次给自己说过,喝一口吧,喝了一口就不至于那么痛苦了。
但是想到倒在我怀里的那个姑娘,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再到地府来,也不知道素心莲能不能成,一切都没有把握,能跟我聊天的,也就一个小女孩,她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一直不知道,她只是勾勾唇角,告诉我她现在叫珠泪。
像珠子一样掉落的泪,珠泪虽小,但是她经历的,肯定不同寻常。
她也陪着我一起,三百年来,把那些鬼魂送走。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珠泪知道我在等谁,可是珠泪在等谁,我却一直不清楚。
拨开一丛丛的彼岸花开来,我惊喜的看到苏梓沫伫立在曼珠沙华丛中,瞬间悲喜交织在心中,多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啊。
素心莲,最后的结果,还是被吃掉的啊,但是能让你有一些快乐的时光,我也知足了。
我是笑着看着她走的,转头却又碰上了阴天子。
真是阴魂不散呢。
馨珺,馨珺,谐音就是心中有君啊。
三年很快,弹指一瞬间而已。
窗外冷风呼啸,我的心也渐渐的结上了冰霜,即使一直在心中安慰道,你已经陪着她那么久了,能陪她三年,该知足了。
从此之后,就当叶馨珺死了吧,只剩下叶笙染了。
最后,甚至连叶笙染,都不一定能留下来。
魂魄碎掉,倒也不是彻底没有意识了,是和整个大地结合在一起,去世界各地看看,看了很多事情,很多人,却终归不敢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
也还是不敢奢求她原谅我啊。
竟然还能真的回来,我默默的点头,对着无人的地方行了个礼,心中默念了一声“谢谢。”
倒是谢谢谨善大师了。
【传.叶笙染or叶馨珺.尽】
传.凌宁汐
我记事开始,周围的人都喜欢开玩笑一般的喊我一声:“凌少掌门。”
我问他们为何,他们笑笑道:“凌掌门一直不收徒弟,不就是明摆着要把掌门位置传给你吗?”
我的姐姐很弟控
“那为何不传给阿乐?”我疑惑地问道。
“凌掌门都不让常忆乐姓凌,意味着什么?”他们皮笑肉不笑道,我不是很听得懂他们在讲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些话常忆乐听了一定会不开心。
渐渐地,我和常忆乐一起,都长大了,我阿爹,也就是凌景权,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了,关于“凌宁汐是下一任掌门”的传言越传越盛,最后还是到了常忆乐的耳朵里。
“阿姐,阿爹真的说了,要让你做掌门吗?”常忆乐有一日突然抬头问道,我一愣,虽然这些传言很盛,但是阿爹却没有回应过。
“没有,阿乐放心就是。”我摇摇头,笑着安慰她。
但是,慢慢的,我们两人之间,多了一道隔阂般。
到最后,阿爹身体真的不行的时候,这才对外面放话,下一任茅山掌门,真的是她的大女儿,凌宁汐。
常忆乐破天荒的那一日没有来恭喜我。
我心中不安,茅山上上下下的把她寻了一遍,却没有找到。
我和常忆乐之间的这条信任的琴弦,绷断了。
茅山长老一直再给我说,趁早让常忆乐担任个职位,为茅山尽责,不然整日游手好闲的,让别人见笑。
我曾经这么试探过常忆乐,可常忆乐一句话就把我噎了回去。
“阿姐就这么不喜欢我,不想看见我?”
第二日,常忆乐就不见了,全山上上下下的寻了一遍,依旧没有常忆乐的踪影。
茅山的长老的火气冲天,抢着要把常忆乐从家谱上除名。
“这也太不像话了!”
还是我拼死拼活的拦住他们,并且满口答应下来要找到常忆乐。
最后没想到竟然在朱家的祖坟里找到了她,我心中五味混杂,终归还是说不出什么责备她的话,毕竟是双生子啊,我们俩是最后遗传的那条血脉了。
自从阿娘常乐汐去世后,阿爹就再也没找过别的女人。
倒是痴情。
不过,倒是苏亦绾和叶馨珺的出现,缓和我和常忆乐之间尴尬的关系。
緋色桃花運
希望我们能这样一直下去吧,姐姐永远在你身前。
【传.凌宁汐.尽】
传.常忆乐
小时候还不觉得,长大之后,便察觉出来了,所有的光芒,竟然都凝聚到了我姐姐身上,吝啬的一丁点都不肯分给我。
我也无数次的思考过,为什么呢?明明连长相,我们俩都一模一样的啊,为什么待遇会如此不同呢?
一声声的“凌少掌门”就像针一样扎在我身上,纠缠着我。
为什么就这么主观臆断呢?就因为我不姓凌吗?
可是常忆乐真的比凌忆乐好听啊。
虽然凌宁汐待我还是亲如姊妹般,但是我却慢慢感到,我们不是一路人,同道殊途罢了。
还是别让我这个单纯的像一张白纸的宁汐阿姐染上墨水的黑色吧,坏人,我来当便是。
直到凌宁汐也透露出一些意思,想让我接管茅山的一些事物的时候,外面的天是暖的,心却是凉的。
明明都不接受我,为什么还要我去做对茅山有贡献的事情呢?
思来想去,我还是走了,不知道去哪,就像是唱词里面讲的:“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那样也好。
朱家的祖坟,住着竟然莫名的舒适,没有那么多拘束,也没什么可怕的,最多不过死人而已。
“为什么要怕鬼?害你的都是人。”
熟悉的铃铛声传入我的耳朵,我从床上惊起,凌宁汐,寻我都能寻到这里来了吗?
真是拗不过她呢,还是去见见我亲爱的阿姐吧。
后来的后来,我看着苏亦绾和叶馨珺两人,不由自主的把自己和凌宁汐带入了,如果凌宁汐有一日死了……
我猛然惊醒,我竟然已经离不开她了。
【传.常忆乐.尽】
传.邱瑾棠
风刮过面前的海棠花,我猛地从自己从前的往事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几乎成海的海棠林,每一朵都开的耀眼,与周围的花朵争奇斗艳。
阿娘自然也是喜欢这些海棠的,只是可惜,她没有机会再去看了。
我的家,是被一群鼠妖给毁了的,父母把我藏在了缸中,我才幸免于难,但是那夜晚上的惨叫声,却时时萦绕在我的耳畔,挥之不去。
是阿爹,他杀了一窝小鼠,结果惹来了鼠妖的疯狂报复。
那时候家里过的并不富足,阿娘十分的喜爱海棠,海棠记载了她和阿爹的那些故事,海棠不仅可以用来比喻外面的游子,还可以比喻苦恋中的男女。
因此,我的名字中也带了个“棠”字。
龙虎山的副掌门正好路过此地,只是他来的并不巧,整个屋子里面弥漫的都是腥甜的味道,他在屋子里面转了几圈,才找到我。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蹲下来问道。
“我….我叫邱瑾棠。”我全身颤抖着道。
“那,邱姑娘,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做我的徒弟?”他接着问道。
“那,可以为我家里人报仇吗?”我问道。
“可以。”他点头。
之后的日子,我一直都在龙虎山上,遇到潘芊璐,完全就是个意外。
山下一处寺庙闹鬼,有人道经常会看到鬼火,或者经常听到女人的凄惨哭声,虽然都是些很老套的事情,但是师父为了锻炼我,还是让我下山了。
夜晚,灯火阑珊,夜深人静。
我推开寺庙那扇破破烂烂的大门,一股浓烈的阴气扑面而来,我皱了皱眉,接着往前走了两步,低头一看,一个清秀的女子竟然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我蹲下来,轻轻碰了碰她:“姑娘,姑娘?”
女子慢慢的睁开了双眸,不耐烦道:“谁啊?….不对这么晚了….鬼啊——”
我被女子的反应吓了一跳,等到我们俩都冷静下来之后,定睛一看,才发现对方都是人,这才松了口气。
“姑娘芳名?”我问道。
“潘芊璐。”
天鳥永映庭 狂雲
“潘姑娘你可真大胆啊,这个寺庙闹鬼,你不知道么?”我瞟了她一眼,接着在四周忙忙碌碌地布起阵法来。
“我….不知道啊,我不是本地人….”潘芊璐绞着衣角,不安道。
“据说在这里造作的,是一个大家闺秀,姑娘,待会看到什么,千万别喊出声来,不然我也救不了你。”我布好了阵,自己躲到了角落里面。
潘芊璐想跟过来,被我制止了:“潘姑娘,你做诱饵。”
“啊?”潘芊璐愣住了,随即摇头,“不行,我不行的!”
“我是修道的,鬼能感受出来,我不行,所以潘姑娘你…..”我点了点头,道。
潘芊璐咬了咬牙:“好吧。”
看着潘芊璐回到了原地,我给自己开了眼,接着盯向四周。
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出现了,我抑制住自己的呼吸,接着看向那个身影,她慢慢地走向正中间的潘芊璐,接着速度猛地加快,眼看着就要碰到潘芊璐,我连忙出声喊道:“潘姑娘,快!”
潘芊璐一个利落闪过,看着那个身影扑了个空,我抓起旁边的红绳渔网,扔到她身上,接着连忙启动阵法,看着那名女子在阵法中挣扎,最终还是不动了。
我连忙念起超度经,看着女子在阵法中渐渐消失,我和潘芊璐也就这么认识了。
只是我没想到,我能碰到叶笙染和素心莲。
欺骗苏亦绾,我自己本身是绝对不愿意去做的,心中堵塞的慌,还是落下一声叹息。
苏姑娘,我不奢求你不恨我,我也不敢奢求。
更加意外的是,苏亦绾还真的回来了。
看着两人和谐的身影,我笑了笑,或许,我也该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吧。
【传.邱瑾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