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生未卜此生休
小說推薦他生未卜此生休
这是哪儿?我们是谁?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注意。
元府内——
“元萧,爹让你出门见一个人。”元萧的哥哥——元瑾冲她喊到,“大帅哥哦。”
“哦,去啦去啦。”
元萧随着哥哥走进了后院的花园:“我的大小姐,就是他了,看,爹旁边的那人。”元瑾指了指前面,“妹妹,不送。”语毕,他猥琐的笑了笑,“嗖”一声打开扇子,笑嘻嘻地转身离开。
“切,我倒要看看,都被哥哥夸了,到底有多厉害……我要调戏一下他。”
元萧活蹦乱跳地到了爹身边,抱起了身边一只叫小酌的猫,大大咧咧的说:“爹,叫我来干什么?”
元老爷一愣,使劲瞪了一下元萧:“文静点。”便转脸朝向对面风流倜傥的男子,“氿少爷,小女不懂事,不必放在心上,这是我的女儿,元萧。元萧,这是氿家公子,氿沅。”
“哦,你好!”氿沅向着元萧一笑了之。
“哼唧。你好。”元萧摆出一副公主架子,从小到大人们都惯着她,头一次有人对她那么冷淡。
“爹,说正事。”元萧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元老爷。
武俠江湖大冒險
“那什么,元萧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爹你说什么啊,我我我,我才几岁啊。再说了,我就算相亲也不会和九块钱相亲的!”她急忙打断他的话。
“休得胡说!”元老爷站了起来,“是氿沅,不是九块钱。再说了,人家还看不上你呢,人家是来给你物色物色的。”
噓!別驚動了愛情 女神範兒
“哼,我不要。”
令妃傳之冷月宮墻 蘭朵朵
氿少爷站了起来:“元姑娘不必多想,在下并非与姑娘订亲。只是你是否认识一人——凌子穆?”
“哦?不认得。但听说过。”
“是的,他是凌家的一个名副其实的公子哥儿,不知元姑娘有没有兴趣?”
元萧放下猫,她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指责他:“嚯嚯,我的事用得着你管啊,去去去,我没兴趣。”
“元萧!”元老爷严肃的说,“人家好心好意的给你说媒,你你你……唉,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老爷息怒,尽然这样,我先告辞了。有缘再见。”氿沅转身离开,“元姑娘请自重。”
哼,有意思。元萧心里想。
“哥,陪我逛街!”元萧一蹦一跳地进了元瑾的书房,“哥,陪我逛街嘛!”元瑾站了起来,悄悄的说:“我的大小姐,你和他的事妥了没?”“哥,你误会了,他是来给我物色人的。”
“怎么会?”元瑾抓了抓脑袋,“我明明偷听到爹说要把你许配给氿公子的。”
逆亂年華 大大洋洋
“噗——”元萧笑了出声,“那我不活了。真的假的?”“假的!哼,我还以为今天能交个妹夫呢。”
元萧没有想到,她和氿沅就这样结下了不解之缘。
(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配合,撒花花,求高分。○○○○○○○萧小玖,么么哒)
第二天,元府——
小秀是元老爷雇给元萧的贴身丫鬟,只要元萧在的地方,除了有私事,都能看到小秀。
“陪我逛街,我要买豆花吃。”元萧对她说。“是,小姐。”
市场上的东西琳琅满目,元萧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却不小心碰到了氿沅。
“九块钱,你在这干什么呢?难不成,爹让你来跟踪我?”元萧头抬得高高的,样子实在可爱。
“我没那么无聊。我叫氿沅,不叫九块钱。元姑娘,不如我们去客栈吃饭、聊天?”
小秀急忙反对:“不行,如果你把小姐拐跑了怎么办?!我可付不起责任的。”“呵,放心,他不敢。”元萧十分镇定,“九块钱,我们走!”
“说实话,我个人还是很喜欢你的,你性格直率、开朗、大方……完全不像那些庸俗的女子。”
“受不起,喜欢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
“哦,对了,你会画画吗?”
“会一点。”
“给我画一副吧。”
“没问题。”
那天,元萧和氿沅聊了好长时间,并且他为元萧画了一幅画。
“我几天就是元宵节了,不知你的节日你想不想和我一起过?”
“我的节日?”
“你不叫元萧吗?”
“哈哈,哈哈……和你过,你嫌弃我吗?”
“给我理由,否则我不会嫌弃你的。”
小秀不高兴了:“小姐,都那么晚了,回家吧。回家吧。”
誘僧 李碧華
元宵节当天——
“九块钱,我在这儿!你果真没有食言!”
短暫的一年 秋雪利
“嗯,今天……哦,没什么。”
元萧感到不对劲,就说:“什么事,快说啊。”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陪你了,明天我就要结婚了。”
“呵呵,那,那管我,管我什么事…我,我又没让你陪我一辈子,况且我们,我们很熟吗?那,那我如果现在打扰你的话,我,我现在就走……”
億萬暖婚
“萧儿,我……”他知道留不住,她的脾气倔的很,“把手伸出来。”
元萧听了他的话。
多寶佳人 刺嫩芽
氿沅把一只手镯戴在了她的手腕上,“不要摘,看上面的字。”
: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 短亭短,红尘辗,我把萧再叹。
元萧强忍着泪水:“我没说我喜欢你,凭什么,再说了今天是我的节日,你就这样让我伤心了?再,再最后一次陪我玩。”
“走。”
“九块钱,你知道吗?其实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奇怪,觉得以后我们肯定有缘,但是我不敢说。。现在好了。我不敢想下辈子,我爱你,你有一种独有的魅力,可是晚了。”她掏出一张手帕,上面有她绣的一位男子和一句李商隐的诗。男子正是氿沅,而诗则是“他生未卜此生休”。
她爱上他不需要理由,或许是一见钟情。
他爱上她也不需要理由,或许也是一见钟情。
他们,注定南辕北辙……
又是一百年。
下一世——
这是哪儿?我是谁?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注意。
“九块钱!”
“我叫氿沅!”
(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配合,撒花花,求高分。○○○○○○○萧小玖,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