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謀第一皇后
小說推薦江山謀第一皇后
林府门口,林家一家老小早就在那里候着了。一方面是因为今天他们的大小姐归宁,另一方面是因为您家二老虽是齐王的岳父岳母,但是齐王是天家皇族弑君,而林家连城都算不上,只是名而已,这君临民府,民怎么能不出来迎接。
齐王府的马车慢悠悠的停在了林府门口,车夫对车内说道:“王爷,王妃娘娘,林府到了。”车内。如君听到这话正欲掀开帘子出去,却没有想到齐王抢先一步下了车。如君这才出了马车,当他准备下车时,希望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意思很明显,想在林家父母面前演出一出夫妻感情良好的戏码。如君犹豫了一下,没有把手给齐王,齐王的手一直伸在那里,显得特别尴尬。就在众人快要起疑的时候,如君咬了咬牙,把手放在那齐王伸出的手上。却没有想到齐王顺势竟将她抱下了马车。这一举动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如君,林家二老虽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是转念一想,齐王这么做,那不是在证明他对我们女儿很好吗?既然如此,那又何必介怀这么多呢。此时的如君把头埋在齐王怀里,只有齐王和他身后的玉儿才能够看到如君的脸已经通红了。玉儿在心里暗叹这还是她家小姐吗?怎么会这么娇羞?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齐王用只有他和如君能听到的声音对如君说“如君姑娘您这是害羞了呀?”那眼里的戏谑真是太过于明显了吧?
絕色替嫁王爺妻
“我才没有害羞呢。没有,真的没有。”虽然口上是这么说,但是如君的脸确实是不可避免的更红了。
陸少的枕上寵
美女的透視狂兵
“那不知如君姑娘打算何时让本王放你下来呢。”
如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是在齐王怀中呢。又羞又怒的说道:“本姑娘想现在立刻马上让你把我放下来。”
“好,本王,这就将你放下来。”语毕,齐王轻轻的将她怀中的如君放了下来。如君双脚沾到地,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刚才突突跳的那么快。
齐王放下如君后,林家主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欲跪下身去向齐王行礼。“草民(民妇)拜见齐王,拜见齐王妃娘娘。”
齐王立刻扶起了正欲下跪行礼的林家家主,并对其他人开口说道:“大家都起来吧。本王这次是以林家女婿的身份来的,不是以齐王的身份。大家都不必拘礼。”
“谢王爷。”闻言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齐王的下一个举动却是震惊了所有。
只见齐王府身行礼道:“拜见岳父大人岳母大人。”
林家家主一看立刻把齐王扶了起来,并说道:“使不得啊使不得,王爷你是君,我们是民,哪有君给民行礼的道理?”
“哎,岳父大人这里哪有什么君呢?只有您的女婿。”
齐王这句话倒是颇得林家家主的欢心。
对于这件事情。有的人是惊讶的,有的人是高兴的,当然也有的人是愤懑的。而这时这个愤懑之人此刻的双手紧握着捏成一个拳头。却没想到被他身旁的人拍了一下肩膀。顿时一惊,对旁边的人说:“娘,你看那贱人的得意样,我真想撕了她那副嘴脸。”此人不是别人,是林家的二小姐,林菲儿。而他身旁这个人呢,就是他的娘亲李夫人,林家的二夫人。当年林家家主本只娶了赵氏一人。但奈何婚后三年大夫人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迫于长辈的压力,连家主就娶了这个李夫人,这个李夫人本是您家上一辈当家主母身边的丫头,被当家主母指给了现在的林家主的。所以身份也算不上高贵。不过这二夫人的肚子倒是争气,过门不到三个月便就怀上了。只是这时赵夫人刚好也怀上了。后来赵夫人先生下了林雪儿,随后李夫人又生下了林菲儿。这两位小姐虽说是同时出生,但是身份却是天差地别。一个是尊贵的嫡长女,一个字是丫鬟生的幼庶女。一个已经成为了齐王妃,一个却至今没有指婚。只是这林菲儿却不知道她有林雪儿的身份差距。他的心里想只要是林雪儿有的她都要有。不仅要有,而且要比林雪儿的好。
“菲儿啊,你一定要沉住气啊,可千万不要把脾气露出来了。齐王一定不是真的喜欢你雪儿的,你要让他看到你的好知道吗?”这二夫人一直被大夫人打压着,所以他一心想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好归宿也好在大夫人面前耀武扬威一翻。只是这普天之下最好的归宿已经让林雪儿抢走了,所以她现在心里就打了,盘算着让你菲儿也嫁给齐王,然后跟林雪儿争宠的算盘呢。
此生只愛你一個 某の罌
二夫人这一番话还是非常有用的,林菲儿立即就能静下来。嘴里小声的应道:“娘亲说的对,西王怎么会喜欢她那种小贱人呢?要喜欢也是喜欢我这样的呀,可比那个林雪儿年轻漂亮多了!”这个年轻吗?林菲儿确实比林雪儿晚出生几天。至于漂亮,那估计是在他的世界里吧。事实上,林菲儿虽然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但在林雪儿的面前实在是相形见绌。
“就是啊,女儿。你可比那个林雪儿强多了。”也不知道二夫人是真这么认为,还是为了安慰自己女儿。
这两个人窃窃私语的样子已经全部落入刚被齐王放下的如君眼中。这林菲儿和李夫人表面上善良是暗里使坏的事情,雪儿早就告诉过如君了,只是因为她们母女并没有做出什么真正触碰到林雪儿和大夫人地位的事情,所以雪儿和大夫人也都没有计较,只是当做小丑跳梁罢了。但是她可不是林雪儿,她的性格向来是有仇必报,而且她从来不相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说,在她的世界观里,仇是要马上报的。这会儿,如君虽然没有听清楚她们两个母女在说些什么,但是看她们的神情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了,无非就是林菲儿不自量力,企图取代她齐王妃的位置。不得不说他真为她们母女俩的智商着急。他们难道真的天真的以为齐王仅仅只是娶得林家一个女儿吗?真的以为娶一个嫡长女跟娶一个庶**没有区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