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絕寵
小說推薦傾城絕寵
人影只觉得那声音像有着魔力,瞬间让心中的恐惧消失不见。而挣扎了许久的她早已疲惫不堪,终于在放松身心的这刻,再也支撑不住,沉溺在黑暗之中。
召喚電腦 九輪蝸牛
白衣公子像是感受到怀中人儿的心安,唇边破天荒挂上一抹微笑;将人儿放在床榻,白衣公子才走到苏家老爷处;
竊國
苏管家本一直心急着怕苏老爷出事便一直顺着苏老爷心口,这才发现屋子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你是何人?”再看看自家小姐,竟安安静静躺在床榻,不由得疑惑了老眼,而苏管家的这一声叫唤,才是拉回了所有家丁丫鬟的思绪。
“侄儿拜见姑父。”白衣公子对着苏老爷恭恭敬敬行了礼。
而苏老爷仍沉侵在悲痛之中,丝毫未曾抬头;老管家扶了半天也扶不起苏老爷,只得到:“我家老爷不曾有什么侄儿,公子到底是何人?”随后又到:“莫非,乃是二夫人的侄子?”
白衣公子皱了皱眉,蹲下身子为苏老爷把了把脉,待无意间为苏老爷传去一点真气缓和苏老爷心绪后,又道:“姑父,您感觉如何?”
这一声叫唤,苏老爷才是回过神;急忙王了眼安静下来的女儿后,待看清了眼前容貌非凡的公子,眼眸闪过疑惑:“你是,序儿?”
鳳凰亂:不嫁妖孽王爺
“正是华序。”
这一下,整个屋子的人都不敢相信,丫鬟家丁们更是瞪大了双眼。尤其是苏小姐的贴身丫鬟画儿,望了望床上安静躺着的人儿,又忘了忘苏老爷身旁俊逸的身影,然后终于在听到华序二字后,一时间脸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哭是感动小姐可能终于有救了,笑是庆幸小姐终于有救了,总之,小姐就是有救了;
殊不知,今日的苏家小姐,早已不是往日的苏家小姐。
卡牌師的地下城
不过是一个装满着21世纪所有回忆的魂罢了。
一夜之间,王朝第一富商的宝贝女儿病好了的消息又成为了苏城百姓们茶后的话题;早些年,苏炎富甲天下之后,人人皆知苏炎做生意从来都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但自从苏家女儿频频生病的传闻开始,苏炎开始对穷苦百姓乐善好施,每年都开放粮仓为流浪者与乞丐施粥,人们都知道苏老爷是为了宝贝女儿积福德。久而久之,众人也就忘了苏炎是一个不择手段的生意人,而是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罢了。
因此,受过苏府帮助的人多年来也是为苏老爷女儿的病情时常关注着,这不,又病了又好了的消息,在苏城大街小巷,可谓称得上是整个苏城人最关心的话题了。
苏府位于城南边,离城中有些距离,当初是为了将苏府建得宽阔些,方才选了城南这块地。
風華 蘇未寒
苏家小姐住的伊水院在正中,院子外是一望碧蓝的湖,名为碧波湖。湖上有一亭子,亭子修得精致,像一叶漂浮在湖中的船舶,只是修了亭子的顶。
自今早醒来,自家小姐就一言不发,饭也到是吃了,只是这波澜不惊的双眸,着实让人心惊;这番又让自己领着来亭子,怕是又要做什么傻事,画儿想到此处,不禁暗暗心惊,连手心都紧张得冒汗。要是小姐忽然从这里跳下去,她恐怕也得跟着陪葬了。
苏小姐,名唤苏伊人,是这个朝代第一富商的苏家小姐。
这个信息,是她自第一天醒来到现在所了解到的全部信息了。而她究竟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到来这里,她醒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竟然全都回想不起。
網遊之最強房東
没错,此刻在碧波亭中迎风而立的青衣女子苏城最大富商的苏家小姐苏伊人,只是一个躯壳,灵魂是一个来自21世纪的高中小女生苏烟,所谓荒谬,指的就是当下这种境况,她一个21世纪的人,竟然,灵魂穿越了。
从不敢相信到接受这个事实,她花了一天一夜,一天之中都在“发疯”,一夜之间在睡眠中想通。
“昨天,昨天。。”昨天她好像见到了谁,一束光之中的人。
“小姐,您想说什么?”小姐终于肯讲话了,画儿激动得声音都带着颤抖。
“没什么。”或许是看错了。
才想起好好看看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生,昨天好像也是她一直哭着叫她不要伤害自己来着,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你叫什么?”
“小姐,奴婢是画儿。”
细腻的肤质,到真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
聊了一番,才知道这个身子之前一直是个时好时坏的精神病人,在画儿口中说是痴傻,实际上就是21世纪中的精神病。也真是可怜,今早通过铜镜望着这张脸,分明就是一个小美人,偏偏之前是个傻子。可这张脸的轮廓分明与自己有几分相像,难道说,真的是缘分,才莫名其妙让她来到这里吗?苏烟开始深思。如今她既然来了,看来只能顺其自然了。
“小姐,您今日是否感觉好多了?”
苏烟随应了声:“恩。”
“果真如此,看来表少爷神医名头,果真如传言搬神奇啊。”
“表少爷?”神医么?她本来就没病。想起昨天昏睡前的莫名心安,还有那张朦胧的脸庞;“你说的表少爷,是何人?”
邪皇追妻:梟寵惡毒妃 巫巫仙兒
“以前常听茶楼的说书小生提起过表少爷,都说他少年神医,翩翩俊朗,但也说他脾气怪异,虽有神医之称,却不轻易救人。不过,您是表少爷的妹妹,表少爷一定会治好您的病的。”画儿很坚定。
刀痕 拔劍起蒿萊
“画儿,我没有病。”不过她更好奇,画儿口中的表少爷到底是谁。“你说的表少爷,昨日,是不是来过我房内?”
两人的谈话津津有味,不曾发觉一身影无风自行而来;华序笑得温和:“我昨日,确实到过你房内。”
“表少爷。”画儿恭敬行了个礼。
“我在厨房熬了药,去为伊儿端来。”
画儿应声而去。只余下苏烟一脸尴尬。
待被华序目光灼得发热抬头对上一张脸庞时,苏烟只想起仿佛在那里见过一句足以形容眼前之人的话: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伊儿,不记得我?”
木讷点头。
华序一双眸光发亮,望着眼前惊艳了双眼后又慌忙低头的苏伊人,道:“我叫华序,你该叫我,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