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布拉佛斯的三大根基为铁金库,黑白之院,月咏者神庙。
铁金库与黑白之院名副其实,月咏者神庙也很受海王倚重,在布拉佛斯的建立与发展过程中,都立下汗马功劳。
理论上,月咏者神庙为列神岛众神庙之首,帮布拉佛斯政-府统领超凡界与神灵信仰。
但月咏者底蕴太浅薄。
斑马人才多少年的历史?
在列神岛,随便找个成规模的教会,其历史都比月咏者更悠久。
关键是,别人都有强大的神灵支持,月咏者却仅有一个不成气候的淡月楚女。
而且,淡月楚女既不是鸠格斯奈人,也不属于月咏者神庙嫡系。
就像珊莎从侏儒那得到月咏者冥想法,但珊莎与月咏者神庙没半点联系。
现在情况似乎发生了逆转,神灵被七藏拍死的神庙,超凡力量远不如月咏者了?
虽然有些尴尬,但斑马人老妪心中也难掩奇怪的喜悦。
老妪有惊有喜,海王就全然是惊骇了。
“难道各家寺庙的神灵,都被七藏打死了?七藏竟恐怖如斯?!”
正当他这么想着时,一个站在人群角落的老祭司被海王看得不好意思了——其实海王只是扫视每一个人,并没特别注意他,他自己心虚。
“陛下,不知您找我主做什么?”白袍老祭司缩着脑袋问。
海王松了一口气,总算还有神灵可以联系。
“布拉佛斯面临异鬼之厄,需要向神灵寻求帮助。”他急忙说。
听说是这事,白袍老祭司也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保证道:“陛下您放心,我主几年前就降下抗击异鬼的神谕,我等愿意和布拉佛斯共存亡。”
“几年前?”海王大惊,“几年前就知道黑白之院藏有异鬼,你怎么不早说?!”
“抗击异鬼的神谕几年前就发布了,黑白之院无面者都转化成异鬼的事,也是今天中午才接到圣母警告。”白袍老祭司连忙解释道。
“圣母?”海王仔细打量下方祭司的白袍,终于在胸口位置看到一个婴儿巴掌大的七芒星。
“你是外域圣堂的修士?”海王表情奇怪,再看周围那群祭司ꓹ 他们皆神色木然,落在角落白袍修士身上的眼神却冰冷恶毒。
这会儿海王也渐渐明白ꓹ 为何就他一个站出来了。
神灵活着的教会很多,但它们的祭司都没把握立即联系到主神。
反而是七神大主教,只要虔诚地戒食祈祷ꓹ 往往都能与圣母有限度地沟通——也不知是不是饿出来的幻觉,反正他们都坚信自己见过圣母。
尤其是牧师ꓹ 人家得到圣母赐予的神术,你都无法反驳他们。
“陛下ꓹ 我信仰七神ꓹ 但我也是布拉佛斯人啊!”老修士委屈道。
“抱歉,我没别的意思……”海王尴尬一笑,低声问王座边上的斑马人老妪,“这位祭司如何称呼?”
轉生成蜘蛛在異世界努力活下去 還是鵝
“圣堂大主教,斯特林牧师。”老妪嘴唇翕动,声音低不可闻,“陛下应该单独召见他的ꓹ 现在大家聚在一起,万一有个好歹……”
“哎ꓹ 我之前一直忽视了七神教会。”海王左右看看ꓹ 向隐在身后的首席剑士看了一眼ꓹ 低声吩咐道:“待诸位祭司离殿时ꓹ 多为斯特林主教安排几名守卫,千万别教他被人打死了。”
“遵命。”
靈龍重生 太極狼少
老斑马人嘴角抽搐ꓹ 低声道:“陛下ꓹ 您误会了ꓹ 我不怕斯特林主教被人打死,而是担心他打死那群找他寻衅的祭司。”
“斯特林主教这么凶?对方人多势众呢!还是说ꓹ 他也会圣母神掌?”海王惊道。
“不清楚他会不会圣母神掌,但肯定会大威天龙,有人听他喊过。
重生之尋子 甜蜜生活
祭司失去神灵,也失去大半超凡之力,人数再多,也打不过得到圣母赐福的斯特林。
听说那家伙早前还去君临进修过,与七藏一齐在大-麻雀麾下学习了两年。”老妪悄悄道。
“原来是七藏的师弟,可畏、可怖!”海王惊叹。
“陛下?”见御座上的海王一直与边上的老婆子嘀嘀咕咕,还向着自己,下方的斯特林忍不住了,“陛下,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喔,斯特林主教,很抱歉,往日我并没听过您的名号,所以在向赞扎大祭司打听您与域外圣堂的事。”海王哈哈一笑,很坦率地说。
斯特林听了也不生气。
外域圣堂在列神岛就一个小寺庙,仅供维斯特洛水手祈祷,不被海王熟知才正常。
接着,海王又异常坦诚地将龙女王的传讯、黑白之院的异变、布拉佛斯面临的危机,乃至诸神故意向凡人国王与信徒隐瞒寒神的布局,都说了一遍。
“我召集各位祭司大人询问一下,大家背后的神灵,都什么态度?”
海王的表情变得凄凉,语气却开始严厉,“布拉佛斯专门为诸神划拨一片岛屿修建庙宇,各家寺庙也一直享有免税权。
可以说,我们尊养诸多教会千余年,诸神就这样回报布拉佛斯的吗?”
“陛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事的呀。”
“海王陛下,我主并没留下任何与此有关的神谕,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一群祭司急忙辩解,个个都情真意切,不像是说谎。
他们也的确没说谎,神灵做什么,怎会向他们汇报?
寵婚萬萬歲:慕少,舉起手來 若小白
“诸神之前知道些什么,打算做什么,我都不关心。”海王摆摆手,让下方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沉声道:“我只问现在,现在布拉佛斯面临大难,诸神有什么建议?”
“陛下,我主已经被七藏打死了啊!”
契約女神愛上我 一縷茶香
我和鏡醬的那些事兒 別叫姐輝哥
“呜呜,陛下,我主神像裂开,八成已经陨灭,还能有什么建议?”
人群中小半祭司又哀嚎起来。
名門富少:老婆,我錯了 雲繪
海王无奈叹息一声,道:“死了神灵的祭司,请到偏殿等候,先让我把眼前紧急事儿办了。”
呼啦啦二十来人都抹泪离开了。
离去前,还用恶毒仇恨的眼神剜了斯特林几刀。
眼见还有二十多号祭司剩下,海王心中欢喜的同时,又疑惑道:“既然各位祭司信仰的神灵没被七藏打死,为何只有斯特林主教一人出列?”
“陛下,俺信仰至高牧神,牧神却从来没回应过俺,所以,俺也没法替牧神做主,为布拉佛斯提供帮助。”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羊人说道。
见海王表情疑惑,斑马人祭司立即小声提示道:“至高牧神就是拉札人信仰的羊神,与马人的马神、安达尔人的七神一样,都是新神,也都是木头神。
丹妮莉丝与她的巨龙占据了七神与马神之位,却看不上小小的羊神。
所以,即便拉札人加入奴隶湾大家庭,成为龙女王的子民,却依旧没有真正的羊神祭司。”
“这么说,被外人占据主神之位,还算幸运了?”海王皱眉道。
“算上庇圣所里数以百计的神龛,列神岛九成以上的神灵都没法回应信徒。有神灵依靠,总比信仰一根木头好。”
赞扎老祭司艳羡地看了斯特林一眼,低声道:“更何况龙女王人不错,教义最符合人性与王国律法,与政权无太大冲突,还从不要求血祭。”
弥林大战结束前,超凡界非常鄙视七神修士,因为他们先信仰了一辈子木头,现在连主神神位被一介凡人取代都不知晓。
别人告诉他们实情,他们反而饱以老拳。
后来,龙女王开发出牧师体系,超凡人士态度首次改变,从鄙视变成嫉妒,嫉妒那些获取实际好处的七神牧师。
治疗神术在超凡界属于颠覆性的改革,犹如在诺基亚时代,忽然出现智能操作系统的爱疯手机。
夫君丟過墻
到现在,其它教会的祭司体系保留不变,依旧是老古板的‘哔哔机’,牧师系统却不停更新换代,日趋完善,都十三香了。
甚至开发出“翼龙圣骑士”、“猎魔圣骑士”等多种神职选项。
超凡人士能不羡慕嫉妒恨?
当然,随着龙女王凭一己之力顶住寒神,稳定维斯特洛局势,之后七藏又在厄索斯大陆大杀特杀,超凡人士对七神修士都没法嫉妒恨了,变成单纯的敬畏且羡慕。
特别是那些背后没有挂靠强大神灵的寺庙,恨不得主动向龙女王递交申请:来篡了我家神灵的位吧!神名、教义,可以随便改。
就像现在,等羊神祭司尴尬退下,又陆陆续续十来个祭司上前说明情况:咱相信咱信仰的神灵还活着,但祂从来没与咱联系过,咱连神术都不会,也没法子帮助海王陛下啦!
到最后,正殿里仅剩九位祭司。
“罗本大祭司,红神寺庙乃众神庙之首,红神也神威盖世,不只祂对布拉佛斯有何安排?”海王首先看向红袍祭司。
“陛下,光之王对异鬼的态度,世人皆知,只不过现在寺庙的祭司与圣火之手都在维斯特洛,我也有心无力啊!”红袍老人板着脸敷衍道。
海王眉头皱起,直截了当地说:“罗本祭司,红神寺庙占据列神群岛中最大一座岛屿,信徒最多,神庙最宏伟,得了这么多好处,现在布拉佛斯有难,你们就没一点表示?”
“我等全体僧众都愿接受您的调遣。”老人鞠躬道。
“你们能解决黑白之院?”海王愠怒,提高音量叫道:“我要的是红神陛下的表态!”
“长夜漫漫,处处险恶,唯有我主,拯救世人。”罗本慨然道。
海王期待道:“红神陛下会解决黑白之院里的异鬼?”
“光之王是神,神做什么,不容凡人置喙。”罗本大祭司神色坚定,语气真诚:“我相信光之王已经安排好一切,祂会做对整个世界、对抗击异鬼的大局最有利的选择。”
海王心中冒火,却不敢发飙,只得看向下一位,穷神兜帽行者的祭司。
打满补丁的兜帽老者躬身道:“陛下,我不敢欺骗您,我主明确加入了针对龙女王与七藏的正义联盟,可我主在正义联盟中的地位并不高,做什么都得听盟主安排。”
斯特林主教怒目而视。
海王扶额叹息。
兜帽行者得信徒全是穷人,故而又称“穷神”,其神力并不弱小,但老祭司也没说谎,在正义联盟中,穷神肯定算不得大佬。
他得找一位正义联盟巨头的祭司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