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千年不若初見
小說推薦琉璃千年不若初見
凤凰破:琉璃千年,不若初见
武步登天 蘋果味咖啡
一,白衣胜雪,红衣似火。
初见时,凤鸾陌记得那时的他一身白衣,白衣胜雪。长发飘逸,在漫山的火红枫叶下。如神谪般立于她的身边,风起,剑过。嘴角勾起一抹惑人的弧度,在那俊美如斯的脸上,一瞬间感觉像是满山的桃花都开了。那一刻,凤鸾陌觉得他是这世上最美的男子。如诗如画。
初见时,祁傲尘记得那时的她一身红衣,火红的长发垂至腰际,虽然周围都是歹徒,她的脸上只有焦急却并无害怕,鬼使神差的他出手了,换来了的璨然一笑,她说她叫凤鸾陌。凤鸾陌,果然人如其名。
再见他时,他一身白衣,被鲜血浸染,红的刺眼,红的惊心。那一刻,凤鸾陌感觉到了心疼的滋味,奇怪,不是才见过一次吗?
再见她时,她一身的红衣仍然如同初见时一般美的与众不同,这次,换自己狼狈了,本以为,最后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她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可是,当他再次醒来看见身边熟睡的她时,竟感觉,活着,如此之好。
長生修仙錄
当凤鸾陌看见那双桃花眼时,瞬间世界都亮了。情不自禁的抚上去,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好漂亮。”
当祁傲尘看见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一面含的迷惑,和赞美时,他知道,有些东西,在悄然的变化。其实,只有你说过。因为,只有你离我这般近过。
婚姻反擊戰
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漫天的桃花飞舞,在凤鸾陌的眼里那般绝美,这里是凰月帮离家出走的她所找的落脚地,因为知道她最喜桃花。但是,凤鸾陌自己很清楚,自己究竟还是负了那个宠她如命的男人。从小到大,他对她来讲,都只是哥哥。可是,父皇和母后却希望她成为他的妻子,她知道,嫁给他,她不会受苦,她会过的很幸福,但是,她不愿,不愿她天天喊着哥哥的人成为她的夫君,这样,对他也不公平。
原来,她想她最终还是会妥协,因为凤族的女子都是这般,而她,虽然贵为公主,也同样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她是下一任的凤主,而且,凰月那般的宠她,对她的而感情她也是知道的。嫁给她,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如今,只怕,她真的要狠狠的伤到他了、、、
身后的男子一袭白衣,遗世而独立,轻抚她的红发,桃花落在自己乌黑的长发和她火红的长发上,风动,火红与那乌黑交织相缠一起,他拿下她头发上的桃花,凝视她的双眸,问她,“可愿做我的娘子?随我一起离开。”她想答应,可是、、、、、她面对的是违背整个凤族,可她若摇头,是否会一生错过?凤鸾陌第一次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望着漫天的桃花,凤鸾陌迷惑了,漫天的桃花都沉默了,谁都没有正确的答案,孰是孰非,本就没有对错之分。
三,许你一生,繁华三千。
当凤鸾陌对上凰月的眼睛时,她很没骨气的低下了头。因为,她最后还是做了那般选择,所以,她不怕他的责怪。可是,面对着凤鸾陌。凰月张了几次口,最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良久良久,他说:“只要凤儿想要,我怎样都可以。”看着凰月脸上牵强的笑,凤鸾陌无法控制的让泪水染红了双眼,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凰月擦掉她的泪,“我只是希望你开心,如果他能让你开心,我无所谓。”
凰月看了看远处由远及近的男人,“凤儿,凤主那里能瞒多久就是多久,但是,你该知道的,这不是长久之计。”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凤鸾陌知道,她没有多久时间陪他了。
当祁傲尘为她移植了满院的桃花时,她看着满园的桃花时,她知道,就算是后面有再多的责罚,后果,她都不后悔为他违背整个凤族。祁傲尘看着身边的小女人,微微一笑。抓住她的手说“此生,今世,愿执子手,走过琉璃百年,此生唯爱。”
重生之逍遙生活 郁家老頭
凤鸾陌以为,那是整个天下最美的花,那时的他们,白衣红发,于桃花之下,许下最美的誓言。
四,傲世红颜,刹那芳华。
当母后召她回去的时候,凤鸾陌终于知道,她贪心了,她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他是太子,将来会是一国之君,而且她知道,祁傲尘一定会是一个好皇帝的,可是,这些她都看不到了。
祁傲尘看着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她,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不要走,或者让我跟你一起。”凤鸾陌眼眶一酸,傻瓜,这几天是他登基的重要时刻,怎可离开,更何况,她不会同意的。那里,不是他一个凡人可以去的,他会死,他们不会放过他的。所以,她必须回去,为了他的命。
他一身白衣,脚尖轻点,人便腾空而起,池中的荷花很美很美,风动,莲花便妖冶的绽放,他在池塘中间取一朵红莲,红的耀眼,像极了她。他望着她,勾唇一笑,一瞬间光华潋滟。仿佛天地都失了颜色。就像当初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凤鸾陌看着他笑了,无论结果怎样,至少她不悔。不悔当初跟着他离开。不悔当初没有断了自己的念,不悔为他违背整个凤族。离开那天,他紧紧拉着她的手“我一直知道你有你的秘密,你不说,我便不问。但是。能不能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回家。”
凤鸾陌任眼角的泪滑落,终是什么都没说,她不敢答应,因为她清楚自己不会回来了。祁傲尘就这么看着他离开,却无能无力,她要做的事决定了,他没有任何办法的。漫天的风冷的刺骨,仿佛知道他随她而离开的体温。
重生完美女神 可樂中毒
五,流年转尽,岁末微凉。
凤鸾陌把玩这手中的莲花香囊,莲花如今早已败落,莲花不香,但她却宝贝的很,那是他为她摘得。
母后说,她不可以再想起他,这辈子都不可以,凤鸾陌知道,她回不去了,对不起,祁傲尘,因为她是凤族之女,凤族严禁与凡人相恋,而她是下一任的凤主,那样会为整个凤族带来灭顶之灾。
当凤鸾陌知道自己已有身孕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她抚着小腹,那里,有他和她的孩子,可是,凤鸾陌的泪落在小腹上,对不起,娘亲不可以让你存在,因为凤族的安危全在他的身上,她不可以这般自私,不可以至全族人不顾。
凤鸾陌看着凰月,“我想让他最后再看一眼孩子。”凰月看着憔悴额她,第一次后悔了,当初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抓她回来。
凤鸾陌看着窗外的桃树,想起了当初的美好,傲尘,我回去看你了,最后一面,知道吗,我怀了你的孩子,他已经快长大了。
六,回眸刹那,乱雪飞花。
当凤鸾陌看见那熟悉的王府,看到那熟悉的一草一木,眼眸一酸,她抬眼便看到了那人。一袭白衣,立于府前。如今已经是皇帝了,怎可再穿白衣?
祁傲尘看向那个一袭红裙的人,眼眶发酸,可是红衣女子的旁边站着同样一身火红衣衫的男子,男子绝美肆意,高傲不凡。祁傲尘,她,还是你的吗?
当漫天的雪花,落在那一袭白衣的身上,他几乎要与那天地融为一体,泪,从眼角滑落,散落天地。他甚至没有问她为什么,没有问过她身后的人是谁?祁傲尘,你在自欺欺人吗?
凤鸾陌看着雪地中的人,手,抑制不住的颤抖,嘴唇几乎咬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祁傲尘,忘了我。
而在女子身后的红衣男子,立于白雪之中,雪,落在火红色的发丝上,望着雪中的少女,她的目光只在那个人的身上,她所散发的悲伤,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嘴角扯出苦笑,双拳紧握,红色的,温热的血落在皑皑白雪中,一滴一滴,那般刺眼。
凤鸾陌回头看着身后的人,“凰哥哥,凤儿是不是错了?”话刚落,身体便再无知觉。凰月身体一闪,接住了那滑落的身体,一抬头,竟然看到了一袭白衣男子,祁傲尘,其实,你真的很爱她,看了他一眼,凰月闭了闭眼,把怀中的人给了他。
七,凤凰缘破,一世缘落。
望着由近及远的府邸,凤鸾陌忍着心口的疼痛,孩子,对不起,都是娘亲的错,是娘亲保不住你。
隱龍變
知道凤鸾陌偷偷的离开,祁傲尘双拳紧握,凤鸾陌,你就那么狠心吗?嘴角勾起了一丝绝望的笑,凤鸾陌、、、、、
凤鸾陌问凰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孩子无论怎样都不能出世?凰月看着她脸上的坚持,缓缓开口。
千年前,凤族是整个天下最厉害的种族,跟龙族是世间最强大的种族,可是,凤族千年前却发生了一件毁灭凤族的事情,那一年,那位凤主偷偷的与人族相恋,甚至把那个人族带到了凤族,可是,这位人族,却偷走了风族的至宝,凤离珠,也因此毁了风族的最强法阵,一瞬间,整个凤族成了外族的口腹之餐,为了抵挡外族的进攻,凤族损伤大半,后来那位凤族找到了那个男人,跟他大战了一场,亲手杀了他,她用尽一身的功力为凤族建了保护法阵,凤族才得已维持,但是,这个法阵是那位凤主的神灵所化,所以,凤族严禁与凡人相恋,一旦生下孩子,外族的气息就会传给她,那样我们凤族就再此陷入危难。
而且,祁傲尘是人间的统治者,那他前世必是真龙的化身,风族若与龙族结合,那么生下的孩子将会无比强大,恐怕会统治六界,所以,一旦这个孩子降世,天地便会有异变,那是其他种族不想看到的。所有人将会联合起来,毁了他们。
凤鸾陌,你没有自私的权利。
凰月说,他会抹掉他对于她所有的记忆,凤鸾陌一瞬间笑的无比苍凉,罢了,都是执念,这样也好。祁傲尘,再见。
皇城上,那道白影一不复存在,换来的是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立于宫廷之上,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脑海中被强行抽走,痛的他几乎落泪。
八,琉璃千年,不若初见。
凤鸾陌以为这世间上的痛她一全部尝过,可是,当凤鸾陌看到凤族内那遍地的鲜血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为什么。为什么,她都这般了,还是逃不过、、、
当凤鸾陌在凤山的山顶上看到奄奄一息的娘亲和正在与人厮杀的爹爹时,当看到寡不敌众而受伤的爹爹时,凤鸾陌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是冰凉的。她身子一软,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凰月的怀里,凰月轻柔的把她放在了安全的地方,然后便去履行他身为凤族第一高手的职责,可是,外族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当她娘亲为了就她而倒下的身子时,当她看到爹爹看向她最后一眼的慈爱时,当她看到剑,入了那个宠他如命的人红色身影上时,一直以来的那根弦,断了,
一只火红的凤凰现于大地,火焰瞬间覆盖整个凤山,她是下一任凤主,又于帝王结合,它的血液会变得不同,一旦她施展凤凰涅槃,便可以救回那些未曾离去的生灵,只是代价,是她的生命、、、、
凤鸾陌看着抱着她的凰月,鲜血,不知道是谁的,满身都是,“凰哥哥,是凤儿不好,凤儿知道错了,凰哥哥不要生气。凰哥哥,凤儿知道此生负了你,凤儿拿来生来还好不还。”
色動
“傻瓜,凰哥哥永远不会生你的气的。凰哥哥永远都会等着你。”凤鸾陌笑的惨白,“凰哥哥,带凤儿去见他,好不好?”去见,他最后一面。
当满是鲜血的凤鸾陌出现在祁傲尘的面前时,祁傲尘感到,他的心都颤抖。可是,这个人,他明明不认识。
看到他一脸陌生的神情时,看到他毫无波澜的眼神时,看到从他身后默默走出来的蓝衣女子的时候,凤鸾陌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落了一地的殇。
黑道毒妃
看到那女子望着她的悲戚目光,那目光含了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祁傲尘忽略掉心底那刺骨的疼痛,言道“大胆,你是何人,竟敢闯入朕的寝殿。”凤鸾陌一笑,嘴角鲜血滑落,红的刺眼,红的惊心。
重生之校園第一商女 神仙駕到
“祁傲尘,我终于有答案了,即使时光倒退,我亦不悔,可是,如果有来生,我不愿再认识你。”
“琉璃千年,不若初见,祁傲尘,我终于懂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眼神看向他身后的女子。“我叫凤鸾陌,我祝你幸福。”话落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寝殿。
凤鸾陌?好熟悉的名字,心口为何这般疼痛?为何?
后来,凤凰凐灭,凤山大地复苏,有一红衣男子常年守在神山上。山上种满了桃花,花开的时候,极为绚烂。
暖风吹过,吹起男子的头发,看到了那脸上只对一人才有的温柔表情。“凤儿,记得,你的来生可是许给我了。”漫天的桃花纷飞,美的惊人。
时光辗转,流年飞逝,琉璃千年,不若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