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我的豫王爺
小說推薦親親我的豫王爺
晚膳时,司徒晟命人去请公主。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吗。
现在的司徒晟,了却了与苏锦的一段情缘,他的记忆里,只剩下她的样貌。
陌染自己起来打扮了一番,她不喜欢这个女人之前的装束,于是撩起一半头发束成马尾,用玉簪固定。简单画了淡妆,陌染从衣柜里找出一身杏色纱裙换上。铜镜中的自己,简单大方,又不失了清贵。这副身子只有十六岁,真是年轻啊。
“主子,王爷请您去前厅用膳。”九衣敲门进来,看到陌染已经装扮好了,不觉得眼前一亮。主子这个样子,真是英气逼人,真真叫人挪不开眼。
“我今天不知为何推了他一下,他不会记仇吧。”陌染记得,她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就见过司徒晟两次。第一次咬了他,第二次推了他。要是他记仇,那就完蛋了。
“主子,王爷对您可是宠爱有加,不会生气的。”九衣走过来扶着她,陌染还有些不习惯。
“不生气就好,我自己可以走。”
兇猛青春 那根
秦笙想见阿蛮,厚着脸皮坐在司徒晟身前蹭饭。夜影站在一旁,嘴角挂着笑。
“以后没本王的允许,不许放他进来。”司徒晟绝对不会让秦笙这么得意。
網遊之逆天飛揚
“老大,不就是蹭你家一顿饭,明天让公主去我府里,我一定好好招待她。”秦笙从狩猎回来就没见到阿蛮了,他们正是甜甜蜜蜜,如胶似漆的时候,突然几天见不到,他心里就空落落的。
“他是本王的女人,怎能去你府上?”司徒晟睨了他一眼,不悦道。
“我靠,你们古代的男人颜值都不赖啊。”
二人正斗嘴时,陌染的嘀咕声被听到了。
我是朱由校我餵自己袋鹽
“公主在说什么?”秦笙听不懂她的话。
“本王也不知。”
陌染先后打量了司徒晟,秦笙,眼光又停在夜影身上。一身黑衣,嘴角噙笑,故作神秘的小哥哥现在很是吃香啊。司徒晟颜值高,他身边的男人也很帅。“再加上浔桦,不就是新的F4,签下他们,我又何必辛苦的去拍戏呢。”
陌染本就喜欢看美男,她出道这么多年,合作过的男星数不胜数,但是与司徒晟一比,完败。
“你叫什么名字?”陌染两眼放光。
“回公主,属下夜影。”夜影被陌染这么一看,脸颊泛红,不自然的低下了头。谁不知道王爷占有欲强,如今被公主这么盯着看,夜影感觉自己没有前途了。
“咳,主子您不是说饿了吗,九衣扶您坐下用膳吧。”感受到王爷灼灼的目光,九衣忙制止了陌染想要摸上夜影脸颊的小手。
“不好意思,有些失礼了。”陌染这才想起来今时不同往日了,她要守妇道了。
“夫人看起来对本王的侍卫很感兴趣。”司徒晟不动筷子,陌染也不理他,拿起餐具就开吃。
狂龍退隱
一個女子的故事
“没有没有,就是看他比较顺眼而已。”她受到过严格的餐桌礼仪教育,吃相很是优雅。不过她没等司徒晟先动,也是不守规矩的。
陌染没在意,秦笙更是没注意。他有些愤愤的看了眼陌染,问,“公主平日里不是最喜欢带着阿蛮吗?”
“阿蛮是保护我安全的,九衣才是负责我饮食的。”来的路上,九衣特别嘱咐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不是真正的苏锦。
“公主,你不会是故意不想让我见阿蛮吧。”
“我不知道你来,所以才没带阿蛮。”苏锦给她的信中好像提到过她三个护卫的感情之事,陌染认识的古文不多,她大体上读懂要她帮助她们三个。
毒妃狠囂張:殘王來過招
“哦,这就好。”
一顿饭下来,司徒晟一言不发,陌染也是和秦笙讨论了阿蛮的事。
武極至尊
司徒晟让九衣去送送秦笙,待人走后,他让夜影关上门,直接把陌染压倒在餐桌。“看来本王有必要和你约法三章了。”
他知道苏锦破身后,身体换了一个灵魂。但是这个新的苏锦,真的不怎么乖巧。
“第一,不许看,摸,觊觎除了本王以外的任何男人。”他司徒晟的女人,绝对不允许对他有二心。
“第二,本王说的话,你不许反驳,本王的要求,你必须答应。”
陰陽渡客
“第三,三日行一次房事,夫人若是觉得太长,也可以改为两日一次。”
这什么狗屁约法三章,全是他的大男子主义,全是他的霸王条款。
“我不同意。凭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凭什么不让我看别的男人,眼睛长在我身上,我想看谁看谁,有本事你把我眼睛挖了。”陌染挣扎了几下,她知道为什么咬他推他了,这么霸道的男人,她没打他算是好的。
“本王只会把你关起来,不会挖了你的眼。”司徒晟贴近陌染耳边,威胁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有神仙护着,你还能关的住我?”陌染不以为然道。
獵寶
“你真是一点都不乖,本王要好好惩罚你。做到你答应为止。”不知司徒晟给她下了什么药,陌染稀里糊涂的跟他滚起了床单。
还真是,做到她答应为止啊。
陌染无力反抗,甚至连推开他力气都没有。她能明显感觉到这个身子不是第一次,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了,用不着顾忌太多。
半夜,司徒晟吮着她的脖颈,轻柔道,“答应么?”
“你这是霸王条款,我不会答应的。”陌染很困,腰也痛,下身也痛。
没想到古代人这么猛,什么姿势都会。
“看来是本王对你太温柔了。”司徒晟不由分说的又吻上她的唇,敢跟他反抗,他一定要她下不了床。
亂世英雄
浔桦上神在房顶,偷偷的听着司徒晟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往日他对苏锦的那份温柔,随着他的记忆消失掉了。司徒晟本就是狂傲霸道的人,拿下陌染,指日可待。
“我说你能不能对我稍微那么温柔一点,别那么猛行吗?”次日醒来,陌染感觉好像没那么痛了。
昨天晚上她数了数,清醒的时候做了三次,夜里又两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不知道她稀里糊涂的时候,这男人对她如何。
“本王给你上药的时候,是温柔的。”司徒晟轻笑。
“我是指你那什么的时候。”陌染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小脸。
“这是本王对你的惩罚。日后行房,本王会轻一点。”司徒晟闭上眸子,昨夜一宿没睡,今日不去早朝,他得休息一会儿。
陌染不困了,她悄悄坐起身,发现室内一片狼藉。她的衣服几乎成了破布,扔的到处都是。到底是有多疯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