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小說推薦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第二天,千黛坊的姑娘们发现了一个很稀奇的事。
一向阴沉着脸的小言,居然有了笑容。
而且,她似乎和那个新来的男人木凡走的很近。
一时间姑娘之间无时不刻在讨论这两人,越传越神,最后甚至传出了这两人是失散多年的恋人,终于在千黛坊相认。
除了恋人,她们猜的基本是八九不离十。
“你和小言……真的是青梅竹马的恋人?”
白马筱刚倒下一桶夜香,手便举着桶愣在了空中,一脸奇怪的看着小乔,“你这都听谁说的?”
小乔尴尬一笑,“大家都这么说。”
想来最近他们俩的确走的很近,但毕竟是“他乡遇故知”,而且对于未来的打算,也是需要和她商议的,走得近也是理所当然。
白马筱一脸坏笑的看着她,“干嘛?你吃醋了?”
小乔小脸一红,嗔道,“你与她怎么样管我什么事?我只是提醒你,她是婆婆的亲传弟子,你若是和她做了什么越界的事,婆婆肯定不会饶了你!”
越界?白马筱想起那一晚与纪可言在湖边的事,脸上顿时升起一抹红晕。
凭着女人的知觉,小乔觉得这俩人肯定有事,没好气的说,“哼,臭男人!”
说着,她拎起空桶就往回走,只留下一脸茫然的白马筱。
她到底生什么气啊?
回去的路上,小乔刻意走的很快,似是故意不想给他搭讪的机会,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
小乔正闷头走,忽然眼前被黑影笼罩,差点没刹住脚步撞了上去。
定睛一看,不由得呆住了。
眼前居然出现了一队楼兰官兵,至少有五十人,看他们的架势,显然是故意拦住了她。
小乔愣了愣,茫然道,“各位军爷,有事吗?”
他们一个个面目严肃,一言不发,不怒自威的模样让小乔有些不知所措。
这会儿功夫,白马筱赶了上来,看到这场景也吓了一跳。
还没等他发问,人群后面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子,总算是逮住你了。”
官兵后方,一个身穿华服的富贵公子缓缓走来,白马筱只觉得这人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可身旁的小乔却是吓得一哆嗦,不自觉的躲在了白马筱的身后,小声道,“是……是王子殿下……”
王子?白马筱总算想了起来,那天在泳池里调戏小玉的那个臭流氓,还被他用灵术整了一顿。
萬界天尊
这么看来,这货是来报仇的了?
人再多也不过是一群凡人,白马筱在这个蛇界可没那么多顾忌,不卑不亢的说道,“王子殿下,有何贵干呐?”
王子双手背在身后,器宇轩昂的看着他,“小子,我纳罗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如此羞辱过,你说我想干什么?”
白马筱故作思考状,片刻后笑着说,“别是觉得很新鲜,想再被羞辱一次吧?”
言下之意就是你这次又是自取其辱,纳罗的脸上现出了毫不掩饰的愤怒,“哼!死到临头的还在这口舌招尤!”
白马筱撇了撇嘴,这人一看就是那种仗势欺人惯了的纨绔,刚想动手,才想起身后瑟瑟发抖的小乔。
他抱着胳膊,提起胸膛说道,“男人的事情不要把女人卷进来,你要还是个男子汉,让她先走。”
纳罗伸头看来他背后的小乔一眼,只见她侧颜俊俏,甚是可人,竟伸手想去挑她的下巴。
只看了一眼便想调戏,这家伙果然色胆包天。
小乔不自觉退后一步,白马筱立刻捉住了他的手,森然道,“我劝你不要动她。”
纳罗冷哼一声,正想发难,却见小乔正过脸来,露出她另一边脸颊上的剑痕,先是一愣,随后呵呵一笑,“也罢,如此丑陋的女人,让本王子碰,本王子都没有兴趣!”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脆响,纳罗便挨了一记耳光。
白马筱出手不算太快,但对于凡人来说已是毫无躲闪的余地,纳罗顿时大怒,一挥手,“给我打!”
那些官兵一拥而上,白马筱抓起小乔的手,转身就跑,身后那几十个官兵举着枪紧紧追赶。
白马筱的脚程跑过这些凡人不成问题,可小乔连武功都没练过,只跑了十几步便被赶上,将他们包围在了一个圈里。
眼看已无路可退,白马筱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无法保障身后的小乔,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无语的说,“大姐,我们在逃命,你不用一直提着这个粪桶吧?”
小乔一时紧张,手仍紧紧攥着那个空粪桶,此时反应过来,刚想扔了,却被白马筱拦住,“等等……把桶给我。”
小乔一愣,不知他想做什么,木讷的递了过去。
这时,人群被拨开,纳罗又趾高气扬的出现,昂着头道,“怎么样?识相的就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他看了看白马筱手上的粪桶,忽然心血来潮,“然后把你手上的粪桶舔干净,我就放你们走!”
小乔抢先白马筱一步说道,“王子殿下,我们日前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纳罗冷哼一声,“晚了!本王子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
小乔还想再求,白马筱插口道,“王子殿下,您第一次受辱,和第一次被打,都给了我,小人真是三生有幸啊!”
听他如此嘲讽,纳罗暴跳如雷,刚想让士兵们上去将他乱刀分尸,就听他继续说道,“反正这么多了,不妨再给我一个‘第一次’吧!”
纳罗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忽然感觉胸口衣领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整个身子被扯向了白马筱的方向。
等回过神来时,已被白马筱捉住,一只胳膊被拧到了身后,剧痛之下顿时没了反抗的能力。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纳罗吃痛的咬着牙,力量上完全被压制。
白马筱看着他笑道,“王子殿下,长那么大肯定没舔过粪便吧?这个‘第一次’不如就交在这吧!”
说完,白马筱一脚踢开粪桶上的盖子,将纳罗的头按进了桶里。
还没碰到桶壁上残留的粪便,那刺鼻的气味便已扑面而来,纳罗死命的挣扎,在白马筱的手中却丝毫没有作用。
“叫你的狗腿子们滚开,不然我让你把桶舔干净!”
如此强大的力量压制之下,纳罗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连忙大喊,“你们听到没有!快滚!”
那些官兵见状,面面相觑,只好举枪倒退,但不敢离开太远,生怕他伤了王子。
见他们退的远了一点,却始终不肯散去,白马筱知道若是王子有些闪失,他们肯定小命不保,让他们直接离开有些强人所难。
“小乔,你快走,现在他们不敢动你。”
小乔不假思索道,“要走一起走!”
白马筱无奈的说,“你傻的吗?要不是你在这,我早就把这群人打趴了!你走了我才能全身而退,不然大家都得完蛋!”
小乔虽然不知道他的能耐,但想起那日在浴室里的场景,隐约觉得他没那么简单,思索了片刻后,小声道,“那你自己小心,我叫人来救你。”
白马筱看了一眼纳罗,笑道,“我看你还是找个大夫来比较好,这货待会儿肯定得把苦胆都吐出来。”
小乔没有理会他的说笑,三步两回头的跑出了包围,向着千黛坊的方向跑去。
等她完全从他的视野里消失,白马筱将纳罗往旁边一丢。
重获自由的纳罗立刻跪在旁边哇哇的吐了起来,这也算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闻粪便的臭味,恶心的真的要把苦胆都吐了出来。
过了半天才缓过来,纳罗站起身,抹了一把嘴角,想放狠话,但想起刚刚被他隔空抓去的诡异景象,还是放弃了。
“你……怎么做到的?”
白马筱得意的说,“我和你们这群凡人可不一样。”
纳罗一愣,“凡人?你到底是……”
“看来今天咱俩这事不解决,你是不肯罢休的了。不如这样,我给你这个机会。”
傲世神武 折花獨看
纳罗不知他是何意,狐疑的看着他。
白马筱继续道,“咱俩单挑,我赤手空拳,你随便用什么武器都行,如果我打赢你,这事就算了结。如果你赢了,我随你处置。”
一听他不用武器,纳罗不可置信的说,“此话当真?”
漓宮挽歌·藥引皇妃 吉祥夜
“当然。”
纳罗想了想,让他用武器对付一个赤手空拳的人,胜算简直就是碾压,于是又问道,“什么武器都行?”
白马筱不耐烦了,“是啊,你烦不烦,干脆给你一把枪算了!”
“枪?”纳罗冷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俊美公子俏妖姬
说罢,他示意外围的官兵丢给了他一把长枪。
此枪非彼枪,但白马筱懒得和他解释,向他招了招手,“来吧。”
纳罗手执长枪,在攻击距离上可是占尽了优势,自信满满的说道,“你可别后悔!”
白马筱嫌他废话太多,有意无意的打了个呵欠。
纳罗也不再废话,举枪便刺,快要刺中他时却被他闪身躲过。
好歹和南宫羽在龙泉旁练习了一个月的攻守道,这王子武艺稀松的很,躲他的攻击根本毫不费力。
几十个回合下来,纳罗都没能碰到他的衣角,自己却已是气喘吁吁。
白马筱好笑的说,“你要不歇会儿?”
听他如此嘲讽,纳罗本该大怒,但他的脾气还是败给了体能,拄着长枪真的休息了起来。
白马筱就这么抱着胳膊等他,过了半晌,他的气终于喘匀实了,又举枪刺来。
这一次白马筱没有躲,准确无误的捉住了枪头,看似轻松的一掰,枪头应声而断。
極品天師 諸葛臥龍
纳罗瞬间呆住了。
白马筱丝毫没有费劲,将枪头一丢,笑道,“还打不打?再给你一次机会?”
纳罗愣了一秒,后退了两步,忽然将手中的残枪丢下,向白马筱奔了过来。
他这是打算直接肉搏?
白马筱还没反应过来,纳罗已来至身前,忽然双膝一曲,居然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这位王子纳头便拜了一拜,大声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