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
“大家,长孙大人有事请奏?”门口尖声的宦官说。
麒麟兽看看李牧,问:“长孙大人是?”
李牧冲他摇摇头,端着声音说:“跟他说,寡人已经休息了,没空见他了,叫他回去吧!”
宦官又说:“大家,长孙大人不愿意离开,长孙大人是皇后娘娘的亲哥哥,若是事情传到皇后那里……”
李牧大步流星朝门走去,打开门,横眉冷对说:“这天下是寡人的天下,传到皇后那里又怎样!”
宦官看李世民眼里的神采,吓了一跳,他伺候李世民许久,从来都没有从李世民的眼里看过他的这种神采,烈烈如星辰,射射如烈日,耀眼而有夺目。
“奴该死。”宦官转身要离开。
“回来,叫长孙大人到凌烟阁等着朕,朕就去。”李牧说。
长孙无忌找他肯定是为了修改律法的事情,这确实是特别棘手的事情,关于律法他不太懂,他大学的专业也不是律法。
就算有了金手指系统,也是个破系统,有了跟没有一样,根本帮不上他什么忙。
“主人,你还懂律法啊?”麟牙问。
李牧尴尬笑了,不想回答。
“叮咚,宿主,修改律法可以让你增加自身修为与气运哦!”系统突然活了。
“我不想要了可以吗?虽然我不懂律法,但是我也知道别人的蛋糕不可以动,更何况还是一些地主豪门的蛋糕,我动了死的就是我了。我不干我不干,你爱找谁找谁去。”李牧拒绝。
邪逆九天 林小三
“宿主,法术-500,力量-600……”
“不干就是不干!”
“宿主,剥夺你回家的权利!”
混沌霸天決
“……”
啊………!!
麒麟兽与郎斯看着突然大叫的李牧纷纷吓一跳。
狂後,乖乖讓朕寵 氺清淺
房间的门一把被人推开,门外铠甲将士纷纷跑了进来。
金吾将军李轩环视房间一圈,问:“陛下,是否有刺客?”
李牧赶紧闭上嘴,重新恢复正常,严肃道:“没事,你们都出去!”
李轩看到麒麟兽跟郎斯,十分陌生,说:“陛下,这两人……末将好像没有见过。”
過去的今
“你没见过不是很正常,朕的朋友你都要知道吗?出去!”李牧端起架子喝道。
“是,末将该死。”李轩带着人全部出去。
“麟牙,郎斯,随我去凌烟阁,我要去看看长孙大人怎么修改律法。”李牧道。
逆女成凰:狂傲三小姐 雲天恨
……
最強醫生
“我答应你,我会配合修改律法,还给我法术跟力量!”李牧最终妥协。
“宿主,等你增加气运了就知道有什么好处了,你会感谢我的。”
……
凌烟阁。
长孙无忌行礼,李牧让他起身。
李牧端正坐着。
“长孙大人,关于你的建议朕觉得……可行,不如一起讨论讨论?”李牧说。
“陛下,臣感谢陛下的耐心。”长孙无忌衣摆上的针角微微发颤,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奏折,将奏折呈上。
李牧看到折子下意识的要下来拿,麒麟兽咳嗽一声,李牧赶紧回来,又端正坐好。
长孙无忌不愧是大狐狸,眼里立刻露出狐疑的神色。
“长孙大人,朕之前头疼,有些事情做的可能不太对,有的话可能说的不太好,你不要太在意,这……这两位是朕从宫外找来的两位大夫,专门治疗朕的头疼之病的。”李牧顺道打消长孙无忌的疑虑。
“是。陛下其实没有必要跟臣说,臣也没有想什么,臣可不是魏征大人,不会说什么不好听的话针对陛下。”
青春罪途
这话意思出来,不会针对他但是话里都是踩踏魏征。
李牧低头看看奏折,说:“大体上朕觉得可以的,但是,有些小地方朕觉得还是太狠了,太……”
“酷刑太重?”长孙无忌问。
“不错。”
李牧虽然不精通律法,但是,他读过有关于李世民的书啊,他知道李世民的一些改革,蒙混过关还不能吗?
“依照陛下来说,应该怎么办?”长孙无忌问道。
“减免酷刑。比如……死刑改为……流放?”李牧说。
长孙无忌噗通跪地上,连忙说道:“陛下,不可啊,犯了死罪的人大都是一些大奸大恶十恶不赦的人,留他们一命他们只会在世界上祸害他人,臣知道陛下仁善,不忍心对他们下杀心,但是,为了之后他们不再祸害其他人,恳请陛下对他们下狠手!”
“额……朕再好好想想,这样吧,你先回去,你的奏折朕会好好看看,仔细斟酌一番,晚些我们再继续讨论,奏折里面的内容朕需要好好的考虑考虑。”李牧皱眉说。
萬界至尊
长孙无忌看李世民将他的修改律法放在心上,没有在继续勉强。
他看了两眼麟牙跟郎斯,转身退下。
攜子追妻王妃請回家
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陛下好像有些地方变了,具体什么地方他也说不上来。
麒麟兽扒着门看到宦官跟长孙无忌都走远了,赶紧回来,说:“主人,你是故意把长孙大人打发走的吗?”
“主人,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咱们不当这个皇帝了,咱们按原来的身份在大唐找人,我就不信找不到。”郎斯泄气。
李牧拢拢龙袍,坐在台阶上,看两人一眼:“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的不相信我?我是真的想处理律法这事情。元始天尊说了,给我们一个大唐,我们得还百姓一个盛世,我李牧……”
“嘘……”
“我李世民说话算数,老子话搁这儿了,找朋友,坐江山!”
麒麟兽鼓掌。
他从桌案上将长孙无忌的奏折拿过来,说:“那……这个怎么办?”
“呵呵,这个你就看好了,我不会但是有人会啊,别忘了,我可是皇帝,九五至尊,手底下有的是人!”说完,他大喝一声:“来人!”
王爺,求你休了臣妾! 霏魚子
宦官缓缓而来:“陛下?”
“将……魏征,房玄龄,杜如晦叫来。”李牧说。
“是。”宦官缓缓退下。
麟牙与郎斯赶紧过来,“陛下。三思啊,你怎么就敢见人了,魏征这人之前我听你说过,十分的厉害,目光如炬,要是看出你不是真的李世民该怎么办?”
“嘘……!小心隔墙有耳!”李牧赶紧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