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比肩
小說推薦與你比肩
鬼王近日练毒之心大起,终日沉醉在毒室,研制各种各样的毒药让凌豫喝下,或者让几种同父异母的毒虫在他身上啃咬,想看看那种毒最烈。只不过很快他就感到无趣,因为凌豫始终一声不吭,甚至眼睛都不睁开,若不是他还有一息尚存,鬼百寿还以为他早就死了。
他的体质和掌门的丹药只能抵制部分毒素,意识模糊时仍然能感觉到毒蛇和毒虫在身上爬行,意识清醒时这种感觉就更为强烈,饿了渴了只有毒药充饥解渴,就连那片刻的睡梦中,竟然也都是满身的毒物。
凌豫不止一次感觉自己徘徊在死亡线边缘。
稍微放松意志,可能真的就再也不能睁开眼,是什么在支撑着他,让他在无以复加的痛苦之下仍然固执的守着最后一口气?
凌豫微微睁开眼睛,混乱的视线中,他似乎看见了掌门寄予厚望的目光,以及五常门大殿之上,那两侧雕刻着飞龙图腾的掌门宝座,还有,那张熟悉的、温柔的双眼……
不……他不能死……不能死……
意识模糊时,他又听见一个声音问他——
你为什么不死……
你为什么没死……
……
半个月下来,鬼百寿对凌豫的冷淡反应感到无趣,正在考虑要不要杀了他算了的时候,几个仆人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告诉他小姐又毒死了七个仆人,仍然觉得不过瘾,正在山谷里摧残毒花毒草撒气。
反正凌豫对鬼百寿来说已经没有什么趣味,又正好那小子怎么折磨都死不了,鬼百寿随口一句话,便将与死人没有什么分别的凌豫扔给了鬼千秋玩。
鬼千秋嫌弃的盯着体无完肤的凌豫,正恼怒老头子送个死人给她算怎么回事,却发现凌豫的胸膛在微弱的起伏。
鬼千秋感觉这可真是有趣了,都这个样子了还能活着?玩心大起之后,她命人将凌豫带下去医治毒伤。
她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也很想知道,之前老头子用毒虫折磨他,看着他完好的肌肤一寸寸被啃噬溃烂,是什么样的感觉。
……
我的天使我的愛
男人,不要靠近我!
凌豫在鬼门关逡巡一转,又回到了阳间。他每日都在放满毒虫的浴桶中浸泡几个时辰,其余时间全身贴满药膏被绑在床上。
他的意识在慢慢恢复清明,身上的伤也在逐渐好转,但他从未放松警惕,因为每天都会有一个少女来盯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探索与不怀好意。
他曾想过逃出鬼王谷,但顾及流殇淬玉,又念及鬼王谷森严守卫,终于还是将这个念头埋在心底。
寻找合适的时机吧,只要他不死,总会有办法……
今天鬼千秋也来了,与往常不同,这次她带了几个仆人。
被推进一间黑暗的屋子,里面几乎没有光亮,凌豫仔细看,才发现这是一件仓库,储存物件全是毒物。
各种毒物飞快攀上他的身体,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被撕裂,凌豫双手攥成了拳。当初在鬼王面前不反击,是因为自知力量悬殊,而现在,站在屋子外面的鬼千秋……
她会去找鬼王吗?传闻鬼王和他的大女儿关系向来不太好。十多日观察下来,凌豫推断,除非性命攸关,鬼千秋不会轻易找鬼王说事。
掌心凝聚真气,凌豫双臂一振,这间巨大的木屋发出一声闷响,伴随着满天纷飞的毒虫,木屋碎成了一块块木头。
鬼千秋和几个仆人大吃一惊,仔细看去,满地的毒虫八 九成都死了,余下少数迅速钻进了树丛中。
鬼千秋迎上凌豫满目血丝,看见鲜血从他掌心渗出,她嘴角一挑,兴味盎然的撅起嘴吹了几声口哨,林间传来一阵骚动,一只身形巨大的白虎几个跳跃扑在了鬼千秋身后。
鬼千秋抚摸白虎的耳朵:“黑瞳,陪他玩玩儿。”末了又加一句,“玩儿死了就算了。”
黑瞳几声咆哮,猛然冲凌豫冲过去,凌豫赤手空拳对抗,掌心被利爪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刚才爆破木屋已经耗尽了他大半气力,但凌豫无暇顾及他在这番人兽之斗中是存活还是成为黑瞳掌下死尸,只是一味用尽全全力对抗。
被黑瞳扑倒在地上,凌豫看见黑瞳嵌着獠牙的血盆大口向他张开,看见鬼千秋轻蔑不屑的盯着他,看见鬼楼上方毒虫乱飞,更远的地方,他似乎还看见了掌门和温可柔……
不……
不能……
不能死……
黑瞳一口咬向他脑袋的同时,凌豫忽然卯足了力气,将最后的生命力倾注在双腿上,一脚踹向黑瞳的肚子。
那一脚当真是狠,黑瞳发出一声嘶吼,活生生被踹飞趴倒在地上。
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前一秒就快要死了的人,下一秒居然反败为胜,鬼千秋瞪大眼睛,看见满脸血迹的凌豫透过杂乱的头发死死瞪着她,那双眼睛好像一把淬了千年寒冰的剑,锋利的剑芒偏偏让她有了灼伤之感。
黑瞳怒极,正待再次扑上去,鬼千秋再吹口哨制止了它。
“要是真把他弄死了,就不好玩了。”
听见如是的话,凌豫眼前虚晃,全身的疼痛感分外深刻,闭眼,他昏倒过去。
……
凌豫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没有被捆绑,床前鬼千秋斜卧在椅子里,手里把玩着一个通体莹白的玉佩。
凌豫目光一深,那玉佩是三年前温可柔送给他的生辰礼物。
鬼千秋一把攥住玉佩,满脸调笑:“你不是能耐的很么?不是面对着满屋子毒虫也能面不改色么?怎么?这玉佩对你很重要?”
凌豫不发一言,目光紧紧盯着玉佩。
鬼千秋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伸手在玉佩上抚了抚,惋惜的一声轻叹后,玉佩被狠狠砸向地面,碎成粉末。
鬼千秋贴近凌豫的脸,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上,琥珀色的瞳孔中映着他盛怒的目光。她嘴角挂着笑,目光却阴冷至极:“我最喜欢的,便是毁掉别人在意的东西。”
凌豫一把攥住她的衣领,眸中怒火几乎能将她焚烧殆尽,牙齿咬的喀喀作响,最终,他一把推开了她。
鬼千秋讥讽的轻哼一声,将旁边几件衣服扔给他。
單挑冷情前夫 安純
滄決劍尊 dawn暗夜
“换上。”
凌豫看向那几件衣服,目光深沉中带着些微凄凉。
……
鬼千秋在他昏迷的时候给凌豫灌了药,他的功力被压制住,不能使出来,鬼千秋一根铁索拴在他的脖子上,拉着他出了鬼王谷堂而皇之走在街市上,身边跟随着几个暗卫。
周围行人纷纷小声议论着他们二人,凌豫强迫自己不听不想,那些非议的话语还是利刃一样刺入他的耳朵。
一个被母亲牵着的五六岁的小女娃指着鬼千秋和凌豫大声问:“为什么那个漂亮姐姐要牵着那个漂亮哥哥走?”
鬼千秋斜小女孩一眼,冷冰冰的目光让小女孩受惊大哭起来,鬼千秋觉得烦躁,一鞭子冲那女孩甩过去。
那么个细皮嫩肉的小孩,被她的鞭子一抽,怕是要留下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疤。
小女孩的母亲尖叫起来,还没来得及护住女儿,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小女孩面前,生生接住了那一鞭。
凌豫发出极微弱的一声闷哼,小女孩呆滞住,接着哭的更大声了。
凌豫手足无措,不由自主的替小女孩擦了擦泪水,也许是他温和的目光让小女孩惊吓的心稍稍平复,她抽抽搭搭,最终没再哭出声。
小女孩的母亲抱着小女孩跑远了,而那小女孩趴在母亲肩上仍然怔怔地看着他。
脖子上一阵痛楚,鬼千秋收紧铁链将他拉了过来。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蘇慕容
迎上他冰冷淡漠的双目,鬼千秋轻蔑的轻嗤一声,拉着他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