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房间里一片寂静,仿佛可以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还不赶紧滚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江语诗终于娇声呵斥道。
“不装了么?”钟文一骨碌爬起身来,笑嘻嘻地说道。
江语诗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扭过头去,酥_胸一起一伏,蔚为壮观。
“你刚才这一出,还真是险些把我骗到了。”钟文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只可惜演技终究是嫩了些。”
江语诗冷哼一声,并不理睬。
“这样的美人计,你对多少人施展过?”钟文打量着她曼妙的身姿,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此言一出,江语诗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冒犯一般,冷冽的声音给人一种如堕冰窟的感觉。
钟文挠了挠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明天就滚出江府别院。”江语诗毅然决然地转身朝着屋外走去,“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这个混蛋!”
然而不等她跨出房门,眼前忽然毫无征兆地现出了钟文的身影。
前一刻还站在床边伸着懒腰的白衣少年,不知如何已经挡在了门前,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闪开!”江语诗厉声叱道,“好狗不挡道!”
“火气这么大做什么?”钟文嘟囔着道,“来亲戚了么?”
“滚!”江语诗气得脸颊通红,若非没带兵器,只怕早就拔出宝剑砍将过去。
钟文往前踏出一步,瞬间出现在江语诗面前,脑袋微微前倾,两人的脸蛋相距不过半尺距离。
江语诗微微一惊,忍不住向后退出一步。
钟文看似上身不动,然而无论江语诗如何后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始终保持在半尺以内,竟是如影随形,甩之不去。
煉鬼修仙
如此这般,江语诗退一步,钟文便进一步,很快就将她逼到了墙角。
江语诗还要再退,却为屋墙所阻,正要向右移动,只见钟文猛地伸出左手,按在她右侧的墙面上,脸上的神情深邃沉静,竟然如同霸道总裁一般,摆出了“壁咚”的造型。
“你、你做什么!”江语诗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气势大不如前。
钟文也不曾料到自己竟然会摆出这个姿势,见美人气息急促,神态慌乱,他忽然顽皮心起,喉咙一沉,用冷酷的声音说道:“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江语诗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说出你的愿望。”钟文甩了甩头发,继续耍酷,“我会满足你。”
江语诗终于忍不住道:“你在发什么神经?”
“诶?”钟文大受打击,“你不觉得我刚才的样子很帅很霸道吗?”
“就这副蠢样?”江语诗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患了脑疾呢。”
“切,没品位的女人!”钟文颇为扫兴地嘀咕了一句,随即又懒洋洋地问道,“说吧,想要我怎么帮你?”
“你、你愿意帮我么?”江语诗眼中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堂堂江家大小姐,都愿意放下身段跑到我房间里来使美人计了。”钟文哈哈一笑道,“看了这么一出好戏,小爷我好歹也要打赏一番不是?”
“什么叫打赏一番?你到底会不会说话?”江语诗娇嗔着拍打了他一下,脸上的愠怒之色却已消去了大半,“说得我像个戏子似的!”
“就冲你刚才的表现,只怕世间大部分戏子的演技,还不如你。”钟文嘻嘻笑道,“即便没有了江家小姐这层身份,你也一定能在戏班子里混得风生水起。”
“去你的!”江语诗轻轻啐了一口,随即面色一正,“说正经的,你能不能参加几天后的比武?”
“我?”钟文闻言一愣,“你们皇帝会允许大乾人参加么?”
“哎,只怕多半是不会同意的。”江语诗眼神一黯,语气低落地说道,“而且有萧家人在,你的身份也隐瞒不了。”
黨委中心組學習參考(2016)
“萧家?”钟文好奇道,“莫非是萧无恨和萧无情他们?”
“不错。”江语诗点了点头,“如今萧家在咱们伏龙帝国混得风生水起,已然跻身顶级权贵的行列,这一次比武,他们也会派人参加。”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莫非你是想让我打败其他所有人,再故意输给你?”钟文又问道。
“并非如此。”江语诗摇头道,“比武的规则,乃是由我出手,与所有人一一较量,谁若是打赢了我,便能成为江家的女婿。”
“啥?车轮战?”钟文吃了一惊,“从未听说过如此扯淡的规则,那岂不是谁排在后面出场,谁的胜算就越大?你纵然实力再强,终究也有力竭之时。”
“不错,这是陛下定立的规则。”江语诗面上露出苦闷之色,“在我被击败之前,这场比试,怕是不会结束。”
“听说这次你立下大功。”钟文大惑不解道,“怎么反倒落得这般下场?”
“便是因为功劳太大。”江语诗苦笑着道,“江家如今的势头,已经远远超过其余三大家族,只怕引起了陛下的不安。”
“看来你们伏龙皇帝的肚量,也不过如此。”钟文呵呵一笑,眸中闪过不屑之色。
江语诗秀眉微蹙,沉默不语。
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唯有在面对钟文的时候,这位在伏龙帝国享有盛名的女强人,才会展现出最真实、最鲜活的一面,变得有血有肉,活色生香。
“既然是车轮战,就算我参加了比武,又有什么用?”只听钟文又问道。
“若是你能早些出场,我可以故意败在你手里。”江语诗白皙的脸颊上,莫名浮起一抹红云,“到时候便对外宣称择你为婿,再假装成亲不就行了?”
“什么叫做‘故意败在我手里’?”钟文不满道,“说得好像你本来能打赢我似的。”
“少啰嗦!”江语诗瞪了他一眼,“行不行,给句话!”
“这个办法不好。”钟文连连摇头,“且不说你们皇帝会不会同意让我参加比武,万一假成亲的时候,你贪图我的盛世美颜,想要弄假成真怎么办?”
“美得你!”江语诗满头黑线,强忍住挥拳的冲动,“你好了不起么?”
“要我说,既然皇帝已经对江家有所提防,此时再要投机取巧,绝非上上之策。”钟文忽然正色道,“除非你们江家想要谋反,否则顺从他制定的规则,才是最好的选择。”
“连你也没有办法么?”江语诗闷闷不乐道。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钟文伸手在她光洁雪白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我何时说过没有办法?”
“可是……”江语诗捂住脑门,水汪汪地大眼睛直视着他。
“他要玩车轮战,那就玩呗。”钟文语气之中,带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只要你把所有竞争者统统打败了不就行了?”
“说得简单!”江语诗没好气道,“我要是有这样的实力,还用来找你帮忙么?”
“现在没有,并不代表六天后也没有。”钟文凝视着她娇俏动人的脸庞,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江语诗的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听说你是个修炼天才,从明天开始,我会传授你一门枪法。”只听钟文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是你的天赋果然如传言那般出众,想必能够在六天之内将这门灵技修炼入门,届时或许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渡过这一次的难关。”
“这些世家子弟,并不缺乏黄金品级的灵技。”江语诗试探着说道,“就算我多学一门,也未必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我传授你的灵技。”钟文淡淡答道,“自然不会是黄金品级的垃圾。”
江语诗:“垃圾……”
听见“黄金品级的垃圾”这几个字,她只觉浑身别扭,与当初林芝韵在清风山上的感觉十分雷同。
“怎么样?”钟文神色平静地问道,“要不要试一试?”
“六天时间么……”江语诗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自信。
“自助者天助之。”钟文循循善诱道,“唯有自身努力,才会得到上天的眷顾,方能逢凶化吉。”
“好!”江语诗眸中射出坚定的光芒,仿佛下了决心,“我学!”
“要的就是这种气势!”钟文大声赞了一句,随即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既然说定了,那你看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在这里过……”
“你早点休息,明日辰时,演武厅见!”不等他说完,江语诗身形疾闪,瞬间出现在门外,“砰”第一声反手关上房门,飘然而去,只在空中留下了一阵淡淡的幽香。
“这傻妞,一点都不懂礼数,哪有半点求人的态度?”钟文摇头叹息着,“扑通”一声倒在床上,缓缓闭上了双眼。
……
“清瑶,你怎么了?”
望着面前双眼红肿,楚楚可怜的粉衣丽人,廖泽宇不禁吃了一惊。
“没、没事。”云清瑶侧过螓首,轻轻抬起玉臂,拿衣袖拭去眼角的泪痕,“不劳少阁主挂怀。”
“你都哭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廖泽宇的嗓音不觉大了几分,“以咱们的关系,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少阁主日理万机,能够抽空见我,已是不易。”云清瑶面色凄苦,秀眉紧蹙,“清瑶又怎能拿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麻烦您?”
“你这是什么话!”廖泽宇只觉一阵揪心,对于眼前的美人更是怜惜,“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还分什么大小?速速与我说来!”
“清瑶如今已是无家可归之人。”云清瑶说到伤心处,眼圈不禁又红了起来,“在找到新的住所之前,还望少阁主能够收留几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廖泽宇心头一紧,连忙问道,“你的‘碧池小筑’呢?”
“清瑶被仇家寻上门来,‘碧池小筑’已然落入敌手。”云清瑶双手捧心,眉头蹙得更紧,忧愁的表情与娇柔的体态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图案,直看得廖泽宇心神荡漾,难以自已,“万般无奈之下,不得已前来投奔少阁主。”
紈絝逃妃:王爺,求休戰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廖泽宇勃然大怒,拍案而起,“莫非不知道你是丹阁少阁主的女人么?待我去替你出气!”
原来这廖泽宇,竟然是当代丹阁阁主廖天仲的嫡子,也即是丹阁的少阁主。
“少阁主身份尊贵,清瑶只是残花败柳之身,如何能够高攀?”云清瑶摇了摇头,伸出纤纤玉手,拉住廖泽宇的衣袖柔声劝解道,“只求少阁主能够给我个暂留之地,清瑶便心满意足了。”
“清瑶,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廖泽宇急道,“咱们修炼之人,又何须仿效世俗陋习?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
冥紙師
“少阁主心胸宽广,或许并不在意,清瑶却无论如何迈不过心中这道坎。”云清瑶玉手攫着衣袖,在粉嫩的脸蛋上轻点几下,神情决绝地说道,“若少阁主真要苦苦相逼,清瑶便只好远离此地,再不与您相见了。”
天選者遊戲
“别别!清瑶,是我不好,不该如此催逼于你!”廖泽宇连忙拉住她的臂膀,柔声劝慰道,“你且放心在这里住下,我倒要看看,你那仇家有没有胆子跑到丹阁来寻仇!”
“少阁主的大恩大德,清瑶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才是!”云清瑶站起身来,双膝一曲,对着廖泽宇缓缓跪了下去。
“万万不可!”廖泽宇慌忙将她一把扶住,“你若再这般客气,便是不拿我当朋友了。”
“少阁主说的是。”云清瑶螓首微抬,眼中含着无限柔情,“清瑶知错了。”
美人的粉面近在咫尺,香泽微闻,吐息如兰,那似水如糖的眼神,简直要要将廖泽宇的心都给融化了。
“你先跟着下人去房间里休息休息。”他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温柔地说道,“我一会就过去看你。”
“是!”云清瑶款款施了一礼,便站起身来,尾随一名下人出了房门。
“来人!”廖泽宇痴痴凝望着云清瑶袅袅婷婷的婀娜背影,直至美人消失不见,这才轻声喝道。
“参见少阁主!”一道白色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屋内。
代嫁皇後好囂張
“查清楚清瑶的仇人是谁。”廖泽宇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凌冽之气,“如果可以的话,就直接处理掉!”
“属下遵命!”
白影渐渐淡了下去,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敢得罪我的女人!”廖泽宇声音冰冷,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就到那个世界去忏悔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