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风暴号角山脉深处。
夢起於超越巔峰
当手持骨杖的兽人格尔丹得知深渊之门被摧毁,这位兽人先知不但没有丝毫沮丧,反而大大松口了气。
因为即便是恶魔与恶魔之间,也是存在势力与利益纠纷的,而此次北方科曼索的恶魔入侵,就完全不在他和老师的计划之列。
如果此刻身居世界之脊至高冰川之上的霜狼氏族的首领,剑圣——德罗鲁·霜狼·兰德瑞索·深渊咆哮在此,一定想剁了他的心都有。
因为这位名叫格尔丹的兽人先知,正是当初北地那第一只腐化兽人耐瑞奥的学生,同时也是深渊恶魔在主物质位面的代言人之一。
当年为了取悦那位深渊的恶魔领主,这两只兽人不惜将恶魔之血混在食物里投喂给兽人大军,在世界之脊与至高冰川的兽人部落之间散布深渊侵蚀。
这一度导致世界之脊上兽人部落间长达近大半个世纪的混战,德罗鲁至少有上百个儿子和孙子,都因此战死在冰峰之上。
而对于格尔丹师徒来说,德罗鲁这名兽人剑圣同样是个如同宿敌一般难缠的狠角色。
他们曾经无数次试图整合部落南下,却都被对方所挫败。
于是他的老师耐瑞奥因为作战不利,第一个遭殃了…
这位可怜老兽人先知的身体被愤怒主君科斯彻奇拽到无底深渊23层的寒霜之域拿去‘贴膜了’,只将他的灵魂保留了下来肆意折磨。
而以格尔丹的回忆,之所以让那位愤怒主君如此愤怒的是:
他的老师作战不利也就罢了,也许最关键的,还是没能及时将当年承诺的那件天国套装献祭给那位伟大的恶魔领主。
那玩意儿哪怕在人类世界也是供不应求,尤其是在其停产之后,更是沦为绝版,价格被炒上了天价不说,对于他们兽人来讲,获取难度更是成了炼狱级别。
后来老师倒是费尽心机利用一名腐化的人类,好不容易从人类城邦黑市里搞到了一套所谓的‘天国武装’。
但格尔丹曾经亲眼目睹过,似乎就是一条普通的深渊触手…
而也不知是不是由于至高冰川的天气太过寒冷,那玩意儿冻的跟冰棍儿似的。
他至今都记得,当老师小心翼翼的吟唱愤怒主君的名讳,将其献祭给主人时,老师与愤怒主君那相顾无言寂静良久的场面。
那位愤怒主君就那么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愤怒了一整天…
到了第二天,格尔丹就得知自己的老师被拉去深渊和愤怒主君‘作伴’了。
醫品庶女代嫁妃
很快他就收到了一份跨位面‘快递’———他的老师。
彼时的耐瑞奥,已经被附着在了一副盔甲上,然后用一块巨大的冰块将其包裹了起来,就这么扔在了至高冰川之上。
都市之齊天大聖
让他承受无尽的寒冰之苦的同时,继续为愤怒主君所服务。
这让当年还只是个孩子的格尔丹吓的瑟瑟发抖,脸都青了。
而随着泽兰迪亚的东部沙漠植树造林大开发工程的启动,最终让格尔丹连至高冰川都待不下去了。
只好被迫带着一帮腐化兽人和老师的骨杖跨过荒漠来到了风暴号角山脉,试图在这里东山再起。
而在坠星海沿岸开始流行起的亡灵天灾瘟疫,无疑让格尔丹看到了机会。
他在将这件事情禀报给愤怒主君科斯彻奇后,那位恶魔领主便赐予了他老师一股强大的精神力。
让格尔丹远隔大漠,也能通过骨杖与老师沟通,并利用坠星海的瘟疫推波助澜ꓹ 收集灵魂献祭给恶魔领主。
科斯彻奇向耐瑞奥许诺,如果这次任务成功ꓹ 不仅可以将功赎罪,还会实现他一个愿望。
格尔丹也无比清楚,老师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同时他也清楚ꓹ 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下,他的老师ꓹ 并不是那么相信那位喜怒无常的恶魔领主的许诺。
于是这一天,当得知科米尔的那位人类王子率领着集结的军队向风暴号角山脉进军时。
格尔丹的脑海中ꓹ 响起了老师的呢喃…
……
同一时间ꓹ 阿尔泰斯凝望着山谷间那些仿佛被抽干了所有血液灵魂都被抽取走的枯骨堆,面沉如水。
这毫无疑问,是那些野蛮兽人的杰作。
同时这些形态惊悚怪异的尸骸,也让他脑袋中一阵阵发疼,一些影影绰绰的记忆好似要冲破水面浮现而出。
他恍惚记起来了一些。
他在南方扑灭亡灵天灾时,就似乎曾经碰到过类似的场面。
整个村子整个村子的村民被一些邪教份子利用某种残忍的仪式献祭给了某个未知的存在,然后再化作亡灵ꓹ 继续散布瘟疫。
他在被调往北方提凡顿镇守时,似乎正在处理一座大城的瘟疫。
他只隐约记得…自己的老师对他很愤怒ꓹ 也很失望。
我就是巨人
可是记忆到那里就中断了。
以至于他近些日子的记忆与那不断重复的梦魇都有些混淆不清起来。
tfboys遇見你是我的源 星空下的沙粒
但他的直觉让他感觉到ꓹ 这群藏在风暴号角山脉中的兽人ꓹ 与海岸边的亡灵天灾脱不开关系。
也许只要解决掉这些兽人ꓹ 他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就能…解决掉南方正愈演愈烈的亡灵天灾!
这个可能让阿尔泰斯隐隐有些激动起来。
不过这个发现虽然让他振奋,却没有让他失去理智。
失踪难民的尸骸都在这里了ꓹ 所以他也没有必要为了一时的冲动而带着紫龙卫冒更大的风险。
所以他带着人在寒风凛冽的冰峰上等了三天三夜ꓹ 直到‘援军’的抵达。
不过这只由贵族们凑出的军队数量只有他预想中的一半ꓹ 想必是贵族们在听到北方恶魔之危已解后又解散了一批下去。
但对于阿尔泰斯来说,仅仅只是对付那批兽人的话ꓹ 已经足够了。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原路赶回的副官还为他带来了一封信件。
信是由他的父亲,亚桑三世书写的。
武學高手在異界 逐夢狼
待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这位科米尔王子不由抿唇露出笑意。
他虽然一再猜测过那位银龙领主可能提出的要求,但他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的要求,竟然是这样的…
亚桑在信中言道,经过初步的会晤,那位泽兰迪亚领主李维斯向他们科米尔提出:
希望科米尔能够归还所有有意愿的半精灵奴隶以自由,并且有选择迁居北地的权利。
相对应的,科米尔也可以获得泽兰迪亚的贸易税惠并提出一定的条件。
而他的父亲也在这封信中事无巨细的为他分析了这项政令可能带来的利弊,并询问了他的意见。
他又如何不知,其实最佳的选择,父亲心中早有决议。
而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父亲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这一切,都是希望以身作则,在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时间里,教导他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国王啊…
想到这里,阿尔泰斯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暖意,当即提笔回信道:
“亲爱的父亲。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如果是我的话,我同样也会在这艰难的时局前,选择给予这些半精灵以自由,在解决愈发紧缺的食物危机的同时,换以名利双收。
“那位银龙领主李维斯阁下,同样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存在。
“很遗憾在这样值得历史铭记得会晤中,我未能陪在您的身边,学习您如何以智慧在治理着这个王国。
“但请放心,我会秉承您的教诲,谨慎的使用自己的力量。
“我在风暴号角山脉发现了一些关于亡灵天灾的线索。
“如果能够顺利解决掉它,这场胜利,无疑将成为激励民众重新振作起来的希望。
“所以,父亲,请在苏萨尔安心等待一会儿吧。
“我会如期在解放半精灵圣典举行的那一天,带着治愈科米尔的礼物…
異世之風流大法師
“凯旋归来。”
“———你的儿子,阿尔泰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