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噗嗤!
浓郁血光伴随着凛冽刀锋冲天而起,有如喷泉一般,带着不满惊愕的头颅,翻滚出老高。
堂堂先天强者,竟是被一刀枭首,死的如此干脆。
恐怕,即便到死,他都不会想到,自己竟会落得如此地步。
“三哥!”
另外两名先天强者悲呼一声,发了疯般怒啸而起,竟是不管不顾,浑然不在意另外六人的攻击,直取那刚刚出现,杀死自己同伴的偷袭之人。
“小心!”
诡异的是,虽然口中说着小心,甚至行动上也没有慢,可不知怎地,明明拦截了两人许久的六名半步先天,竟是齐刷刷失了智一般,攻击全都落空了。
亦或者,是两名先天强者暴怒之下,出手太过强横,轻易破开了他们的招式,几乎在同时,到了偷袭者面前。
“呵!”
但偷袭者仅仅是低喝一声,彷如动手前的吐气开声,又似浑不在意的冷笑,肩头虚晃间,竟是化出了数十道残影。
令人惊骇的是,这些残影有的彷如实质,有的随残缺不全,可无论哪一道,都难以分辨出真身所在。
但两名先天强者的攻击,却是快的出奇,而且威能极大,没有丝毫迟缓,交叠着斩入地面,方圆数十丈好似被犁了一遍。
轰嗤!
刹那间,无数密集剑光,有如落雨倒悬,自地面喷涌而出,将方圆数十丈地面尽数破碎,漫天沙尘瞬间遮掩了所有视线,仿佛遮天蔽日的沙尘暴。
嗖!
几乎在同时,一道人影破开沙尘,头也不回的激射而去,竟是眨眼间进入了密林之中,眼看着就要消失无踪。
“追!”
第一寵婚:爹地,媽咪又有了
那六人面色难看,死死盯了沙尘边缘的那道瘦削人影一眼,不约而同的纵身追了上去。
似乎,与后来偷袭的两人,并非一个路数。
“是你!”
漫天沙尘缓缓落下,仅剩的那名先天强者,面色沉凝如铁,看也不看自己的同伴是否会被那六人追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偷袭者身上,近乎咬牙切齿般,发出有如野兽的低吼咆哮,“陆川!”
“哦,没想到是你!”
陆川剑眉微挑,有些意外的看着此人。
“当初饶你一命,你竟然还敢来上京城撒野!”
此人双目充血,厉声怒喝。
“呵呵!”
陆川失笑摇头,淡漠道,“丧家之犬,也敢狂吠?”
異界之無限煉金
“你……”
此人神色一滞,面容近乎扭曲,却似乎极为忌惮陆川,竟是委曲求全般道,“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要忘了,那些人跟你也有解不开的仇怨。”
“用你们的话说,世间不是没有解不开的仇怨吗?”
陆川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动手,彷如老朋友般道。
“以你的聪明,应该很清楚,那是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而言!”
此人死死盯着陆川,毫不掩饰自己的仇恨,却仍旧劝道,“你不会以为,凭你自己,可以与两大宗门和各家平起平坐吧?”
“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没有这个资格!”
陆川点点头,淡笑道,“只不过,此间之人,也代表不了上界的十三家和两大宗门。”
“你……你太狂妄了!”
此人嘶吼一声,愤怒道,“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就算你作壁上观,最后坐收渔翁之利,也比亲自下场,得罪我们杨家和萧家,对你有什么好处?”
“当然没有好处!”
陆川再次肯定的点点头,面上却露出一抹玩味之色道,“不过,你怎么就觉得,包括萧家在内的几家,一定会帮杨家呢?”
“你什么意思?”
此人愕然一愣,忙不迭追问道。
誤落帝王榻:皇的奴妃
“你想想啊,杨家仗着十万铁尸凶威,想要独占日月峡大部分异宝资源,就连最强的萧家,都要捏着鼻子俯首听命,你觉得,杨家有这个资格吗?”
陆川不无嘲讽道。
盛世寵婚
“不,不可能,你在胡说八道,我杨家付出了一半的代价,萧家乃是世家,怎么可能违……”
此人仿佛受到了暴击,歇斯底里的怒吼,话说一半便戛然而止,愤怒道,“你在套我的话!”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
陆川诡秘一笑,啧啧有声道,“不得不说,杨家还真是大手笔,萧家也是有魄力,为了一半资源,竟然就敢出手,顶住陆、韩两家的压力,就不怕赔的地儿掉?”
“废话少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此人终于彻底爆发,再也不愿与陆川多费唇舌,疯也是的挥剑冲向陆川。
不得不说,作为先天强者,其实力绝对毋庸置疑。
尤其是在不计代价,爆发秘术之后,威势之盛,即便是现在的陆川,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吼!
杜雄狂吼一声,已是合身飞扑而上,全然不顾忌那寒光四射的凛冽剑光。
铿锵!
近乎钢筋铁骨,刀枪不入的铜尸体表,顷刻间便多了数道寸许深,尺许长的惊人伤口。
但杜雄是无知无觉的铜尸,这点伤势,根本不足以影响实力。
甚至于,只要有充足的尸气或精血,亦或者时间,就能恢复如常。
“可恶,你这个胆小鬼,有种跟我单打独斗啊!”
此人愤怒咆哮,全力左冲右突,想要饶过杜雄,与陆川交手,却一次次被势大力沉的举爪迫了回来。
现在的杜雄,可不是两年前,地下古城中的铜尸了。
已然近乎达到此界实力顶峰的杜雄,虽然受限于灵智,远没有生灵灵活,却长着力大无穷和刀枪不入身躯,成了一个作弊器般的存在。
当然了,此间并非没有能够威胁到杜雄的存在,数位先天联手,就足以将之耍的团团转,最终斩杀。
可惜的是,如果是单打独斗,即便是最强存在,估摸着也只能将之重创,而无法斩杀。
这是陆川的估算,而且是通过与自己交手的先天强者实力来判断。
甚至于,将其中的假想敌实力,拔高了数个等级,包括能够将他自己斩杀的存在。
但这其中,绝对不包括眼前之人。
只因为,在隐居羊山县的两年中,此人就是前往铁匠铺偷袭的先天强者之一。
而且,是两人联手,最终被陆川和杜雄重伤,另一人直接陨落。
杨家先后两次派人前往羊山县,死在陆川手中的先天宗师就有两位,另外两次,虽然看似是世家豪门的先天强者,其中却未必没有杨家的手笔。
不管事实如此,从杨家出手的那一刻,甚至于更早,就注定了双方没有何解的可能。
因此,陆川绝不会留手。
“啊啊,可恶!”
此人怒发如狂,拼了命的攻击杜雄,知道不可能再伤到陆川,只能将满腔怒火发泄到这无知无觉的铜尸身上。
可惜的是,杜雄并非寻常意义上的铜尸。
早在当年被尸毒僵化的过程中,就被陆川以两者同出一源的武道引动本能,虽然仍旧无法压制另一面的嗜血本能,却也出奇的拥有了能够修炼的特性。
在此特性之下,杜雄勉强能够施展出几种武学招式,而且还是陆川两年来不遗余力,硬性灌输给他,极为契合他本身特性的武学。
那势大力沉的举爪,颇有几分陆川自创七星掌中,最刚猛几招的影子,而且将本身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即便是陆川,面对锋锐无比的玄兵,都要暂避锋芒,可杜雄却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无视。
陆川亲自用龙吟刀试过,即便是他全力以赴,也需要五招左右,才能斩断杜雄那十根切金断玉的指甲。
这还是在杜雄没有反抗的情况下。
百蜜一疏,機長的大牌新歡 笛爺
若是全力施为,尸气灌注双爪,坚硬程度更上一筹,绝对堪比玄兵。
此时此刻,杜雄以双爪硬架此人的玄兵宝剑,就是最好的证据。
方寸殺
铿锵大作的金铁铮鸣,耀目火星迸溅,杀的是难解难分,丝毫不惧玄兵宝剑的锋芒。
“啊……”
短短片刻,惨叫乍起,却见此人右胸连带着右臂,近乎被利爪完全撕裂,瘆人的巨大伤口中,甚至隐约可见脏腑。
“陆川,你不得好死!”
此人身上的气息一阵紊乱,竟是在顷刻间再次狂涨数筹,整个人也再次拔高尺许,颇有几分陆川全力施展法身秘术时的样子。
從雄兵連開始 撒嬌的野狗
显而易见,此人知道自己活不下去,只能以最强一击,重创杜雄,削减陆川的实力。
叮铃铃!
可惜的是,就在其气息暴涨到极致时,清脆铃声乍现。
吼!
杜雄怒啸如雷,竟是双掌轰然拍落地面,几乎在同时,双脚一弹,身形如炮弹般倒飞而去。
面的这一刻,尤其是看到,陆川也随之飘身而去,此人呆愣了刹那。
“陆川!”
悲愤怒啸中,此人刹那反应过来,双目充血的纵掠如电,竟是舍了杜雄,直奔陆川而来。
可惜,陆川的身法,快的不可思议。
眨眼间,留下一连串残影,遍地的石林,仿若无物,如履平地般,在其中穿行。
反倒是此人,明明积聚了所有力量,准备释放那惊天一击,却因为追不上目标,而再次出现了紊乱之象。
邪性鬼夫纏上門
“啊啊啊……”
短短片刻,此人浑身鼓胀如畸形,破裂的伤口非但没有被挤压弥合,反而越发扩大,鲜血仿佛不要钱般如雨喷溅。
嘭!
饱含怨毒的悲愤嘶吼戛然而止,堂堂先天强者,最终竟是憋屈的化作一团血雨,尸骨无存,不可谓不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