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是吗?没有恋爱的话你为什么这么脸红?还这么慌张?”
同桌一边坏笑一边凑到自己的面前,黄礼志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脸一定是红红的。
因为在过去的那段时间里,真的对同桌说了很多在东京时候的经历。
錦瑟 十分
即使那本日记作为离别时候的礼物送出去了,不过因为记忆力特别好,黄礼志还是可以完整的重述自己所写下的每一天的内容。
似乎康复之后,记性比以前上涨了很多,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黄礼志撅着嘴巴想着,就算是得福,也是因为那个人。
一开始的时候,黄礼志对于同桌以非常确信而且还会夹带一丝八卦的表情,说出“你肯定是恋爱了”这样的话,浑身感到不适应。
也许她想着这是不能在家人以外的人面前去承认的事情,说不准被谁听到了,明天这件事就会传到老师的耳朵里,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一场严肃的师生谈话。
但是日渐式微之后,黄礼志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这种说法潜移默化的影响了。
开始不再那么排斥,对于同桌再次提到自己在东京的经历,还有泷一,否认的态度也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强烈。
说话的时候也不会大声训斥,怒目圆睁的看向前方。
在漫长却又像一眨眼飘过的两年时光里,黄礼志从原先的“不知道还会不会和前辈再见”,逐渐的演变成了“好想见一见前辈,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只要能见不到他”这样深刻无比的思念。
薰衣草系列之戀上冷血酷千金 紫塵兒
我…非常非常的想念前辈。
兴许现在的他正端坐在寂静无比的图书馆中,左手撑着偏向一方的脑袋。
像水晶一样透彻善良的瞳孔正全心全意的品读着眼前书本上的内容,他可以做到一眨不眨的看着书并保持那种姿势很久。
期间连翻页的动作都那样温柔轻盈,不会打扰到其他地方在做着相同事情的人。
煉功
记得最清楚的部分,就是他在看书的时候,嘴角始终会挂着淡雅的微笑,睫毛眨动的时候,眼里会闪耀起被自然点缀出生的光。
这个世界上会有人眼里藏着星辰大海吗?与其对视的时候像身处银河漩涡的中心。
離婚不離家:腹黑老公小萌妻
这样荒唐的念头,只要在与他对视的时候,才会深刻的体会到。
但黄礼志却自知,自己不能在他温柔自然的注视下坚持超过十秒钟。
三秒钟的时候尚且可以保持理智…
五秒钟的时候开始面颊发烫,七秒钟的时候开始出现意识模糊,紧接着大脑眩晕。
与身体的各个器官断绝联系,那种失去控制的手足无措的感觉会席卷全身。
之后ꓹ 大概到了第十秒钟的时候,自己会无法呼吸。
那种别的男生做了会被标上“刻意”“油腻”等标签的神态ꓹ 第一次在自己的视野里出现的时候,世界都宛如被这抹淡淡的弧度净化了。
空气中飘飘飒飒着一堆看不见的樱花,是看不见但的确会嗅到那种ꓹ 只有站在樱花树下凝视上空,花瓣从鼻尖前轻触滑落的强烈香味。
回到唐朝當皇帝 七月初三
那个时候的她深深的明白了:樱花终将飘落ꓹ 但前辈的笑容会被永远的锁在每个瞬间。
同样与她拥有相同观念的人,在东京就见过了太多的例子。
譬如在培训班上课的时候ꓹ 即使是从他的嘴里说出的通俗易懂的语言。
也像是会被圈上了一层如春风沐浴般的舒适ꓹ 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喜欢旅游的人应当会体会到这种强烈。
所以紧接着会浮生出“如果他去做导游的话,生意一定会很火爆”的偏见。
泷一每一场形容自己所去过的地方的经历,画面感都极其强烈。
按照他的思维,有些人起出生便会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家乡一直生活下去。
像有朝一日能够突然走出去目睹一下天外天海外海的广阔画面,见证如果不去看就会被错过一生的风景,这样的机会一直都是充满戏剧性的,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用拥有和碰到的。
“礼志啊ꓹ 你怎么还不走啊?”
突然,从前方传来一阵惊叹的问候。
被拉开一门仅能容纳一个人脑袋的教室木扉门处。
碰撞紀元
同桌将头伸进来ꓹ 圆滚滚的大眼睛一脸吃惊的停留在她的身上。
“今天是你要打扫卫生嘛?”
“啊啊~~是啊~~”黄礼志急忙说道。
“你先回去吧ꓹ 我可能要晚一点ꓹ 之后还要去其他的地方见朋友。”
“见朋友啊~~什么样的朋友?男生?那个你在东京一直念念不忘的前辈吗?”
同桌手扶着门的一角ꓹ 用挪俞的口吻怪叫了一声。
“等哪天有时间,一定要让我也见一见啊ꓹ 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前辈ꓹ 能够把我们班的名人勾走了心神和灵魂~~”
“去你的!”黄礼志能够感觉到自己脸上热热的ꓹ 浑身涨涨的感觉。
拿起桌子上的文具盒作势要丢出去“再敢调戏我,我就和你打一架哦ꓹ 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比以前更有力气的吧?”
最终,文具盒还没来得及飞出去同桌变迅速关上门,“走了啊~~明天见!”
她在门外蹦蹦跳跳的一路向前飞驰,高高举起的手掌对着黄礼志坐着的位置左右挥动。
“真是每天都是一样的精神十足呢~~”
黄礼志抬起头盯着手中的文具盒,叹息了一声软绵绵的放下。
十分钟后,黄礼志抱着整理完毕的作业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按照惯例,今天轮到她负责收取全班同学的作业,在老师离开学校之前全都送到办公桌前。
真是一项艰巨但又经历了很多次,已经习以为常的任务了。
“咚咚咚….”
敲门的时候,走廊上空无一人。
傍晚的夕阳将最后的一缕金光照射在灰色的大理石地板上,伫立门前的刹那黄礼志不自觉的用余光看向折叠在门上的黑色影子。
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后脑勺上的高马尾便会发生微弱的晃动。
绑着高马尾的习惯已经持续了两年了,无论头发经过几次的修剪,马尾辫都始终以同样的姿态见证着全州的白天与黑夜。
“这根丝绳寄存着我的一缕魂魄在里面,它会一直跟跟随着你,代替我去踏上韩国的土地。
你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联结是因为神的旨意才会始终不间断的进行着的吗?
对我而言,这根丝绳就好像神的手指,将我们彼此最重要的东西串联了起来,密不可分。
正如分离之后我们虽然不能见到彼此,但挂念的情绪会始终存在的。”
出院的当天,在病房里整理最后的行李时,黄礼志静坐在窗前,只要伸出头便能看到医院后方栽种的樱花树。
背后,泷一手握着梳子娴熟的为她扎起了高马尾。
偶尔会从搁置在窗台上的镜子里偷偷打量他认真的表情和愈渐温和的眼神。
双双交触的瞬间,又会害羞的躲开。
现在想想,也许他这样轻车熟路得梳头发功底,是在与Sakura交往的那些年逐渐养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