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咔地一声。
停在一旁的兰博基尼的左侧后车门打开了。
王洪亮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豁然转头看向那扇已经打开的车门。
先是一条又粗又壮的大长腿从后门里迈了出来,
不仅是腿长很夸张,这人硕大的脚丫子,看上去也极其夸张。
一只大脚看上去比普通人两只脚加起来都大!
紧接着,从车门里弯腰出来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白衬衣,胸口鼓囊囊地肌肉把扣子蹦的紧紧的壮汉。
目测这人的身高起码在两米以上!
看到巨汉的一瞬间,一股寒意直冲脑门,王洪亮一下僵住了!
要说对吴骏身边巨汉的恐惧,王洪亮可以说是感受最深的了。
同时,他也是第一个被【资源大亨】内农夫教训的地球人。
一年多以前,王洪亮带着两个小舅子去小超市找吴骏麻烦。
结果被吴骏召唤出来的五名农夫吓个半死,还被扭送到了公安局。
更是因为暴力私闯民宅而受到的拘役的处罚。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但王洪亮对农夫的恐惧没有减轻一丝一毫。
“老板。”农夫下车后,轻轻把车门带上,走到吴骏身边一脸恭敬地叫打声招呼。
打完招呼后,农夫便伫立在吴骏身后,脑袋微微偏了偏,目光犹如实质般钉在王洪亮的身上。
之前买花的时候,吴骏把农夫从【资源大亨】内召唤出来,把花装进后备箱后并没有立即召回。
一会儿去了姜仪家楼下,还得让他帮着把花搬到门口。
这会儿倒是提前派上了用场,对王洪亮起到了震慑作用。
王洪亮被农夫的目光看得一阵发毛,一年多以前面对农夫时差点尿裤子的恐惧感重新来袭,内心紧张到了几点。
也是在这一刻,王洪亮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现在和眼前这位曾经被自己嘲讽,被自己看不起的年轻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两人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巨大差距,伴随着的还有实力,人脉,等等,等等,各方各面的差距。
简单地说就是,虽然同处地球,但两人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这一刻,王洪亮突然感觉在吴骏面前变得好渺小,好渺小。
仿佛他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碾死自己。
这一刻ꓹ 王洪亮突然感觉自己的逞强毫无意义,自己的挑衅简直就是在找死。
王洪亮转身看向吴骏ꓹ 面带讨好微笑,从裤兜里掏出一只小巧的遥控器按了一下。
嗡嗡嗡嗡嗡嗡……
随着王洪亮按下遥控器,停车杆缓缓抬了起来。
“吴ꓹ 吴总,您请进。”王洪亮挤出一丝笑容ꓹ 朝吴骏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吴骏嗤笑一声,说:“这不太符合规定吧?”
“符合ꓹ 符合ꓹ 绝对符合!”王洪亮舔着脸说,“吴总大驾光临中扬悦城,是全小区居民的荣幸!”
星河碎甲 西瓜大熊貓
吴骏一脸地不屑地笑了一声,转身带着农夫上车,驾车朝小区内驶去。
直到兰博基尼漂亮的尾灯消失在夜幕中,王洪亮这才回过神,有些心虚地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
姜仪家楼下。
吴骏在车里一眼就看到一个停车位上姜仪那辆蓝色的兰博基尼了。
姜仪喜欢蓝色徐菲喜欢红色ꓹ 当初买车的时候也是根据两人的喜好买的。
恰巧,吴骏看到姜仪旁边的空位上没车ꓹ 闲着一个空位。
而且这个车位的主人很敞亮地也没安装地锁。
吴骏左右看了看ꓹ 如果不把车停进车位的话ꓹ 要么就是挡道ꓹ 别的车很难进出。
要么就是占用消防通道,危害公共安全。
想了想ꓹ 吴骏还是把车开进了停车位。
一红一篮两辆兰博基尼首次同框。
下车的时候ꓹ 吴骏留了一个挪车电话在窗口。
下车后ꓹ 吴骏指挥者农夫把超大花束搬进了电梯,搬到了姜仪家门口。
此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ꓹ 楼道里一个人影都没有,也没有摄像头之类的监控设备。
吴骏直接把农夫召回游戏内,这才伸手按响了姜仪家房门上的门铃。
他身上一直有姜仪家房门的钥匙,但他没选择直接开门进去。
凡事都要有个度,惊喜也是如此,一个弄巧成拙把惊喜弄成惊吓就适得其反了。
本来姜仪的胆子就不大,房间里突然出现一个大活人,还真有可能把她给吓晕,那就太尴尬了。
叮咚,叮咚,叮咚……
吴骏按了一下后,门铃开始响起来。
“谁呀?”
门内响起姜仪熟悉的声音和脚步声。
隔着一扇门,吴骏都能感受她声音的魅力,
吴骏故意没做声,没回应,又按了一下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门内。
姜仪穿着一身淡蓝色的法兰绒睡衣,脚上踢着一双同色系的棉拖鞋,神情有些紧张地朝门口走去。
像今天这样,这么晚了有人造访,并且你问话他也不吱声,这种情况还是姜仪搬到这个新家后第一次出现。
这个时间点,楼上的父母早睡觉了,肯定不是他们。
也不可能是大姐姜涵和侄女儿姜初然,自己几分前刚结束和两人的视频通话。
姐姐住的小区距离自己这里不远也不近,就算飙到120迈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过来。
外卖就更不可能了,一过晚上八点,姜仪连水都不喝,更不会点深夜外卖。
犹豫和猜测的同时,姜仪已经走到门口。
她对自家防盗门的安全系数还是很有信心的,自己站在门里不开门的话,歹徒很难闯进来。
这个防盗门是前段时间吴骏派人过来安装的,别看一扇门不起眼,价格却高达四十多万将近五十万。
楼上父母家的防盗门也是同款的,一块儿给换了。
为了自己和父母的安全,花费了将近百万。
小细节处,姜仪能感受到吴骏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这也是她越陷越深的原因。
这扇四十多万的防盗门和普通的防盗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要不然也不会卖到这么离谱的价格。
姜仪伸出一根纤细如葱般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门板上一个绿色的按钮。
滴地一声,牢不可破的防盗门瞬间变成了犹如玻璃一般的小透明。
门外的情况在屋内看得一清二楚。
一脸阳光微笑,双手插兜站着的吴骏,是自己最爱,最想见到的人。
地上他脚边那一大束水仙花,是自己最喜欢的花。
最爱的人和最爱的花不期而至,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防盗门外面,吴骏好像能感应到姜仪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一样。
隔着防盗门微笑朝她抬手打招呼,一只眼眨了眨。
看到吴骏俏皮的模样,姜仪眼眶一红,喜极而泣。
咔地一声拉开防盗门,姜仪犹如乳燕投怀般一下扑到吴骏怀里。
超級農業霸主
防盗门防的是盗贼和歹徒,不是自己心爱的男人。
“这么晚过来,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姜仪一边笑着一边流着幸福的眼泪。
吴骏伸手拍了拍姜仪的后背,说:“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还惊喜呢,就知道赚我的眼泪。”姜仪在吴骏怀里拱了拱,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下。
“嘶~”吴骏五官皱到一起,配合着倒抽一口冷气,演技瞬间炸裂。
“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姜仪完全被吴骏的影帝级演技糊弄住了,一边给他道歉,一边给他揉揉刚才拧他的位置,小脸上写满了心疼。
“哈哈~”吴骏拥着姜仪的肩膀,畅爽笑道,“我的傻小鱼儿,你这点儿力道怎么会把人弄疼。”
小鱼儿一脸委屈地嘟着嘴说:“那你刚才还那么大反应。”
外人面前的女强人,银行行长,在吴骏面前的时候,瞬间变身傻白甜,小委屈。
这一幕要是让姜仪她们银行的职员看到,肯定要大呼“不真实”。
恰恰相反,只有在吴骏和家人面前,姜仪才会展露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姜仪以现在这个年纪能荣登行长的宝座,在整个银行系统内都是很罕见的。
在外面面前,在属下面前,不过是带着高冷伪装的面具罢了。
也只有这样,才能维持自己的威信,让人信服,高处不胜寒。
如果在外面也像今天这样表现出傻白甜,小委屈的性格特征。
她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也走不到今天这么高的位置。
她能有今天,吴骏的支持功不可没,但也少不了她自己的努力。
吴骏朝地上的超大束水仙花努努嘴说:“这么晚来了,还带了礼物,不请我进门坐坐吗?”
姜仪俏皮地朝吴骏眨眨眼:“只是坐坐吗?”
穿越為童養媳 楓葉飄舞
吴骏点点头说:“嗯,只是做做。”
“坏死了你!”姜仪小拳拳在吴骏胸口捶了一拳,俏脸霎时红透。
吴骏进门换上拖鞋后,两人先是一起搭手把地上的超大花束搬到客厅。
总的来说,今晚这个惊喜还是很成功的。
神妃天下:帝尊,硬要寵
把花束搬进门后,姜仪转身去到浴室帮吴骏放洗澡水。
放完水,又回屋里给他找睡衣。
姜仪把一套深蓝色的睡衣递到吴骏手上,红着脸说:“先去洗个澡吧,水放好了,水温刚刚好,多泡会儿去去乏。”
“一起不?”吴骏伸手接睡衣的同时,也攥住了姜仪拿着睡衣的小手。
姜仪被他这么一挑逗,脸更红了,把手从吴骏的大手里抽出来,推着他朝浴室走去:“你快去吧,我之前洗过了。”
吴骏还有些不死心,嬉皮笑脸地说:“洗了也可以再洗一次啊,一池水洗一个人也是洗,洗两个人也是洗,这叫资源最大化利用。”
姜仪:“……”
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但会反抗。
龍魂至尊
姜仪红着脸把吴骏推进浴室后,生怕他再作妖,咔地一声,赶紧把浴室的门关上。
吴骏“鸳鸯戏水”的美好愿望,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以偿。
姜仪的脸皮太薄了,哪怕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也没能解锁这项福利。
吴骏也就是嘴上说说,他对“鸳鸯戏水”也没那么重的执念。
进门后,吴骏嘴里哼着周董的新歌MOjito。
一边脱衣服,一边朝大浴缸走去。
麻烦给我的爱人来一杯Mojito
我喜欢阅读她微醺时的眼眸
而我的咖啡糖不用太多
这世界已经因为她甜得过头……
別動本王的愛妃
萌娘守護者
唱到这里,吴骏已经不会唱了。
周董这首新歌他只会这几句,刚好这几句唱完,他也已经脱完衣服来到了浴缸前面。
緋聞成真
好好的一首情歌,硬生生让他唱成了脱衣舞曲。
估计周董要是在旁边,肯定会气的给他拔掉浴缸的塞子,把水放掉,让他干洗!
站在大浴缸前面,看着浴缸内水面上漂浮着的玫瑰花瓣。
吴骏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有些哭笑不得。
好吧,今天也泡个玫瑰浴,谁还不是个小仙女啊!
走你!
哗啦一声,吴骏大长腿一迈进到浴缸内。
进到浴缸内坐下,后背靠在浴缸左侧一块儿凹陷下去,刚好贴合后背的地方。
轻轻闭上眼,吴骏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泡澡是一件很费时的运动,整个躯体被温润的水包裹。
洗去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污垢,更是心理上的疲惫。
等他穿着姜仪给他的那身睡衣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
姜仪家的大浴缸太舒服了,他差点儿在里面睡着。
吴骏发现客厅里已经不见了姜仪的踪影。
同时不见的还有之前两人抬进门的那束超大的水仙花。
目光瞥见姜仪卧室的门留着一道缝,里面发出微弱的灯光。
应该是没开大灯,只开了床头灯。
吴骏伸手把客厅的大灯关掉,转身朝姜仪的卧室走去。
还没进门,吴骏就闻到一股很熟悉的香味。
是水仙花的花香。
轻轻拉开卧室门,吴骏看到卧室内地板上的景象后有些哭笑不得。
一条一米来宽,铺满了水仙花的“小路”直通床边。
换了一身淡蓝色若隐若现薄纱睡衣的姜仪,一只手支着脑袋,面朝门口侧躺着。
看到门口站着得吴骏后,一双剪水秋眸内水波荡漾。
这种状态下的姜仪,比卧室地板上的水仙花更娇媚。
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