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神女劍仙
小說推薦弒神女劍仙
小竹屋内,清秋怔怔坐着,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金蓮劍 臥龍生
她手上握着自己的玉佩,哦,不对,应该叫做太阴灵犀,那颗黑色玉珠牢牢地嵌入白玉中,浑然天成恍若一体,已然收敛了所有的光芒,就像是普通的玉石首饰一般。
織田信長 [日]山岡莊八
应该说它们本就是一体的,只是在漫长光阴中不知怎么的就一分为二,现在终于又回归了本初。
先前的一切都恍若南柯一梦,她却明白,都是真的。
心念一动,灵犀回到了眉心识海之中。这也算是意外之喜,识海虽未开辟,但却已然能够触及,灰蒙蒙一片,闭目内视,能够看到灵犀悬停在识海中央,闪现微弱却亘古不变的光芒。
她站起身来,想着是时候去一趟藏经楼了,遇到丫丫之后提升实力更是迫在眉睫,她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踏足炼气期。然后,去接受琅嬛剑宗的传承!
剑修者,锋芒也,终有一天,她会让九天十地都见识她的绝世锋芒!
顺道路上去把这个月的分例领了,虽说短期内在青云宗是不缺钱,但是灵石和丹药这东西没人会嫌多。
清秋走在竹屋去往弟子任务大殿的小道上,道路两旁月桂花树,花朵沉甸甸的压满枝头,一眼望去暗淡轻黄,不耀眼却很美丽。
淡淡香气萦绕鼻尖,让她想起了家中院子里的桂花树,想起了在树下玩耍嬉戏的时候,在树下背诵着李清照的词句……
女總裁的護花聖手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声音低低的,话出口她才惊觉自己已经念出了声,不由摇头失笑,提步向前走了。
科學與不科學的火影
待到人走远了,听得一声轻笑传来,说不出的风流意气。
“林疯子,没想到你们青狱峰还有这等妙人儿,人美诗更美。不过看这修为应该是今年新入宗的弟子吧?也不知道是哪个世家的千金……”
说话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身着织锦衣,系着缀明玉宝石的宽腰带,通体风流,他负手而立,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抬头看向正躺在一棵桂花树上闭眼休息的白衣青年。
那人冰雕般的脸上毫无表情,只缓缓的睁开一双黑眸:“强者,靠的是手中剑,不是吟诗作唱。”
他说着拿起手边的黑色佩剑,从树上一跃而下。
若是有青狱峰的弟子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眼前的正是青狱峰的林惊风,号称是百年一遇的练剑奇才,修炼不过十八载,业已筑基!
青狱林惊风、紫霞边凛,堪称是青云宗这一代的绝代双骄!
他旁边站着的是青云主峰的大师兄花英,人生追求不过唯“美”一字而已,美酒、美人、美诗皆他心中所好,虽说和生性寡淡练剑成痴的林惊风性格迥异,却奇异的成了好友。
桂花林少有人来,林惊风有时候会跑到这偏僻地方躲清静,花英今天有事找他,没想到看到了宁清秋。
不过也都是顺嘴一体,林惊风不在意,他也没多想,两人并肩走了。
“我跟你说,乌云镇那事儿可能还真需要你出马……”
總裁服務太周到
声音远远地已听不清了。
殿下誘妃:絕寵草包三小姐
清秋倒是压根不知道,她已经走过了小道,前方已经看得到大殿的飞檐挂角,她心中一喜,加快脚步,却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修,近了才发现是黄岐,正是当时分管她这批弟子的青云使。
清秋正想要打个招呼,黄岐却步履匆匆的与她擦肩而过,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若是有人扣你的份例,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万不可起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