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樓吟月
小說推薦夕樓吟月
世人皆知姜国的西平王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全京城的女子,甚至是贵族女子,都为了争当西平王妃的位置。皇上也十分欣赏他,都说西平王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朝中的大臣都是以西平王为靠山,但西平王一向不贪财官,不近女色,不求皇权,只喜好游山玩水,狩猎比武,无聊时就会吟诗作对。所以,作为他的妹妹,我姜羽,要有所动作了。
“公主,陈尚书家大小姐求见。”
“不见。”
“公主,李大臣家李球烟求见。”
“不见不见!”
“公……”
“都说了多少遍了,但凡是来提亲的都不见!”我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吩咐柔容下去,苦恼的摸了摸头。心里暗暗骂着:“自己看不到还不让别人看,妹妹都成姐姐了。算了算了,谁叫你有恩于我呢?!”
我低着头,看了看桌上一封封送给西平王的情书,心里骂着不公平,气愤之下拆开了其中一封:
“吟月相思岑岑牟,一眼情深埋心处。望君荡胸气壮硕,可知依人心孤独。君可一约陈书府?女子一心安得护,盼君三日会与吾。”
看完如此有文采的一纸笔墨烧毁于我手,我暗自笑了笑:“就冲着你这一句话,我回你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一枕黃粱半浮生 鷓鴣天
“公主,公主!”柔容匆匆的跑到我这边,不料,细小的小脚丫碰到了我放在屋里的琉璃做的小人偶。“啪嗒砰!”乱七八糟的声音后,一头撞向我怀里。
她竟然安详的卧在我怀里,满脸笑意……
我要保持高冷……冷……
“你是怎么做丫鬟的!西平王送我的琉璃人偶!我的裙子!”我一手抱头,一手推开卧在我怀里的柔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下次再这样我直接杀了你!”
哪知柔容面不改色,清一色的脸笑了笑:“公主,别忘了,我可是皇上赏给你的,我确实什么都不会,但是毕竟是皇上赏赐的,难道你想违抗圣旨吗?”柔容奸诈的又笑了笑,我真的好想一耳巴掌字煽过去“这还是我所认识的丫鬟吗?!天理不容!”但我没有说,只好默默地说一句:“你又在威胁我!”
情劍
身处皇宫里,地位是最重要的。地位好的人能够将后宫玩弄与手掌之中,地位不好的,更有胜者还会被丫鬟欺负的。而自从西平王回来后,皇上莫名其妙的吧柔容这个有点小贱贱的丫鬟送给我,重点是身为公主的我,竟然被此等丫鬟威胁!我曾多次找过西平王和皇上,可他们非要把柔容强制于我这,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最難消受美男恩 倏然一夜
青春無情夢 淩心落凡塵
哪知,她什么都不会!
前天叫她摘个果子,结果,整个桃园的树都没了。
昨天叫她给皇后娘娘送荷包,结果,赔了皇后娘娘的大门钱30俩。
昨天晚上叫她陪我一起去看花灯,结果几个侍卫大吼抓贼,把我俩绑了起来。
廢材小姐:腹黑邪王逆天妃
所以,我特别讨厌她。
可她,似跟屁虫般,粘着我。甚至超过了丫鬟的本职。
我睡觉,她陪我一块睡。我与别人聊天,她赖在我身上听。我洗澡,她噗通一下陪我一块儿泡。我上茅房……
不过,感谢上天!她是女的!否则我不活了。
来未央宫的人太多太多,而我,在后宫明争暗夺之下,我拦截了成千上万的给西平王的情书。
更何况西平王的母妃也就是我的母妃,早在西平王出生后猝死。而西平王的父亲,也就是皇上,虽然是很重视西平王的,可毕竟为了防止西平王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与他的接触很少很少。作为他的唯一一个亲人,我肩负着由妹妹变姐姐的重任。
逍遙飛仙 乾龍地蟒
“算了算了,你来这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还有2333个情书要烧呢!”
我摆了摆手,忍受着所有烦心事,半眯眼看着柔容。
“公主,听说陈家大小姐陈秋月在后山约了西平王,而西平王正在后山狩猎!”
“噗!”
我一下睁大了眼睛,一手拍向桌子,大吼:“什么,敢在你太岁上犯事?!走!抄家伙!”
从未央宫走到后山不需要多久,于是,我和柔容早早地来到这,静静地看着接下来的一切。
正直秋季,北风吹打着地上的散沙,一阵阵似丝带卷起,但却永远虚无缥缈,吹过后,就什么都不剩了。
“踏踏……”
如滴在湖上的一滴水,打破了周围一片寂静,似暴风雨前的安静,不一会,俩匹马匆匆踏入后山的森林沙路。
密斯特傳奇
几片枫叶吹过,淤泥铺过了草地,西平王骑着马,似战归的常胜将军,风流归来。又似笔墨上的一构一造,缪缪岑岑。他一脸微笑,仿佛是参差不齐中的一丝俊美。长发披散在背后的玄铁剑上,带来了无数的奇妙的愉悦感。浑身散发着耐人寻味的仙气。他的身后是他的侍卫穆鸠,但穆鸠身上看不出什么特点,但他整个人阴气很重,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重生星二代
“看!”西平王指着一旁骚动的草丛,缓缓的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了一支箭,按在了弓箭上,紧紧的拉了出去。
“嗖!”
离开弦的箭头飞速射向草丛,正在这时,草丛里突然蹦出来衣冠不整的女子,立马扒在了地上,惨叫着。
“?!”
西平王和穆鸠都十分惊讶,翻身下马,匆匆的跑过去看。
“救……救我……”
鬼先生後傳
女子双手按着被箭刺中的腰,不断的惨叫着,伸手抓着泥土,就好像要生孩子的孕妇一样。
俩人对视一眼,然后又看向女子便问:“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
女子装作很痛苦的样子,慢慢的说道:“小女子是陈尚书家打……大小姐陈秋月,在后山采药,结果,突然遇到一支箭射来……”
西平王一脸担心,然后又一把抱起陈秋月:“进宫找个医术好的太医救救她,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西平王单纯的把陈秋月抱上了马,突然,陈秋月说了一句:“殿下看了我送的书信吗?”
“嗯哼?”
陈秋月似乎明白了什么,继续窝在西平王怀里。而西平王还在单纯的以为自己差点酿成大错,一路送到了未央宫……
窝在另一个草丛的我一下蹦了出来,大骂:“姜玉阳啊姜玉阳!你也太天真了吧!”我跑向了陈秋月刚才躲得草丛里,拿起一只被箭刺死的兔子,大骂:“美人计知道不,这么假的东西都信,以后还怎么当太子?!”
我拉着柔容飞速奔向未央宫,嘴里暗骂:“好一个老奸巨猾的陈秋月,勾引我的西平王,想得美,让你看看我的深宫练出来的一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