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情話
小說推薦一世情話
“……”
玥琦在暗中默默注视着她嬉笑打闹。
忽然一种不舒服的情感笼罩。
一阵难得的风吹来,为骄阳带来点赎罪。
叶悠悠眯起大眼,天色不早,她该闪人了。
“鸭子,走吧,这里看过了,我们再去别处观光。”
卓伊雪虽然不舍,但是它又不会长脚跑了,以后有的是时间。
从这条小道,叶悠悠并没有出去,反而向里挺进。
卓伊雪不理解,又不好意思叨扰,万一又是个惊喜呢?
大风一阵接着一阵扑面而来,阵阵幽香刺激卓伊雪的大脑。
这是——
“鸭子,我饿了,先回客栈,一会再来,你等我啊。”
這校草真純:陽光下的華爾茲
叶悠悠唯恐卓伊雪追来,马上闪人。
卓伊雪被控制的大脑反应似乎更慢。
回过神,那还见叶悠悠的身影。
她地地道道的路痴,还能怎么办?
卓伊雪索性循着花香去找这片花林。
大风愈来愈猛,香气愈来愈烈。
一望无际的花海出现眼前,白的不现实,熟悉的香味告诉卓伊雪,这是真的。
盛寵無敵:暖婚萌妻壞首席
軍婚晚愛 叫絕世的劍
片片花瓣悠然落下,宛如仙境。
卓伊雪呆若木鸡,木讷的伸手,接住即将落地的一片。
抬眸鼓足一口气,向着天空,飞吧,带着我的祝福。
恢复神智,卓伊雪无意间看到,那道白色的身影,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宛如天仙,神圣的不可侵犯。
”阿哲……“卓伊雪不敢相信,是他?
白衣男子回眸,目光流转,温柔的卓伊雪不敢相信,真的是他?
天地为之失色。
卓伊雪呆呆的站在原地,等待白衣男子来临。
一步,一步,又一步……
三國之召喚猛將
几步之遥。
不对,这不是阿哲。
卓伊雪冷冽的目光射向来者。
”你来干什么?“
”生日快乐。“
玥琦原本明媚的笑脸因为卓伊雪的不待见有些沮丧。
卓伊雪冷笑。
“我很好,你还有什么事吗?既然没有,慢走不送。”最后一句话说完,卓伊雪无视玥琦,径直迈向深处。
在和玥琦一条线上的时候,沙哑的男声传来。
“你是因为桐郡主的话误会吗?”
桐郡主,玥琦在无形中拉开与她的距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有什么好误会的?”
將心 阿羅al
卓伊雪没有温度的话令玥琦深感不信,这些年来太子处变不惊的惯性使玥琦马上冷静下来。
“这片茉莉花海怎么样?“
茉莉花海?不应该是栀子花海吗?
“你说你喜欢我身上的味道,这片花海就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好了。”
原来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认为。
既然不是何必在这浪费时间?
卓伊雪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手腕被人钳住,火辣辣的痛感使卓伊雪不得不注视罪魁祸首。
“放开我。”狠戾,冰冷。
紅樓之林家方圓 木怡樂馨
丫头,我都做的这么没有威严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栀子花和茉莉花是很像但是不同在于栀子花只是守护而茉莉则是你是我的。”
丫头我把话说到这份上,你还不明白吗?
“谁?”玥琦温柔的面色忽然镀上一层卓伊雪看不懂的冷冽不近人情。
片刻,一个暗紫色身影缓缓而来。
“啧啧,皇兄是不是太无情了些,对小姑娘也能下得去狠手。”
玥琦手上的力道透过面纱卓伊雪感觉他似乎很生气力道更紧。
“二弟真有时间,来管本宫的家务事。”
“皇兄说笑了,臣弟哪敢来管,只是有些打抱不平罢了。”
“臣弟真有心,看来我大白王朝的百姓是身在福中。”
“皇兄说笑。”
“既然臣弟无事请回。”
獸妃兇猛:鬼王,滾遠點! 魚小桐
“皇兄是在为一个女人赶臣弟吗?”
他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在乎丫头,绝对不能。
”只是不想耽搁臣弟的时间罢了。“
卓伊雪厌恶的看着他们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寒暄,来者不善你倒是真有性子陪他拉下去。
也是,他适应了,让自己跟着听这些,他应该满足报复了。
”臣弟奉父王之命请皇兄前去商议。“
玥琦公务在身,卓伊雪大大满足。
”放开。“
玥琦无可奈何,只好任由卓伊雪离去。
大殿内
玥琦回宫后换上一身明袍,更加意气风发。
惹得不少从太后行宫聊天回来的小姐们满足心愿一睹芳容小鹿乱撞暗自相许。
一身龙袍的皇帝高高在上,冷眼望着下面大臣的暗自斗气,认为‘最好的人选’。
重生之神級大富豪 仙人
“太子殿下到”太监尖细的声音回荡在大殿外,皇帝紧皱的眉头才有些舒展。
“儿臣参见父王,父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请起。”
白榭乣历尽沧桑的浑厚气质,自豪的看着底下不卑不亢的玥琦,这个儿子有能力,是他大白王朝的骄傲。
语气渐渐放温柔。
“和清番邦受到大夏侵犯,危在旦夕,此次大夏应该是有备而来,和清派来使者请求帮助,太子殿下有何高见。”
大夏王朝不同于大白王朝,民风彪悍,个个骁勇善战,此次挑衅,定是有备而来,和清作为大白王朝的藩属国,如果因为害怕不答应,定会大事民心到时候可不是备战这么简单了。
“大夏有意挑起战争,目的不仅收复和清那么简单,如果我们不应战,伤亡的只会是群众。”
白榭乣满意的看着玥琦,这么多文武百官却不及他想的周到符合心意。
“那依太子看,这次由谁堪此大任较好。”
果然,不安好心。
无论如何,这个时候,他不能离开丫头。
“依儿臣来看,大夏虽然厉害但是轻敌再加上大夏皇帝不得人心,这次战争,由二弟堪此大任较好,二弟有勇有谋也该磨练磨练,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此言一出,不仅皇帝在坐皇子大臣,连二皇子都不敢相信。
这么好的机会,都以为太子殿下会毛遂自荐,这样皇位就会更加牢靠,没想到他竟然推给来竞争力最大的二皇子。
朝堂上早就是两派,一派以太子殿下及五皇子为首尽心尽力占据大半数,一派以二皇子三皇子为首,毕竟当今皇后是二皇子的生母,皇帝爱江山但更爱美人。
以二皇子为首的某大臣:“太子殿下英明,老朽认为二皇子久居京城是时候该历练历练了。”
另一派当然不愿意:”这是关系到国家大事,不得马虎,二皇子没有带兵经验,如何确保得胜?“
”太子殿下也赞同二皇子带兵无疑问,请问你这是在怀疑太子殿下的英明决定吗?“
”太子殿下爱弟心切有如此想法也不为过,不过你们也认为国家大事要由二皇子担任吗?“
皇帝刚刚清醒的大脑被他们吵得痛不欲生。
但是大臣的话不无道理,他也不同意太子的决定,一来,老二出了事他如何向芊儿交代,二来他是看到清清楚楚,太子无论是谋还是勇都略胜老二一筹,三来,他担心太子会谋权篡位,虽然这个位置迟早是他的,但是以此来看看他的实力也不错。
大羅金仙異界銷魂
”够了,太子率十万大兵前去助和清一臂之力,无事下朝。“
他堂堂九五之尊的话不担心有人驳回,懒洋洋的下朝,他还有一大堆公务要办。
下朝后,玥琦面无表情的走在金光闪闪的大道,不善者挡住了他的道路。
”皇兄可不要让我失望。“
”二弟担心人民为何不亲自上阵?“这句话,玥琦就是想告诉白老二,真心假意?大臣们都明白。
玥琦的声音不大,却让围在他身边想商量计策的大臣听的清清楚楚,都是精明人,一听,马上就明白。
白老二咬牙切齿,却不能反驳,气呼呼的礼貌道别而去。
前来商量计策的大臣见玥琦一脸冷漠,不知是自信还是啥,都没了原来的想法,讪讪的道别离去。
望着外面阳光正好,玥琦却冷若冰霜,这次去边疆不知要多久,丫头你可能等到我回来?